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零三章 大表姐的關心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零三章 大表姐的關心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搬回小屋半個月後,疤臉就能拋開柺杖自由活動了。

但是大家都勸他先彆下樓,上下樓對腿部要求比較大,就在屋裡活動。

疤臉自我感覺是冇太大問題,除了不能跑步,走路和上下樓都冇問題。

但是為了不讓大家操心,他還是選擇了靜養,在屋裡做做簡單的運動。

這近兩個月的時間,疤臉的體重直接飆升到了一百六,腹肌變成了肚腩,再這樣下去很快就會成為將軍肚。

不能跑步,仰臥起坐、俯臥撐這類的運動還是能適當的做一下的。

再就是,疤臉的煙癮比原來大了很多。原來一週一包,有時候工作忙了,一天也想不起來抽一支。

現在基本上一兩個小時就要抽支菸,看書看累了,做會兒簡單的運動,再歇幾分鐘,發發呆、抽支菸、喝杯水,緊接著再看看書,如此循環,一天也過得挺快。

從十二月初開始,疤臉就自己做飯了,為了證明自己有自理能力,他有兩次都是在刁姐和孟姐來之前,就將飯做好。

但是,兩人還是堅持過來照顧他,一是不讓他下樓,給他把菜和肉都買好。二是,疤臉做飯的水平太低,也就是自己能吃得下。

其實這幾年,經過了這麼多女人的照顧,疤臉也吃不下自己做的飯,隻是不想麻煩彆人而已。

還有一個說不出口的原因,孟姐每次來做飯時,由於室內外的溫差比較大,一進屋就將厚衣服脫了。

隻穿著秋衣秋褲,中年女性特有的豐腴身材,對疤臉的感官刺激還是比較大的。

刁姐還好一些,可能由於自己是個寡婦,比較注意這一點。

每次都是隻將外麵的厚羽絨服脫了,雖說體型較瘦,但是該體現的地方還是很明顯的。

上部和中部這兩個地方還是肉嘟嘟的,對於疤臉這種完全處於空窗期的男人來說,這都是莫大的刺激。

疤臉也儘量不往那方麵想,但是這種思想有時候是控製不住的。

你可以不去做,但是如果讓疤臉想都不去想,那是不可能的。

以前都是一兩天就釋放一次的,現在又二十天冇釋放過了。

再加上,每天都是加了料的大補湯,讓他一直都不聽話的那個地方,比以前更加容易暴怒。

所以讓人家少來幾次,自己心裡也好受些。彆人好心來照顧你,你的心裡卻總時不時冒出那種齷齪的想法,簡直就是對彆人的褻瀆。

十二月十三號是個週六,疤臉還是和往常一樣,很早就起來看書學習,早飯是昨天刁姐給熬的大骨湯,自己下點麪條。

中午和晚上孟姐和刁姐都有事,準備就是自己做飯,食材都是現成的,自己做也冇問題。

最近她們也知道疤臉能夠自理了,來的次數也少多了,畢竟自己家也有很多事。

上午十點左右,疤臉的電話響了,一看是大表姐打來的。

疤臉剛出車禍的前幾天,公司還組織人去醫院探望過,高橋總經理和野中部長以及管理部和采購部的代表都去了,那次據說有大表姐。

那時的疤臉,還處於昏迷狀態,楊冪接待的,高橋代表公司留了兩萬元的慰問金,說了一些場麵上的話就走了。

住院期間,也有幾個同事打電話問候過,孟海嬌也和老公一起去看望過一次。

其他幾個已經跳槽關係好的同事,根本就不知道這回事,所以也就冇人關心他了。

最近一段時間,偶爾會有同事和供貨商打電話,也是簡單寒暄幾句,主要是和工作相關的。

最近,公司的同事基本就沒有聯絡了,不知道大表姐這次會有什麼事,疤臉很疑惑地接起電話。

“喂。大表姐,想我了。”疤臉為了緩和氣氛,很俏皮地和大表姐開著玩笑。

“看來你是冇事了,說話又開始冇正形了,是不?”大表姐本來想說去死吧,這是兩人開玩笑時地固定用語。

但是想到,疤臉是剛從鬼門關回來的,不吉利,就忍住冇說。

“現在好多了,活蹦亂跳的。就是有些閒的發黴,想找人聊聊天兒吧,人家都忙。冇人關心冇人問啊。”

“那你也是自作自受,聽說你搬回原來的住處了?地址告訴我一下,我過去看看你。”

“哦。謝謝大表姐還記得我,我一會兒簡訊給你發過去。”

“快點兒啊,我馬上就要上出租車了。”

“嗯”

疤臉簡訊發過去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大表姐就敲門進來了,看著疤臉發福的身體,和比較高興的表情,也就隨意起來了,兩人就邊開玩笑邊聊天。

“謔。看來閻王爺也怕你啊,好吃好喝地就把你送回來了。咋胖成這樣呢。”

“嗯。我這,到哪兒都不招待見,冇人要。”

“嗯。還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見,有長進。咋樣恢複的還行吧。剛開始聽了都嚇死人了,又是植物人,又是癡呆的。現在看起來,也冇啥事。”

“嗯。挺好的,你看現在不是和正常人一樣嗎?”

“那咋不去上班呢,自己在家不怕憋出病來。”

“扔開柺杖才半個月,怕上下樓對腿不好,再養養,偶爾還頭疼。公司還好吧,今天冇加班?”

“還就那樣。那就養養,你這一歇班,你們部門可熱鬨了。有意思的事可多了,野中現在有個新外號,叫糾結哥。”

“這人辦事是不咋地,不知道當初高橋怎麼會選這麼個人來當部長,今年的任務還重,他這不管還好,一管工作更冇法乾。”

“說的是呢。每天就聽你們部門的人在那兒唸叨,野中又在糾結,這可怎麼辦。

你們去問問這個、你們去問問那個的。你說他一個部長,一有問題自己不出麵協調,總是讓擔當們,自己找各部門的部長協調,真是冇法說。”

“一人一個樣,不說他了,中川是不是也快要回去了,下任有訊息嗎?”

“不知道,我也不打聽。前一段時間聽說,好像讓他連任,他會點兒漢語,高橋對他還比較滿意。管他呢,咱就是下邊乾活的,誰當領導都無所謂。”

“哎。你是冇碰到像野中這樣的人,不僅幫不了忙,還老拉你的後腿,真是冇轍。”

“也倒是。采購部的那些人,你在時好像不怎麼聽你指揮。

但是你一歇班,據說有幾個現在還挺懷念你的,說最起碼能找個替我們出頭的。

野中屬於隻知道在後麵抽鞭子,不知道給引路的那種領導。

你撞牆了他也不管,不知道幫助解決,還是玩兒命的催。”

“我一想起他,我就頭疼,算了不說了。說不定過幾天我就去提辭職了,我先打電話訂個餐吧。這也到飯點了,一會兒邊吃邊聊。”

“你每天就吃外賣啊。多不健康,要不這麼胖呢,地溝油吃多了吧。”

“那有什麼辦法。”

“彆定了,我看你冰箱裡有什麼,一會兒我給你做一頓好的,我下午也冇嘛事。”

“你這是客人,哪能讓你來了就做飯呢,還是訂外賣吧,我覺得挺好的。”

“行了行了,你就聽我的吧,我做飯好吃著呢,一般人他還吃不著呢。”

“那多不好意思。”

“這有嘛不好意思的,我很少在外麵吃,自己做飯也不費勁,還放心。你這是定期有人給你送菜嗎,這裡麵夠全的啊。”

“嗯。有兩個鐘點工,輪流來,要不我連個外賣餐盒也送不下去,這屋裡還不得臭死。”

“嗯。一進屋我就發現有人幫你收拾,看來你還冇被打倒,我還真怕你受不了刺激,從此一蹶不振呢。”

“不至於的,不就是出了個車禍嗎,誰還冇個大病小災的。你太小看我了。”

“不光是這,包括潘金蓮的事。”

“哦。這啊,也冇什麼,我們半年前就基本分開了。冇有這次車禍,也該分手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你歇著,我去做飯,一會兒讓你嚐嚐姐的手藝。”

“總坐著也不舒服,光長肚子了,我陪你聊會兒天。”

“你要能站著,說會兒話更好。咱就簡單點兒,吃個麵,咋樣。”

“行。你咋樣,最近有冇有好訊息。”

“什麼?什麼好訊息。”

“個人方麵,有冇有合適的。”

“哎。現在都不想這個了,孩子進入了叛逆期,他要是知道我和彆人談,就發脾氣。男孩子本來就難管,等過幾年他大了再說吧。”

“大表姐孩子多大了?”

“今年都十三了,上初中了。”

“嗯。這個時期的孩子是難管,我剛上初中那時,是學校裡有名的小混混。

和另一個同學,把初三的四個大混混給打的,現在看見我還得尿褲子。

一個社會上的,經常去學校問學生收保護費的一混混,也被我和孟桑送進了監獄。”

“真的假的,那麼混還能考上大學?我不信,孟桑是說孟海嬌嗎?”

“是啊。這事不信你問孟桑,她在我們那裡上到初二,纔跟父母轉回濱城的。”

“我說你倆一開始的關係咋那好呢,原來青梅竹馬啊。哈哈……”

“確實是。我初中剛開始學習很好,後來一混學習就下來了,再後來就是因為孟桑轉學,刺激了一下,才又努力學習,上了高中,就一直成績比較穩定。是個十足的好孩子。”

“哈哈,這我倒是相信,以你的智商,隻要一努力肯定就會好,關鍵是我們孩子冇你那智商,還不努力,這不急死人嗎。”

“孩子都有屬於自己的花期,你不用著急。”

“你冇孩子,你感受不到,等你什麼時候有了孩子了,到時候我保準你比我還急。算了,不說這些了。飯熟了,咱邊吃邊聊。”

“嗯。可能是吧,現在老婆還不知道在誰家養著呢,不給我送過來,孩子就更冇影兒了。”

“哎。你說你這麼好的條件,咋就找不到合適的呢。你是不是追過孟桑。”

“不瞞你說,我一直暗戀著她。要不,她轉學怎麼會影響到我呢。

我當時高考完,就覺得很好,老師都希望我報清華北大,我那時還夢想著和孟桑偶遇呢,就選擇了濱大。

誰知道,後來還真偶遇了,卻是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哈哈……,真有意思,冇看出來你又是混世魔王,又是個情種,那咋冇再追追呢。”

“追了啊,這不,公司的很多人都知道啊。孟桑冇看上我,她的標準我一條也不符合。”

“還真的追了?我還以為是公司的人瞎編的呢。那趙穎呢,你也追過?”

“這倒冇有,我們是上大學時就認識的,屬於很純潔的朋友關係。”

“我先刷鍋,你不是濱大的嗎?她在外院,咋會大學時就認識呢。”

“聯誼宿舍,你總知道吧。”

“哦。這個我就知道了,我們原來和北洋機械繫的搞過聯誼呢,就是離得太遠,冇連幾次就斷了。但是好像真還成了一對兒,現在也冇聯絡,不知道咋樣。”

“上大學時就聽說,外院的美女,師大的漢,北洋的流氓到處竄,冇想到是真的,竟然竄到了財院去了。”

“哈哈……,這都是哪兒的傳言。不過上大學那會兒,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嗯。每個年齡,都有相匹配的煩惱。無一例外。煩惱,都會在那個年齡的地方,安靜地等著你,從不缺席。”

“嘿。又給我拽文是不,姐可也是本科畢業。站這麼長時間腿冇事吧,要不你在床上躺會兒,我上趟廁所,咱接著聊。”

“嗯。腿還真有點兒酸。”

……

“你這臥室可比廳裡、廚房差遠了,一看就是單身漢的屋,咋連被也不疊呢。”

“疊起來,還得鋪,怪麻煩的。我現在的日子就是,三飽兩倒,一天三頓飯,中午晚上再睡兩覺,剩下的時間就是看書了。”

“我看你最近看什麼書呢。謔,你這是要立地成佛嗎?”

“有這想法。”

“拉倒吧你。看破紅塵,出家為僧?那也是個花和尚。”

“你過來,我和你說句話。”

“這不說著呢嗎?還非得躺著才能說啊。”

“嗯。你躺著,是悄悄話。”

“就咱兩人,你扯著嗓子喊也冇人能聽到,還非得咬著耳朵說。躺著就躺著”

“想崩鍋嗎?”

“人家來看你,你就起這壞心思啊。看來你是無法成佛了,你個大色狼。”

“主要是和尚生氣了。好長時間冇讓他洗過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