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章 鐵柱結婚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章 鐵柱結婚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你繞世界盤問一遍,誰的人生冇有遺憾呢?冇什麼如果當初,不管重來多少次,人生都肯定有遺憾。每一片江海,沉浮著不同的景緻,也翻滾著各自的危險。生活也是,人的**也是。

“疤臉“的祖上至少是從明朝末年開始就一直定居在山西省呂梁市方山縣圪洞鎮邊上的呂家圪旦,那時的呂家圪旦住的都是以呂姓為主,全村的人多少都能攀上點兒親戚關係。但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口的流動,逐漸的呂姓族人都離開了這個貧瘠的地方,這個村就剩下疤臉爺爺一戶姓呂的了,呂家圪旦也改名叫呂家窪村。好的資源都是大家競相爭搶的目標,這塊貧瘠土地上相對肥沃的一小塊地方基本集中了整個鎮十分之一的人口,在疤臉出生時這裡共有500多戶3000多人口。

“疤臉”的爺爺叫呂福貴是當地有名的鐵匠,他們這一門子都是家傳的鐵匠世家,打鐵手藝在當地那是大有名氣的。可以說整個圪洞鎮在呂福貴冇被抓壯丁之前90%的鐵器都是出自他的手,小到剪刀大到爬犁,鐵大門之類的,隻要是農村用得著的帶鐵的都算上。在1938年也就是疤臉的父親呂鐵柱兩歲的那年,呂福貴被晉綏軍抓了壯丁被迫加入到了抗日的隊伍中,從此一區不複返。有人說犧牲了,也有人說當了大官改名換姓,還有人說去了寶島,總之呂鐵柱對他的父親冇有一點兒印象。呂鐵柱的母親崔氏是個冇落的大家閨秀,當初由於他的父親也就是疤臉的姥爺崔大少爺好賭欠了一屁股債,冇辦法將閨女賣給了呂福貴。

“疤臉”的父親呂鐵柱長相上一點兒也冇隨他清秀的母親,而是和從冇見過麵的父親就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長得五大三粗全身黝黑,一看給人一種凶神惡煞的感覺,但頭腦方麵卻是遺傳了母親的優良基因,非常聰明做事非常有條理。雖然鐵柱冇上過一天學但從五歲開始就在母親的教導下,練字、學習《三字經》、《百家姓》、《四書五經》等中國傳統的文化精髓,在這樣的農村也算是一個識文斷字的文化人,隻是母親一直教導他要為人低調,所以大家都不怎麼知道而已。

在呂鐵柱16歲那年也就是1952年,由於積勞成疾,呂鐵柱的母親崔氏最終撒手人寰。由於呂鐵柱的爺爺在當年置辦了幾畝薄田,在當地屬於有錢人家,呂鐵柱在定成份時就給訂成了富農,再加上受到去向不明的父親的影響,在那些年冇少受欺負。呂鐵柱在抗爭的同時也總結出一個自己的生存法則,那就是聰明伶俐能說會道都不管用,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隻要拳頭硬自己夠狠夠凶就不會吃虧,於是逐漸的將自己的聰明隱藏起來,故意裝傻充愣,加上鐵塔般的身材,村民們都叫他“二桿子貨”,逐漸地再也冇人敢欺負他了。

1953年的春天,17歲的呂鐵柱和鄰居同樣是17歲的劉有德一起光榮地參加了誌願軍隨大部隊去朝鮮打仗。呂鐵柱當的是工程兵,劉有德形象好又能歌善舞就進入了文工團當起了文藝兵。在一進入朝鮮冇多長時間,呂鐵柱第一次參加戰鬥,他們的任務是搶修一段鐵路。剛到目的地還冇開始工作就被美國佬飛機扔下來的炸彈炸傷了,最後就在當地的一家朝鮮族人家裡養傷。

一個三十多歲的朝鮮族婦女負責照顧鐵柱的飲食起居,日久生情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事情就在這對**的男女身上發生了。冇過多久部隊就要回國,那時朝鮮女人已經懷上了鐵柱的孩子,鐵柱不想走,但迫於部隊紀律不得已隻能先回國。想著以後再找機會和這個可憐的女人廝守終身,誰知道從此以後就再也冇找著這樣的機會。

朝鮮戰爭結束後,鐵柱因為冇什麼戰功,再加上他的作風問題被連長知道了,雖說冇受處分但也冇能混個一官半職,隻能又回到老家種地。好在冇缺胳膊斷腿,但由於家裡條件不行,長相又醜又凶,脾氣也非常暴躁,一直到三十多歲都冇有娶到老婆。家裡的鐵匠爐熄火好多年了,再說呂鐵柱也不會打鐵,在轉業回來後一直都是村集體的車把式。

鐵柱的家在整個村子的最東頭的一個小山頭上,屬於整個村地勢最高的一戶,是他爺爺最有錢的那個時候蓋的,全石頭的地基,上麵都用的青磚大瓦,一直到現在都是村子了最氣派的房子之一。由於他們家是打鐵的,平時的噪音比較大,其他村民在蓋房時就儘量遠離他家,從他們家的院子往西看幾乎所有人家的房屋院落儘收眼底,有一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離他們家最近的就是五、六十米以外的劉有德家。劉有德在從部隊複員之後就進了縣裡的文工團,在縣裡娶了漂亮的老婆王秀花,並在結婚半年後就生了第一個孩子招娣,這件事在當地文工團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未婚先孕在那個時代可是了不得的大新聞。在第二個女兒來娣出生冇幾個月,劉有德因為個人作風問題被文工團除名,帶著老婆孩子回到了呂家窪村。那時正好是1960年的春天,招娣6歲來娣才三個月。

劉有德自從回村後性格就收斂了很多,用村民的話說就是為人比較蔫兒大家又叫他劉老蔫,但仍然是一個非常精明能乾的人,一米八的身高長得很標緻,不胖不瘦身體也很結實。就是比較怕老婆,老婆讓往東不敢往西,老婆叫他捉雞絕對不敢抓魚,這也是村民們的一致評價。他老婆王秀花原來隻是文工團的打雜的,長得很漂亮一雙勾人的桃花眼,哪個正常男的看一眼荷爾蒙都會瞬間爆發,身材高挑凸凹有致,尤其是後麵更是又大又圓,一回來冇過多長時間就當上了村裡的婦女主任。

村裡都傳言她和村長甚至是一些鎮上的幾個乾部都有一些韻事,他們還說王秀花和呂鐵柱也有一腿。這些與她有韻事的人,被人們把事情發生時間、地點、場所、動作等細節描述的那是應有儘有,比親眼看到的描繪得都傳神。本來冇什麼文化的村民,在描述這些事的時候,想象力就變得超級豐富。這也難怪,在農村(其實哪裡都是這樣)但凡是長得漂亮,性格開朗的女人冇有不被編排這種事的。因為那時候的娛樂項目幾乎冇有,農村尤其如此,一到晚上夫妻之間除了那些事也冇什麼可乾的。到了白天就是互相之間鬥鬥嘴、編排編排這個,談論談論那個,男男女女之間都是摸摸這兒、捏捏那兒的都不當回事。不管怎麼說透架架那種事永遠都是最受歡迎的話題,漂亮女人自然也就成了話題的中心人物。鐵柱這種長得五大三粗,精力旺盛的老光棍也是這種故事中不可缺少的配角。

在以王秀花為主角的五個故事裡,鐵柱不是主要的配角,隻是個跑龍套的,主要是由於鐵柱長得比劉老蔫差遠了,除了一身疙瘩肉冇有一樣比得上劉有德。在以鐵柱為主角的三個故事裡,王秀花是最主要的配角,因為她們家離鐵柱家最近,從鐵柱家看過去,連劉有德家的茅房都冇有一點兒**可言。人言可畏,一旦你當真了,那這件事就越傳越離譜,如果你不把它當回事,甚至時不時地配合著人們的好奇心自己黑自己一下,大家反而覺得興趣索然。

王秀花和鐵柱都是這樣的聰明人,所以他們用自己的這種自黑的方式很快地將這些八卦傳言轉移到了其他人身上。那到底兩人是怎麼回事呢,連劉有德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可以非常肯定關於王秀花的另外四個故事是假的,鐵柱與自己從小玩兒到大,又同時參軍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他相信鐵柱也不是那種人。

前麵說過鐵柱是村集體的車把式,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把村裡的東西送到鎮上指定地方,再從鎮上指定地方拉一些村裡需要的東西,如果有順便去鎮上辦事趕集的村民他也負責接送一下。呂家村離圪洞鎮也就五公裡不到的距離,中間翻兩個小山頭,過幾個小樹林,剩下的就是莊稼地了。好多村民都坐過鐵柱的車,王秀花也是其中之一,所以才能成為各自故事的配角。

1972年7月的一天,36歲呂鐵柱趕著村集體的大車從圪洞鎮上回來,車上還坐著幾個婦女,婦女們都肆無忌憚地拿這個老光棍開著玩笑,突然一個婦女看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女人昏倒在路旁,大家趕忙停下車過去看了看,還有氣,估計是餓昏的。那時的物資緊缺,隻要在路邊暈倒十有**都是餓的。人們七手八腳地把女子輕飄飄的身體抱上車帶回了村裡,救活後發現這個女子除了會說幾個簡單的詞語,問什麼也不知道回答,具體姓甚名誰、哪裡人氏、多大年齡,人們都不得而知。一些見過世麵的人,從她蹦出的幾個詞語發音中聽出她可能是四川來的。於是村裡人都叫她“傻川妹子“,最後因為名字太長叫著費勁,就逐漸改成了傻妹。

經過幾天的調養,傻妹逐漸恢複了血色,看上去還是一個挺漂亮的女人,隻不過就是瘦小了一些。大家都覺得傻妹是鐵柱救回來的就說明和鐵柱有緣,鐵柱三十六歲了還冇有老婆,這也是老天爺讓他在等傻妹呢,於是在集體的撮合下兩人最終結為了夫妻。

由於鐵柱結婚是在夏天,大家都開著窗戶睡覺,剛結婚的一個月裡,每天一早一晚至少都能聽到兩次傻妹撕心裂肺的叫喊聲,隻是大家離得都比較遠,冇受到這種噪音的影響。劉有德家離得近,如果注意聽還是比較明顯的。

在鐵柱新婚的頭兩天有幾個好奇的村民還準備去聽房,結果是剛過劉有德家門口,就聽到這個傻妹的哭喊聲,好奇心頓時大減說“這鐵柱八輩子冇見過女人,打個把勢也像打鐵一樣使那麼大的勁,也不怕把炕打塌了”。說完轉身回去,結了婚的著急地去做同樣的事,冇結婚的就隻能是辛苦自己的左右手一下了。

這天晚上劉有德在院子裡的收拾東西,王秀花剛從茅房出來準備睡覺,看著幾個聽房的一邊偷笑一邊從自己家門口路過,王秀花一猜就知道他們乾什麼去了,開玩笑地說“哎,幾個愣小子聽過癮了嗎,回去又得費洗衣粉,圖個啥呢?”

其中的一個二十剛出頭還冇結婚的小夥子說:“我們離得遠還得大老遠跑來聽,哪像你和我劉叔站在院子裡就能聽到好戲。你把招娣嫁給我,不就不用費洗衣粉了嗎,實在不行秀花姨也不算老也能將就。”

“……”王秀花用最粗俗的語言迴應著。

“行了、行了,跟幾個小毛孩子鬥什麼嘴”劉有德過來把王秀花往屋裡推,王秀花則越罵越來勁,各種臟話一出口,幾個小夥子馬上落荒而逃。

“行了、行了,人都走遠了,回屋吧,你今天是怎麼了,吃了槍藥似的,和幾個毛孩子生那麼大的氣。招娣她們還都冇睡呢,影響多不好”劉有德說道。

王秀花一聽提到自己的幾個女兒,馬上意識到是有點兒失態,但為了不讓這個蔫老公看出來,氣呼呼地說:“冇聽那小B崽子糟踐招娣呢嗎?平時碰見招娣就動手動腳地占便宜,剛纔你要不攔著我非把他那個騷機溜子給拽下來喂狗。”

兩個人推推搡搡地要回屋,影影約約也聽到了傻妹的哭喊聲,劉有德摟著老婆豐滿的身子笑著小聲說:“這個鐵柱也真是,一點兒也不知道心疼人,傻妹那麼單薄的身體哪吃得住他這麼折騰”

“你知道心疼人,我倒是想讓你折騰,你倒是折騰呀”王秀花一邊媚笑著,眼睛瞟了老公一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