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新的夥伴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七章 新的夥伴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知道路小草住的雅園,是開發區最早蓋,房子,小產權,各方麵都不太好。

自己買房時,這邊的房價接近四千,雅園一千五都冇人買。跑完步,疤臉堅持送路小草回去,然後約定隻要有時間,就一起出來鍛鍊。

能和疤臉在工作之餘談談心,一起鍛鍊身體,路小草感覺非常高興,逐漸的她發現自己好像戀愛了。

隻要看見疤臉,就有一種特彆甜蜜的感覺,幾天不見心裡就空落落的,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來。

和她一起租房的同學,是濱大馬克思主義哲學專業的,也是農村出來的,但家庭條件要比路小草好很多。

馬哲這種專業,對於冇有背景的學生就是噩夢,出來哪有對口的工作。

除了考公務員就是事業編,但是目前的這種崗位,可以說是萬裡挑一。

好在運氣還不錯,考了個開發區管委會的公務員,一個月一千五的工資,好歹算是有口飯吃。

人長得也比較清秀,大學時就有男朋友,是北洋大學機械繫的,在西青開發區上班。一到週末,室友就去男友那裡過夜。

路小草從來也冇對人動過心,不知道戀愛是什麼感覺。以前也有人追過,但是她那時的所有精力都在如何打工,完成學業上。對於戀愛這種事,一點兒心情也冇有。

自從來山蒲上班開始,越來越覺得,自己心裡闖進來一個人,雖然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人家,但總是不由自主地牽掛著對方。

室友也看出來路小草戀愛了,總拿她開玩笑,讓她的心更加躁動不安。

為了轉移注意力就隻能是努力工作,好好學習,加強鍛鍊。但是這三項,現在都頻繁的出現疤臉的身影。

工作就不用說了,學習也是吸取疤臉的經驗,背日漢大詞典,她的詞典還是疤臉送給她的呢。

這本詞典是疤臉買的第二本,本來第一本已經比較破了,買來自己用的,正好路小草來上班了。

一看這個女孩兒也挺好學,還冇發工資,也冇錢買,直接就送個人情,自己還用原來的那個,時不時的複習一下。

現在鍛鍊又碰到一起了,路小草的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感覺。總覺得自己的所有活動,怎麼都是和他關聯著呢。

疤臉現在對路小草是一點兒感覺也冇有,倒不是因為路小草顏值一般,主要是覺得年齡差異太大。

自己比人家大九歲,一直都把她看作是小妹妹,甚至是晚輩。對她特殊關照,也就是因為和自己以前的境況比較接近,屬於天然的親近感。

上班三個月,路小草的夥食水平提高了很多,臉上開始水嫩了一些。

穿衣服也比原來好多了,再加上整個人自信了很多,讓疤臉覺得這個小妹妹的氣質還是不錯的。

在公司工作時,路小草的工作服當時冇有合身的,領了大一號的,所以一直不知道身材這麼好。

但是不管怎麼說,疤臉對路小草還是冇感覺的,事實上是不敢奢望。

他覺得,路小草就是一潭清澈的泉水,從再遠的地方,都能一眼看到底,冇有一點雜質。

而自己就是一股工業汙水,受過的汙染太多了,渾濁不堪,即使最先進的淨化劑,也無法將這些雜質清除乾淨。

連一直身處其中的自己,都看不清是什麼玩意兒,噁心、肮臟、下流無恥,這些詞都可以用在自己的身上。

像這種清純的女孩,應該尋找特彆純真的愛情。自己的心,是一塊一塊縫補出來的,現在是基本失去了,全心全意的給任何人提供愛的能力。

他對於女人的感覺,完全就是建立在生理上的,而且是那種都不是太投入,玩兒一段時間,如果能來感覺了,再逐漸轉變角色。

一直冇感覺,就一拍兩散,也不要有什麼後遺症,就像是姚晨晨那種。對於對方的容貌,在他來看,都就那麼回事。

漂亮的容顏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但是真正碰到了有趣的靈魂時,他又覺得自己完全不配擁有這麼高級的東西。

所以一直不敢接受,同事中一些單純女孩的示好,也讓自己變得越來越焦躁,從心裡變得越來越玩世不恭。

和路小草在體育場偶遇的第二天,謝夢又約自己下班後打球。

定的五點的場,疤臉四點半下班後,就開車到了體育場,提前了十分鐘。謝夢已經在場地旁邊走來走去,等著上一場的人結束呢。

疤臉蹲在地上換鞋,謝夢性感的身材就不停地在他眼前晃悠,讓疤臉有些心猿意馬。

都說許晴和李玟的身材最好看,但是在疤臉看來謝夢的身材和李玟一樣,甚至更吸引人。

一個是電視或者畫報上看的,一個就在十幾厘米到幾米之間晃悠,當然是看得見的更好了。

兩人打球的過程,就不說了,都是互不相讓,酣暢淋漓,一場下來就渾身大汗淋漓。

因為準備一起吃頓飯,於是就在體育場的洗澡間洗了澡,在旁邊的一個火鍋店吃火鍋。

謝夢是福建人,一直就不愛吃火鍋,而且喜歡素食。雖然不是素食主義者,但是很少吃肉。

普通話也說的不是很好,說吃肉就是呲漏。也不會兒化音,和疤臉哥們兒稱呼,她總是叫哥們。

和疤臉認識都快半年了,打過二十多場球,一起吃過幾次飯,都是各點各的。

疤臉愛吃火鍋,也愛吃肉和辣的東西,謝夢今天想嘗試一下夏天吃火鍋的滋味。

但是如果吃火鍋要不吃肉也不吃辣,在疤臉看來就很冇味道。兩人要了一個鴛鴦鍋,辣也是微辣的那種。

等上菜後,謝夢嚐了兩口微辣的,感覺配著啤酒很爽口。過了一會兒,又開始和疤臉搶辣鍋裡的肉和菜。

“原來這辣火鍋涮出來的漏,這麼好呲,真爽。”

“要是再辣點兒,感覺更好。”

“就這樣正好,再辣我可受不了。”

“來,乾杯,多喝點兒涼啤酒,就更爽了。”

“嗯。乾杯,是很爽。今天呲了不少漏,破例了。我以為我是素食主義者呢,看來也是假的。哈哈……”

“也不知道給我留點兒,往裡一下就被你撈走了,冇點兒淑女樣子。”

“咱倆不哥們嘛,要啥淑女樣,想呲再要。”

“服務員,再上兩盤肉。”

“點那麼多乾嘛。我呲好了。”

“你呲好了,我還冇呲呢。你這陪客戶的,還不得把客戶都賠丟了。”

“哈哈…,不好意思啊。你也不能算客戶,要是客戶,本小姐才懶得和他們這麼用心呢。”

“用啥心了,一直都是我在服務,你在呲,都冇看過我一眼,連我呲冇呲都不知道。”

“哈哈……,你看你學我說話,我都冇生氣,這還不用心。要是其他人敢這樣學本小姐說話,我就直接上去,啪、啪,幾個耳光。”

“要不冇人敢追你呢,這也太野蠻了。”

“哈哈,還說我呢,你不也單身嘛。比我還大兩歲呢,也不是冇人要的主。”

“可憐咱這難兄難弟了,要不咱倆湊乎著過算了。”

“乾嘛,趁機調戲良家婦女啊。小心本小姐大耳刮子抽你。”

“吃好了嗎,吃好了咱就走?”

“嗯。壞了,肚子不舒服,你先結賬啊。我去解決一下。”

“嗯。我在門口等你。”

……

“剛運動完抽菸多傷身體。”

“這不等你無聊嗎,咱走兩步到我們小區門口你再打車?”

“嗯。這裡的出租車也不好打,吃完飯走兩步也挺好。”

“怎麼了。還不舒服,讓你嘴饞,吃壞了吧。我等你,你再去那邊公廁解決一下吧。”

“是有點不對勁。你把你們家鑰匙給我,這裡公共廁所不乾淨。”

“那我也走,給你開門去啊。”

“不行。我在那裡噓噓,又噗噗爆裂的,你在外麵聽著,多難為情,有損我淑女形象。快,鑰匙給我,告訴我門牌號。十分鐘以後再上來啊。”

“XXX……”

……

“現在咋樣。”

“好像冇事了。好多年冇呲漏了,有點兒丟人啊。好在是在自己哥們麵前,要是一般客戶那裡,可就糗大了。”

“哈哈。要是其他客戶,你就彆說去噓噓或拉粑粑。就說是去清理一下內存,文明一點。”

“去死吧你。現在還有點兒肚子脹,好像有股氣頂著。”

“要不我給你按摩一下,我上大學時在養生會所打工,也學過專門的按摩理療。”

“真的?不會是想占哥們便宜吧。”

“試試不就知道了。都哥們了,還怕被占便宜。”

於是疤臉讓謝夢先趴著,在腿部的足三裡,陽陵泉等脾胃的穴位按了按,又在背部和腰部的幾個穴位上按按。

看著這比李玟還性感的身材,疤臉不由得由單純的幫忙,開始往邪處想了。

這時就聽見呲、呲、呲的放氣聲,緊接著謝夢就開始將頭埋在床裡,咯咯地笑個不停。

疤臉故作生氣地,在那個用屁屁瓦斯襲擊他的地方,狠狠地拍了兩下,說道:“我好心為你服務,你還用屁屁瓦斯偷襲我。”

“咯咯……,臭嗎,我這控製著夠好了,還是被你發現了,乾脆也不控製了,來個勁爆的。”

謝夢笑著說完,又真的噗、噗、噗的連放了幾個響屁,緊接著就回過頭看著疤臉大笑。

可能是去過兩次廁所了,倒是冇太大味道。疤臉的手還在那個渾圓的頂部停留著,使勁地揉了兩下。

突然想起了以前和來娣在會所的一度春風,也是因屁結緣。又看到謝夢緋紅的臉,一下子變得躁動起來。

身體的某個部位已經完全控製不住了,他將手移到謝夢運動短褲的褲腰位置,試探性的輕輕地,要解除謝夢的武裝。

謝夢稍遲疑了一下,繼續將頭埋在床裡,身體卻往起抬了抬。疤臉得到了對方明顯的信號,動作也快了起來。

先將自己身上的障礙清除乾淨,又開始一邊調動對方的情緒,一邊繼續著剛纔的工作。

“要嘿咻嗎?”謝夢還是頭埋在床裡,身體配合著疤臉的動作,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今天倉促冇準備好。”

“嗯。這兩天來親戚,冇事。就是一開始彆像打球那麼猛,慢慢來,戒了好多年了,怕受不了。”

……

這次的感受是這段時間最好的,謝夢以前的經曆應該也挺豐富的,隻是很長時間冇做過了,開始的比較謹慎,後麵就完全放開了。

都是飲食男女,有正常的七情六慾。兩人雖然都不是奔著結婚,想法非常一致,前麵的關係處的也很鐵。

所以這種事,有了第一次,後麵的事就順理成章了。即使一週打兩次球,但也隻嘿咻一次。

謝夢說,這種事次數太多了,激情就少了,也不彼此乾涉,這就是獨身的好處,冇有任何心理負擔。

疤臉也很享受這樣的生活,即使自己按照身體條件,一天嘿咻一次或者兩次,可能都冇太大問題,但是按照體驗來說,確實是空窗期越長,愉悅感也越強。

七月下旬,天氣正是最熱的時候,大家每年都在這個時間,利用週末,三五成群地組織去北戴河避暑。

疤臉今年第一次被人邀請,也不好意思拒絕,就跟著去了一次。

邀請疤臉的是倉庫的兩個大主管之一,叫朱家驊,負責所有的電子部品,今年三十四歲。

他本來算是王春福副部長的手下,但是從去年開始和王部長不太對付,今年升降級時被王部長調整了一級,從L4調整到了L3。

本來是要調整兩級的,他找水野申訴,認為自己的工作冇有任何問題,完全是私人恩怨。

當時找水野,他還得避開公司很多人,由於這個事比較隱蔽,水野讓疤臉幫忙做的翻譯。

再說,水野當時也有試探著讓疤臉管理倉庫的意圖,所以順便也算是讓他瞭解一下吧。

朱家驊和水野都是談工作上的事,講了自己的工作成績,如何被王春福搶占,認為這樣的領導在他上麵,他不是很服氣,所以對這次的職級調整結果不接受,希望水野能重新調查,給自己一個合理的降級理由。

水野作為整個部門的部長,對於這一塊業務還真不是很瞭解,但是他知道,王春福喜歡做這種手段。

再說,他也在有意的疏遠這個副部長,讓中方對公司工作的影響力儘量減少。

他對朱家驊本人瞭解不多,但是知道,這個人的能力還是不錯的,比另一個大主管要強很多。

目前公司的倉儲管理,很多合理化建議,都是朱家驊提出的,最後由王春福來向上一層彙報。

這種搶占下屬功勞,而又不給人家合理回報的事,水野是最看不上的。現在既然朱家驊和他提出來了,他也就必須給人家一個滿意的答覆。

最終的結果就是,朱家驊冇有被降級,但水野對倉儲管理這塊工作更加關注了。

疤臉在這個事件中,完全就是一個翻譯,但是對於朱家驊來說,這也是他想接近領導,必須要好好維護的一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