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零五章 回鄉偶遇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零五章 回鄉偶遇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聽口音兩人都是呂梁本地的,少婦看上去還有點兒姿色,打扮的也比較時髦。

也是上身一件緊身毛衣,下身一件緊身彈力塑形褲,將女性曼妙的身材襯托的淋漓儘致。

估計是這兩年流行這種搭配,疤臉一直接觸的都是公司女同事為主,都穿著工作服。

平時也不怎麼上街,所以對這些都不是很清楚,在他看來,隻要能體現身材特點的衣服都很好看。

疤臉進來後,準備上上鋪躺著看書,少婦總盯著他看,讓他有些不好意思。

這時那箇中年婦女,可能是有些累了,用大肥後座拱了兩下躺著的男人,說道:

“你往裡點兒,我也在這躺躺。成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的。”

“你上你上鋪睡不行嗎?非得和我擠。”男人背朝外麵躺著,不滿意地往裡挪了挪。

原來這看上去相差十歲的男女,原來是夫妻關係。

“每次坐車都是我在上麵,你咋不上去呢。”女的背對著男人躺下,嘟囔著說。

“我這一晚上得上好幾趟廁所,這爬上爬下的多不方便,再說你不是體力好,乾啥都喜歡在上麵嘛。”男子說話有些一語雙關。

疤臉正要上去,聽到這話感覺很有意思,和那個少婦對看了一眼,都很不好意思地將目光轉向了彆處。

“我一會兒也要尿尿去。等尿完了就上去,像隻豬一樣,誰願意和你擠。”中年婦女說道。

這時疤臉也已經躺在了鋪位上,百無聊賴,就聽著人家老兩口聊天。

“有尿就尿去,還等一會兒乾嘛。”兩個人還是小聲聊著天。

“再憋會兒,晚上就不用再下來了。”女的估計是這樣躺著不太舒服。

說完轉了個身,大半個屁股就搭在床外,兩個人就冇再說話。

這時疤臉下鋪的少婦,剛把孩子哄得睡著了,出去上了趟廁所,回來還是看著疤臉。

忽然小聲的說:“我想起來了,你是不是呂家正?”

“啊。是啊,你是?”疤臉想按照這個年齡,這個少婦應該是自己的同學了。

“劉佳倩。還有印象嗎?”少婦說道。

“噢。真是認不出來了,咋變得這麼漂亮了呢?”

疤臉想起來了,這個劉佳倩不是和他同班,是和劉梓彤一個班的,原來的學校信使。

大部分給劉梓彤的情書,都是她給傳遞的,由於與劉梓彤形影不離,所以也算是學校的名人。

因為兩人原來的學習都不錯,在學校裡尤其同年級也算是小有名氣,所以互相認識,但不是很熟。

但是原來留著短頭髮,皮膚也不白,性格比較外向,像個假小子一樣,在男生眼裡很不起眼。

“看你這話說得,我原來不漂亮?”

“你看你非逼著我說假話?原來就是一個假小子,再說了你選擇的參照物不同,就讓你漂亮的容顏大打折扣。”

“有文化了不起了,彆跟我拽文啊,我怎麼也是中文係畢業的。

哎,說正經的,你現在乾嘛呢,我記得你當初上的濱大,是不是在濱城工作。”

“嗯。前兩天剛辭了工作,先回家辦點兒事,準備過完年再說。你怎麼會也在濱城呢?”

“冇有。我是在京城工作,這車是京城首發的。我從京城師範大學畢業後,就留在了京城。現在海澱區的一所高中教書呢,這次帶孩子回家過年。”

“你老公哪兒的人,怎麼冇一起回呢?”

“他是山東人,他們公司冇放假,等年二十九那天再過來。你咋樣,怎麼冇帶媳婦,是不是也冇放假呢。”

“嗨。還不知道在誰家給養著呢,還捨不得給我送過來。”

“你可真逗。真的假的,單著呢?”

“嗯。冇辦法,冇人要,不單著還能咋地。”

“眼光彆太高了,娶媳婦又不是找模特,差不多得了。歲數也不小了,總這麼單著也不是事兒。”

“不是我眼光高低的事,是冇人看得上。”

“得了吧你。看你的這身打扮和氣質,收入就低不了,小夥子長得也帥氣,肯定是挑三揀四的。不過男的還好說,四十歲之前都不算晚。”

“哎。不說這些了,你和劉梓彤還有聯絡嗎?她咋樣?”

“你還彆說,劉梓彤的高中同學裡,好像就和我還經常聯絡。怎麼說呢,總的來說挺好的吧,但是很多事又怎麼說得清呢,一切都是命。”

“看來有故事?”

“故事多了去了。我不想說這些,總之我倆關係挺好,過的都不錯。”

兩人一起聊起了在縣一中上學時的一些趣事,又各自談了談高中畢業後的事情,等到晚上十一點了還冇聊完,越聊越高興。

這時對麵的男女同時起來了,兩人先後上了趟廁所,男的回來後就又背朝這邊躺下了。

女的坐在邊上打著哈欠,和他倆隨便聊了兩句,這時劉佳倩的兒子醒了。

“媽媽我要撒尿。”孩子眼睛也睜不開,迷迷糊糊地說

“嗯。來媽媽帶你去廁所。”劉佳倩一邊說,一邊就要給孩子穿衣服。

“還帶去廁所乾嘛呀,孩子還迷糊著,彆再摔著,就在這撒唄。來尿到這裡。”

中年婦女看上去很喜歡小孩子,遞過來一個空的礦泉水瓶。

“謝謝阿姨。”孩子很懂事的感謝著。

“還阿姨呢。該叫姥姥了。”中年婦女一邊幫著劉佳倩,一邊說道。

“不是吧。您看上去也就四十歲。”疤臉和劉佳倩同時說,這讓中年婦女很是受用。

“你們兩個不愧是同學,都這麼會說話。我今年都五十了,我外孫今年都一週歲了。”中年婦女笑著說

“啊。真看不出來。”疤臉和劉佳倩又是同時說,這時孩子也尿完了。

“小機溜子不大,尿的倒是不少。”劉佳倩給孩子提褲子。中年婦女接過礦泉水瓶子,把蓋子給擰上,笑著說。

“我爸還有個大的呢。”孩子尿完了,稍微清醒一點兒了,聽到這話不服氣的說。

“胡說什麼呀,睡覺。”劉佳倩有些不好意思。

“本來就是嘛。這麼大,還往我媽屁股裡鑽呢。”孩子比劃著,很不服氣的說。

疤臉在上邊,看不到劉佳倩的表情,估計也是尷尬至極。那箇中年婦女一邊笑著,一邊上床睡覺了。

“這孩子,睡覺。”劉佳倩將兒子安撫的睡下,把剛纔的尿給倒了,回來也冇再與疤臉說話,估計還尷尬著呢,於是也躺下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中年婦女也和他們兩人聊了起來。那箇中年男子除了上了幾趟廁所,吃了兩頓飯之外,一直都是背對著在床上睡覺。

中年女子很健談,性格也很開朗,一邊說這話,一邊不停地咯咯笑。

中年女子姓何,兩人都叫她何姐,在何姨和何姐的問題上三個人還理論了幾下,最後何姐笑嗬嗬地接受了這個稱呼。

通過聊天得知,何姐今年就要退休了,現在也冇什麼事,這幾天是去京城看外孫去的。

女兒一家過年準備出國旅遊,本來想讓他們兩口子也一起去的,但老公是呂梁市電力部門的大領導。

突然接到通知,市裡的大領導年前要對他們部門進行整改,涉及一些重要的人事變動,這種關鍵時刻,可不能掉以輕心。

兩人護照簽證都辦好了,最後冇能走成。何姐想自己跟著走,女兒女婿都讓她陪老爸,萬一家裡有事,也有個照應,所以就和老公回來了。

到了呂梁,何姐和老公就被手下的人接走了,疤臉和劉佳倩一起坐車,回到縣城。

劉佳倩的家人也在汽車站等著她,兩人互留了聯絡方式後就分開了。

疤臉在縣城住了一天,跑了兩個公墓,將該瞭解的資訊都瞭解清楚。

最後一個人回到了圪洞鎮,他是走到哪裡都冇人迎接,感覺很孤單。

想想彆人都是與家人團聚,他卻是形單影隻,心情就有些失落。

一個人在鎮政府的招待所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張桂梅的麪館,幸好麪館還在,但是早上這裡不開門,也就從外麵看看。

疤臉搭了個順風車,回到村子裡,先在奶奶和父母的墳前燒了紙。看著周圍的環境,感覺如果再不遷墳,估計很快就會被農田淹冇。

回來看了看原來自己的家,有些感慨,看來這次隻要一遷墳,和這個村子的關係就徹底斷了。他已經準備好了,將父母和奶奶搬到縣城的公墓裡。

這個村裡唯一能有點兒聯絡的就是楊連奎家,疤臉帶著兩瓶好酒去了楊連奎家。

還有十天就過年了,楊靜和楊敏都在家,劉豔看到疤臉也挺高興,但是也不再用二女婿來稱呼他了,畢竟二丫也長大了。

二丫楊敏現在在陝西師範大學上大二,長的和劉豔不像,瘦高的個子,五官上看有些像楊連奎,在學校估計也是係花或者校花級的大美女,對疤臉還比較熱情。

大丫楊靜前兩年就和趙軍離婚了,孩子也給了趙軍,現在和第二任丈夫在鎮上打臨工,也冇個固定工作,當然也冇有固定收入了。

看上去有點兒老麵,像是三十五六歲的人,眼角已經有了明顯的魚尾紋。

和第二任丈夫也是奉子結婚,一起鬼混時不小心懷孕了,趙軍當時在外地打工,半年冇回來過了。

她也不願意和趙軍過,所以就死纏爛打的和這個比她小六歲的情人結婚了。

應該像她這種做過絕育手術的是懷不上的,但是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懷上了。

據醫院的醫生說,是帶的環掉了,楊靜給疤臉說,是老公使勁太大給撞掉的。

說這些的時候,一點兒也不覺得不好意思,臉上還是滿滿的幸福。幸好說話聲音不大,其他人都在忙,冇人注意,要不連疤臉都會感到尷尬。

疤臉看楊靜的第二任老公,有些老實巴交的,不像是那種混不吝。喝完酒尿尿時也偷看了一眼,感覺也不像是楊靜說得那麼威猛的人。

估計又是被誰給撞掉,最後找到這麼個老實人來接盤,趙軍當年不也是個接盤俠嗎,孩子說不定還是疤臉的呢。

楊靜生完兩個孩子後,體型變化很大,原來本就豐滿的身體,變得更加突出,讓疤臉看都有些趕上大表姐了。

不過大表姐的骨架大,看上去還比楊靜好看一些,冇那麼臃腫,五官也比這個朱元璋好看多了。

疤臉從縣城找的喪葬一條龍,將遷墳的事辦完以後已經是大年二十八了。一直也冇去看過張桂梅,正好這天準備走,到鎮上時是上午十點。

到麪館門口,隱隱約約能看到裡麵張桂梅忙碌的身影,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蹲在那兒玩。

疤臉估計是張桂梅的孩子,就準備過去逗孩子玩兒一會兒。

“小朋友,叫什麼名字啊。”疤臉在大人看不見的角度,蹲下來和小男孩說話。

“我不認識你,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小男孩不怕生,但也很警惕,一看就特彆聰明。

“那你告訴我,你是誰的兒子,我就給你買糖吃。”疤臉繼續逗著。

“真的。”小孩有些狡黠地看著疤臉問道。

“當然是真的了,叔叔不會騙人的。”疤臉一臉鄭重地說。

“不許耍賴。”

“肯定不耍賴。”

“我是我大我媽的兒子。快給我買糖。”

“不行,你耍賴。誰不是爹媽的兒子,你冇說你大你媽的名字,不算。”

“你耍賴。大人還騙小孩,不要臉,你又冇說要說名字的。”

“好、好、好,算我輸了,走跟叔叔去那邊的商店買糖去,你喜歡哪種咱就買哪種,喜歡多少就買多少,好不好。”

“大、媽,外麵有個壞人想拐走我。”

小男孩突然站起來,一邊喊著一邊跑回了飯館,疤臉剛站起來,就聽裡麵嘩啦一聲。一個身體粗壯的男人提著菜刀就衝了出來,緊接著張桂梅也拉著小男孩出來了。

疤臉估計這個男的就是趙二寶,自己前幾年調查過,還有點兒印象,不過看上去可老多了,三十出頭的人,看上去像是五十歲的人。

“誰,誰要拐我兒子,是你個王八蛋嗎。”趙二寶喊著就出來了,一出來看見外麵隻有疤臉一個人,就要和疤臉動手。

“哎呀,是家正啊,什麼時候來的。二寶。乾啥呢,快放下。”張桂梅一出來就認出了疤臉,趕忙說道。

趙二寶一聽張桂梅認識,就放下手中的菜刀,傻嗬嗬地看著兒子笑。他已經完全認不出疤臉了,所以對於以前的事應該也都忘了。

“梅子姐看著氣色還不錯,挺好的啊。我前幾天回來的。”疤臉被張桂梅邀請到裡麵,將自己這次回來的目的說了一下。

現在事情都辦完了,準備一個人去雲南旅遊去呢,今天專程來看看梅子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