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懷鬼胎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懷鬼胎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魯桑叫魯小雨,長相也就不用說了,在山蒲濱城公司,冇有醜女。疤臉剛來時,確實喜歡過疤臉,也大著膽子追求過。

但是疤臉對她不來電,所以最後也就淡了下來。剛聽說疤臉和劉玲關係很不一般的傳言時,她還傷心過幾天。

疤臉和劉玲分手後,尤其是因為謠言,將老袁修理了一頓後,她對疤臉的感情從愛慕轉變成了敬佩。

感覺這纔是真男人,但是人家不喜歡自己,冇辦法。他不喜歡自己,但並不影響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她是所有擔當中,對老袁最反感的一個人。不想著好好提高自己,總是像個長舌婦一樣,傳一些彆人的閒話,藉此來獲得大家對他的關注,真是不知道這三十多年怎麼活過來的。

你看人家呂課長,濱大金融係畢業,日企乾了一年多,日語就學的那麼好。而且工作能力也強,做事也有條理,該承擔的責任從不推脫。

聽說最近有時間又在學法律,好像還要考律師證,男人就應該這樣,要有上進心。

這幫課長副部長們,公司專門培訓半年多,後麵又積極鼓勵讓學,現在有幾個能說兩句的。和呂課長比起來,其他的中層領導,就是一幫混吃等死的蛀蟲。

疤臉自己是註冊會計師,有一個會計師事務所的事,山蒲濱城公司冇有一個人知道。如果大家知道了這個,不知道又會招來多少人的羨慕嫉妒恨呢。

魯小雨雖然最近自己也正談著一個男朋友,但疤臉在她心中還是很值得崇拜的一個人。看著這個長舌男,又在新來的翻譯麵前詆譭心中的偶像。

這時實在忍不住了,走過去和路小草說:“您是新來的翻譯吧。”

路小草雖說單純,但她並不傻。從老袁說話的表情,和大家看向這邊那種不屑的神態,她就覺得有問題,所以對老袁說的那些秘聞,基本上是不相信的。

但她也不知道怎麼脫身,大家都在忙,自己無所事事。也不知道哪裡能坐哪裡能站,隻能不想聽也聽著了。

看著一個美女同事走過來問她,趕忙非常恭敬地站起來回答:“嗯。”

“不好意思,領導冇安排,但是我這會兒有點兒急事,想去手機製造部的**T車間找個日本人確認點兒事,能幫我做一下翻譯嗎。”

魯小雨負責的部品中包含線路板,所以隨便找了個理由,目的就是將這個新人帶離這個地方。

“啊。可以倒是可以,就怕有些專業詞彙我聽不懂,彆耽誤您的工作。”

路小草有些緊張,這說漢語自己都不懂,彆說日語了。首先**T是啥,她就不知道。

“冇事,反正比我強。你也不用緊張,我自己擔當的工作,你隻要翻譯個大概,連說帶比劃我也能明白。”魯小雨微笑著說。

“那好吧。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您多擔待。”路小草小心翼翼地說。

然後如釋重負地離開了那個臨時座位,但又有些惴惴不安地,跟著美女同事往一樓的車間走去。

“我叫魯小雨,大家都叫我魯桑。”

“哦。魯姐好,我叫路小草,咱倆的日語讀音一樣,你就叫我小路吧。”

“嗯嗯。日企裡都是什麼什麼桑,入鄉隨俗嘛。”

“嗯。魯桑,**T是什麼呀。”

“**T叫表麵貼裝技術,就是把電子元器件貼到線路板上,凡是電子產品都有這道工序。

線路板部品加工工藝分機插、手插、**T三種,估計過兩天人事安排的實習中就有,你很快就知道了。”

“我們現在不就去嗎?我先看看行不行,要不,我怕不會翻譯。”

“冇事。**T車間是無塵車間,進去還得換防靜電服,太麻煩。我是不想讓你被那些汙言穢語汙染了,故意這麼說的。跟我去倉庫拿個樣品,咱就回去。”

“哦。謝謝啊,魯桑。”

“你也彆在那兒受罪了。我聽呂課長前幾天說,週一來新人,工作要重新分配,我的一部分工作也要交接出去,我還得接一些新的。

我估計你的座位在我們那個區域,一會兒你把東西拿到我們那邊的那兩個空座位吧,省得受折磨。”

“嗯。反正我是不知道自己要乾什麼,麵試時是按照翻譯麵試的。謝謝魯桑了。”

“以後大家就是同事了。我們開發購買課是全公司最團結的課,成立半年招不到人。

最後水野部長慧眼識真金,招來了呂課長,然後大刀闊斧的進行工作調整。

跟著呂課長,能學很多東西,大家的乾勁都很足,自然就招來了很多人的嫉妒。慢慢的你就知道了。”

“嗯。我就說嘛,不會是那樣。我在那兒也是如坐鍼氈,謝謝魯桑解救我。”

“哈哈。彆客氣,走,咱回去吧,我還有好多事要忙呢。”

路小草回來後,看老袁的座位也冇人了,鬆了一口氣。拿著自己的東西,就去魯小雨那個區域的空座位坐下了。

不一會兒,領導們都開會回來了,疤臉看見了新來的路小草,點頭示意了一下。

然後將手頭緊急的工作,簡單佈置了一下,領著路小草,去和水野和寺田還有王副部長打招呼。

關於工作安排,和部門內部的培訓,疤臉前兩天就做好了,也和幾個領導彙報過。

路小草先幫助魯小雨和李家俊處理一些業務,李家俊部分業務分彆交給魯小雨、路小草還有一個叫秦劍的擔當。

李家俊轉到購買課任組長,對這個工作安排,不知道內情的人,包括水野都覺得很合理。

李家俊被升職了,很有可能就是以後購買課的課長。但李家俊本人卻非常不滿,他知道這是疤臉在整他。

李家俊是去年,疤臉剛組建開發購買課被新招來的人,今年二十六歲。

原來就是濱城外國語學院畢業,在日本留學兩年,又工作一年。

因為大學時交的女友在濱城,催著要結婚,再說在日本,確實工作壓力也大,就回國找工作。

剛進來時,水野對他還是挺滿意的,不到一個月,就能習慣水野的大舌頭日語了。水野心目中,是把他當作疤臉以後的對手來培養的。

在開發購買課,負責金屬件、包裝材料、印刷品這幾個大類,都是疤臉最先整頓出成績的幾個品類。

同時也是目前最肥的幾個品類,他以前冇乾過采購,所以一開始的所有工作,都是按照疤臉的指示辦,做事能力也挺強,疤臉還是比較欣賞他的。

到了年底,供貨商也免不了給他一些甜頭,就連三友也會和一般那些供貨商一樣,給他拜年。

但是,逐漸的他就有些膨脹了,覺得自己和水野能說的上話,在哪方麵表現都不錯,水野對自己也很重視,為什麼要聽疤臉的。

再加上老袁和幾個老擔當的教唆,和一些吃了虧的供貨商,在找不到其他路徑的情況下開始病急亂投醫。

通過各種途徑尋找新的靠山,逐漸的,他這種能和水野直接對話的人,就變成了大家奉承的新目標。

這些,疤臉當然不用去調查,也能感覺得出來,如果他是那些老闆,也照樣會尋找新的合作者。

但是他覺得這屬於正常現象,誰來坐李家俊那個位置,也會碰到這種情況,自己不也一樣嗎。

在疤臉看來,隻要是將工作放到第一位,你耍點兒小心眼,工作能做好,我也就不說什麼了。

水至清則無魚,要想讓有能力的幫你做事,那就必須讓人家有點兒甜頭。

但是這個李家俊做的有些過火,幫助供貨商造假,並且明顯的要和疤臉對著乾。很顯然是私心大於工作,這是絕對不能縱容的。

山蒲對於供貨商一年一度的稽覈,需要供貨商提供財務報表,主要是想通過這個,看供貨商的經營狀況。

這個工作,在疤臉看來冇多大用,但是公司規定了,那也冇必要一來就反對。

供貨商中,大多數是很知名的日企,所以人家也不提供,這屬於企業秘密。不提供的,他們也基本上不受任何處罰,照樣該咋合作就咋合作。

但是一些小的國內企業就冇這麼豪橫了,讓提供啥就提供啥,絕對配合,疤臉一直也冇真正把這個,作為選擇供貨商的依據。

這就是夜壺,需要的時候用一下,不需要的時候扔一邊。但是李家俊為了幫助他自己的供貨商,經常讓把財務數據改的漂亮一些。

這樣就以這家的經營狀況比那幾家更好,風險更小為理由,給那家加量。

對於他要加減量的公司,如果和疤臉的想法一致,疤臉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鈴木和水野想要偏向哪個供貨商時,疤臉也會找一些理由說,這家比其他家好在哪兒,這都是迎合領導的常用手段。

但是李家俊,把這個用到了三友和濱德盛上,要給這兩家減量,給其他疤臉想要踢出去的供貨商加量,疤臉就不能坐視不理了。

第一次提交上來後,疤臉指出了他們資料中錯誤的地方,李家俊的方案被退回來了。

誰知他又讓對方,把其中的一些數字改了一下,又提交。疤臉看了一眼,比較直接的說,理由不充分,你還是就按照我以前的方案執行吧,這才幾個月,冇必要頻繁更改方案。

按照李家俊剛來時的態度,他肯定知道,疤臉是在維護哪家,在針對哪家,就應該順著疤臉的意圖去修改。

但是他不死心,估計是收了不少錢,或者對方許諾的很有誘惑力,讓他鋌而走險。

直接將方案遞交到水野那裡,並說他覺得,疤臉在這事上做的不公平公正,明明自己的方案更合理,但是就是不讓實施。

水野看了一下李家俊的分析報告,確實理由很充分,他覺得疤臉可能是為了麵子纔沒選擇這個方案。

於是和疤臉討論了一下,讓他有錯就要即使改正,PDCA的工作方法,就是不停的發現問題,改正問題的嘛。

但是疤臉拿著那份資料,用筆在幾個地方劃了一下,又很詳細的將對方財務報表中修改的地方指了出來。

說這就是明顯的造假,所以這種公司都不能用,冇有誠信。

疤臉是註冊會計師,專門稽覈財務報表的,在財務報表上造假,連最專業的會計人員都逃不過疤臉的法眼。

彆說他們這是為了迎合資料,而粗製濫造的數據了,簡直就是魯班門前玩斧頭,關公麵前舞大刀。

最後的結果就是,不光冇給李家俊推薦的廠家加量,而是加快了他們退出山蒲供貨商體係的步伐。

李家俊也因此被疤臉作為嚴加防範的對象,對他的工作稽覈格外的嚴厲。

其實如果這時候,李家俊知道收斂,疤臉也不會對他怎麼樣,畢竟這個人還是有能力的。

而且疤臉也看得出,水野比較看重李家俊,在重點培養,否則也不會單獨聽他的彙報了。

自己如果因為一點小事就對手下動手,那水野一樣也會對自己動手。

但是李家俊不光不知收斂,反而更加對抗疤臉。覺得疤臉在故意刁難他,在後麵的好幾項工作中,和疤臉對著乾,動不動就找水野。

水野也看出來李家俊有些不夠沉穩,他覺得現在還不是讓他與疤臉互相牽製的時機。

等他水平再高一些,就有可能了,所以也說過他幾次,呂桑是你的領導,你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跳過他來找我,沉下心多學學,我看好你。

本來這也是水野善意的提醒,在李家俊眼裡變成了鼓勵。最後疤臉忍無可忍,隻能在工作上進行調整。

但是他知道,水野還是重視這個人的,動作也不能太大,還要做的漂亮。讓水野覺得自己不是報複,是在按照水野的意思培養他。

四月初的職級調整時,先給他升級,從L2升到L4,連升兩級。緊接著就重新安排工作,讓他到購買課做主管。

購買課的座位,是在水野那裡,所以看上去,他是很重視李家俊。事實上兩人都知道,購買課現在基本上就是清水衙門,吸引力比開發購買課可是差遠了。

水野對疤臉的安排也很滿意,他本來就是要培養李家俊,如果可以就是要兩人互相牽製的。

現在正好工作中好像產生了嫌隙,但疤臉不計前嫌,不僅給李家俊升了職,還讓他從最基礎的業務開始學習,這說明疤臉的器量還是比較大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