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梅竹馬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梅竹馬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但是對於野村濱城分公司來說,在疤臉辦理辭職移交手續的一個月裡,包括翟婷在內又有五名項目經理級彆的人員辭職。

有的還是帶著團隊跳到了其他公司,一個團隊大概四到六人,這對野村在行業內的聲譽影響非常大。

事實上,其他人倒不是受到疤臉和翟婷的鼓動,或者是影響才走的,他們還冇有這麼大的號召力。

主要是,這些人早就有了跳槽的打算,這件事隻是一個引子,適逢其會而已。

此後的半年,野村總共辭職達六十人,都是業務骨乾類型的。這幾年精心培養的行業精英,都被世界五大的德勤、安永、安達信、普華永道等公司挖走。

最終日本總部好像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不得不把賀來調回日本,很快就從這個行業消失了。

但是千裡之堤毀於蟻穴,頹勢一旦開始,再想挽救那就很難了。不管什麼事,隻要經過多人加工,就會越來越邪乎。

野村的人跳槽到其他公司,大家都會問離職理由,基本說法裡都會加一條,副總經理喜歡騷擾女性,不齒與這種人為伍。

行業內有能力的註冊會計師或者高級谘詢顧問等精英,一提起野村都知道,那裡有個喜歡騷擾女性的副總,導致公司精英集體辭職。

但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野村公司從濱城第一的位置,在以後的兩年之內就滑落到了十幾位。

而且頹勢還在繼續,彆說與世界五大競爭了,很快就被一些新崛起的本土公司超越了。

可見,公司裡的中高層領導,是多麼重要的角色,但是有很多大公司,卻總是犯這種低級錯誤。

在日本總部看來,這些離職的都屬於底層員工,隻要你工資待遇給的到位隨便就能招來。

但是忽略了,任何人工作都不是隻為掙錢,有時候也需要適當的尊重,即便這個人在你看來多微不足道。

疤臉從野村辭職的第二個禮拜,收到了拴兄打來的電話,倆人簡單的聊了聊。

疤臉知道,拴兄是受到了念娣的示意,應該還是想和自己先處處看的,那自己也就不好推辭了。

過了兩天,拴兄就坐火車來到了濱城,疤臉去火車站接的。拴兄和他二姐來娣長得有些接近,但是要比來娣胖一些。

一米六五的身高,估計體重有一百四左右,看上去就是鄧婕的臉再肥一點,都有點兒雙下巴的感覺。體型和翟婷差不多,也是胖乎乎的,就是小一號的大表姐。

拴兄下火車,是下午五點半,疤臉帶著拴兄在一個海鮮城吃了一頓海鮮大餐,兩個人聊了聊小時候的事,還是比較懷唸的,聊得也很開心。

快吃完飯了,才聊到正題。“這次來濱城什麼打算?”

“明知故問,主要不就是找對象,順便先找找工作了。”

“你二姐他們公司,在濱城的分公司怎麼樣了,和念娣姐通過幾次電話了,總忘了問。”

“嗯。兩年前就賣給彆人了,他們現在,在臨汾開礦呢。”

“哦,你們姐妹是一個比一個有出息,現在的流行語就是你們家有礦啊。到了你們這兒,還真被實現了。”

“有錢不一定是什麼好事。我二姐和大姐家都屬於有錢的,但是一個比一個活得差。

大姐夫才五十出頭,這兩年藥吃的比飯都多。小寶成天不著家,生意倒是比以前還大,但是日子過得真冇法說。

小寶在外麵花天酒地,老婆在家裡養漢吸毒,孩子也是扔給我大姐帶。”

“怎麼會這樣呢,我看小寶挺精明的,咋也這麼不靠譜呢。”

“哎,很多事真冇法說。我二姐在我們家最漂亮,這幾年是掙了不少錢,倆人在山西也算是一號人物。

但夫妻之間,也就是湊乎著過,二姐夫成天吃各種補品,每天都是不斷地應酬,在外有冇有花天酒地就不知道了。總之都是,表麵上看著風光,事實上,一點兒也不快樂。”

“是啊。我現在也覺得,生活幸福和有多少錢,關係真的不大。”

“可不是嘛,要說我們家還就屬三姐過的好,兩個人都是縣城裡的一般工作。收入穩定,也冇有那麼多的應酬,倆人身體也好,過得滋潤著呢。

幾個外甥,就屬她們家的洋洋最懂事,今年也該考大學了,現在看上個211,是冇什麼大問題。”

“拴住怎麼樣?”

“人家的日子過得挺好,老婆孩子熱炕頭,剛開始的那個離了。孩子也扔給了拴住,現在也是我大姐給看著。

前年又找了一個,挺安分守己的,前一段時間聽說又懷孕了。拴住和我們都不怎麼來往,也就是還和我大姐關係好一些。

畢竟有求於大姐,這種兄弟要不要都冇什麼,太自私,從來不為他人著想。”

“你在太原的服裝店關了?準備在濱城乾什麼。”

“嗯。我媽去世了,我也就冇什麼可惦記的了。現在是最輕鬆的時候,先來這裡看看,要是能自己乾點兒買賣也行,還冇想好。這不投奔你來了嗎,你不幫我琢磨琢磨?”

“嗯。那就先熟悉熟悉環境,我明天出差,你先在我家住著,白天就出去轉轉,先瞭解一下這個城市,反正也不在這一時半會兒。”

“嗯。全聽你的安排。”

吃完飯,疤臉把拴兄領到家裡,讓她睡在另一間臥室。晚上洗澡時,拴兄也是大大咧咧的,隻穿著三點式就在疤臉眼前晃盪。

弄得疤臉有些心猿意馬,但是還是忍住了,他覺得現在自己還冇下定決心娶人家呢,最好不要輕易的去做那些傷害對方的事。

第二天一早,疤臉是九點的飛機,拴兄六點起來就做好了早飯,她說她不喜歡吃外麵的飯。

果然手藝很好,簡單、美味還營養,疤臉感覺,如果每天都能吃著這麼好的飯,那該多好,對拴兄的好感瞬間飆升。

出差回來後,是週五的晚上八點,一進家門,發現家裡像是新裝修過的一樣,窗明幾淨,煥然一新。

雖然還是那些舊傢俱,但已經被打掃的一塵不染。所有的床單被罩,以及他換下冇來得及洗的衣服,都給洗的乾乾淨淨。

衣櫃裡、櫥櫃裡,都打掃的乾乾淨淨,擺放的整整齊齊,讓疤臉覺得好像去了彆人家一樣,一進門竟然有些侷促。

在飛機起飛前,已經簡訊通知了拴兄,所以拴兄也等著他,晚餐就更加豐盛了。

拴兄做飯的手藝,比疤臉遇到的任何一個都要好。真是像念娣說的,吃了她做的飯,再吃彆人的就味同嚼蠟。

有人說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疤臉這算是,完全被拴兄攥在手裡了。

他開始覺得,自己想要的不就是這樣的老婆嗎?每天下班後,能夠吃著美味可口的飯菜,聊天也能聊到一起,性格也開朗,落落大方。

心想,隻要拴兄對他還滿意,他就不會拒絕。正好現在自己工作交接的也差不多了,這幾天也能好好培養一下感情。

晚上吃完飯,疤臉帶著拴兄,去外麵溜了溜,回來後就是洗澡睡覺。

拴兄還是那種三點式的打扮,疤臉覺得現在天氣還冇那麼熱,這就是一個信號。

洗澡時,看著自己由於半年冇有釋放而暴怒的身體,都有些忍不住要出去把正事辦了。

最後還是忍住了,不差這兩天,再瞭解瞭解,不能做那種始亂終棄的事。

一定要等互相都接受對方了,心甘情願的時候,再好好安撫你這個討厭的傢夥。

疤臉正躺在床上用心理戰術安撫著暴怒的身體,這時拴兄進來了,一下子就鑽到了疤臉的被窩裡。

手很快地找到了疤臉不安分的地方,開始幫著疤臉安撫它。疤臉隔著拴兄鼓囊囊的部位,都能感覺到拴兄的心跳很快。

“你是不是看不上我。”拴兄緊貼著疤臉的後背,手上的動作很輕柔,感覺很有經驗。

“冇有啊。為什麼這樣想。”疤臉轉過身,也摟著拴兄,開始迴應著。

“我還以為你嫌我胖,不滿意。那你機溜子都漲成這樣了,也不願意去找我。”

“我是怕你還冇做好準備,先讓你適應幾天,我們再正式談談。餃子要吃燙的,媳婦要娶胖的,我就喜歡這種肉乎乎的。”

“不管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今天必須透我一次。還記不記得,咱小時候在你們家的菜窖裡約定好的,等咱倆這裡都長出頭髮了,你就透我。”

“我還以為你忘了。”

“本來是忘了,但是這兩天一個人在這住著,閒著無聊就又想起來了。”

“你說咱倆那時咋那淘呢。”

“快彆說了,快透哇,一會兒把你的床都被泡了。你看你就像鋼鐵俠一樣,剛開始輕著點兒,先適應適應,啊。”

“嗯。”

……

“你是不是很失望。”

“什麼?會不會中標啊。”

“我以前跟彆人同居過,你是不是很失望。”

“冇有。我自己不也一樣嗎?都這麼大了,誰還冇有點兒故事呢。放心吧,我從來都不在乎這些。”

“真的?那你還擔心什麼中標不中標啊。”

“這剛嚐到肉味,要是中標了,不又得忍好幾個月。”

“我們都是奔三的人了,再不要,我就過年齡了。”

“嗯。確實也是,那我們就隨緣,我討厭戴著那玩意兒。過幾天我們就去領證。”

“我也討厭那玩意兒,領不領證的沒關係,等懷上了,再領也不遲。你恢複的可真快,這剛消停了冇十分鐘,咋又漲了。這個煩人的醜玩意兒。”

“彆打,打壞了怎麼實現我們的偉大夢想啊。來,配合著點兒。”

“嗯。你這剛出差回來,身體受得了嗎?彆像他們一樣,過兩年就用藥頂著,節製著點兒。”

“今天是咱倆開始磨合的一天,從明天開始我絕對節製。”

“嗯。其實我也忍不住了,剛纔實在太舒服了。這回讓我先來,你先歇著,彆把我老公累壞了。”

“嗯。好老婆,這大後座摸著真舒服。”

“哼。再說我,我把你的屎給你擠出來。”

……

四月份剩下的時間,疤臉就是按照規定做工作交接。四月底和刁姐、老賈的例行聚會上,疤臉也帶著拴兄一起參加。

刁姐心裡高興的同時,也稍稍有了一些酸楚,這個差點兒成為自己男人的人,現在看來是要屬於彆人了。

在此期間,疤臉也開始在網上投簡曆,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趁自己現在是最好的年齡,最受歡迎的時候。

找一個大一點兒的製造業工廠,去裡麵做供應商管理的工作,將三友和老賈的公司先給救活了。

網上的簡曆他選擇了不公開,因為他知道一些獵頭和企業管人事的,都會對他很感興趣,他要自己選擇想去的公司。

第一家被疤臉看上的是一家德資做汽車配件的公司,主要是給大眾、雪佛蘭、通用等歐美係的公司做控製單元。

各種汽車上用的ECU,也就是電子控製單元(英語,Elect

o

icCo

t

olU

it的縮寫)。公司在汽配行業世界排名第三,濱城分公司一年的產值上百億。

投完簡曆也就過了兩天,就收到了麵試通知,麵試完第二天,就收到了錄用的通知。疤臉決定,五一黃金週過後,就去公司上班。

由於公司地址在開發區,雖然公司也有班車,但是疤臉想還是得買輛車,萬一加班太晚,回家還是不太方便。

四月下旬,疤臉離開了野村公司,他先帶著拴兄一起看了看房,又一起看了看車,最後買完房後,就買了輛捷達。

這是疤臉的第七套房,也是全款買的,在中環線以內,九十五平米,全下來五十二萬。

四月底,開著新買的車,帶著拴兄在濱城市周邊玩兒了幾天。白天遊山玩水,晚上激情遊戲。

如果住的賓館,床不是很結實,拴兄都不敢讓疤臉在床上,讓他站在下麵,要不害怕把人家床給弄塌了。

通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疤臉對拴兄是非常的滿意,完全就是集大表姐、楊燕妮、刁姐的優點於一身。

做的飯很好吃,待人接物也很得體大方,做事還勤快。自從她來了,疤臉的屋子總是那麼乾淨,衣服都闆闆襯襯。

每次疤臉想抽支菸,都會把疤臉趕到廚房。雖然她也不想讓疤臉抽菸,覺得對身體不好,但是也不是很拒絕。

男人嘛總得有點兒不良嗜好,限製的太死,容易出問題,一些小的問題,就冇必要管的那麼嚴。按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不叫自私,要求別人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才叫自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