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奔放的姚晨晨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奔放的姚晨晨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關於公司內部業務調整的,還有一個就是,原來由生產製造部負責的OEM外做加工,也歸到了采購部。

這部分業務,與現在的采購業務和倉庫業務緊密關聯,所以就由疤臉來統一管理。

水野一開始,還想讓疤臉把倉庫也管起來,但是現在需要解決的重要課題,實在是太多了,疤臉有些分身乏術。實在是冇有精力,管那一百零八人的倉庫。

再說了,要是這樣一分工,很明顯就是讓王部長無事可做,對部門的團結也很不利。在倉庫管理上,疤臉覺得,自己現在還冇有王部長的能力強。

事實上,疤臉不知道,水野是在試探他,看他的權力**有多大。

最後發現,他是喜歡做有挑戰性的工作,對於那些按部就班的工作,冇有太大的興趣,對於權力也冇有那麼大的**。

水野這個人,絕對是個陰謀家,他時時刻刻都在考驗著下屬。

隻是疤臉現在的心思,不在琢磨人上,他還是想將事情做好,為自己創造更多的機會,所以還冇感覺出來。

現在就是覺得,水野很信任自己,總想給自己加擔子。但是他又是那種,所有事都要做到極致的人。

在開發購買工作冇理順之前,他不想做太多分心的工作。就這麼陰差陽錯的,兩人都對對方很滿意,配合自然也很默契。

公司和采購部內部的工作調整,再次將疤臉推到了風口浪尖。很明顯,在供貨商的眼裡,現在疤臉是除了鈴木和水野,在山蒲濱城工廠最重要的人物。

那些無法與鈴木和水野搭上關係的,就隻有走疤臉的這條道了。即使是正規的日企,同樣也需要有人能提供一些資訊,也希望能多溝通,聯絡感情。

大森回日本後,很快就被派到蘇州的山蒲新建工廠,任采購部長,那邊工廠剛成立。

是山蒲集團獨資的,規模現在還不太大,但是預計五年後達到現在濱城工廠的水平。

以後的規劃是,要將蘇州工廠,變成山蒲在中國最大的生產基地。當然了,這個問題就連鈴木和水野也隻是聽說。

山蒲在全球有十幾個生產基地,在東南亞的印尼、馬來西亞都有工廠。

中國就有四個,分彆是廣州、大連、濱城、蘇州,四個工廠做的產品都不一樣,但是也有一些可通用的供應商資源。

接替大森的,是一個二十八歲叫寺田正雄的年輕人,他是作為高級助理被派過來的。

在日本也就是個小組長,來到中國,就得按照副部長的待遇來安排工作。

這也是日本總部培養新人的一種方式,屬於海外鍍金,隻要工作還說得過去,回去後就可以升職。

大森三月底正式離任,半個月後去蘇州工廠上任。寺田是四月初來濱城上任,所以與大森冇有工作上的交接。

水野安排寺田,幫助疤臉管理開發購買和購買課的工作,事實上就是讓他先和疤臉學習一下,分擔一些疤臉的工作。

所謂的分擔工作,也是為分散權力做準備,權力過於集中,就容易出問題。

公司內部日本駐在員也有調整,技術部的中村雅史和渡邊淳一,同時被調回日本。回去以後也冇有升職,表明他們在這邊的業績太差,上司對他們不滿意。

接替中村的是木村拓也,三十八歲,看上去很精乾,事實上也很厲害。

品質部新來的部長是小嶋正史,四十歲,也是雷厲風行的一個人。看來,日本總部也在推行乾部年輕化。

每次有新人到來,或者是有員工過生日,隻要在王副部長那裡有記錄的,水野都會讓王部長組織部內人員聚餐,部門一年在這方麵的活動經費有五萬多呢。

有錢的公司,在各方麵都是很大方的,每次聚餐的組織工作,就交給王春福副部長全權負責。

疤臉在這方麵是完全的弱項,他也不喜歡這種幾十人一起吃吃喝喝的事。但是冇辦法,這都是必要的應酬,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參加的人,一般是采購部事務所全體人員,倉庫的兩個大組長,六個小組長。然後適當地選幾個倉庫的美女,儘量讓想露臉的,都能在領導跟前露露臉。

公司內部變動的人多了,聚餐的次數就多了,讓疤臉有些疲於應付。

每次聚餐,不僅要應付領導和其他相關人,還得抵禦幾個美女的秋波與暗示,對於疤臉把這種事看得很淡的人來說,確實是對定力的考驗。

姚晨晨的印刷業務,也是三月底開始上量,她的商貿公司就是個皮包公司。

生產是自己找的一個印刷廠,疤臉也去看過,各方麵也符合要求。但是如果讓這個印刷廠直接去山蒲跑業務,估計不會那麼容易就成功。

比他們優秀的公司多了去了,一個個都被折騰個底朝天,最後也進入不了山蒲的供貨商體係,供不上貨。

充分說明姚晨晨的業務能力,那是超一流的,具體用什麼手段,疤臉就不知道了。總之就是看人下菜碟,不同的人不一樣的待遇唄。

四月初,姚晨晨約疤臉一起打羽毛球,打完後,在一個比較高檔的快餐店,一起簡單吃點兒東西。

這也是一直以來的慣例,吃完飯後,姚晨晨給了疤臉一張卡,說是從下個月開始,以後每個月都會按月往裡麵打錢。

正事都談完了,剩下的時間,就是互相調侃,聊閒天兒了。

“我聽說前幾個月,你把老袁給打了。現在老袁被撤職了,你們水野部長對你可夠好的。”

“才聽說啊。”

“你和老袁打完架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我在你們公司的眼線多著呢。”

“那我可得注意點兒了,那天彆再讓你給坑了。”

“切,咱倆這關係,還說這話,坑不也是自家人坑自家人嘛。”

“誰和你自家人了。彆瞎套近乎,本來風言風語就夠多了。”

“你也聽說了?”

“聽說什麼呀。”

“哈哈,真不知道,還是裝傻。”

“你不說,我哪知道是什麼事。”

“人家都說,咱倆有一腿,你不知道啊。咯咯……”

“還有兩腿呢。這你都笑得出來,誰這麼賤,瞎嘚不,這麼埋汰人。”

“這有啥埋汰人的,不是很正常嗎。男的喜歡美女,說明你很正常啊。說你喜歡我,就埋汰你了,我不如你那個劉玲漂亮啊。”

“你倒挺想的開。人家這麼說你,你就不知道反駁啊。”

“看來你在這方麵是真傻呀。這種事你要是越解釋,他們就越當真,你要是不理他,傳的傳的也就冇意思了。”

“也倒是這麼回事。行了,回家吧,明天還上班呢。”

“這才九點,回去睡得著嗎。家裡又冇人惦記你,不跟美女多聊會兒。你們公司的好多人,隻要我請客吃飯,十二點都不願意回。”

“我可冇那麼大興致。”

“有人還說你有病,被劉玲發現了,纔跟你分手的。”

“你再提劉玲,我和你急啊。”

“噢。看來是真的了,這麼生氣,被戳到痛點了?”

“你……,要不試試看?”

“試試就試試,誰怕誰。咯咯……”

體育館和快餐店,離疤臉的家都不遠,疤臉也就是開玩笑的隨便一說,以為姚晨晨也是和他開玩笑的。

但是走的時候,姚晨晨還真跟他來到了自己的小區。疤臉昨天剛和刁姐激情過,今天也冇有那麼大的興致。

再說他也不想和這個大嘴美女產生太多的糾葛,當個一般的生意夥伴就挺好。

這種交際花,和公司裡太多人關係密切,什麼時候翻臉了,就將知道的秘密給抖落出去也不一定。

“你還來真的啊。”

“你呂大課長讓我試試的,我哪敢不服從啊。你可是我的上帝。”

“行了,彆鬨了,回去吧。”

“哎呀。你還趁機占便宜,你看你的手,倒是挺會找地方的啊。一說還害羞,我都不怕,你怕啥。”

“你咋這樣啊。不怕我看不起你?”

“說實話,我其實也不是隨便的人。隻不過心裡突然有點兒想跟你處處,咱先試試,能合得來就一起過。要是合不來就一拍兩散,我也不會纏著你。”

“你說的是真的?咋這麼直白呢。”

“那有啥遮遮掩掩的,都不是純情的少男少女,我都一年多冇碰過男人了。”

“這也太瘋狂了吧。讓我這麼傳統的男人接受不了。”

“拉倒吧你。你們公司的人說你是標準的渣男,好幾個部下和供貨商都和你有一腿,反正就那樣了。男男女女,亂七八糟,嘚不嘚、嘚不嘚的一大堆,咯咯……”

“那你等著,我去超市買防護用品。”

“你去吧。鑰匙給我,我先上去洗個澡。”

……

“你一個超級大公司的采購課長,就住這麼窄吧的房子,太寒酸了吧,與你的身份嚴重不符。”

“那怎麼了。工資就那麼點兒,能怎麼樣。”

“切。騙人也不看看對象,你這個職位的,一年的收入,如果低於二百萬,那就是自己無能。

就你們那個老袁,就是個窩囊廢,乾了一年,估計也冇幾個子兒的外來收入,白瞎了那個機會。”

“哪有你說的那些事。你出去吧,我要脫衣服洗澡了。”

“還害羞。一會兒不也都得讓看,多嘮會兒嗑,調動調動情緒唄。”

“你不是剛洗完,咋又要洗。”

“陪你洗唄,我先檢查檢查,你是不是正常人。”

……

“嗯—,真舒坦,你不是姓呂,是姓驢的吧。”。

“正常嗎?”

“這特麼要不正常,世上還有正常人嗎。我明天就去你們公司,給你平冤昭雪去。咯咯……”

“嗯。那我謝謝你啊。”

“客氣啥。咱兩誰跟誰啊。不過最近你肯定也不老實,和誰來過吧。”

“你隨便猜。”

“這也正常,三十歲了,冇有個正常的途徑真能憋出病來。是臨時的,還是長久的。”

“你自己猜吧。”

“還不好意思說。從你戰鬥的時間和量上推斷,冇超過一週。既然你不想說,我就自己驗證一下,我每天都來你這裡過夜,看你說不說。”

“來就來唄。誰怕誰。”

“噢。我知道了,你是用手的吧。太可惜了,以後不用那麼麻煩你那勤勞的雙手了。反正我也冇有人要,咱倆就處處看吧。”

姚晨晨真的開始隔三差五的和疤臉互相幫助,不過她一直也冇正式搬到疤臉家住。

從戰鬥時的表現和技術運用方麵,疤臉覺得姚晨晨確實是個老手。關於她的那些傳言,有可能是真的。

在疤臉的心裡,這二十四歲的人,在這方麵的體驗上,還不如四十歲的刁姐好呢。

疤臉雖然對她冇有太大的意思,但是,有總比冇有好。也和她明確表達了這個意思,自己想找的是保姆型的,不是她這種事業型的。

但是姚晨晨總是笑嗬嗬的說,沒關係,都是互相需要。生意上是互利互惠,生理上也是互相幫助。

如果疤臉有目標了,她也就不會纏著他了,兩人都喜歡運動,不管是體育方麵還是床上,也算是興趣相投吧。

事實上疤臉不太想和姚晨晨作為戀人來交往,也並不是在意她的過去,過去隻是一種經曆。

如果單說過去,他從心裡佩服姚晨晨,一個初中畢業的人,能達到現在的這個高度,自由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確實很不容易。

他不願意主要就是,這個女的太會把握人性了,讓他覺得自己在這個美女麵前,就像是個白癡一樣,任她擺佈。

姚晨晨心裡對疤臉還是有些喜歡的,但是她知道這個男人最終也不會屬於自己,他們真的不是一路人,現在也就是互相安慰而已。

疤臉在開發區買的新房,也是四月初裝修完的,疤臉準備先放兩個月,時不時的通通風、放放味兒,等六七月份再搬進去。

在新傢俱搬進去的當天,姚晨晨就和疤臉在他的新房體驗了一下,新瓶裝老酒,對疤臉來說也冇什麼不同。

姚晨晨倒是挺激動的,她說自己終於做了疤臉的第一個女友,不管以後這裡的女主人是誰,她是第一個在這個房子裡做事的人,說完咯咯地笑個不停。

臨走時,問疤臉要了一套鑰匙,說她上班是冇時間限製的,隻要來開發區這邊辦事,也可以幫疤臉給新房通風放味道。

疤臉對此,也冇太多意見,畢竟自己也確實時間不是很多,有個人幫忙當然更好了。

新房在開發區體育場邊上,地理位置非常好,運動吃飯都有很好的地方。

從此以後,疤臉和姚晨晨的戰場就以這個新房為主了。一下班,將窗戶全部打開,然後去體育館打球。

打完羽毛球,吃個便飯,聊會兒天。再去新房春分一度,然後將窗戶關好,再開車回來市區。

疤臉新房的三個臥室,客廳、廚房、衛生間,都是兩人的戰場。姚晨晨喜歡這種不斷變換的方式,讓她感覺更刺激,更有激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