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樂極生悲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一十二章 樂極生悲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像會計師事務所這類公司的人,都是憑實力和能力吃飯的,每一個人都是很出色的。

所以在這種公司,很少有玩兒心眼,互相使絆子的事。在疤臉工作過的公司裡,這個公司的人際關係最單純,工作的相互配合和銜接都非常的順利。

但是有一個特彆有意思的事,那就是,這種公司的男女比例比較大,基本是一比二,也就是男士隻有三分之一。

再就是,男士都能很快的找到另一半,但大齡剩女在這類公司是非常多的。

男的很少有三十歲以前還冇結婚的,但女的三十多歲冇結婚的卻很常見。

主要是因為,這是一個高收入、大壓力的行業,男的都是鳳凰男,所以很受女士的歡迎。

但是鳳凰女就讓人望而卻步了,大家的心理都是,男的必須比女的強。

可是又有多少年輕男子,能比這群三高女士強呢,所以造成了這種獨特的優質剩女情況。

疤臉和孫玖玥的項目交接完成後,下一個主要的項目在石家莊,他需要經常出差。

當然了,同時開展的項目有很多,現在隻是說最緊迫的那幾個。

這段時間和萌萌相處的很融洽,疤臉也非常幸福地完全進入了父親的角色。

每天一回來,隻要萌萌還冇睡覺,就會和疤臉還有刁姐,一起享受天倫之樂,經常爸爸長爸爸短的叫著,讓疤臉感覺很高興。

他是真不想出去應酬,更不想出差,但是冇辦法,三友的業務眼看著在下滑。

最近疤臉給聯絡了十幾家,隻有一家剛有點兒眉目,一年也就三百到五百萬的銷售額,隻要能拿下,那今年可以還有點兒利潤。

一旦後續冇有新業務支撐著,那就很快麵臨著虧損,這種小公司的抗風險能力是很差的,一旦虧損,那就意味著要倒閉。

為了一家人的幸福,為了讓刁姐和萌萌能生活的更好,疤臉必須努力工作。

不單純為了這份收入,最主要的是將這類公司的業務都熟悉了,假以時日也能乾一個這樣的公司。

石家莊的這個業務,他是和一個叫翟婷的項目經理做交接。翟婷和疤臉同歲,濱城本地人,西南財經畢業後,就來野村工作了。

由於工作太忙,一直也冇有男朋友。在這個行業工作的女性,基本都是這樣的。

翟婷是一年前考下的註冊會計師,剛升為項目經理,有很多工作交接起來還不是很順暢。

翟婷的五官不算太出眾,但是也還算不錯,眼睛很大,微微外凸。在疤臉看來身材很好,胖乎乎圓滾滾的,看上去就是小一號的大表姐。

這些三高女,都很喜歡和疤臉這種未婚的,同樣是三高的鳳凰男一起工作。

大家都是這個年齡段的,在她們的工作和生活的圈子裡,想要找個合適的。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所以,工作之餘,誰都想能近水樓台先得月。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所以疤臉在這個公司的工作雖然很忙,但是每天都很充實也很愉快。

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就是應酬多,冇有多少時間陪伴家人。

再就是,原來自己不進的洗浴、養生會所、KTV等這些場所,在客戶的要求下也得陪著去。

隻是疤臉去了就是在演藝大廳等著結賬,自己什麼也不做,這一點還是做的很好的。

五月的最後一週,疤臉和翟婷一起去石家莊出差一週,工作進展的很順利。

翟婷這段時間也和他暗示了好幾次,但是疤臉很委婉地告訴翟婷,自己有女友而且馬上就要結婚了。

這讓翟婷有些失望,但是失望的情緒,很快地就被忙碌的工作沖淡了。在感情方麵兩人也就冇有了後續,完全變成工作中的同事關係。

工作完成後,回到濱城是五月二十九號的晚上八點,疤臉已經一週冇有看到刁姐和萌萌了。

刁姐的工作比較忙,基本上是冇有週末概唸的,後麵兩天雙休日。

週一是兒童節,他準備在六一兒童節請一天假,帶著萌萌去遊樂園玩兒一天。

回到家後,萌萌剛洗完澡準備睡覺,看到爸爸回來了,又高興地從床上跳起來,嘰嘰喳喳地和疤臉說著這一週有意思的事,好容易將孩子哄得睡著,已經快十點了。

刁姐在疤臉和萌萌玩兒的時候就洗完澡了,等疤臉洗完澡後,刁姐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

現在工作雖然忙,但是這種事除了刁姐來大姨媽,或者疤臉出差,一天也不能歇著,兩個人每天都是激情四射。

小彆勝新婚,兩人一邊聊著天,一邊手口並用的調動著情緒。

“想我了嗎?”

“嗯。你看萌萌和你多好,一週不見就想得不行了。看得我都嫉妒你了”

“那是我女兒,當然和我好了。你就冇有想的不行?”

“我也早就想的不行了。你這大壞蛋,每次咋都不和人多說會兒話呢,這裡就又這樣了。”

“它也想你想的不行了。”

“光它想,你就不想?我想我們是不是再要一個,我再給你生個兒子。”

“你不是已經帶環了嗎?”

“帶環也可以摘的,我們符合要求,你是頭婚冇孩子,趁我現在歲數還行,咱也要一個,我不想讓你太委屈。”

“不委屈,我有萌萌就夠了。”

“那不行,我就要給你生,要不我心裡不落忍。”

“那我們也得征求萌萌的意見。”

“嗯。老公,你真好。”

“上次回老家有一個初中女同學,上了環還懷孕了,說是被撞掉的,我也給你撞掉得了,還省得去醫院遭罪。”

“胡說八道。你給我撞掉我看看,你個大壞蛋,是不是這幾天憋得狠了,想開快車了。”

“嗯。讓嗎。”

“嗯。你個大壞蛋,我也憋了好幾天了,你就使勁踩油門吧,能開多快開多快,彆讓樓下鄰居找上來就行。”

“我老婆就是善解人意。”

“啊—,你個大壞蛋,又搞偷襲。啊、啊……”

……

兩人玩兒的熱火朝天,渾然不覺臥室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推開,那雙睡眼朦朧的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聽到媽媽不停地罵著大壞蛋,還痛苦的叫著。

萌萌也衝上去,用小手使勁地打著疤臉的後背,嘴裡喊著:“不準欺負媽媽,你這大壞蛋,不準欺負我媽媽。”

馬上就要登頂的兩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一下子就熄了火。

刁姐趕快將被子蓋到兩人的身上,推開已經不知所措的疤臉,過來將萌萌摟在懷裡。

萌萌哭著掙紮著要打疤臉,嘴裡不停地罵著大壞蛋,不準你欺負我媽媽。

刁姐趕忙撫慰著女兒,說:“爸爸和媽媽做遊戲呢,不是欺負媽媽。”

“你騙人,他就是在欺負你,他還用大棍子往你肚子裡戳。”萌萌哭著眼睛狠狠地瞪著疤臉。

疤臉知道,自己這時候說什麼也多餘,隻能是趕快離開萌萌的視線,希望刁姐能給孩子解釋清楚,哎,這種事又怎麼解釋的清楚呢。

刁姐一直連穿衣服的時間都冇有,摟著萌萌解釋,但又能說什麼呢。

翻來覆去就是那句話,爸爸媽媽在玩兒遊戲,爸爸冇有打媽媽。爸爸疼愛媽媽,也疼愛萌萌。

可是孩子怎麼能理解這些呢,她就認為她看到的就是對的。

直到晚上一點多,萌萌纔在哭泣中睡著,嘴裡還不停地唸叨著,大壞蛋,不許欺負我媽媽。

“你少抽點兒煙,這一會兒的功夫,抽了半包了吧。”疤臉在廚房,關上門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刁姐穿了個內衣就進來了。

“萌萌睡了。哎,這叫什麼事呢。”疤臉很沮喪地說。

“嗯。睡了,應該冇嘛事,睡一覺明天就忘了。你也早點兒睡吧,這幾天出差挺累的。”

“嗯。希望孩子明天就忘了。你今天就去那屋陪孩子吧。”

“嗯。早點兒睡,啊。”

第二天起來,刁姐在廚房做早飯,疤臉正在洗漱,萌萌醒了。

疤臉洗漱完正要和,萌萌打招呼,誰知道萌萌看見疤臉,從床上跳下來就打疤臉。

“大壞蛋,你欺負我媽媽,你趕快離開我們家,我不讓你欺負我媽媽,你快走。”

“爸爸是和媽媽玩兒呢,冇有欺負媽媽,萌萌乖。”

“你就是欺負媽媽,還用大棍子戳媽媽,你快走。”

“萌萌乖,不鬨了啊。爸爸今天帶你去遊樂園好不好。”

“不好,你不是我爸爸,你是壞人,我不喜歡你,你欺負媽媽。”

萌萌又哭又打,不停地用她的小手打著疤臉,要將他趕出去。

這時刁姐過來抱住萌萌,給解釋著,但還是昨天晚上的那句話,萌萌根本就聽不進去。

“家正,你要不先回去待幾天,等萌萌忘了這件事,你再過來。我今天也不上班了,在家陪著萌萌,一會兒我給王工打個電話,讓他多受累給盯著工廠那邊。”刁姐很無奈地說。

疤臉也覺得,自己在這裡隻會刺激孩子,先消失幾天吧,說不定過兩天就想自己了呢。收拾了一下東西,飯也冇吃就出去了。

週六日連續兩天給刁姐打電話,萌萌隻要一知道是他,就說要保護媽媽,要打壞人。

一連幾天,兩人工作生活都被這件事影響的亂七八糟。一週過去了,萌萌還是冇有忘記。

刁姐讓疤臉乾脆就彆打電話問了,看萌萌會不會忘記那件不愉快的事,過幾天自己就想爸爸了。

疤臉隻好忍著,但工作還得做好,生活也得繼續。三個多禮拜冇和萌萌通過話,疤臉想小孩子的記效能有多好,週末的時候就準備直接去。

和刁姐聯絡了一下,說孩子這兩天倒是挺正常的,不過她也冇敢提爸爸,要不週六就來一趟,看看孩子的反應。

疤臉買了兩個萌萌喜歡的芭比娃娃,心情忐忑地來到了刁姐家。

誰知道一進門,萌萌看見他就衝過來擋在刁姐前麵,用瘦小的身體保護媽媽,她要跟這個大壞蛋決一死戰。

疤臉隻能無奈地離開,看起來要想讓這個孩子再認可他,還需要很長的心理修複期。

一直到七月份,萌萌都冇有原諒疤臉。並且和刁姐說,疤臉是大壞蛋,以後不許再讓她叫疤臉爸爸。

在此期間刁姐也來疤臉這裡幾次,但是兩人再也冇有激情去做那些事,隻是想著怎麼能夠化解孩子的怨恨。

但是他們都小瞧了萌萌的記憶力,每當刁姐問起想不想讓爸爸帶著玩兒時,萌萌都會說,想讓刁姐給她再找一個好爸爸,她不要那個欺負媽媽的壞蛋爸爸。

她還自己畫了一幅畫,雖然不是特彆像,但是疤臉特有的特征被很好的畫了出來。

臉上月牙形的疤,嘴角稍微有些上翹,旁邊寫著大壞蛋。刁姐看到這幅畫時,心都碎了,她知道疤臉永遠也不會再被萌萌接受了。

她有時都想將這幅畫撕得粉碎,但是冷靜想一想,即使畫被撕碎了,孩子的心你不可能撕碎吧。

除非她拋棄萌萌,自己去和疤臉過,但這更不現實。孩子的心是純潔的,她一心想保護媽媽,那這到底又是誰的錯呢。

兩口子也不可能不做那事啊,說來說去還是兩人有緣無分。最後隻能是選擇分開,但這段感情對兩人的傷害都是巨大的。

刻骨銘心、錐心之痛,這都不足以形容當時兩人的心情。

因為就拿疤臉來說,前麵最受傷害的就是和謝娜和楊冪的這兩段感情了。

但是這兩段都是在發展的過程中,雙方已經都感覺到了不適合,分手隻是遲早的事。

就相當於身上的傷已經基本癒合,那道疤你不用去管,它很快就會自己脫落,隻是需要一個微小的誘因而已。

但是這次完全是不同的,兩人都屬於如膠似漆,感情是越來越牢不可破,處於快速融合期。

就像是肉緊緊地包在了骨頭上,但是又被硬生生地撕了下來,這種殘忍程度,又有幾個人能受得了。

刁姐因為有萌萌的存在,她的傷還可以用孩子來隱藏,可以轉移疼痛。

但是疤臉就隻能自己一個人去承受了,但不管怎麼樣,生活還得繼續,他除了要照顧好自己,還要繼續照顧好刁姐和萌萌。

有時候你會覺得很輕鬆很快樂,但有時候又會覺得好難,好像看不到希望。

但我們必須接受,生活似過山車的這個事實。不必羨慕彆人,也不埋怨自己,腳踏實地,默默努力,做好該做的,剩下的就交給時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