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零一章 血的教訓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零一章 血的教訓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以前佐佐木作為最終的決定者,他會根據疤臉的分析,選擇接受各部門的建議,還是直接無視。或者是一邊推進後續工作,一邊再改善他們提的問題。

但是,現在的野中完全就是個無主見的人,隻要有人提出異議,馬上就讓疤臉牽頭進行對應,自己從來不出麵和其他部門的部長交涉。

諸如此類的工作,很多很多,可以說每一個工作的每一步都會遇到阻力。

原來領導和他一起想辦法解決,現在是完全讓他對付所有的人。

每項新工作,疤臉都覺得,自己是在和高橋以外的全公司作鬥爭。

好在有一點是讓疤臉感覺比較欣慰的,那就是關於供貨商業務量的分配,原來是由品質部根據品質情況進行分配。

現在是由采購部根據價格談判情況,綜合品質部的意見來分配。

這個工作都是現有供貨商之間的競爭,而且隻涉及品質部和采購部。

所以在疤臉的幾個改善方案中,就這個通過供貨商的優化來達到降成本的目的,進行的相對順利。

雖然工作進行的很不順利,但是疤臉在公司的影響力卻是空前的大,他的一舉一動都會有人關注。

供貨商對疤臉也是非常的尊敬,當然了,這種尊敬都是表麵上的,大部分還是恨得牙癢癢。

疤臉與野中在公司經營會議上吵架的事傳出來之後,有人就預測,疤臉離進養老院-生產推進課也不遠了。

誰知道後來直接將野中架空,讓大家刮目相待,所以,佩服之餘,更多的還是羨慕嫉妒恨。

當然了,工作不順利並冇影響疤臉的收入,他在收入方麵還是得到比較大的提升。

三友的交易額,預計這一年能達到2000萬,由於四月份優化供貨商時,疤臉讓刁姐將價格下調了5%,以求拿到更多的量,但對總的利潤影響不大。

從總的利潤方麵,這一家今年就能給疤臉分紅一百二十多萬,這完全是自己的公司。

其他方麵的收入,也比去年增加了很多,他給楊冪上交的也隻是三分之一不到,一年基本上也是一百萬。

疤臉避開楊冪和楊燕妮又在市區買了兩套房,現在不算用楊冪名字買的房,他在市區擁有六套房。

但是,疤臉還是每天開著自己的二手夏利車,其他方麵也很低調,依然是不顯山不露水的賺著大錢。

供貨商請客,他還是以運動為主,吃飯喝酒也就是順便做的事。

每天冇有應酬的時候,就是學習和跑步,晚上有楊燕妮的熱情接待,生活還算比較滿意。

八月份,註冊會計師的考試結束了,疤臉覺得,自己這次考的還行,應該是通過了。

他現在比較猶豫的是,還繼續在村田這樣乾下去,還是換個公司。

等註冊會計師的證書發下來後,是繼續在製造業乾呢,還是去財務公司或者是會計師事務所乾呢。

如果是想將自己的註冊會計師用起來,那就必須在會計師事務所掛靠一年,否則是註冊不了的。

但是現在的工作雖然不是很順心,在收入方麵那可是無法割捨的。一年三四百萬的收入,工作難度和強度其實也不大,這樣的工作去哪兒找去。

他現在每個月,都會和刁姐還有老賈見一麵,總覺得這個工廠的東西太過於低端,冇有技術含量。

如果哪天疤臉離開了或者被調整了,那工廠光憑老賈那幾個客戶,還是維持不下去的。

當然了,對於自己心中的困惑,疤臉不願意和任何人說,覺得冇必要,自己的路需要自己走,冇必要征求彆人的意見。

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疤臉現在的感覺就是,工作事實上並不難做,所以從她的個人能力方麵,他是在吃老本,或者說在走下坡路。

但心裡感覺很累,很多時候有些迷茫,難道一輩子就乾這類的工作了嗎。

事實上大家都應該明白,不論生活還是工作如果感到累就對了,因為你的堅持,你每翻過的一個山坡,都會讓你的人生達到一個新高度。

人生總是在不斷地學習挑戰中度過,如果年輕時選擇舒適,那到老了必定會很淒涼。

疤臉在村田交的最好的朋友王震,現在的那個公司今年準備上市,王震現在是銷售總監,年薪二十萬。

就是很忙,經常開會到晚上十一二點,週末也很少歇班,這點兒錢掙得也不容易,不過在當時,這可是非常高的高薪了。

孟海嬌雖然和他還在一個公司,但是自從結婚生子後,就基本冇單獨聯絡過,快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趙穎跳槽到另一家日企,在那裡做人事課長,雖然企業比村田小很多,但是工資比在這裡高,工作量也比這裡少,生完孩子後也隻見過一麵。

大學同學中大部分已經結婚,有一半也有了孩子。現在大家一聯絡,電話接通後的第一句就是,結婚了嗎?生孩子了嗎?男的女的之類的。

一想到這裡,疤臉又感到莫名的煩躁,楊冪的病情冇有絲毫改變,他們也非常默契的不提領證結婚的事。

在一起已經將近兩年了,關係最近變得更加微妙了。由於楊燕妮一下子得了三套房,七百多萬的現金,從心理上已經對疤臉不是那麼依賴了。

原來一個村的村民,現在都變成了暴發戶,擺脫了貧困的困擾,人們又開始互相聯絡,互相比較著,讓大家覺得自己生活的非常好。

但是這種比較都是以吃穿用度來作為參考,開的車是多少錢,穿的衣服是什麼牌子等,事實上就是以此來排解寂寞空虛的心理,最起碼楊燕妮是這樣的。

大家聚會的方式無非就是打麻將,互相結伴去購物,也有一些稍微有遠見的會去買房和投資商業地產。

總之,現在也是一天到晚很少見到人,有時候還會夜不歸宿。

楊冪的同學朋友,也差不多是這種情況,楊冪還算好的,每天晚上還是回來睡覺的,也會和疤臉聊聊天,但是白天都是開著車到處溜達。

她屬於接受疤臉建議的,將錢大部分都用來投資,住宅和商業地產都有涉獵。

現在也開始有了收益,每個月房租都接近五千塊了。如果最近買的底商都能租出去的話,每月收入一萬元一點兒問題也冇有。

楊冪的錢都是疤臉給的,楊燕妮的錢是和楊冪分開的,都是自己的。

她也是大部分用來投資,小部分用來消費,但這小部分也有一百五十萬左右。

她們從生活上不再依靠疤臉了,心理上也就開始逐漸的拉開了距離。

2003年的國慶節剛過,十月十二日晚上,疤臉和供貨商一起打完羽毛球,然後去市區的一個海鮮城吃飯。

本來按照疤臉一直以來的習慣,隻要是開車了,他肯定不喝酒的。

但是那天,工作中和野中吵了一架,國慶節那幾天和楊冪楊燕妮也鬨了些小矛盾,現在還在冷戰著呢。

當時對酒駕也冇有什麼說法,隻要不出事就冇人管你。再加上供貨商勸了勸酒,疤臉就喝了幾杯。

回家的路上,疤臉在外環線出了車禍。

當時疤臉開著自己的夏利,總感覺速度起不來,於是就不停地猛踩油門。

離遠看到有兩個紅色燈籠在一閃一閃,還想著現在了,還有人打燈籠走路,都覺得很有意思。

路過時要看看,猛然意識到,會不會是停著的大車,但是由於速度太快,雖然猛踩刹車,但是還是直接鑽到了一輛停在路邊的大貨車下麵。

疤臉隻覺得,頭被磕了一下,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當時大貨車出了故障,司機正躺在下麵修車呢。

巨大撞擊把貨車司機都給嚇懵了,司機好在大貨車司機反應快及時報警,並叫了救護車。

交警過來一看,刹車距離達到了五十多米,輪胎都被磨得報廢了。

據急救的醫生講,如果再晚半小時,這個人就搶救不過來了。

由此可見,對什麼事情都彆心存僥倖,概率問題隻是用在數學計算與統計上。

對於我們的生活來說,概率是冇有任何意義的,冇有發生時,它就是一個數學名詞,一旦變成了事實,那就是百分之百。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永遠是最正確的選擇,疤臉差一點兒就用自己的生命來證實這個真理。

事實上,有很多人已經給證明過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不吸取教訓呢。發生在彆人身上的都是故事,隻有發生到自己身上了,纔是事故。

由於疤臉是追尾,所以他全責,再加上他屬於醉酒駕車,所以保險不賠。

等疤臉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一週之後了。這次受傷很嚴重,腿上三處骨折,身上斷了六根肋骨。

最主要的是,頭部受傷很嚴重,做了開顱手術,總共花費五十多萬,曆經兩個月,疤臉纔出院。

楊冪在當天晚上得知疤臉出了車禍,和楊燕妮一起去的醫院。

到了後,醫生說很不樂觀,估計就是救活,也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楊冪一聽直接就癱倒在醫院搶救室的走廊裡,兩人交了五萬塊的定金之後,楊燕妮就先把楊冪送回了家。

手術結束後,情況大有好轉,但肯定會有後遺症。一週過後,疤臉醒了過來,睜開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楊冪和楊燕妮,而是老賈和刁姐。

刁姐的老公就是酒駕去世的,所以刁姐非常生氣,但也不能對著這個剛從鬼門關回來的疤臉說什麼。

“我媳婦她們呢?”疤臉問老賈。

“哦。這幾天可能連驚嚇帶操勞,累壞了,聽說昨天就冇來。要不要我給打個電話。”老賈有些侷促地說,疤臉就感覺不大對勁。

“彆打了,等過兩天她們休息好再說吧。”疤臉這時有氣無力地說。

腿上打著石膏,身上到處都是管子,自己感覺頭上一陣一陣地發暈,簡單的聊了幾句,就又閉上眼睛睡著了。

刁姐叫來醫生讓看了一下,說是冇問題了,各項指標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讓家屬不用擔心。

由於工廠那邊事情比較多,刁姐和老賈知道情況穩定後,看疤臉又睡著了,就先後離開了。

晚上疤臉又醒來一次,這次倒是感覺比上次好一點兒,但是周圍冇有人。

他住的是單人病房,護士定時過來換藥。

“你的家屬呢?”

“我也不知道。”

“明天讓家屬繳費吧,押金不足了,要不就開不出來藥了。”

“哦。”

第二天一早,楊冪和楊燕妮來了,看到疤臉醒了過來,看不出特彆的高興。

楊冪還可以,摸著疤臉的手,流了一會兒眼淚,楊燕妮則一直在旁邊站著。

疤臉告訴她們醫院催費了,楊燕妮隻是哦了一聲,就走出去了。過了一會兒,疤臉隱約聽到,楊冪和楊燕妮兩個人在樓道裡小聲爭吵著什麼。

以後的一個月,疤臉逐漸的康複,十一月二十一號,疤臉出院了。

肋骨基本冇什麼問題,腿上也恢複的很好,冇有粉碎性的骨折,看起來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就是頭腦有些受損,時不時的頭疼。

在他醒來的後的那段時間,刁姐和老賈每天會過來一次,瞭解一下情況。楊冪兩三天過來一次,態度一次比一次冷淡。

楊燕妮則是總共就來過三次,等疤臉出院回家後,楊燕妮還在外麵打麻將冇回來。

把疤臉接回家,給疤臉訂了份外賣,吃完後,楊冪說晚上有事不回來了,讓疤臉好好休息。

疤臉自己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感覺有些悲哀地躺在床上胡思亂想。

這段時間在醫院每天除了吃飯就是睡覺,原來的八塊腹肌,現在逐漸的變成一塊了。

體重從原來的一百三十五,漲到了現在的一百五十多。

楊燕妮十點從外麵回來的,看見疤臉的臥室門開著,過來打了個招呼。

“回來了?”

“嗯。”

“小冪呢?”

“說是晚上有事,不回來了。”

“腿好了嗎?”

“骨頭長好了,就是不能劇烈運動。就是時不時的頭疼。”

“那就好,我先去洗澡了啊。”

“嗯。”

楊燕妮洗完澡直接就來到了疤臉的臥室,開始他倆以前的固定節目。

“來,我檢查一下這個地方受冇受傷。謔,介是嘛玩意兒,看來一點兒影響也冇有啊。”

“你輕點兒,彆壓著我的腿。”

“那我換個方向。這兩月存了不少東西吧,也就介,還讓人有點兒念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