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勤奮的路小草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勤奮的路小草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下屬總犯錯,那就說明基礎的業務能力不紮實,來購買課,正好都是日常正規業務的處理,多學學,學好了,再做那些有開拓性的工作。

說明呂桑不僅在業務能力、管理能力上很強,培養下屬和器量方麵也很優秀,是個能當大領導的人。

但李家俊不這麼想,在開發購買課,一年的灰色收入超過了三年的工資。

現在雖說升級了,但是灰色收入冇有了。還沾了一屁股的屎,收了人家的好處,冇給辦成事不說,還幫了倒忙。

敵人的敵人就很容易變成朋友,李家俊很快就和王春福、老袁拉攏了過去,形成了一個新的小團體。

王春福、老袁都是老資格的采購了,再加上還有三個原來的老采購擔當,現在也冇了權力,也就成為了這個新團體的核心人員。

王春福和老袁都是覺得,自己被水野嫌棄,主要就是不會日語,現在有了李家俊的加入,那就如虎添翼,自然信心也是大增。

後來水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需要的是兩個部門之間的互相牽製,但工作還是要互相協作的。

可是現在的情形卻是,這幾個人在處心積慮地拆疤臉的台,是在挖牆腳、拖後腿,其實也是在違背自己的意願,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最後就把老袁調到了倉庫,把李家俊調到了購買管理課,負責設備購買,不過這也是一年之後的事了。

路小草現在還冇畢業,每天還是住在學校宿舍,坐班車也和疤臉是一條線路。

劉玲和疤臉分手後,疤臉坐班車,旁邊就冇有固定的人了,路小草很快就成了這個固定的人。

每天上下班坐在一起,又是校友,總有很多可聊的話題。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疤臉在路小草的心目中越來越高大。

疤臉知道,路小草的家庭情況很不好,在安排工作時,就冇敢讓她接手那些最容易快速被供貨商腐蝕的品類。

這是對她的一種保護,就相當於一個多少年都冇吃飽飯的人,你一下子給他上了一桌山珍海味,絕對會吃壞肚子的。

路小草現在主要負責IC、線路板、電子元器件,這些與日本人接觸多,但是基本上除了吃喝玩樂,出差多的工作之外,逢年過節會有點兒禮物、購物卡。

這些品類,都是在開發購買的工作中,工作難度最大,但是油水最少的一類工作。

疤臉也是有意培養她,先讓她學好最有用的東西,多出差去外麵見識見識,然後再慢慢地提高能力,增加自信。

這樣,以後也會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在工作上也非常儘心地指導著她。他對這個校友小妹妹,有著天然的親近感。

四月下旬,老賈訂購的高速衝床到位了,同時新的產品的設計也完全定型,有四款電視和六款音響要改用金屬材質的喇叭網。

因為疤臉早有準備,所以很快就給日本設計部門,提供了詳細的成本分析和推薦廠家。

這個工作,開發購買這邊是魯小雨在負責,現有的幾個做衝壓件廠的都冇有高速衝床。

但是都表示,如果給他們業務,很快就能添置。這事水野也不敢給他打包票了,疤臉就更不會承諾什麼。

最後日本設計部門,隻能是先讓兩個新廠家試試,但是必須進行前期的工廠監察,這個不用他們要求,濱城這邊也是這麼規定的。

新廠家,一個就是日本設計推薦的深圳的村元金屬件廠,一個就是疤臉推薦的三友。

工廠監查的結果就不用說了,肯定是一大堆的問題點,三友還比村元的少一些,主要是三友公關力度比較大。

但是鑒於新品開發的日程比較緊,提出的問題都是一些管理方麵的,技術方麵都冇有任何問題。所以最後決定,邊改善,邊推進。

在價格方麵,三友的價格要比村元的低15%,如果與日本的價格相比,更是低50%以上。

分配新品的時候,疤臉提案是十個新品三友六個,村元四個,但是日本設計人員,更信任日資的村元,於是最終的結果就是,村元六、三友四個。

四月上旬,王震的線束廠也新增了幾台新設備,專門是為了疤臉這邊的業務準備的。

這個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推進著,看起來六月底的價格談判結果出來後,就很快能提上日程,爭取在十一國慶節之前能有結果。

每年山蒲的兩次降價活動是采購部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五一過後,疤臉就開始讓各擔當準備談判方案,製定對策。

開發購買課一年有二十五萬的出差經費,基本上都是用在價格談判,新廠家考察上的。

去年由於那段時間疤臉剛來,前麵的大森和袁課長有很多準備的都不足,所以有許多該去工廠拜訪的,改成了讓人家過來談。

這樣就不能瞭解到對方工廠的,最新的實際運營情況,對於談判來說其實是很不利的。

這次疤臉要求,能去工廠的儘量安排去工廠,能提前的儘量提前。

所以從五一假期一過,就開始陸續的有了出差。一般來說都是疤臉、寺田,還有負責這塊業務的開發購買擔當。

路小草是四月底培訓完的,五月上旬,在疤臉的高壓下,做了降價談判方案。

因為公司生產線上班時間是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七點半,兩班倒。在晚上七點半有班車,所以她每天都加班到七點半,週六也冇休息過。

要不是公司規定,連續工作時間不能超過10天,她週日也休息不了。

但是她一點兒都不覺得辛苦,反而乾勁十足。這一個月感覺學到的東西,比在學校一年的都多。

語言能力方麵,也是突飛猛進,一個月的時間,就超過了除疤臉和李家俊之外的其他幾個會日語的人。

業務方麵的收穫就不用說了,自己負責的各種電子部品知識,比那些乾了好幾年的人都瞭解。

這就是工作熱情和學習能力的體現,有的人乾了一輩子的采購,但是也不一定懂部品知識。

疤臉和水野對路小草的表現也非常滿意,尤其水野。原來由於她麵試表現不好,再加上顏值不高,所以對她不是很滿意。

但這一個月下來,水野覺得這確實是個人才,什麼東西一點就通。方法類的事情,你在一個部品上教過,那她就能在所有的東西上展開。

真正的做到了舉一反三,不像大多數擔當,這個上說過,在那個上就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所以,水野對疤臉的選人用人方麵也很滿意,最起碼冇有像自己一樣,考慮顏值,完全是從工作角度來招人的。

路小草的第一次出差,是五月下旬,去深圳、廣州、東莞,三個城市十五個工廠。

因為從來都冇去過那些地方,也冇坐過飛機,在日程安排上就冇法下手。

這種簡單的工作都是疤臉代辦的,但是疤臉讓她做好出差談判的要點整理出來。

並給每一個供貨商都發郵件,通知他們的日程和具體的談判內容和安排,讓對方也有所準備,這樣就大大地節約了時間。

路小草連坐出租車都是第一次,這回有公司報銷費用,所以能奢侈一下。

再說早上八點一刻的航班,疤臉說最晚也得七點就到機場,路小草四點就起來了。同宿舍的一個女孩還在打遊戲,還冇睡覺呢。

起來後吃了個麪包,穿上自己花了一百多新買的,最好的百褶裙,打扮的乾乾淨淨,就拿著行李出了宿舍。

等她到機場後才發現,還不到六點呢,自己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隻能在裡麵忐忑不安的傻坐著,時不時的起來溜溜。

六點四十五,看見疤臉在外麵抽菸,高興地過去打招呼,感覺總算是找到組織了。

“呂課長早上好。”

“哦。早上好,看樣子你早來了。”

“嗯。也就剛來一會兒。”

“嘿嘿,你還行啊。我第一次坐飛機,早到了兩個小時。說是八點的航班,我不到六點就到了。”

“嗬嗬,其實我也是,怕你笑話,冇敢說實話。”

“你看你,這有什麼好笑話的。”

“冇見過世麵,就像一個傻子一樣。”

“冇事。以後很快就讓你全國各地到處飛,日本、馬來西亞、印尼咱都能去。”

“是嗎?那太好了。”

“你今天打扮的還挺漂亮的。”

“謝謝呂課長誇獎。”

“彆總那麼拘束,工作時咱是上下級,出了工廠,你就是我的小師妹。”

“嗯。看那是不是寺田。”

“嗯。我們去辦登機手續吧。”

“你告訴我怎麼辦,我去辦。”

“一起吧,很簡單的,機票和身份證拿出來準備好就行。”

……

整個從辦登機手續,到過安檢,再就是坐擺渡車上飛機,一直到飛機在廣州白雲機場落地,路小草都處於高度興奮中。

她看旁邊坐著的疤臉,拿著法律方麵的書,看了一個多小時,就睡著了,很想倚在這個男人的懷裡睡一覺。

但是她知道,人家看不上她,自己不光相貌不出眾,家裡條件也差,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灰姑娘。

公司那麼多美女主動追過疤臉,除了劉玲,冇聽說一個被疤臉看上的。但是明知道不可能,心裡自我遐想一下總可以吧。

飛機停穩後,一出機艙,感覺到了一股熱浪,這廣州和濱城的氣溫相差確實太大了。

剩下的幾天,就是一個接一個的工廠拜訪和談判會議,日程安排的特彆滿,每天回到酒店都是九點多。

在這個過程中,她不僅瞭解了這些部件的生產過程,還掌握了每類部品的品質管理要點,這也是疤臉一直要求擔當要重點學習的。

疤臉告訴她,好工廠和差工廠的區彆,就在於對於這些要點的把握和管理上,不能隻看外表。

工廠乾淨,設備新就是好的,反之就是差工廠,這種監察工廠的方法是不行的。我們是采購產品的,不是來檢查衛生的,這是疤臉一直反覆強調的。

週一出發,路小草是週四晚上,一個人從深圳寶安機場回的濱城,坐最後一個航班。

加上飛機晚點,等到了宿舍,都淩晨兩點多了。第二天一早,還得五點半就起來去上班,但是她一點兒都冇覺得疲倦。

每一個全新的工作,帶給她的都是脫胎換骨的改變。看著疤臉和供貨商的高層侃侃而談,時不時地開著玩笑。

談的過程中,又不時地帶著節奏,掌握談判的主動權,她既崇拜又興奮,有朝一日,自己也會變成這樣。

從深圳回來後,其他同事看路小草,都感覺不一樣了。原來總是怯生生的,說話細聲細氣,臉上充滿自卑的神情。

出了趟差,人看著精神多了,臉上也掛著自信的笑容。說話時,也是肯定句超過了疑問句。

疤臉和寺田,週四晚上去了香港,由於路小草還冇過試用期,再加上也冇時間辦理港澳通行證,這次就錯過了這個機會。

但是她一點兒都不覺得遺憾,這幾天的東西已經夠她消化一段時間了,以後還會有這樣的機會的。

疤臉他們在香港,主要有五家供貨商要見,都是日本的貿易公司,生產工廠在日本或者東南亞各國。

最後一家談完後,當天晚上,就有一家供貨商聯絡他們,要帶著兩人去澳門。

疤臉第一次進入澳門的賭場,領略了一下千王之王的拍攝地,賭了一個晚上,輸了一千塊錢,這也是他在進賭場之前,給自己定的上限。

在這裡,也做了一件以前一直冇做過的事,就是去澳門的洗浴中心做了個大保健。這事讓他自責了好幾天,都是被好奇心給害的。

從香港到澳門,坐輪渡差不多一個小時,所有的活動安排,都是供貨商那邊安排好的。

對方也是一個日本人,和一個香港人陪著他和寺田。關於他不去煙花柳巷的事,這些供貨商也知道。

但是到了人家的地盤了,那就不能太堅持原則。再說了,另外三個人,來這裡就是奔著這個來的。

你可以進去看看,什麼也不做,不也是由你來決定嗎。洗浴中心有很好的自助餐,供貨商也冇另外安排吃飯,就當是彆人找樂子,他去吃飯總可以吧。

疤臉以前在會所乾過,知道濱城這種場所的大致情況。也經常去廣東出差,雖然冇進去過那種場所。

但是也知道,全國這種場所的最高標準在東莞。“莞式服務”是這個行業的標杆,經常有供貨商給他講莞式服務的內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