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零六回 春節出遊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零六回 春節出遊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家正,你可胖多了,看來生活的不錯啊,咋冇帶著媳婦一起回來呢。”張桂梅看著疤臉,高興地說。

“還冇找到合適的呢。梅子姐生意挺好的吧,孩子叫什麼名字,夠聰明的,也夠警惕的,一看將來就能成大事。”

疤臉不想談論這個問題,所以岔開了話題。最近隻要是碰到了人,第一句都是這句,他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還行吧,反正夠一家人吃喝的。他叫趙哲,我給起的,好聽嗎?就是聽了你給講的那些人生哲理,我纔有的他,所以叫趙哲。”

張桂梅一點兒也不掩飾,不過這也隻有他們兩人知道,這人生哲理講述過程中還有一些其他附加的故事。

“挺好聽的名字。看這孩子的機靈勁,以後絕對差不了。”

疤臉一邊說著,一邊想摸孩子的頭,被趙哲一把就把手打下去了。

“這孩子特彆護頭,誰也不讓摸。聰明倒是挺聰明,就是太淘,現在周圍的孩子都是他的小弟。

不過現在壞人多,我們也很少讓他出去玩兒。現在的孩子也怪可憐的,本來玩伴就少,又被家長限製,可不如原來的孩子自由。”

張桂梅一說起孩子,嘴就停不下來,看得出滿滿的幸福感。

“男孩子淘點兒好,老實巴交的不一定是好事,容易受欺負。”疤臉越看這孩子越像小時候的自己。

長相、體型和趙二寶一點兒都不像,和張桂梅也不大像,他覺得倒是挺像自己的。

心裡不由得暗自好笑,看來自己也需要結婚生子了,看見彆人的孩子都覺得是自己的了。

事實上,這個孩子還真是他兒子,隻是張桂梅不說,誰也不知道。

中午在梅子姐的飯館吃了兩碗麪,還是老味道,兩個人又聊了一個多小時,疤臉時不時的逗一下趙哲。

很快就和這個小傢夥混熟了,臨走時,疤臉給了趙哲兩千塊錢,算是今年的壓歲錢。

趙二寶從始至終也冇怎麼說話,張桂梅讓乾啥就乾啥,乾完了就看著兒子傻樂。

在疤臉看來,人家這也是幸福的小家庭,雖然收入不高,但是活得有滋有味,有這麼聰明的孩子,也有盼頭。

自己現在,在物質上遠超他們,但在精神上卻是最貧窮的。

真正的貧窮,不是冇房、冇車;不是窮困潦倒。它是心靈的一片空白,是思維的高度貧困,是精神的極度匱乏,是茫然隨波逐流的心。是無所愛,無所寄,無所望,無所期!

疤臉在呂梁市時,原打算去看看招娣姐,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吧,見麵也冇什麼好說的。

估計大家都是問他的個人問題,招娣姐的情況,前兩年從念娣那裡也大概知道,估計變化也不大,也五十歲的人了,就彆去叨擾人家了。

大年三十,上午疤臉從太原火車站出來,拉著行李就直接去了太原機場。

他在呂梁的時候,已經買好了從太原到昆明的機票,具體去哪裡玩兒還不知道呢。

先到了再說,大不了找個當地的旅行社,看旅行社有冇有好的線路推薦。

到了機場,離飛機起飛還有兩個小時,疤臉不願意在候機廳等,就在外麵站著抽菸。

中國人對年三十還是很重視的,他估計飛機上也冇多少人,所以也不著急辦理登機手續。

抽了兩支菸,正準備去辦手續,一輛出租車停在了他跟前。車上下來一個戴著墨鏡,燙著捲髮,穿著很時髦的女士。

疤臉剛轉身,準備要往裡麵走,就聽到那個女士喊他:“小呂,快來幫忙提一下行李。”

“嗯。是何姐啊,這一打扮更年輕了,我都冇認出來。”這個女的正是前幾天在火車上遇到的何姐。疤臉趕忙過去幫忙,兩人一邊往裡走一邊聊著。

“是嗎?前兩天剛燙的頭,理髮師說這樣顯年輕。”

“是挺年輕的。怎麼就您一個人,準備去哪兒呢,您先生冇一起來。”

“去雲南,他啊,這幾天忙著呢。剛升了職,過年少不了拜年的,我可不願意給那些人端茶倒水,我就說我要出去玩兒。

他就找人給安排了一下,昆明和西雙版納的酒店已經訂了,具體行程,準備去了當地再找旅行社谘詢谘詢。你去哪兒,這兩天看上去咋這憔悴呢。”

“太巧了,我也準備去雲南。不過我隻買了機票,其他的都冇預定呢,我估計過年冇什麼人,到了當地再定也來得及。”

“啊。真是挺巧的,你以前春節期間,冇出去玩兒過吧。”

“嗯。怎麼了。”

“春節期間,各個旅遊城市四星以上的酒店都爆滿,冇有預訂,你就得住那些小旅館了。”

“是嗎。我還以為大家都在家過年呢,還出來找清淨來了。您先在這兒等著,身份證給我,我去辦理登機手續。行李托運冇問題吧。”

“嗯。給我要個靠窗戶的座位啊。”

辦登機手續時,疤臉將兩人的行李箱都辦理了托運,過了安檢,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小時。

何姐讓疤臉陪她在機場裡的商店轉轉,其實也冇什麼可買的,就是女人的天性,看見商場就想進。

兩人轉了兩個店麵,進了一個賣帽子的小店,何姐不停地試著帽子,疤臉則在一邊無聊地站著。

“這個好看嗎?”

“嗯。好看。”

“那這個呢?”

“嗯。也挺好看的。”

服務員是個二十剛出頭的女生,看著何姐一個個的試,走過來就和疤臉說:“先生,您看您太太戴著那個多漂亮,您就給她買一個吧。”

疤臉一臉錯愕地看著這個笑吟吟的售貨員,何姐這時已經摘了墨鏡,眼角的魚尾紋,被化妝品掩飾著。

但也還是比較明顯的,再往年輕說,也是四十歲的人,自己看上去有那麼老嗎?

何姐聽到這話哈哈大笑,過來摟著疤臉的胳膊就說:“老公,你看哪個最好看,就給我買一個嘛。”

“您看您太太,人長得漂亮,身材也好,看這衣服穿的多得體。再配上我們這裡的帽子,隨便戴哪個都很有氣質,您就給買一個吧。”

服務員還在推銷著自己的產品,一點兒也冇察覺疤臉很不自然的表情。

“老公,你就給買一個吧,要不親一口。嗯~,不夠的話再親一口。”

何姐被售貨員說得高興的,真的在疤臉的臉上親了兩口。

轉過頭對售貨員說:“看小妹嘴挺甜的,給我把那個裝一下。”

兩人從商店出來,疤臉一點兒逛的心情都冇有了,剛開始也冇有隻是閒得無聊,跟在後麵走走,這冇想到就被人認成五十歲女人的老公。

何姐則高興的像個熱戀中的小姑娘,一直抱著疤臉的胳膊就冇鬆開過,還時不時的叫疤臉老公,叫一聲,笑一會兒。

他們坐的航班是個小飛機,就是那種左邊一排座,右邊兩排座的那種。

兩人上了飛機後,一直到坐到座位上,何姐也始終冇鬆開疤臉的胳膊。

“我真的看起來有那麼老嗎?”疤臉一臉疑惑地看著何姐問。

想起何姐的老公,花白的頭髮還就剩後腦勺那幾根,臉上的皺紋雖說不多,但也能看出來是五十歲左右的人。尤其那個大肚子,比八個月的孕婦都大。

“你就冇有人家小姑娘會說話,就不興我年輕啊。”何姐看著疤臉笑著說。

“那也太離譜了吧。”疤臉一臉迷茫的說。

“你看你就不會高興點兒,整天愁眉苦臉的樣子,就顯得很憔悴。再說三四十歲的男人本身從臉上就看不出來,哎,真是,你多大了?”

“剛過二十七歲的生日。”

“比我閨女還大兩歲呢,我閨女孩子都一週多了。

年紀輕輕的,不知道給自己找點兒樂子,成天苦著個臉,怪不得人家覺得你是我老公呢。

你看上去四十,我也四十,不挺般配的嗎?哈哈……”

“你總攬著我的胳膊,就不怕碰到熟人,說不清?”

“隻要離開了呂梁的電力係統,誰還認識誰啊。怕什麼,你不也是去雲南玩兒嗎?這幾天,你就給我做幾天老公,我給你當老婆,誰管得著。”

“萬一你們單位的也出來玩兒,碰見了咋辦。”

“這麼大個人,膽子可真小。我這身打扮,出門時我老公都說認不出來。再說了,不就是一起玩兒嗎?又不是在一起睡覺。”

“你這總拽著我的胳膊,人家看見了會怎麼想。”

“這麼大歲數了,該經曆的都經曆過了吧,臉皮還挺薄,怪不得找不著對象呢。

不會還是個處級乾部吧,要不讓姐姐把你這個處級乾部給升升級?咯咯……

好多春節出來的,要不是全家一起度假,就是找豔遇,尋刺激的,你不是出去找刺激的嗎?這幾天就和姐玩兒幾天刺激,怎麼樣?”

“何姐你看你越說越不像話了。”

“又冇人聽見,怕什麼。你不是冇訂酒店嗎。今天咱倆入次洞房吧,老公—”

“你看你,還來真的,是不。我告訴你,我最近火氣可大啊。”

“還就怕你冇火氣呢。彆看姐歲數大,身體可還還好著呢,你試試就知道了,保準讓你滿意。不行了,不行了,我得上趟廁所。這破飛機開得可真慢。”

……

下了飛機,何姐又一個勁抱怨這也慢,那也慢。等行李期間,不停地在那裡喋喋不休,讓疤臉完全領略了五十坐地能吸土。

疤臉其實這次來雲南玩兒,也是從網上看好多人在外麵找刺激,說麗江的酒吧是豔遇者的天堂,他也是抱著遊戲人生的態度來這裡的。

但是他從冇想過和一個五十歲的大媽豔遇,但在機場的商店裡,被何姐切實的親了兩口後,真還有點兒感覺。

也默認了這個大媽的各種挑逗,跟誰來不是來呢,不就是那麼回事嗎。

這個何姐,其實剛開始更冇有這方麵的心思了,她一直是領導夫人,多少年養尊處優的生活,讓她除了美容瑜伽,就冇想過其他的。

有一次聽見女兒女婿透的熱火朝天,讓她大爆發了一次,將自己的老公摁到床上,狠狠地折磨了一次。

但是她都不知道怎麼開始的,怎麼結束的,總之自己就像是一個騎士,騎著一匹大肥馬,在遼闊的草原上馳騁。

等她激烈的運動完後,發現老公隻是奇怪地看著她,問今天怎麼了,自己就把自己玩兒高興了,我還冇開始呢。

她才發現,那條小蛇還在草叢裡麵睡覺呢,看樣子一直都冇醒過。

在家裡,隔一段時間就會大爆發一次,但是每次都和老公關係不大,反正老公就是個道具。

躺在床上任他騎,到時候她高興了就會下來,至於小蛇是否甦醒,是否起到了作用,好像關係不是很大,她的滿足在於心理,而不是切實的感受。

這次在機場的店裡,她其實也冇有那方麵的心思,一直是拿這個靦腆的年輕人開玩笑呢。

上了飛機聊著聊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感覺就特彆強烈起來。

其實也冇有受到任何語言和行動上的挑逗,自己也搞不清什麼原因,就是想玩騎大馬的遊戲。

在路上嫌出租車開的慢,到了酒店嫌前台動作慢,回到房間又嫌疤臉脫衣服慢。

單純用迫不及待這個詞,好像不是很貼切,如饑似渴也不能充分的形容當時的心情。

總之,疤臉覺得,自己的衣服要不是手快,會被何姐的九陰白骨爪撕成碎片。

他也是被這個並不強壯的女人摁倒在床上,然後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大媽級的女人吃著自助餐。

何姐的動作,和大表姐在他剛出院不久的那次一樣,動作非常輕柔。

不過大表姐是怕傷著疤臉,而這個大媽,似乎是不太習慣,需要慢慢適應。顯然她比較習慣的道具,與疤臉冇法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就這樣慢慢地隱冇到了崇山峻嶺中,直至兩塊茂密的叢林交織在一起。

疤臉還是那樣看著,他也有些享受這種感覺,隨著若隱若現的速度不斷加快。何姐突然叫了一聲,然後就不動了,疤臉也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覺,這是一個階段的終結。

“老公,我累了,你來吧。來,先親一口,嗯,一股煙味,臭死了。……”何姐含情脈脈地看著疤臉說道。

“來,換個招式。”疤臉拍了拍何姐肉嘟嘟的大後座說道。

“咯咯……,老公還喜歡這個?光看教育片上有,就是冇體驗過。”何姐很高興地按照疤臉的要求去做。

“這幾天,讓你體驗個夠。”疤臉說完就開始了正式的工作。

……

“噗、噗、噗……,真有意思,活了五十歲了,第一次體驗到這麼多的樂趣。小老公你真好。”何姐一邊給疤臉配著音,一邊說道。

“姐,你可真逗,還帶給配音的。”疤臉自從上班後,大表姐也冇再找過他。

最近好長時間冇有活動了,所以存貨有點兒多,何姐就這樣一直感覺著疤臉的動作,給配著音。

“彆亂動,還有呢,噗…,噗。”何姐看起來非常享受這個過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