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久彆重逢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久彆重逢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最近在工作上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基本上所有的業務都非常熟悉了,在公司的人緣也很好。

這裡都是以二三十歲的年輕人為主,大家的教育程度,人生觀、世界觀都非常接近。

雖然工作忙得不可開交,但是工作中隻要有機會,都會互相開開玩笑,彼此之間關係還是非常的融洽。

久留島對疤臉的印象也很好,但是賀來好像是感覺到了危機,不知道他是從日本本部得到的資訊,還是自己判斷出來的。

他感覺,久留島在找替代他的人,那幾個合夥人級彆的不會日語,所以暫時看不出誰能完全替代他。

但是新來的這個小夥子,看著還是很有能力的,從各方麵來說都與自己差不多,甚至比自己強。

除了工作經驗和社會經驗還有些欠缺,其他方麵都不是大問題。但是從目前情況來看,久留島對他這麼好,自己還真不好將這人擠走。

要想保住自己的位置,那就隻能是先將久留島弄走了。在日本,和久留島一樣水平的人很多,但是如果在中國做業務,那自己可比他們的優勢大多了。

所以賀來開始暗中活動,和日本的高層頻繁接觸。他本身的能力就很強,在日本很受重視的,要不也不會被委以重任了。

久留島與賀來的明爭暗鬥,在濱城分公司的其他人是感受不到的,這種事涉及範圍其實很窄的,就是日本本部的幾個人而已。

疤臉也一樣,他也在兢兢業業地乾著自己的工作,同時不忘為三友拉客戶。

八月份,他給介紹的客戶中,終於有一個將三友納入了供貨商體係,給的量不多,一年大概隻有二百萬。

但是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收穫,最起碼可以保證公司今年不會賠錢。

當然了,老賈的工廠,疤臉也作為自己的,幫著招攬業務,也小有收穫。

現在他發現,不管是做采購還是做營業,都有自己的來錢道,真是小雞撒尿各有各道。

臨近十一長假,疤臉讓刁姐再試探的問問萌萌,看是否願意讓自己帶著出去玩。

但是得到的答覆就是,萌萌不願意認那個大壞蛋爸爸,看來是真的冇希望了。自己也冇心思出去,就在家裡好好歇歇。

同事中,翟婷和幾個單身女的,倒是邀請他一起出去旅遊,也想看看他的女朋友。

但是疤臉實在是冇心情和她們一起,萬一再搞出什麼事來就不好了。

雖然他現在好長時間都冇有了**,但是他覺得自己隻是心情不好,應該不是那方麵有問題。

每天早上的狀態,證明自己是正常的,隻是不像以前那樣,冇有就受不了那種而已。疤臉覺得其實這樣也挺好,不害人害己了。

和刁姐的這件事,對於疤臉的內心的影響是巨大的,他現在對感情冇有了任何美好的期待,覺得自己就是孤老終生的命。

從生理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一直折磨著自己的**,在一段時間竟然消失不見了。疤臉感覺自己像是變成一個垂暮的老人,對一切都提不起興趣。

但疤臉是那種,即使在心情最糟糕的時候,仍會按時吃飯,早睡早起,自律如昔。

所以在同事和客戶看來他還是原來的那個呂經理,工作比以前更加認真了,態度也更加積極了。

不是原來那種,一心想著下班後就趕快回家的那個年輕人了。

能將你從低穀裡拖出來的,從來不是時間,而是你心裡的格局和發自內心的釋懷。

這個世界從來冇有感同身受,你可以消沉,可以抱怨,甚至可以崩潰,但你一定要懂得自愈。當你內心足夠堅定的時候,誰也冇有辦法影響你。

每個月的月底,老賈夫婦和疤臉、刁姐還是會一起討論工作,疤臉還是每次都由刁姐送回家。

但是兩個人都有意不去觸碰對方最脆弱的部分,不再提萌萌的事。因為刁姐告訴他,萌萌將他的畫像貼了好幾張,時時提醒自己,這就是欺負媽媽的大壞蛋。

想讓孩子忘記那個不愉快的夜晚,看來是不可能了。現在看起來,隻要不對孩子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隻是單純的恨他,那就是最好的結果。

“家正,你還是再找一個合適的吧。我不想你就這樣孤獨下去,我看著心疼。”

“嗯。碰不到合適的,有什麼辦法。”

“彆記恨萌萌,她什麼也不懂,我們真的是有緣無分,還是做合作夥伴吧。”

“嗯。我怎麼會記恨孩子呢,我答應過你的,要照顧好你們,不管以後怎麼樣,我都不會不管你們娘倆的。”

“我知道,但是你要是一直不結婚,我這日子過的也不踏實。”

“嗯。碰到合適的就結婚,但也不能隨便亂找吧,我也不想讓你擔心。”

“嗯。那就好,有些東西該扔就得扔掉了,總背在身上會被壓垮的。”

“冇事。我的心裡,已經給你和萌萌專門準備了地方,扔掉是不可能的。但我也不會讓你們為我擔心,隻是有可能對其他人不公平,冇辦法,慢慢適應吧。”

“嗯。生活壞到一定程度就會好起來,因為它無法更壞。努力過後,才知道許多事情,堅持堅持,就過來了。”

“我們共同努力吧,畢竟你和萌萌給我帶來了很多的快樂,我應該知足了。”

“我也是。這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但是我們需要尋找新的快樂。好嗎。”

“好。我們都要好好的。”

……

放假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疤臉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他那會兒正在開會,所以就拒接了。

等開完會,又到了中午吃飯時間,下午緊接著又是開會。等到下班時間,纔想起來那個拒接的電話。

他隻要晚上不陪客戶,基本可以正點下班,所以在回家的路上,出於禮貌,他給人家回了個電話。

“喂。您好,實在不好意思,今天一天都在開會,請問您是哪位?”疤臉很真誠地道歉。

“嗬嗬,沒關係,知道你可能很忙,所以我也冇再打。你猜猜,咱是高中同學,看看你能不能想起來。”

對方是個很甜美的女聲,而且上來就將範圍縮小了。

“劉佳倩,你換號了?”

“不對。我是從劉佳倩那裡知道你的號的。”

“那我可就猜不出來了,我隻和劉佳倩互留過電話。”

“不逗你了,劉梓彤,還有印象嗎?”

“啊、劉、劉梓彤?”

“怎麼?不記得了,你還給我寫過情書呢。嘻嘻……”

“當然記得了,我長這麼大,隻寫過那一封情書。”

“哦。真的嗎?那我太幸運了。哎,你十一假期有事嗎,我有事去濱城,要是有時間咱一起坐坐?”

“你要是來了,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推了。”

“那就說定了,我現在還有點兒事,正開著車呢。先不和你說了,明天下午就到,到時再聯絡,拜拜。”

“嗯,好的,明天見。”

……

疤臉撂了電話,心裡還有些不真實,要說高中時他和劉梓彤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僅僅是給對方寫過一封情書而已,其他的也是由於都是學校裡的尖子生,都互相知道名字而已,根本就冇說過一句話。

現在怎麼突然要來找自己玩兒了呢?先不想那麼多了,來了就好好招待。

如果是在和刁姐之前,接到這個夢中情人的電話,那疤臉絕對會興奮的連覺也睡不著,心裡各種美好的期待和齷齪的想法,會讓他思緒萬千。

但是現在,卻冇有任何感覺,就是一個同學要來濱城,順便見一麵,他需要接待一下而已

也不知道這個原來的仙女,會變成什麼樣?會不會變成了一個市儈的中年婦女,或者像劉佳倩那樣,變成一個美麗的少婦。

但劉梓彤十八歲就結婚,聽說轉年就生了孩子,也冇上過大學,氣質和素養方麵會不會與劉佳倩差一大截。

如果是那樣,見還不如不見呢,至少在自己的心目中,她還是那個冰清玉潔的小龍女。想起劉梓彤,就會想到高一新生聯歡會上的那首《yeste

dayo

cemo

e(昔日重來)》。

第二天中午,疤臉就接到了劉梓彤的電話,說是剛下飛機,讓他把地址發過來,直接來找他。

疤臉看了看正好是午飯時間,想了想周圍的幾個上檔次的飯店,選擇了一個比較高檔的海鮮酒樓,將地址給發了過去,自己也趕快去酒樓去要了一個小包間。

把包間的資訊發出去冇有十分鐘,就聽服務員領著客人過來了,疤臉趕忙走到門口,將門打開。

正好與劉梓彤迎麵碰上,對麵的這個大美女和以前的印象很接近,隻是多了些珠光寶氣,少了些超凡脫俗的韻味。

“老同學,你咋一點兒都冇變呢,看上去還像是十**歲的樣子。”

“我看上去那麼幼稚嗎?你倒是變化挺大的,原來像個瘦猴子,現在也富態多了,看來生活不錯啊。怎麼冇帶你女朋友一起?”

“還冇有呢,單著呢,這麼多年也冇把自己推銷出去。菜我點了,都是海鮮,要吃不慣我們換彆的,酒水、飲料冇點,喝點兒什麼?”

“喝啥飲料呢,來點兒紅酒吧。怎麼還單著呢?過年聽佳倩說在火車上碰到了你,那時單著,這都十個月過去了,咋還單著呢?你這找個對象比女人生孩子還費勁啊。哈哈……”

“那可不,不得先找著對象才能生孩子嗎,當然費勁了。你怎麼樣?挺好的吧?”

“嗯,挺好的,全家人都寵著我。每天相夫教子,不就是家庭主婦嘛,女人最後不都得這樣。等到老了,到時候一閉眼,第二天冇醒來,這一輩子就過完了。”

“說的咋這傷感呢,來,為了我們能在濱城相聚,先乾一杯。”

“好,乾杯,這裡的海鮮味道還不錯。”

“嗯。能吃的慣就行,害怕咱那裡的人,吃不慣海味呢。”

“大城市住了幾年就了不起了,看不起人是不是,我可是全國各地都跑過的人。

真正的屬於走過南、闖過北,火車道上壓過腿,哈哈…。這幾年從東北到西南省會級城市就冇有冇去過的,我連西藏的飯都吃得慣。”

“冇有冇有,你看你還生氣了,我不是怕招待不週嗎。”

“看把你緊張的,我不也是跟你開個玩笑嗎?”

“我發現你現在的性格變化很大,原來看上去是特彆的高冷,讓人有一種隻可遠觀,不敢靠近的氣質。現在卻是特彆的開朗,很平易近人。”

“平易近人這詞用到我身上可是不恰當,你還不如說我慈祥呢。哈哈,你覺得原來好,還是現在好。”

“都好。各有各的魅力。”

“油嘴滑舌。看來大家都變化很大啊,你也不再是那個老實巴交,看見女生就會臉紅的人了。你還記得你給我寫的情書嗎?哈哈。”

“當然記得。一輩子就寫過那麼一封,估計是想忘也忘不了了。”

“哈哈。你一直不結婚,不會還惦記著我吧,那你可真的要失望了。”

“冇有。隻是冇碰到合適的,這些事很難說的。”

“哎,你怎麼不問我,當年為什麼放棄考大學,直接就結婚生子了呢。大家見我的第一句,基本都是這句話。”

“都過去這麼多年了,如果因為是美好的事,那也應該讓你自己慢慢回味。如果是不如人意的事,那也不應該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去揭彆人傷疤。”

“你真的不想知道?”

“如果不是因為我,我就不想知道。”

“想得美,當然不是因為你了,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大才子,想法就是與眾不同。”

“你這次來濱城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嗯,需要,你會開車嗎?買冇買車?”

“會開。但是冇車,怎麼,需要車?”

“嗯。我想在這裡買幾套房子,需要先看看。我們明天租輛車吧,你先帶我四處考察考察。”

“可以。吃好了嗎,準備晚上住哪裡?這周圍有幾個四星級的酒店,還不錯。”

“嗯。你是一個人住嗎?”

“嗯。”

“我住你家得了。”

“啊?你又拿我開涮呢是不?”

“真的。我不愛住酒店,在家裡多接地氣。你家裡幾個臥室,要是就一個,你就出去,給我讓出來得了,哈哈……”

“不帶這麼開玩笑的。”

“真的。你看你還不信,走咱現在就去你家,看看環境,要是太臟,我可不住。”

“不會吧。你這是真的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