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工作順利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工作順利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在沖電氣營業的帶領下,他們進去了一個店,這個店今天是一個叫伊藤美聞當紅女優的表演。

這個名字疤臉也好像聽說過,他在班車上聽那些剛畢業的小年輕討論過,名氣和當年的蒼井空有一比。

有水野在,剛進去時,疤臉還有些拘束,但是水野笑著對疤臉說,不會玩兒的人,工作也不會太好。

什麼娛樂項目,都要體驗一下的,碰到什麼也能玩兒的起來,又能剋製住自己不沉迷於其中的人,纔是真正厲害的人。

水野的這話,疤臉覺得非常有道理。在開演之前,水野跟疤臉說,他的第一次是看著一個叫佐藤美子的教育片,用手完成的。

問疤臉的第一次怎麼完成的,疤臉笑著說,是一個鄰居大姐幫他的。讓水野很是羨慕,直給疤臉豎大拇指,也連說了好幾句,你厲害啊,真牛掰之類的。

水野將這件事,講給了沖電氣的營業經理,兩人開始一邊用羨慕的表情誇讚疤臉,一邊又調侃疤臉說,想不到呂桑也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

他們緊接著問疤臉,他們聽說中國像疤臉這個年齡段的小夥子,很多知識都是蒼老師教的,是不是真的。

疤臉告訴他們,這倒是挺靠譜的,反正他們上大學時,有很多人就珍藏著蒼井空老師的教學光盤。

三個人相視一笑,這時伊藤美聞登場了,表演的尺度非常的大。好多人都拿出照相機,貼近舞台去拍照。

總之和蒼井空的教育片,就差一個真人互動,其他地方比教育片都看的真切,如果有人說冇看清,她會一直襬著同一個姿勢,讓你仔細觀察。

除了親手觸摸之外的任何要求,表演者都可以滿足,一定要注意,是任何要求。

很多日本人的眼睛,離表演者隻有幾厘米的距離,疤臉也跟著湊熱鬨,近距離的看了看。

感覺這些表演者在關鍵部位應該做過特殊處理,要不從顏色上不會是那樣,看來不管做什麼,專業人員就是不一樣。

週六一早,水野帶著疤臉去箱根溫泉泡了一整天的溫泉,在那裡水野看到了疤臉的真正實力。

感歎地說,怪不得鄰家大姐要幫助你呢,看來你一點兒也冇有說謊,以你的實力是比較吸引人啊。

在溫泉吃飯時,隻要是看見有漂亮的女士周邊冇有男伴,水野就慫恿疤臉上去搭訕。

疤臉也開玩笑的說,你咋不去呢。水野說我是日本人,而且年齡也大,她們不感興趣。

你對於她們來說是外國人,又年輕又有實力,成功的機率大,你不勇敢去嘗試,怎麼能得到意外的收穫呢。

疤臉當然不會傻到真的去搭訕,他問水野,聽說日本的歡場女子,一般不給外國人服務,是不是真的。

水野也認真的回答,大多數是這樣的,如果她們接待了外國人,會遭到同僚和其他人的譴責。

疤臉說,那你還慫恿我去搭訕,你不是害我嗎。水野一臉奸笑地說,我就是想看看你有多大膽子,第一次都敢和鄰家大姐真刀真槍的來。

說完兩個人哈哈大笑,緊接著又互相講了一些帶顏色的笑話。總之兩人都是越說越冇正形,發現有很多人對他們側目時,纔有所收斂。

第二天一早,從成田機場飛京城,再從京城回到濱城。這次出差,疤臉的收穫還是蠻大的,除了在工作方麵有收穫之外,和水野的關係也變得更親密了。

他不知道,水野雖然是在那種場合,又是開玩笑的問他那些**問題,但是也是有目的的。

他想看看疤臉這人是否誠實,會不會說謊,會不會為了迎合他而說一些假話,在嬉笑怒罵中測試下屬的品質,這也是做領導的手段之一。

結果讓水野很滿意,疤臉給他的感覺是,這個人雖然很狡猾,但是還是相對誠實的。

最起碼不是那種阿諛奉承的人,他也很討厭那種冇有能力,隻會溜鬚拍馬說好話的下屬。

對於水野的小九九,疤臉毫不知情。從日本回來後,他馬上就找了老賈夫婦和刁姐,他發現了一個新的商機。

在日本總部和設計人員交流時,他發現日本的設計部門,正在設計一款新的喇叭網。

就是用在電視和音響揚聲器上的,用網狀的部品扣在揚聲器上,既美觀又不影響聲音的發散。

以前的產品,喇叭網都是注塑件,現在新設計的幾款都想采用金屬的,看起來更上檔次。

日本本土有幾款已經在量產了,賣的還挺不錯的。下一步就準備在中國工廠也采用這種設計。

他們想先讓疤臉瞭解一下,有幾家供應商可以做這個產品,大概的成本是怎樣的。

疤臉帶了個試做品和參考圖紙,也看了日本現在的供貨商,詳細的向設計人員問了一下這個產品的製作要點。

他一直就想把老賈的衝壓件也引入山蒲,但是找不到合適的切入點。這類部品都是模具品,中途切換廠家,如果加上新開模具的費用,基本上就冇有任何優勢。

從新品入手是一個不錯的途徑,但是到現在為止,還冇找到一個合適的新品。

因為出來的那些新衝壓件,尺寸都比較大,老賈的設備原來都是做合頁這些小件用的,做不了那麼大尺寸的部件。

如果投資新設備,現在還冇有實際業務,時機還不成熟,冇設備就不能拉來業務,這是一個比較矛盾的事情。

還有就是有了設備,即使拉來了業務,也得半年才能量產,也不能你隻有一台合適的設備,就必須給你業務吧。

這讓彆人看著太明顯了,也不符合疤臉的做事風格。如果一次性投資五六台,都閒置著,風險又太大。

這次的這個產品不一樣,現有的廠家都冇有成套設備,都得新投資,那就看誰的膽子大,誰的動作快了。

在這方麵,老賈當然就有了天然優勢了,有疤臉裡應外合,誰能比得過他。

老賈看了看圖紙和樣品,思考了一下說:“從設備上來說,我現在的設備有一些能用,有一些需要新買。”

緊接著給疤臉詳細分析了一下,這個產品的工藝和製作要點,以及現在給山蒲做衝壓件的廠家的情況。

這類喇叭網與其他衝壓件,從基本工藝上都是一樣的,原則上做金屬衝壓的廠家都可以做。

就是有一道工序,現在山蒲的供貨商都需要新上設備,就是衝孔這道工序。這個需要一台精密的高速衝床,而且最後一道成型工序,對拉伸的要求非常高。

如果技術方麵掌握的不好,網上的孔很容易就變形,其他供貨商是否有這個技術能力,老賈不能確定。

如果他做,技術上可以解決,但是設備上,需要重新買兩到三台精密衝床,和一台高速衝床。如果再加一個粉末噴塗的生產線,他的廠房空間也不夠。

疤臉說,他也是這樣看的,所以它想把現在三友旁邊的那個廠房也租下來,將老賈的衝壓設備和新設備都搬到三友的旁邊。

平時的管理,讓刁姐一起管著,業務以三友的名義來做。就是新投資多少,需要老賈和刁姐去調查一下。

看現在的情況,四月底,估計正式的設計圖就出來了,日本設計部門也在中國幫著找廠家,已經有一家深圳的日資衝壓廠,開始和日本設計接觸了。

估計有一大半的量,會被那家企業拿走,我們保守估計,一切就緒,能拿到的,也就是三分之一的量。

按照這個量來計算,需要投資兩台二百噸左右的精密衝床,一台一百二十噸的高速衝床。

噴塗工藝,看能不能找到二手的整條噴塗線,如果不行,找專業的噴塗工廠也可以。

等我們的業務真正上量了,再考慮後麵是否自己投資噴塗線的問題。

精密衝床在工廠稽覈階段,暫時也可以不買,以山蒲濱城公司這些技術人員的水平,他們也看不出來這個關鍵點。

等拿到業務了,我們再買,但是需要提前瞭解這個設備的情況。一台需要多少錢,哪個品牌的性價比最高,訂貨後多長時間,可以完成設備安裝和調試。

刁姐這邊,明天就和工業園去談,租廠房和現在的設備搬遷的事。賈哥就調查一下新設備和噴塗生產線的事情,大家看怎麼樣。

老賈和刁姐都比較興奮,這麼快就又要有新的業務了,而且是比較有技術含量的,隻要能拿下,利潤肯定比塑料袋大。

他們也相信疤臉,一定能拿下這個業務,隻要大家各負其責,做好自己的事,都不掉鏈子就行。

人家都說,合夥,是世界上最難的事,尤其和朋友合夥。賠錢,不能共患難;賺錢,又不能同富貴。

簡直就是費力不討好,但是在疤臉看來,合夥不找朋友,不找信得過的人,又能找誰呢?

談完事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這晚刁姐留宿在了疤臉那裡。兩個人也是很長時間冇見了,疤臉由孫玖玥給解決過幾次問題。

但是這幾次對疤臉來說,不是那麼暢快,再說又間隔了半個月了,他也需要來一次暢快淋漓的戰鬥。

刁姐更是急切,已經快兩個月冇有來過了,所以這次的戰鬥,和他倆第一次一樣酣暢淋漓。

隨後的幾天,刁姐和老賈分頭行動,不到一週就有了初步的結果。如果按照投資最小來測算,

需要新投資四十五萬,廠房租金一年二十萬。如果自己上噴塗生產線,總投資就得一百五十萬,現在還冇必要冒那麼大的險。

老賈選定的品牌,新設備交貨期是四十五天,所以現在還冇必要馬上買設備。

等到產品確定給三友了,在開模具的那段時間,設備就能準備好。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要將新租的廠房整理、裝修一下,然後把老賈的那些衝壓設備搬過來。

現在村田傢俱的業務持續萎縮,老賈的衝壓設備基本處於閒置狀態,所以搬遷難度也不大。

按照疤臉預測的時間,一點兒問題也冇有。高速衝床是必須趕快準備好的,這是拿業務的關鍵。

這個事情,老賈也和廠家定好了,四月中旬一定能到廠。總共十二萬一台,三個人,疤臉出40%,老賈和刁姐各30%,這個業務的分紅也按照這個比例來。

孫玖玥從三月中旬和疤臉春風一度之後,就一直冇再單獨找過他,業務上的聯絡倒是經常電話、郵件不斷。

偶爾也會見麵,但也冇再表現出想激情的意思。疤臉是在六月份才知道,孫玖玥三月底就查出來懷孕了。

按照時間計算,她的人工授精手術是在二月底三月初做的,但是那段時間,兩個人至少有過三次的深入交流。

但疤臉對這種知識,不願意費精力去鑽研,那是人家兩口子的事。人家也根本就冇想讓他負什麼責,那他也就不用自尋煩惱了。

四月初,采購部內部進行了組織結構的調整。原來的購買一課和二課合併爲購買課,疤臉兼任課長。

袁課長被降職為L4級的職員,被調到購買管理課。原來屬於各使用部門單獨采購的耗材、設備、備件等,都歸到了采購部統一管理。

按照水野的原意,是要讓疤臉管理的,但是疤臉以前管過這些東西,太耗費精力,還很難出業績。

於是就建議水野,將這部分業務轉到購買管理,專門成立一個設備購買組,由袁課長任組長,帶著一個購買擔當做這個工作就行了。

這個調整讓袁課長很意外,去年升的課長,今年就被撤了。丟人就不說了,關鍵是讓人誤解,還冇地方申冤。

有一些小團體內的人,旁敲側擊地說,他這個職位的,這一年少說也能多拿二十年的工資。

但事實上,他也就多拿了兩三年的工資而已,還冇有有的老購買擔當拿的多呢。

更氣人的是,他直接被調離了權力核心區,看起來以後也不會有多大的發展。

在他看來,這主要是由於自己和疤臉打了一架,想想這事就更加憋氣。

喝了一肚子馬桶水,被人打了,最後還被領導嫌棄,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疤子臉。心裡不知道將疤臉的祖宗八代問候了多少遍,但是又有什麼用呢。

但是這人快四十了,永遠不知道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隻要有人和他聊天,他就會故作神秘地去爆料一些事情。

大部分都是供貨商與采購內部人員互相勾結的事,尤其是疤臉。其實也並非空穴來風,但是在他嘴裡就被無限誇大,一副自己也曾經是內部人士的神情。

一般有點兒頭腦的,都不太會理他,把彆人說的那麼不堪,你自己當采購課長時又是怎麼樣呢。

雖然他的造謠目標對準的是疤臉,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全部做與供貨商有關工作的人,都被包括在內。

再說這人從進入公司開始,就愛談人是非,所以大家都很不喜歡她。等他被水野調整了,他的奇聞異事除了幾個極其無聊的人,就更冇幾個人有興趣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