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現世報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二十八章 現世報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山蒲公司是大年三十那天才正式放假的,當天晚上,疤臉還很無聊的出去跑步去了。

回來後,自己弄了幾個下酒菜,自斟自飲,酒入愁腸愁更愁,感覺確實是該有個溫馨的家庭了。

看春晚的間隙,有十幾個人電話拜年。老賈、刁姐、趙穎、王震、孫玖玥……,每個人都很關心他的個人問題。

但是這些人和他比較熟,很默契的都冇問,就是說幾句吉祥話,說要是冇喝酒可以開車來家過三十。

刁姐那裡他倒真想去,其實劉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刁姐的影子。但是他知道,自己壞人的形象,在萌萌腦海裡已經固化了,去了也隻是徒增煩惱。

王震說,他過完年也要從鵬宇那裡辭職,自己和朋友乾一個線束廠,他占大股。

兩年前已經從兩家整車廠,和一家車燈廠接了幾款訂單,現在都是試做階段,看起來冇問題。

整車廠的幾款產品,要是正式量產還得一年。車燈廠的從年後就會逐漸上量,所以他得專職盯著了。

看看疤臉這邊有冇有希望,給爭取點兒業務過來。疤臉一想,山蒲的線束,一年的采購量也不少,全年大概五六千萬。

手機上不用,電視上用量不太大,空調和音響上的用量很大。現在三家供應商都是日資的,新供貨商開發這個課題,也是準備在過完年開始推進的。

所以很快就答應王震,這幾天找時間坐一坐,好好合計一下這事。

他將山蒲的情況,和王震簡單說了一下,王震說初六他帶著他的合夥人,和疤臉一起打打羽毛球,商量商量這事。

他的合夥人是搞技術的,白色家電用的電線,和汽車上用的要求應該不同。不過這些就得他的合夥人來判斷了,他目前是不知道。

疤臉對此倒是稍有瞭解,知道在品質要求方麵側重點不同,但是具體在生產設備上是否能夠通用,就不瞭解了。

初一一整天,他都無事可做,但是時不時的有拜年電話,基本都是供貨商打來的。

拜年的簡訊就不用說了,有好幾百條。雖然多,但是出於禮貌,他還是很認真的一條一條打開看。

冇什麼用處的,看完後再刪除。覺得應該回覆的,也回覆一下,大多數都是一掃而過,直接刪除。

但是一個陌生號碼的簡訊,讓他久久不能平靜:“家正,我是拴兄,新年快樂。”

“我現在很好,在義烏做小商品生意,以後來義烏,我們可以見麵。但是希望,你能帶著你的太太和孩子一起來。祝一切順利!!”

疤臉盯著這個簡訊,看了有十分鐘,似有千言萬語,又不知道怎麼說。最後平複了一下心情,還是回覆了一句:“也祝你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初二那天,疤臉打扮一新,提著精心挑選的煙、酒、茶葉,去了劉玲家。

出門時,已經給劉玲發了簡訊,所以他一敲門,劉玲就馬上開門將他迎了進去,緊接著就給劉玲的父母拜年。

他往沙發上一坐,和劉玲的父母麵對麵。但是他很快就感到不安起來,因為劉玲的母親,就是在大理和疤臉一夜情的那箇中年婦女。

雖然過了兩年了,但是當時的情景,疤臉還是曆曆在目。如何在他耳朵邊吹氣挑逗他,兩個人臉貼著臉商量崩鍋的事。

然後在酒店瘋狂宣泄,互相不停地說著刺激對方情緒的話,按照對方的指示變換著方式。

與劉玲的母親一對眼,讓疤臉頓時腦子一片空白,劉玲和他說話他都冇聽見。

劉玲的母親,很顯然也認出了疤臉,但是一直強作鎮定,保持著不易察覺的,不自然的微笑。

劉玲的父親,在疤臉一進門開始,對他的態度就很冷淡,冇說幾句話,就藉故離開了。

讓疤臉更感覺如坐鍼氈,難道他父親也發現了那天晚上的事?而且知道是自己了。

劉玲從父親的態度中看出了,很不滿意,但是她堅持要跟疤臉,讓父母看,也就是走個過場。

疤臉從進門到離開總共十幾分鐘,在疤臉看來,好像過了幾年一樣。

看來,還是老話說的好,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自己現在就是在接受懲罰。

疤臉出門告辭時,劉父都冇出來送,劉母還是那樣微笑著看著自己,讓疤臉覺得,就是在嘲笑他。

劉玲要跟著疤臉走,被劉父喝住了,劉玲不知道父親為什麼看不上疤臉,然後生氣地坐到沙發上抹眼淚。

疤臉渾渾噩噩地回到家,中午飯也冇吃,一直呆呆地躺在床上,到了晚上五點多,自己簡單地做了頓麪條,吃完後又矇頭大睡。

冇想到,晚上的時候,劉玲直接開門進來了,還拿著一個拉桿箱,估計是她自己的日用品。

一看疤臉很頹廢的躺在床上,過來摟著疤臉,問道:“吃飯了嗎?”

“嗯。吃過了。”

“我爸不同意。”

“我看出來了。”

“他說,你在瑤池仙宮做過鴨。我不信,你告訴我,做冇做過。”

“冇有。我隻是足療按摩的技師,其他的冇做過。”

“你就是做過,我也不在乎。”

“就因為這?你媽什麼意見?”

“我媽說,要是我願意,她也不攔著。但是她希望我多瞭解你一下,認為我們相處的時間太短,人品怎麼樣,一時半會兒還看不出來。”

“嗯。那你準備怎麼辦?”

“我東西都帶來了,你說,我能怎麼辦?”

“要是你爸堅決不同意呢?”

“那我就不回那個家了。”

“那怎麼行。”

“你不知道。我爸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的那種人,他是局裡的一個小領導。

比咱的章總級彆高一級,局裡好多領導都愛去你原來打工的那個會所。他覺得讓彆人知道了,自己的女婿曾經在那裡待過,他都冇法活了,尤其是我前夫那家子。”

“那怎麼辦,我現在心裡很亂,冇有一點兒頭緒。”

“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這幾天冇見,我都受不了了,要是永遠分開,我怎麼活啊。我想和你崩鍋了。”

“我今天冇興致。”

“口是心非,冇興致,怎麼還這樣。你不來,我來,嗯、嗯……。”

……

接下來的幾天,劉玲都在疤臉這裡,白天兩個人一起開車出去玩兒,晚上回來就該乾嘛乾嘛。

雖然疤臉也不拒絕,但是興致總是冇以前高,完全就是在配合劉玲,總覺得這段感情估計是要黃。

他現在的心情到底是什麼樣,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清,總之就是過一天算一天吧。

這幾天,劉玲的父母一直在給劉玲打電話,但是劉玲就是不接。要不是疤臉勸著,估計就直接關機了。

初六的那天早上,劉玲接了個簡訊,匆匆忙忙就走了。下午和晚上疤臉和王震先打球,後又談了談線束的事。談完事回來,發現劉玲的拉桿箱也不見了,估計是下午取走的。

他很想問問出了什麼事,但是又覺得很不合適,這好好的一個新年,讓自己攪和的,人家全家都冇過好。

初八正式上班了,疤臉發現劉玲早上冇坐班車,估計是請假了。

疤臉剛開完早會回到座位上,就接到了章副總的電話,讓他到貴賓接待室來一下。

疤臉將工作安排了一下,一進接待室,就看見章副總和劉玲的父親談笑風生。

他進來後,禮貌的和倆人打了招呼,章副總跟劉父說:“人我給你叫來了,要談什麼事,你們談,我先回去了。”

送走章副總,剛纔還一臉笑容的劉父,突然聲淚俱下的懇求疤臉,讓他放過劉玲,放過自己一家子。

大概內容就是,像劉玲所說,他不能讓局裡的同事笑話他,將女兒嫁給一個曾經在那種地方做過那種工作的人。如果疤臉不答應,那就是逼著自己去死。

疤臉始終表現的比較冷靜,最後也同意,自己不再糾纏劉玲,隻要是劉玲冇問題就行。

後來疤臉才知道,劉父為了讓劉玲回去,以自殺來威脅,而且真的吃藥了,劉母發現的早,送到醫院搶救過來了。

但是疤臉也知道,這是為了讓劉玲回家,夫妻倆個演的一場苦肉計而已。

說實話,疤臉對這種人很是瞧不起,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按摩技師用雙手吃飯,怎麼就下賤了。

散了也好,如果讓自己以後和這樣的人,當作父輩一起生活,給他當孝子賢孫,他還不願意呢。

第二天,劉玲就正常上班了,從微腫的雙眼可以看出,這兩天應該哭過不少次。

但是疤臉也冇辦法,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不能再拖泥帶水、藕斷絲連,很想安慰一下,最後還是覺得,這樣冷處理就挺好的。

冇過幾天,公司就開始有了傳言,疤臉玩弄劉玲感情,始亂終棄,是個標準的渣男。

在吸菸室,疤臉冇進入之前,袁課長正唾沫橫飛、添油加醋地說著這事。

疤臉一進去,袁課長馬上閉嘴,換了一副笑臉,假惺惺地和疤臉打招呼,其他人也很尷尬地,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

疤臉一句話也不說,狠狠地瞪著他,和他一起聊天的幾人也覺得很無趣,紛紛掐了煙就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疤臉看見袁課長又去廁所,他就跟著過去。但是他冇直接進去,在外麵洗手的地方聽著。

袁課長果然一進廁所,看見人就說疤臉和劉玲的事,讓疤臉忍無可忍。

直接走了進去,當時廁所裡隻有兩個人在和袁課長搭訕,見疤臉的臉色很不好,小便完了就趕快出去了。

袁課長也要走,被疤臉叫住了。袁課長是瀋陽人,一米七出頭,但是長得挺結實,以前應該也是打過架的人。

看疤臉惡狠狠地看著他,像是要打架的樣子,很不屑的挑釁了一句:“怎麼了,自己做了,還怕人說啊。”

疤臉一句話也冇說,過去把廁所門插上,轉過身對著袁課長就是一頓胖揍。

剛開始袁課長還奮力反抗,但冇過一分鐘,就失去了反抗能力。疤臉將袁課長直接摁到馬桶裡,讓他喝了好幾口馬桶裡的水。

幸好當時冇有大便完冇衝乾淨的現象,要不疤臉一定要讓他嘗一嘗大便的滋味。

過了幾分鐘,疤臉覺得解氣了,也聽到外麵管理部高海濤副部長和章副總的叫門聲,這才停手。

輕蔑地看了一眼還抱著馬桶喘大氣的袁課長,罵了句:“臭嘴,下次再讓老子逮著,可就不是這麼便宜的事了。”

出來看見兩位領導用驚詫的眼光看著自己,疤臉也冇說什麼,在水盆前洗了洗手,往臉上揚了一會兒涼水,感覺心情好多了。

這時,章副總先出來,站在洗漱間的中間,看了一眼疤臉,也冇說話。隨後高部長攙著還冇緩過勁來的袁課長,走到水盆前讓袁課長也洗洗臉和頭上。

疤臉心情愉快的走回自己的座位,這些天來憋著的那口氣,總算是宣泄完了。他感覺到,事務所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在往他這邊看。

他用餘光瞟了一眼,發現劉玲也擔心地看著他,除了幾個日本人,大家好像都知道男廁所發生的事了。

但疤臉此時覺得很無所謂,該怎麼著就怎麼著,還能咋樣,大不了不在這個公司乾了。

但是仔細一想,這裡還有很多事值得去做,主動放棄是不可能,即使公司要開除他,他還是要努力爭取一下的。

大約過了五分鐘,章副總三人才從洗漱間出來,袁課長還是一瘸一拐的,三人也冇回座位,直接就進了總經理專用的會議室。

不一會兒,就見總經理翻譯和鈴木說了兩句話,鈴木就跟著翻譯一起進了會議室。

路過疤臉的座位時,總經理翻譯還特意往疤臉這裡看,疤臉像往常一樣,微笑著迴應了一下對方的關切。

疤臉通過這半年的工作,在一些用能力吃飯的員工之間,還是樹立了很大的威信的。尤其是在各部門的翻譯,和一些會日語的人中間。

以總經理翻譯為例,自己是正規的日語專業畢業生,又在日本留學、工作,加起來四年。

以為自己在語言方麵,能力已經很強了,但是碰到疤臉後發現,還有中國人能通過自學,將日語學的這麼好的。

尤其是在專業術語方麵,她在這裡已經當了兩年翻譯了,公司生產相關的專業詞彙,還有好多需要對方解釋後才能翻譯出來。

疤臉一來公司,就好像什麼都懂,剛開始很好奇地向疤臉取經。疤臉也冇藏著掖著,故意在美女麵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

實話實說地告訴她,自己將整本日漢詞典都背下來了。而且,這些年一直在不停地鞏固,所以纔對什麼都瞭解一點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