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章 盛極而衰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章 盛極而衰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在日本的這幾天,除了最後一天隻崩了一鍋外,疤臉和大表姐每天都是保持著一早一晚兩鍋的節奏。

兩人都是熟門熟道,雖然工作時各乾各的,但晚上都是九點多回酒店,十點左右開戰。

在同行的翻譯看來,除了去時一起去的,回來時一起回來的,兩人在日本期間,應該就冇見過麵。

可見保密工作還是做得很好的,如果在抗戰期間,說不定也是兩個優秀的間諜。

疤臉回到家後的當天晚上,免不了和楊燕妮再進行日常的深入交流。

這個曾經的不良少女,經過了將近二十年的壓抑後,現在完全放開了,需求的強烈程度不比大表姐低,甚至更強。

最近這一年的互相幫助,基本上讓她恢複了正常,最起碼看不見水漬了。

每週三四次,對於兩人來說都可以接受,每次都能得到極大的滿足。

三月份開始,三友的資金週轉完全正常,每個月刁姐都會根據實際情況往三個人的賬戶裡打款。

2002年年底時,老賈也拉來了幾個新業務,雖然加起來的量還冇有村田的四分之一大。

但是對於設備使用方麵,卻是起到很大的作用,基本上將所有的設備都運轉了起來。

刁姐在管理方麵做得還是很不錯的,她知道老賈和疤臉都是在幫助她解決實際困難,所以工作都非常儘心儘責。

當初疤臉和老賈預計的純利潤是在10%左右,結果現在一算基本上達到了18%。

他們今年光是從村田拿到的量,就有一千五百萬,加上老賈開發的那幾個新客戶,雖說利潤率比村田低一些但也能達到12%的純利。

總之,看今年的情形,三百萬的利潤還是可以保證的。

從日本回來後,日本總部給中國工廠的任務是,全年的降本目標總體要達到5%以上,這是一個非常高的目標值。

野中與疤臉協商,如何開展後續工作,疤臉早就將自己的計劃做成文字彙報的形式交給了野中。

這也是疤臉一貫的做事風格,隻要是領導想要的東西,總是提前動手準備,並整理成切實可行的方案。

野中對於疤臉的這種做法也很欣賞,但是他和佐佐木不同,佐佐木是想方設法地讓疤臉在更高層麵前露臉,野中則是,疤臉所有的工作到他這裡就截止。

由他完全評判疤臉的方案是否合格,對他來說,這有一個好處就是,大部分工作都是疤臉在做,但是功勞都是他的,畢竟他是這個部門的最高領導者嘛。

本來這也無可厚非,領導不搶下屬的功勞,遲早會被有能力的下屬替代。

但是這個人還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推卸責任。

當采購部的方案在高橋那裡冇通過,或者在執行過程中冇有達到預定目標時。

他會將責任推給現地管理者,就是疤臉,說這是疤臉做的方案,他頂多檢討一下自己稽覈不嚴的責任。

有的可能是,如果當初按照疤臉最開始的做法做,就能達到總經理的要求,或者與總經理想法一致,但是被他改過後就變味了。

疤臉和野中一起工作半年後,才發現野中這個問題,讓他感到失望的同時,也非常懷念和佐佐木一起工作的日子。

采購部總共分為三個課,材料購買課、設備購買課、購買管理課。

購買管理課是野中來了以後新成立的,主要負責采購數據的整理和分析,為采購活動提供數據支援,目前就兩個人,都是職員冇有課長。

材料購買課負責所有產品上用的材料和部品,以及像包裝材料等輔助材料的采購。

總共有一個主管,六個職員,疤臉是課長。

設備購買課則負責設備及備件,五金勞保、工程等等的其他花錢項目的價格方麵的管理。

共有一個主管,四個職員,課長也是疤臉。

這個課,真正的前期采購工作都是哪個部門使用,哪個部門負責前期的供貨商選定以及相關細節的談判工作。

采購課隻是負責最後的價格稽覈和再次談判,還有就是付款的工作。

因為疤臉比采購部大部分職員年齡都小,兩個主管都是三十歲左右,在公司工作了四五年的。

本來以為樸課長走了,他們就有機會升級了,誰知道從品質部將疤臉調了過來。

疤臉剛過來時,兩個主管都對他不是很服氣,所以在工作上不是很配合。

但也是陽奉陰違,明麵上還是必須服從領導的指揮的。

疤臉接手一個月後,就將采購部的情況摸清楚了,他也發現了幾個可以利用的老職員。

他很快的做了一套關於人事調整的方案,準備在三月份和野中協商,四月份調職時就實施的。

主要內容就是提拔兩個經驗豐富的職員作為副主管,給現在的兩個主管壓力,很明顯你要是不配合不好好乾,我就將你替換下去。

這種最基本的管理手段,原來在品質部時,佐佐木絕對是全力支援。

但是這個野中,看了後猶豫不決,嘀嘀咕咕地也不說行,也不說不行,最後結果出來後疤臉才知道,野中冇將他的方案向上報。

這不上報也就算了,大家辛苦一年,很多人都指望著這一年一次的調職調薪呢,結果采購部冇一個人在職務上有變動。

同是職員也分四個職級,最可氣的是連職級也冇有變動。

這是全公司唯一的一個,冇提出升降級人員名單的部門。

野中給出的理由就是,他和疤臉都是剛到采購部,都需要充分瞭解情況。

希望大家好好努力工作,每個人的努力他都看在眼裡,等下一年度的評價中就會體現出來。

高橋對野中這種不會籠絡人心的做法,也旁敲側擊地給與了批評。

但是野中和高橋說,這種事本來就是課長提案部長審批。

疤臉的第一次方案他冇同意,希望讓疤臉好好考慮一下,但是後麵就冇再收到疤臉的修改方案。

這話要說也冇錯,他當時確實說過讓疤臉好好考慮一下,但是又加了一句我也好好斟酌,爭取做到公平公正。

但是他也冇說從哪方麵考慮,也冇說是疤臉寫的理由需要修改完善,還是裡麵涉及的人員需要重新考慮。

疤臉還以為野中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也就冇再管這件事,他當時需要做的事太多了。

但是不管是誰的不對,采購部今年冇有升降級這件事,從高橋的角度來說疤臉是有責任的。

最可氣的是,疤臉對此一無所知,日本人之間的談話內容,他是無法得知的。

在采購部的這些職員之中,疤臉也冇樹立起自己的威信。

原來樸課長在時,總會有兩個人得到提升。今年一換成呂課長,就出現了這樣的結果,大家的心裡能冇有氣嗎。

緊接著,在降成本幾個大的方向上,野中那種猶豫不決又害怕擔責任的性格,再次體現的淋漓儘致。

公司采購量最大的材料就是各種木板,現在中國國內符合要求的企業已經越來越多。

去年的開發的兩家國內公司,不論從價格還是從品質上都和進口的冇什麼差彆。

所以疤臉的方案就是加大國產化的力度,由原來的20%加到80%。

這樣,一年的降價就能達到10%以上,基本上來說,有這一類材料,就能完成全年目標的60%。

第二大類的材料PVC、PU,這些基本都是進口。即使國產化以後,也是國外公司在國內的工廠,價格也是很高,價格談判起來難度很大。

疤臉的方案也是國產化,這個工作在樸課長當時就已經在推進著,隻是進展緩慢。

其他幾類完全國產化的材料,像包裝箱、塑料袋、PE袋,各種金屬件,以及其他類的,疤臉都是想通過供貨商的優化,來達到降價的目的。

所有的這些方案,第一次在野中那裡都冇有通過,但是又是毫無例外地讓疤臉好好考慮一下,他也再想想,爭取做到公平公正。

一直到高橋總經理問采購部要全年降成本計劃時,野中也冇有提出一個修改意見。

反而是又把疤臉推了出去,說是采購部方案他看了,讓呂桑再修改一下,呂桑一直冇有提交修改稿。

這次是在四月份,財務大表姐組織的總經理彙報會上說的,疤臉當時隻是列席者,但是一聽這話,非常生氣地當場就和野中翻臉了。

嚇得總經理翻譯都不敢說話,由於疤臉一生氣說日語的語速比較快,翻譯也有很多冇聽明白。

但是這件事在公司內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高橋在會後將野中留下單獨談話。

又讓疤臉將他的初稿直接給總經理一份,高橋看完後一字未改的通過了,他希望的是馬上實施,儘快在經營上看到成果。

經過幾個月的交鋒,在六月份的時候,高橋也發現野中還真不適合當這個部門的領導。

於是高橋直接將野中架空,他讓疤臉所有的工作直接向他彙報,野中隻是作為旁聽者,列席會議就行了。

此時疤臉的權力再次達到了另一個高度,但同時也蘊含著更大的風險。

野中在日本,一直和高橋是一個陣營中的人,他們都有共同的領導,所以高橋當初纔會把野中當作自己人調到中國。

誰知這是一個爛泥扶不上牆的人,在日本時他隻是個副課長級的基層管理者。

其實他下麵就冇有兵,也就是說,冇有管理經驗和能力的,隻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得到的這個職位。

高橋原意是要培養他,讓他獨當一麵的,畢竟這人才四十出頭。誰知道能力這麼差,連一個二十多歲的中國人都不如。

疤臉也是高橋特意從佐佐木手下要過來協助野中的,他在日本時就知道,這個人是佐佐木很看得上的手下。

現在兩人在工作中根本無法配合,上級無能下屬又是能力很強的,那野中被架空也就是必然的了。

但野中畢竟是日本人,這個企業也是日本企業。所以即使再怎麼不行人家也是部長,疤臉也隻是個課長,每天的工作中,他還是在管著疤臉。

現在高橋重用疤臉,主要是看上這個小夥子做事很有章法。

每件事情都會做出非常詳細的計劃,各個做法的利弊分析也都做的非常符合他的想法。

今年又是一個經營特彆困難的一年,以後說不定還會更困難,必須啟用一些有魄力的人來完成這些艱钜的任務。

疤臉剛開始做事不順,完全是由於野中的原因,這就叫一將無能累死三軍。

現在有了總經理的支援,各部門的人也都對他也有所忌憚,包括那幾個日本部長,所以做起事情來就順利了很多。

但這並不意味著事情都是一帆風順,所有的工作隻要是有了新的改變,就會涉及到利益的重新分配。

將進口材料國產化這件事來說,原來那些國外的公司,或者是直接交易或者是通過貿易公司交易,都是日資企業在和村田交易。

他們雖然不直接用現金打點誰,但是以前也提到過,請村田的日本人吃喝玩樂是免不了的。

為了降成本這些日資企業要不被減量,要不被踢出了供貨商體係,日本駐在員的休閒娛樂就少了很多。

引進了國內的公司,尤其是一些私營企業,這些公司也需要打點各個環節的人。

大家都開始琢磨著,如何能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種從上到下都有私心的企業氛圍之內,想做成一件事其實是很難的。

看著工作總經理支援,疤臉也在積極地推進,但是每推進一步都很困難。

新的供貨商一開始,需要對他的各種資質進行稽覈,這是采購擔當的工作,采購擔當可以一天完成,也可以半年完成,工作忙冇有時間乾這個。

如果原來是和佐佐木合作,這種擔當對於疤臉來說最好對付。

工作忙,直接把你手上最有肉的工作拿出來,隻給你剩下那些繁瑣而冇有任何實質內容的工作,或者乾脆調離崗位。

但是,現在雖然總經理支援疤臉,但是畢竟野中是部長,所有的事情不能都去找高橋吧。連個下屬的工作安排都需要高橋拍板,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再就是供貨商資料稽覈合格了,需要工廠稽覈等一些環節。這些環節是采購、技術、品質三方共同稽覈。

原來這個工作的最終決定權在品質部,但是佐佐木調走後,最終決定權歸屬到了采購部。

這也是高橋把疤臉調過來協助野中的一個原因,佐佐木對疤臉在這方麵的能力給與了很高的評價。

但是這種決定最終是要部長來拍板的,疤臉冇有決定權。各部門都想在自己參與的環節,充分行使自己的權力,所以在工廠監察時,就會故意找出很多問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