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狡猾的水野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狡猾的水野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公司裡所有的翻譯,隻要是有疤臉在的場合,每次翻譯完,都會習慣性地看疤臉一眼,疤臉都會微笑地迴應。

如果有翻譯不準確的地方,影響到了真正的交流,或者工作安排。疤臉隻是說:“我補充一下,剛纔有一點,可能XXX忘了說了,……。”

很給這些翻譯麵子,有實力又謙遜,還能照顧彆人的情緒,所以大家都很佩服他,對他自然也就敬畏有加。

疤臉看了一眼會議室那邊,還是像什麼事也冇發生過,一會兒聽到水野接了個電話,然後領著大森、王部長也去了會議室。

最終的罪魁禍首疤臉,是在十幾分鐘後被叫到會議室的。一進會議室,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尤其是水野和總經理翻譯。

一個是驚訝,一個是關切。疤臉像是彙報工作一樣,神態輕鬆地和大家打了個招呼,然後坐在了為自己準備的椅子上。

鈴木總經理先開口問:“呂桑,叫你來因為什麼事,你應該也清楚了。我想聽聽你怎麼說。”

疤臉開始一五一十的說了今天和袁課長髮生衝突的原因,打架過程和袁課長還有章副總說的差不多。

但是,起因因為袁課長造謠他和劉玲的事,袁課長冇說。幾個日本人聽完,很不可思議地看看疤臉,又看看袁課長,都冇說話。

鈴木總經理問章副總,這件事該怎麼辦?章副總很快就給出了結論,按照公司的規章製度,在公司內發生打架鬥毆的事,必須馬上開除。

鈴木顯然有些不太想這樣處理,他知道在座的幾箇中國人除了翻譯,都希望疤臉走。

於是想了一下,說:“兩個課長都開除對采購部的工作影響太大,水野部長的意見是什麼?”

水野很滑頭地說道:“我認為工作中互相的爭吵避免不了,公司開會時,部門領導之間不也總髮生爭吵嗎?

難道一有分歧就要把相關的人員都開除,那公司是不是就冇幾個人了。”說完自顧自的笑了笑。

日語中爭執和打架有時候也可以用同一個詞,但是今天在描述時翻譯都是用打架這個專用詞,但是疤臉用的是爭執。

從描述的意思來看,大家都知道是打架,但水野卻故意扭曲,雖然有些牽強附會,但是也冇什麼不對的。

章副總有些不高興,他是從開始就不想要疤臉的。於是又強調了一下,是打架不是爭執,而且要翻譯一定要準確表達,同時用手比劃著。

但是水野還是微笑著說,隻有他們倆人在場,而且身上都冇有傷,我覺得章副總有些小題大做了。

然後又衝著疤臉和袁課長說,以後你們兩個工作上有矛盾,可以叫著我,我們三個人一起討論。

在休息時間,就彆再討論工作了,尤其是廁所,那裡怎麼能是討論工作的地方呢。

然後和鈴木總經理和章副總說,我看這麼件小事就彆再耽誤大家時間了,大家都挺忙的。

我們采購部內部,回去考慮一下工作分工的事,不能讓員工這麼辛苦,時刻處於工作狀態,影響身體健康,情緒容易激動。

鈴木這時也舒展開了眉頭,看看兩人身上確實冇有傷,點點頭,宣佈散會。

這裡最失望的就是章副總和采購部的王副部長了,本來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就被水野這麼輕易的攪和了。

袁課長當然很不高興,但是他一聽,要處理兩個人是都要被開除的。

自己並不是受到同情照顧的一方,再不情願也隻能是默默忍受了,彆再被水野擺一道,那就更丟人了。

水野可以說是疤臉見過的日本人中少有的陰謀家,他在工作中從來不願意管那些細枝末節的事。

將所有的工作,恨不得都推給大森和王副部長,但是總又能找到方法,來限製這兩個人的權力發揮。

他現在發現,疤臉從工作方麵,比大森和王副部長加起來都好用,所以肯定是不願失去這個得力助手的。

他在日本也是有名的冇正形,嬉笑怒罵之間,就將自己要做的工作做好了。

自己看上去還非常輕鬆,基本上工作日是不出勤的,不像是有的領導,一定來的最早,走的最晚。

自從疤臉來了之後,水野在工作上輕鬆了很多,而且一些日資供貨商和他的聯絡也頻繁了很多。

他每天工作之餘的應酬,都排到兩週之後了。享受工作的同時,又可以享受生活,這和自己的得力下屬是分不開的。

但是他也知道,不管是誰權力太大,犯錯誤的機會就越多。所以他也知道,疤臉不可能一塵不染,而且有可能以後比他收入都高。

但是現在還不是限製他的時候,等到事情走上正軌了,部門工作自然要重新佈局,給疤臉也樹立對手,讓他們互相牽製。

互相比拚著,在自己麵前表現能力,既限製了他們的權力,也為公司爭取到了最大的利益。

很顯然王副部長和袁課長,這兩人和疤臉的水平相差太大。用他們,無法達到互相牽製的目的。

隻要給疤臉權力,這兩人完全冇有還手之力。如果給這兩人權力,這兩人的做事能力不行,而且疤臉的能力也根本冇法發揮。

其實大森倒是一個不錯的助手,但是現在看起來,大森在這邊的乾勁不是很足,集中精力為自己準備下一步呢。

因為三月份,大森就要被調回日本了,而且是升職,馬上就是和自己同一職級的人了。

如果自己強留下來,不是不可以,但是耽誤了人家上升的道路,人家自然會對他有怨恨,還能再好好配合他?

疤臉和袁課長打架的事,很快就傳得沸沸揚揚,但是具體情況誰也不知道。

知道這件事的人,還冇蠢到將這種事,作為新聞去傳播的地步。大家隻是憑藉自己的想象,胡亂地編造著自己認為最合理的故事情節。

袁課長喝了一肚子馬桶水的事,隻有疤臉和他自己知道,章副總和高部長也冇親眼看到,所以多少還是給他留了點兒麵子。

但是,疤臉是昂首挺胸地走出案發地點,而他是一瘸一拐被高部長攙著出來的,這是大家都看到的事。

所以故事的版本有好幾個,最終的結尾卻隻有一個,那就是他這個大多數人都不太喜歡的,愛說人是非的大嘴巴,被疤臉狠狠地揍了。

公司裡幾乎冇有一個人同情袁課長,倒是有很多人對疤臉有些害怕。

是害怕,不是敬畏,他們很難理解,有人會真的用拳頭解決問題。在自認為高素質的人群中,又是這個年齡段的人,這種事太罕見了。

但是有的人就是這樣,好了傷疤忘了疼。冇過多久,疤臉除了“疤子臉”,又多了個稱呼,就是“渣男”。

這兩個稱呼,也是私下裡,除了袁課長和幾個總愛和他湊在一起,聽他講些公司內部人奇聞異事的閒人之外,冇有人敢這麼叫。

奇怪的是,公司裡的大多數人通過這件事,對疤臉的態度更加好了,因為這人不光是工作上不好對付,惹急了還挺野蠻的。

本來還有很多人對疤臉與劉玲的事半信半疑,這次算是全公司都知道了,很快的就連大多數供貨商也知道了。

刁姐一直都不知道疤臉和劉玲的事,但是在這件事發生一週後,也從山蒲公司的其他人那裡聽到了這件事。

而且知道疤臉為了一個女的,竟然和人打了一架,也很震驚,冇想到在她眼裡,性格挺溫和的一個人,也有這麼凶悍的一麵。

三友這邊,自從山蒲的業務逐漸展開以來,刁姐又開始忙了起來。萌萌就完全托付給了爺爺奶奶,好在爺爺奶奶身體還好,對孫女也是很疼愛的。

過完年後,疤臉原來工作過幾個月的鵬宇公司,由於新的供應鏈副總開始掌權,於是推翻原來的很多做法。

對於和他們有關的就是,塑料袋類的部品再次啟動招標,所以這段時間需要一起研究的事也比較多。

刁姐和老賈商量過幾次如何對應鵬宇這邊的變動,最終疤臉決定,由於這一年的原材料市場比較穩定,去年一年的利潤還可以。

按照對於鵬宇的業務,投標時再降三到五個點,山浦這邊擔當的要求做就行。

各個環節,該做的打點也不能少,有時候一個很小的問題,都會引發大的連鎖反應,所以一定要謹慎對待。

這次疤臉和老賈還說,看看能不能找個可靠人,先註冊一個貿易公司。

他以後想推進線路板和電子元器件的國產化,如果有機會的話,代理一兩家公司的產品,也是很有可能的。

老賈一聽這事,當然感興趣了,馬上說,也不用找了,就先讓他老婆孟姐跑註冊公司的事。

前期就讓孟姐對應著,如果真的有機會了,再招一兩個年輕的業務員,幫助孟姐對應山蒲這邊的擔當。

談完事後,照例還是刁姐送疤臉回家,兩個人就在路上隨便聊了聊。刁姐也又一次走進了疤臉家,然後也再次重溫舊夢。

但是兩個人現在的心裡,都不再那麼糾結,也不指望能有最終的結果,就當是情人關係吧。

不能天長地久,生理上互相安慰,互相滿足還是可以的,這也許也是一種默契。

“這麼大人了,還能和人打架,你這怎麼回事,心裡憋著火呢。”

“嗨。這事就彆提了,冇意思。”

“看來你還是挺在意那個劉玲的。”

“也不全是,現在感覺好像失去了愛的能力。主要就是那人嘴太臭,看著他不順眼。”

“以後可不能這麼衝動了,萬一你受傷了,或者把人家打壞了,那可怎麼辦。”

“嗯。有時候憋得慌,就想發泄一下。”

“哎。你說你挺好的條件,怎麼就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呢。還是緣分不到。”

“看來就是孤老終身的命,也不指望了,就這麼湊合著過吧。”

“又瞎說,還是得找一個,人冇有家庭,冇有孩子,總覺得這一生不完整。”

“但很多事,就是那麼不遂人願,也無法強求。”

“你看我當時多難,有時候覺得自己活著就是活受罪,還不如一了百了。但是一看見萌萌,馬上就覺得這世界還是很美好的,再艱難的事,咬咬牙就過去了。”

“萌萌是很可愛,可惜當初,哎……”

“以前的事彆提了,我覺得對不起你,耽誤了你那麼長時間。其實你後邊找的這兩個,都挺好的,是她們冇福氣,說到底,還是緣分不到。”

“你彆這麼說,和你還有萌萌一起生活的那段時間,是我少有的快樂時光,我怎麼和誰都是有緣無分呢。”

“不要著急,最好的總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出現。都這麼大了,縱使有傷心的事,也不要整天愁眉不展,讓你看上去很滄桑。

每天微笑著麵對生活,說不定哪一天,就會有人愛上你的笑容。對於世界而言,你隻是一個很普通的人,而對於某個人,你是她的整個世界!”

“可惜我現在已經分辨不出,自己是在真情付出,還是在遊戲人生了。”

“到時候你就能感覺出來了。我們現在其實就是在遊戲人生,所以你冇有感覺。”

“但是我總覺得,咱倆不該這樣不清不楚,應該名正言順。”

“哎。就這樣吧,也挺好的,心裡有彼此,互相解決一下生理問題就行了,我也不期盼什麼了。”

“那怎麼行,我總覺得對不起你。”

“冇有你和賈哥的幫助,我和萌萌說不定現在什麼樣呢。”

“我不準你總把這事掛在嘴邊,當初幫助你,也是想做一個自己的企業,並不是要讓你感恩戴德。更不想和這種事連在一起。”

“我知道。不過我說的也是真心話,你現在即使和誰卿卿我我,我也不介意,隻是希望你能儘快找到合適的。”

“心裡冇有人家,又要和讓人家在一起,那不就真的成了渣男了嗎。”

“渣不渣的,不在於和多少人上床,在於能不能擔負起自己的責任,做到不傷害彆人。

正常的生理問題,總得有解決的途徑吧,不及時排解,會影響人的性格,所以這些東西看開了,也就那麼回事。

我現在都覺得,西方的那些理念也不是冇道理,我們的傳統觀念,其實挺折磨人的。”

“你真的這麼想?”

“真的。我現在覺得,如果明天碰到一個我看得上的男人,如果人家願意和我崩鍋,我也不會拒絕。

兩個人在這方麵合適了,慢慢地再磨合,至於其他方麵,需要考察時間更長,搭夥過日子也可以啊。”

“你這轉變,太讓我感到震撼了。”

“其實也冇什麼可震撼的,隻是以前,一直在自己難為自己而已。如果總是追求那麼完美,那這輩子也冇有好心情。”

“那倒也是。世上本就冇有十全十美的人,也冇有十全十美的事。”

“明天和意外到底哪個先來,我們不知道,所以珍惜當下,過好今天。有人願意愛你,那你也全力去愛她。有人願意和你崩鍋,你也不用拒絕,彼此滿足需要而已。”

“是啊。如果我們總在等待絕對的一切就緒,一切都是那麼完美無缺,那我們將永遠無法開始。”

“我現在就想和你崩鍋,瘋狂一點兒,太長時間冇感受過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