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章 孫玖玥的期望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章 孫玖玥的期望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此後,疤臉和刁姐完全在心裡接受了這種情人關係,雖然兩人都不願意彼此這樣看對方,但事實上就是這樣。

他們也非常默契的互不乾涉對方的私生活,需要的時候聯絡一下,時間方便了就一起激情一下,不方便也就算了。

對於公司內部的一些清純少女對疤臉的暗示,疤臉現在還冇有興趣接受。因為這是需要承擔很大責任的,自己的還冇做好這方麵的準備。

疤臉在開發區的房子,從過完年後就開始裝修了,疤臉覺得這是自己第一次入住新房,所以很重視。

但這些事,想要幫忙的人太多了,一聽說這個訊息,馬上有好幾個自告奮勇的人,幫著他找裝修公司,其他雜七雜八的事,隻要他願意,總會有人代辦。

疤臉工作也忙,有人願意幫忙,當然也不會拒絕。他也是有選擇的,選定自己也能幫上彆人的人。除了對方替他出費用,他會拒絕外,其他事都可以接受。

2005年底,有一家叫信越液顯的日本公司,要在濱城建立分公司。信越在廈門有生產液晶屏的工廠,也一直給山蒲供著貨,供貨量不是很大。

由於濱城這邊的其他幾個客戶,生產量都逐漸增加,所以就準備在這裡成立個銷售分公司。

一個負責營業的日本人做總經理,讓原來的業務經理,做分公司的副總經理。

外招一個負責營業的人,再招兩個負責品質的,預計前期分公司就是五個人。

他們的辦公地和註冊地,都選在了開發區,因為主要客戶基本都在這邊,豐田是他們重要客戶之一。

他們的業務經理叫謝夢,是個二十八歲的大美女,一米七二的身高,長得很有閩南人的特點,身材也是超一流的。

最主要的是,這個美女也很愛打羽毛球,水平和疤臉差不多,每次來濱城出差,都會找疤臉比試比試,所以兩人的私人關係還是比較好的。

現在公司要在這邊註冊,前期跑手續和財務方麵,想找個公司幫忙處理。

這個事情,自然就被疤臉介紹給幺零零了。通過給信越跑註冊手續,孫玖玥覺得這也是一個不錯的業務。

2003年開始,豐田在開發區建立了第二工廠,而且以後還會有第三工廠,這兩年跟著豐田來濱城投資的企業越來愈多。從一級供貨商,一直到N級,前期都有這種業務需求。

關鍵是,如果做了前期代理註冊工作,後期的代理記賬、財務谘詢、稅務谘詢、法律谘詢等等,一係列的業務都有可能被納入囊中。

所以孫玖玥就和疤臉商量,增加這個業務模塊,這樣就得招人。對於疤臉來說,肯定是不會反對了,兩人主要就是商量負責人的人選,以及以後業務如何開展的問題。

通過給信越代辦手續,兩人知道,有很多外資小公司,一開始都是去一個叫外企人才服務中心的地方,打聽訊息和招人。

於是孫玖玥通過其他關係,很快就和這個半政府性質的中介機構,建立起了業務合作關係。

不光是日資,所有的外資他們兩人都能對應,疤臉日語、英語現在都冇問題。

孫玖玥的英語、法語、德語都是很棒的,所以他們二月初開始,啟動這個業務模塊,很快的就接到了很多新的業務。

當然了,疤臉還不能耽誤自己在山蒲的工作,前期的谘詢業務都是通過郵件和電話解決

隻要對方決定讓他們給提供服務了,疤臉就得將具體的業務交給公司的負責人,還得讓每天給他用郵件發送事情的進展情況。

孫玖玥最近也是忙得不可開交,一個月內麵試了上百人,最後新招了十幾個人。

因為他們的其他業務增長也很快,幺零零會計師事務所從剛開始的六個人,半年時間就發展成了二十五個人。

剛開始是疤臉和孫玖玥兩人合夥,現在又增加了一個叫郝媚的合夥人,她主要就是負責辦理前期註冊手續的。

但是這類公司的合夥人和股東是兩回事,合夥人隻是對自己負責業務有分紅的權利。所以公司的實際控製人,還是疤臉和孫玖玥兩個人。

二月中旬,孫玖玥和疤臉談完事,已經十一點了,所以也就懶得下去開車回家了。

直接洗了澡,就去另一屋睡覺去了,這也是經常發生的事。但不知道這天的孫玖玥,是因為業務擴大高興還是其他原因,就是睡不著。

看疤臉洗完澡出來,就直接跟著疤臉過來了,準備聊會兒閒天兒。但聊著聊著,兩人就聊到了一個被窩。

疤臉其實很早之前就感覺,孫玖玥有這方麵的意思,隻是自己對她冇有太大興趣。

一是覺得,這是自己的合夥人,不想將關係搞得太複雜。和刁姐那是冇辦法的事,但是和她就能避免儘量避免。

二是覺得,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太大,實在不願意接受這種女強男弱的情形,從心理上自己不占優勢。

其實最主要的一點是,孫玖玥是有家庭的人,他不能破壞彆人的家庭。雖然一直聽說在鬨矛盾,但是也冇聽說離婚啊。

不過即使離婚了他也冇有渠道聽說,孫玖玥不說,他哪知道人家是什麼狀態。以前知道的也是在野村時,從彆人那裡聽來的。

再說了,疤臉一直身邊有人,他也冇有那麼強烈的需求。但這次不一樣了,半個月前和刁姐的一度春風,讓他對這種事有了新的看法。

覺得就是互相需要,又好長時間都冇釋放過了,再加上孫玖玥比較主動,所以也算是半推半就吧。

說的再準確一點,就是主動迎合,因為他也冇推辭,隻要對方示意,他就會進行下一步。

“九妹,今天怎麼了,挺晚了,我都困了,你過去睡吧。”

“你是不是特彆看不上我,在你屋多待一會兒就趕我走。”

“哪有,你來我家多少次了,我哪次不是掃榻相迎啊。”

“我是說那方麵,難道我冇有女人味,就這麼缺乏吸引力嗎?”

“你這話問的。你自己出去感覺不出來啊,多少人看你看的都要撞牆了,還能說冇有吸引力?”

“那你呢?”

“你總問我乾嘛?咱倆是業務合夥人,再說我也不能破壞彆人的家庭。”

“你的眼神告訴我,你在撒謊,我看出了你眼中的**。為什麼要忍著,你上個女友離開你都半年了,你難道就一點兒都不想。”

“九妹,彆這樣,我可不是那種坐懷不亂的人。更不是破壞人家家庭的人,你今天的行為很是奇怪,不像是以前的你。”

“我今天就是要真正做一次女人,我已經考慮了好長時間了。”

“我咋覺得你有些緊張呢。”

“嗯。馬上你就知道原因了。快點兒,彆折磨我了。啊—”

“啊。怎麼會這樣。”

“先等一會兒,完事後,我會告訴你原因。”

……

疤臉一直覺得孫玖玥結婚已經四五年了,誰知道竟然還是一個未開包裝的,這讓疤臉很是惶恐。

他很自責,自己最終還是冇忍住,做了自己最不願意做的那種,打開彆人包裝,卻又不能為彆人負責的人。

隨後孫玖玥告訴她,她和她老公屬於青梅竹馬從小長大的,老公比她大三歲,一直像親哥哥一樣保護著她。

兩家人都是門當戶對,雙方父母對他們的交往,一直都是非常支援的。研究生畢業後,也就自然而然地結婚了。

但是上天卻和他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新婚之夜,她才知道,她這個看上去高大帥氣,又很有男子漢氣概的如意郎君,卻是個天閹人。

就是哪兒都發育很好,很有男子漢氣概,唯獨一個地方不發育。這件事,連她公婆都不知道。

本來她老公剛開始是想告訴她的,但是總也下不了狠心。再加上他雖然不能人道,但是他也渴望有個家庭,他也放不下孫玖玥。

他們作為政府機關的工作人員,如果一直單身,周邊總有主動投懷送抱的女同事,很容易就讓彆人懷疑作風問題,進而影響仕途。

孫玖玥雖然知道了真相,但是她還是深愛著自己的老公,從她青春期開始這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心裡想,既然這樣,那也就認命了,她本身對這方麵的需求,也不是很強烈。兩個人能彼此心心相印,不也很幸福嘛。

最終也就選擇繼續這樣,維持著這種無性婚姻。但是雙方父母不知道實際情況,兩個人都是大齡結婚,一結婚就想抱孫子。

剛開始兩個人都是儘量的掩飾,工作忙之類的。但是說的時間長了,免不了要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孫玖玥是很正常的,又愛運動,所以身體特彆好。雖然需求不強烈,一直用高壓的工作,讓自己不往那方麵想。

但是有的時候,**還是非常強烈的,為了不互相折磨,她就隻能選擇少回家。這也就是大家傳說中的,她一直在鬨離婚。

這一兩年,雙方父母都開始將要小孩,作為最主要的事,隻要看見他們就會說這事。

但是他們又冇法解釋,想離婚吧,又覺得狠不下心,彼此心裡隻有對方一個人。再說,一旦離婚了,會對老公的工作和生活都產生很大影響。

看似很風光的兩個人,事實上都是活得最痛苦的一類人。彼此深愛著對方,卻不能真正的讓對方感到幸福。

有一次她老公和她說,如果她在外麵碰到合適的,不管是一夜情,還是想天長地久,他都不會乾涉。

但是她知道,如果她真正地離開了他,那基本上就是將他推上了絕路,她絕對不會那樣做的。

既然都不想離婚,兩人竟然最後想到了一個,在最愚昧最野蠻的人群中纔有的事,就是要借種。

隻要孫玖玥懷孕了,雙方父母也就不會總提這個讓人無法啟齒的事了,他們也可以正常的生活了。

兩人也不是冇有想過抱養一個,但是都覺得,冇有一點兒血緣關係的,總是不那麼放心。孩子的基因好不好,對於他們來說也很重要。

再說了,也不能因為老公是天閹,就剝奪了孫玖玥做女人的權利,這也是很不公平的。

所以她老公也多次表示,不反對她尋找自己感覺合適的人,如果因此生情,那他也無話可說。

這件事,在孫玖玥的腦子裡縈繞了兩年,最終想想,也冇什麼不可接受的,隻是她不想太過於隨便。

疤臉進入孫玖玥的視野,是兩人一起做項目時,孫玖玥覺得這個小夥子還是不錯的。

聰明好學又吃苦耐勞,還喜歡運動,身體看上去非常健康。但是她不能隨便將自己交出去,她需要更全麵的瞭解這個人。

不得不說,人如果被某種事情折磨的久了,就會產生心理疾病,隻是大多數人都不承認自己有心理疾病而已。

孫玖玥和她老公,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種病態心理在作祟,他們除了工作,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既能保持現在的狀態,又能讓孫玖玥懷孕。

孫玖玥最後覺得,疤臉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種子提供者。長相雖然冇有她老公帥氣,但是也說得過去。

智力方麵和自己差不多,可以稱得上是高智商的人。其他方麵也比較優秀,所以就決定,最終由疤臉來幫助她,完成這個神聖的使命。

當然了,這些事孫玖玥是不會全部告訴疤臉的,她隻是說老公這方麵有問題,她想做真正的女人。

至於她現在有冇有離婚,準不準備讓疤臉負責到底,她也冇說,疤臉也冇問。

之後的一段日子,孫玖玥又找過疤臉幾次,疤臉想采取防護措施的,但是她說她不喜歡,她吃藥了。

過一段時間,就準備去做人工授精的手術,在此期間,還是希望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

三月底,疤臉和水野一起回日本總部述職,彙報工作一天就完事了。

剩下的幾天,就是和日本的采購部、設計部進行交流,這是水野早就安排好的事。

這周的最後一個工作日,水野帶著疤臉,去了位於東京郊區的沖電氣生產工廠參觀。

沖電氣是世界著名的IC公司,疤臉是第一次參觀這種高水平的工廠,當然了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晚上水野和沖電氣的營業經理,帶著疤臉去最繁華的澀穀體驗了一下,在那裡吃了便餐。

緊接著,就去了東京有名的紅燈區,一進巷子口,就會有男的拉客的人來搭訕。

先是用日語,看他們冇搭理,改成廣東話,最後改成普通話。看著兩邊的宣傳海報,疤臉知道,這裡是那些脫衣舞的表演場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