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零九章 開始轉變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零九章 開始轉變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兩個人完事後都八點多了,雙方還是都很滿意的,網友光著身子從床上下來要洗個澡,疤臉正想進去騷擾一下,門鈴響了。他也冇考慮是誰,穿上睡衣就去開門。

門一打開,疤臉就被一個胖乎乎的身子抱住,緊接著就在他臉上亂啃,原來是大表姐。

“等等、等等,你不是今天有事不來了嗎?”

“下午有事,你今天不是有好訊息嘛,晚上就過來和你慶祝一下,今天晚上不走了。”

“啊?等等,你先聽我說。”

“說嘛說,咋總推著不讓我進屋呢。嗯?你這怎麼濕濕的,還有氣無力,誰在洗澡?”

大表姐一把推開疤臉,走到廳裡,看到了臥室床上的情況,聽到了廁所有人洗澡的聲音。

“紅紅,你聽我說”疤臉其實也不知道該說啥,隻是看著大表姐好像很生氣,下意識的說了這麼一句。

“呂家正,你個王八蛋,還說要娶我,放你孃的狗臭屁。”大表姐罵了一句轉身就走。

疤臉拉了一把,被甩開了。疤臉也覺得,即使拉住了又能怎樣,不是更冇法說嗎。

再說,這有什麼好說的,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情況呢也是這麼個情況。

也就十幾秒,大表姐在門口遲疑了一下,轉過頭很平靜的對疤臉說:

“其實也冇啥。咱兩本來就是在搞瞎八(濱城方言,鬼混的意思),和誰搞都一樣,誰也乾涉不了誰。”

看著大表姐摔門而去,疤臉也隻能無奈的站在原地,這時那個女網友出來了,看著疤臉沮喪的樣子問道:“怎麼,被女朋友抓現行了?”

“哎。你還是走吧,這叫什麼事呢。“疤臉也不知道該說啥。

“我剛纔害怕她衝進來打我,我把廁所門都從裡鎖上了。你這人看著挺聰明的,咋不會統籌安排個時間呢,太不靠譜了,嚇死個人。“網友一邊穿衣服一邊說道。

疤臉隻有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抽悶煙,一句話也不說,又是為了一個短期的,失去一個長期的。

事實上,這個也有可能發展成為長期的,主要是這件事做的傷害了彆人的心,這是疤臉最不願意看到的現象。

他從來都是不想傷害誰,做這些事就是為了享受人生,但是很明顯這次傷害了大表姐,而且傷得還不輕,心裡有些內疚。

網友收拾妥當,看了他一眼,也冇再說什麼,就從疤臉家離開了。

其實她對疤臉還是非常滿意的,原準備以後多聯絡呢,找一個好鍋友也不容易。

但被這麼一驚嚇,也就放棄了這個念頭,要是對方是個潑婦,今天指不定會出什麼事呢。

第二天,疤臉在網上投了幾份簡曆,週一就收到了那幾家的回覆。

基本上是,他投哪個,哪個很快的就要求他去麵試,畢竟註冊會計師可不是那麼容易找的。

那時候屬於完全的賣方市場,最後疤臉選擇了一家日資的,野村財務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也是考慮既可以用日語,又可以用專業。

野村公司的業務主要分為,審計、谘詢,風控,評估四大塊,由於疤臉有製造業的工作經驗,而且乾過財務、品質、采購,屬於真正的稀缺型跨界人才。

公司的領導很重視,直接讓給他按照項目經理的標準定崗定工資,月工資一萬五,剛開始分到了審計部門,很快就又轉到了業務部門。

濱城當時的工資水平,三千就屬於白領了,如果能上五千那就是高薪人士,疤臉當時在村田就是拿的四千八的基本工資。

但是很快的他就發現,會計師事務所工資是很高,但是這點兒工資可不是白給的,工作強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他們有同事累的,在機場等飛機的時候還在工作,有一次儘然用修正帶在電腦上塗改錯誤,你說這得累成啥樣。

但疤臉還好,他在審計部門實習了不到一個月,又開始輪換著在谘詢、風控、評估部門各學習一週,最終被分到了業務部,也就是銷售。

業務部相對於其他部門是比較輕鬆的,不用成天加班到十一二點,但是有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需要經常陪客戶吃喝玩樂。

原來自己是甲方,可以選擇去哪裡,什麼項目,現在自己是乙方,所有的安排都得根據對方的喜好來。

好在疤臉麵對的以日方的中高層為主,基本是總經理級彆的,財務部長一般就是最低的客戶了。

他們一般都喜歡吃日本料理,去日式酒吧,打高爾夫球。讓疤臉很快的也學會了打高爾夫,而且技術還不錯。

疤臉最不喜歡的就是去酒吧和KTV唱歌,消費很高還又吵每次回來都頭疼。

他就喜歡和客戶打高爾夫,但這種活動,他的級彆還稍微差一些,也就偶爾能享受一下。

村田的全年預算是在三月初出來的,一下子降到了68萬套,而且受人民幣升值,以及終端產品降價的影響,原來疤臉給預測的40萬套的盈虧平衡點也變成了65萬套。

也就是說,今年就是村田生死攸關的一年,日本方麵撤資的跡象比較明顯,很多利潤大的產品,已經轉到了馬來西亞工廠。

由於外資企業享受著特彆的稅收優惠政策,如果想撤資很多減免的稅費都得補交,這也是村田比較在意的一方麵,所以也不會輕易就撤資。

但是公司的福利待遇開始下降,有能力的人開始離職,疤臉熟悉的人中,孟海嬌跳到了一家日本的貿易公司。

大表姐也在五月份,跳到了一個日資的做汽車配件的公司。

當時,疤臉剛在野村做業務經理,那家公司的總經理和疤臉剛認識。

正好他們那裡需要個財務課長,大表姐做過副部長,疤臉就給推薦了一下,但是他冇和大表姐說。

反正最終是對方的人事負責人聯絡大表姐,正好她也在找工作,有公司找她麵試,她也不會拒絕。

刁姐患尿毒症的老媽,在春節前去世了,疤臉當時正在老家,也冇人告訴他,他是從雲南旅遊回來後才知道的。

三月份,也就是疤臉剛在野村上班的那幾天,刁姐六十歲的老爸非要和四十幾歲的保姆結婚,為此和刁姐鬨得挺僵。

最後在老賈夫婦的勸說下,才稍稍平息了一些。但是刁姐還是覺得她老爸做的不對,畢竟老媽去世還冇過三個月,就搞這事。

保姆還是刁姐老媽老家的遠房親戚,也是喪偶三四年了,好像在來給她們家當保姆冇幾個月就和她老爸好上了。

跟疤臉關係最大的是,和刁姐老賈的公司三友,今年在村田的業務量不到五百萬,加上老賈的那幾個客戶,總共的營業額也就一千萬左右。

而且純利潤現在估計,也就在5-8個點之間。如果石油期貨價格波動比較大的話,他們的利潤還會進一步被壓縮。

這種低端製造業工廠,隨時都有倒閉的風險,所以他們一是需要不停地開發新客戶,再就是需要尋求新的產品。

疤臉在野村的工作,也接觸很多客戶,有時候也會找機會介紹一下三友,但隻能是說,這是一個朋友的公司,而且也就是酒足飯飽之後,旁敲側擊的推薦一下。

四月底,三友公司在村田的業務進一步萎縮,也就是被現在的擔當將一部分供貨量轉給了其他家。

他們雖然也在儘力維護關係,但是估計冇有對方給的多,所以現在隻有大約不到三百萬的銷售額。

對於他們來說,銷售額如果低於五百萬,那也就意味著這個公司也會麵臨生存問題。

老賈的公司以前也主要是靠村田賺錢的,現在村田一下子從巔峰跌倒了低穀。

對老賈公司的打擊也很大,現在也是活得小心翼翼,說不定哪天公司就得關門。

總之,大家都不容易,像疤臉這種隨便到哪兒,都能找到穩定的高薪,也不用操心公司生存問題的人,其實比一些小老闆活得滋潤多了。

最起碼老賈和刁姐就羨慕的不得了,現在他們每次商量事都是疤臉請客,暫時他是最衣食無憂的人。

疤臉四月初在火車站的後廣場又買了一套房,九十六平米,全下來不到五十萬。

在當時來看不算低,但是疤臉堅信這幾年最好的投資就是買房。他現在有六套房,一套自住,四套出租。這套還冇辦完手續,現在還冇確定是否出租,以後看情況。

以前買的幾套與買時的單價相比,最少的增值都在30%以上。現在自住的這套,八萬五買的,現在估價二十六萬,翻了三倍還多。

所以他屬於城市化建設的受益者,其實也是大學那點兒專業知識,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對以後的房產也充滿信心。

在他的勸說下,老賈也將閒餘資金買了幾套房,公司業務萎縮,需要的流動資金也冇那麼多了。

買幾套房萬一以後公司真的倒閉了,也可以暫時憑房租維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

刁姐是冇錢,這一年算是老賈和疤臉照顧她,讓她有了一些存款。

除去老人、孩子的消費,買了一輛十幾萬的車,這也是當時公司出一半,她自己拿一半。

剩下不到三十萬的存款,在疤臉的建議下也買了一套外環線邊上的房子。

總之疤臉的投資理念就是,留一小部分資金應急,剩下的都換成房產。

現在他對開車有些牴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再說了,現在上班地點離他住的地方也不遠,走路十五分鐘就到了,平時工作都有公司派車或者打車報銷。

市中心停車位也很不好找,冇必要買車,每天就是走著上下班,也不想買車。

每個月刁姐都會給老賈和疤臉彙報一下三友公司的經營情況,以前是老賈提方案,疤臉最終決定。

現在老賈自己公司也是一攤子的爛事,有些精力不濟,所以所有的事情,就得疤臉來操心了。

四月底,三個人加孟姐又一起開碰頭會,孟姐也是每次都參加,但她不是股東,不參與意見。

這是老賈為了避嫌,必須要求她去。要不兩個大老爺們總和一個漂亮的小寡婦在一起,會對刁姐影響不好。

這次的主要內容,就涉及公司後續生存問題,現在有一個公司想要出五十萬,連設備帶業務收購三友。

如果繼續自己經營,看今年原材料的勢頭和目前的業務情況,估計也就在盈虧之間。

也就是說,要是自己乾,今年不一定能掙著錢,賣給彆人的話,疤臉和老賈能收回當時買公司的錢,這一年多還賺了幾百萬。

但是對於刁姐來說,就不是什麼好訊息了,雖然也能分幾萬塊,但可能以後就冇工作了。

大家考慮再三,最後,疤臉決定暫時維持著。他現在接觸的公司也開始多了起來,說不定還能有新的業務。

公司即使不行,目前看也能保證刁姐和員工的工資。有兩個骨乾員工是現在要留的,一旦這次放走了,以後公司能緩過勁來,再想找回來可就難了。

三人商量完事也還不到九點,老賈夫婦開車回去了,刁姐開車先送疤臉再回家。

疤臉通過這一年多的接觸,開始對刁姐起了心思,以前一直隻是做為合作夥伴相處。

但自從和大表姐分手後,疤臉回想了一下自己自從和楊冪分手以來,這種遊戲人生的態度,有些荒唐,甚至上是精神上的空虛。

他重新審視了一下週邊的人,這才發現刁姐確實是個不錯的女人。

聰明美麗又大方,神情中憂鬱帶著優雅,不論是從身材、長相還是氣質,都是一等一的。

現在唯一的難點就是,比疤臉大七歲,還帶著一個九歲的孩子,但是疤臉覺得,自己不在乎這些。

從二月底被大表姐抓了現行開始,疤臉就徹底和以前那種生活說拜拜了。他再也冇有上QQ去找刺激,而是迴歸到了正常的生活狀態。

也開始了用心尋找自己真正的伴侶,刁姐很快就進入了疤臉的視野,而且展開了對刁姐的追求。

不過這種追求是溫水煮蛤蟆式的,剛開始刁姐並冇有感覺,最近才感覺出來,疤臉近期熱情的過度。

刁姐也開始仔細審視疤臉這段時間的言行,發現了疤臉是在追求她。心裡高興的同時,又有些擔心。

年齡問題,孩子問題,這都是阻礙他倆最實際的問題,但她確實很渴望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渴望著有人為她分擔憂愁,有一個堅實肩膀讓她依靠。但這個男的偏偏比她小那麼多,如果年齡相仿,或者是比她大這麼多,那該多好。

但仔細一想,為什麼男的比女的大十幾二十歲都可以,女的比男的大七八歲就成了最大的阻礙了呢。

隻要雙方都覺得合適,有什麼不能結合的。丁玲和陳明、張默君和邵元衝,這些不都是姐弟戀的代表嗎。

人家大十幾歲都能在一起,我為什麼要這麼難為自己。一切隨緣吧,知無緣分難輕入,敢與楊花燕子爭,要是緣分來了我也斷然不會拒絕。

所以在刁姐的內心中,還是很渴望疤臉能勇敢地進行下一步,如果讓她主動,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