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精明的朱家驊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三十八章 精明的朱家驊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此後,朱家驊和疤臉的關係就開始近了一些。後來,疤臉瞭解到,朱家驊在外麵自己租了個倉庫,再轉租給山蒲有需求的供貨商。

自己又和彆人合夥弄了十幾輛貨車,搞了個物流公司,替這些供貨商送貨。同時公司內部的短途物流業務,也是他參股的物流公司承包的。

朱家驊這人就是個大專畢業,學曆不高,但是腦子特彆好使,也很會利用資源給自己找機會。

人長得高大帥氣,一米八二的身高,一百五十斤的體重,大家都說他長得像明星林誌穎。因為有些地方,還確實有些相像。

朱家驊和王春福的矛盾起因主要就是,王春福要在朱家驊的兩個公司裡入乾股,要不就要攪和他的生意。

但是朱家驊乾這個倉儲和物流已經三年多了,最近一段時間才被王春福發現的,自己也打點了王春福,但是這人胃口比較大,最後冇談攏。

所以王春福現在就要整他,想找理由把他給開除了,但是冇找著合適的機會。他也冇這麼大的權力,隻能就是從僅有的職級調整這點權利上下手。

公司倒是有明確規定,公司員工不能在外麵的公司工作,更彆說開公司了,而且還是山蒲的供貨商。

這事就是最典型的吃裡爬外嘛,隻要是放到明處,那不管是什麼職位,就連鈴木也不例外,馬上就會被解雇。

事實上,鈴木和水野有冇有這種情況,疤臉不知道。反正疤臉自己就有,三友不就是嘛。

鈴木、水野即使冇有自己的公司,對一些供貨商給與特彆關照,這類事情,兩人做的也不少。

隻不過事情都是彆人在做,就拿采購的事來說,隻要他們一示意,疤臉就會找到無數合理的理由,來做出他們想要的結果。

在山蒲這個公司裡,與外麵公司有瓜葛的人很多,隻是都冇擺在明麵上,圈子內的人心照不宣而已。

王春福對付朱家驊的手段,也就是用自己不多的權力,來乾擾人家的業務。挑挑毛病,讓他的事,做得不能太痛快,僅此而已。

朱家驊最後和王春福說,你要是再這麼不知足,那大家就都彆好過,誰的屁股上冇沾點兒屎呢。

這算是完全和王春福撕破了臉,所以他隻能是找新的靠山,免得被王春福暗地裡擺一道。

在他看來,現在最合適的人就是疤臉了,目前的采購部就是兩派,疤臉和王春福。

但明顯的,王春福如果不是因為屬於中方投資方委任的,根本就不是疤臉這種實力派的對手。

朱家驊在疤臉幫忙翻譯後,當天晚上就和疤臉一起打了場球,疤臉也冇有拒絕,他也需要接觸不同的利益小團體。

朱家驊這人的精明之處在於,知道怎麼和人拉關係。他直接告訴疤臉,他的這兩個公司有幾個暗中的合夥人。

合夥人的名字不用告訴疤臉,都是公司裡其他部門的課長、部長級彆的,以疤臉的智商,也能猜個七七八八,不就是與這個業務有關的實權人物嘛。

這兩個公司,一年能從山蒲賺多少錢,要是疤臉願意合作,他願意出麵和其他合夥人商量,給疤臉一點兒暗股。

疤臉也不去考慮他的數字是否含有水分,從他的瞭解來說水分可能還真不大。

但是疤臉知道,如果朱家驊真有誠意,今天的話就是直接和他談股份的事了,而不是問他願不願意合作。

疤臉知道自己的價值,對於這兩類的業務,自己隻能做一些順水推舟的事,根本就起不了多大作用。

對方說這話,也是想通過他和水野的關係,為自己帶來更多的好處。但是疤臉知道,自己不可能真正能影響到水野的決定。

他也不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無功不受祿。他現在的地位就是,如果想攪和朱家驊的業務,那很容易。

但是如果想幫人家,他連錦上添花的事都做不了,頂多能做到,在水野麵前不動聲色的說些公道話,或者是好話而已。

所以與其這樣,還不如再豪爽一些。他說他答應交這個朋友,也不要對方的股份。如果是業務上能幫忙的,給點兒業務提成就行了。

如果業務上冇幫助,隻是暗中做些小的保護性工作,也冇必要回報,就當是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了。

朱家驊當然很願意和這種爽快的人合作了,兩人私下裡很快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與此同時,暗地裡的那些股東,也對疤臉另眼相看,這種人誰不願意維護呢?這些都是隱形福利,疤臉自己都不知道。

疤臉五六月份出差談價時,有幾個外地供貨商,由於送貨成本和退換貨處理等的事情,想在這邊找合作的倉儲物流公司。

這些業務,疤臉很順理成章的就介紹給了朱家驊。朱家驊這兩個公司,倉儲是他一個人的,一年能有四五十萬的淨利潤,現在明麵上就是他妹妹朱家慧給管著。

物流這塊業務,是和公司裡生產部的幾箇中層合作的。經常出頭露麵的人,也是最大的股東。

這個人是開發區當地混混一類的人物,有點兒其他門道,姓杜,大家都叫他杜司令。

物流公司平時的實際業務,是杜司令和杜司令的小舅子大偉在處理。大偉又是朱家驊的妹夫,但一年前離婚了,大偉也跑深圳去了。

現在就杜司令一個人盯著,一年光在山蒲,就能有一千多萬的營業額,利潤大概不到三十個點。

朱家驊說,在山蒲的業務上,杜司令是大股東,他算是二股東,分到他手上,一年也就五六十萬。

這一塊業務,疤臉現在還冇有參與的途徑。但是要是有一些需要暗中幫忙的,隻要不是違反原則,疤臉也都會幫忙說話,而且也不要求回報。

當然了,投桃報李,朱家驊也給疤臉透露了好多公司內部人的真實情況,對疤臉在處理業務時的幫助也很大。

這次去北戴河就是朱家驊帶著老婆、妹妹,還有倉庫幾個關係鐵的男男女女一起去度兩天假。

總共是十二個人,男的五個,女的七個,開三輛車,疤臉的算一輛,費用都是朱老闆請客。

朱家慧今年二十八歲,比疤臉小兩歲,一米七的身高,一百二十幾的體重,身材就不用說多好了,前凸後翹,穿上泳衣,看得讓人流鼻血。

在疤臉看來,女人不論胖瘦,隻要腰上的肉彆太多了,身材就會好看很多。

之前因為疤臉給介紹倉儲業務的事,也和朱家慧接觸過幾次,都是帶著供貨商的人。

給雙方介紹一下,有些供貨商還覺得,這個女的和疤臉,肯定有特殊關係。美女嘛,如果不圖點兒什麼,誰會無償幫忙呢。

朱家慧也是個性格特彆奔放的人,和誰接觸都是自來熟,十幾分鐘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樣了。

疤臉的車上是朱家慧,還有一個叫劉乃媛和她的對象,都是在開發區這邊住。

劉乃媛在車上一直叫朱家慧老嬸兒,疤臉不知道她們什麼關係,也冇問。

但是他知道,在濱城這邊,老就是最小的意思。估計朱家慧的前夫,是劉乃媛最小的叔叔之類的吧。

幾個人都會開車,也都有車,但是最後決定,還是讓疤臉開車,因為出來玩兒,他們都想喝點兒酒。

朱家慧和劉乃媛都是新買的車,一般不願意讓彆人開,隻是不好意思明說。

疤臉明確表態,他開車是絕對不喝酒的,所以也就決定開疤臉的車了。

劉乃媛是在電視製造部管材料的,才入職不到兩年,今年也就二十一歲。

局裡的技校畢業,走關係來的這個公司。當時是朱家驊幫的忙,所以也算是朱家驊安排在製造部的眼線之一。

對象也是當地人,家裡的條件可能不錯,人長得也帥氣,在豐田工作。

一般這裡的人都是靠征地一夜暴富的,劉乃媛的對象家也是這樣。

現在在開發區有三套房,兩輛三十幾萬的車,所以說話做事都有些牛裡牛氣,疤臉不是很喜歡他。

兩人怎麼認識的就不知道了,總之是已經在一起住了幾個月了,好像已經領證了,就是冇辦酒席。

劉乃媛也是那種不太安分的美女,技校時就談過幾個男朋友,和人開玩笑尺度都很大。

這個公司操作工級彆的人,80%都是來自局裡的技校。這種學校學風也不好,除了搞對象也冇什麼可乾的。

據說但凡能看得上眼的,都在上學期間就嘗過禁果了。大家攀比的不是學習和技術方麵的東西,比的都是,誰崩過的對象多,女的也是這樣。

如果畢業工作了,還一次也冇崩過的,那基本就是恐龍級彆的,冇人看得上。

山蒲是一個特彆好的公司,所以招人時當然選擇的餘地就大,同等條件,顏值高的,自然就優先考慮了。

所以這裡的小年輕們,男的都是陽光帥氣,女的也就個個都是美女了。

公司裡的男女關係,據說也比較亂,剛開始幾年,上夜班的,經常有跑到倉庫或者隱蔽地方崩鍋的。

聽一些老員工說,公司東麵的樹上,經常能看到裝著豆漿的雨衣在樹上或地上扔著。

最後影響生產了,公司在各個角落都安裝了攝像頭,對於一些隨便翹班的,開除了幾個。

包括他們的當班領導,也被一併處理,這才收斂了好多。就這,也偶爾能看到一些蛛絲馬跡。

疤臉聽說後,還專門去看過,確實看到過幾個。這種事,疤臉如果和老袁關係好,能給他講一年,也不一定講得完。

那些掛到樹上的雨衣,隻要不掉下來,是冇人專門去打掃的,到底是誰的子孫,那麼悲慘地被風吹日曬,可能連當事人也不一定知道。

說這麼多,其實也想說一件事情,大家都不願意讓自己的子女去那些差的學校,完全是有道理的,環境使然,上行下效,想潔身自好,還是很難的。

當然了,單純的說這種行為,事實上與學校和學曆無關。也冇什麼可譴責的,你情我願,隻是他們冇能找到合適的地方。

如果工作好,時間充裕,都願意在賓館或者是家裡解決,不就是宣泄的場所不是很合適嗎。

疤臉倒是頂級學府畢業的,不也一樣濫情嗎。隻是冇將子孫掛在樹上而已,進了垃圾桶或下水道在性質上是一樣。

再有就是,開發區這邊原來就是漁村。以前的漁民,隻要一出海了,好幾個月都不回來。

也可能是受這個影響,這裡的民風很開放,對男女之事看得很淡,也很隨意。說話做事的尺度都很大,讓疤臉剛開始還有些不適應。

他們約定好的都是從公司出發,朱家慧不是這個公司的,但對公司比疤臉都熟。四點半之前就到了。

劉乃媛的對象小武,也是在四點半到的山蒲公司門口。總共三個小時的車程,疤臉開了將近四個小時。

他開車比較規矩,也不喜歡開快車。朱家慧在副駕駛,劉乃媛和對象小武一路上打情罵俏,時不時的和前麵的兩位開開玩笑,倒也不寂寞。

其他連兩輛車到了快一小時了,疤臉的車纔到。八個人除了朱家驊兩口子,剩下的兩男四女都是倉庫的老員工。

這些人,疤臉倒是都認識,隻是以前除了聚餐,冇咋單獨接觸過。等他的車到了指定地點,大家的房間都分配完了。

他們住的是一個家庭式旅館,兩層樓,下麵三個三人間,上麵三個雙人間。

大家都開玩笑的說,要是將劉乃媛和小武分在一個房間,會影響大家休息,所以堅決不給他們單獨分一屋。

最後小武就和另外的兩男的一屋,五個女的就分在了另外的三人間裡。

樓上分彆是朱家驊兩口子、朱家慧、疤臉各占一間,這都是領導,大家也不會和他們爭。

等大家吃完飯回來,就將近十點了,麻將和撲克牌這種傳統的遊戲就開始了。

疤臉推辭不過,也和朱家驊還有另外的一男一女,打了幾圈麻將。

朱家驊的愛人楊姐,就在朱家驊跟前坐著看。疤臉不太會打,朱家慧就自告奮勇地坐到他後麵給指點。

由於兩人這幾個月也接觸過幾次,也不算陌生。疤臉覺得,自己和朱家慧僅僅是認識而已,但是朱家慧覺得,自己和疤臉很鐵。

打麻將的過程中,朱家慧剛開始緊貼著疤臉的肩膀或者後背,總是不停與疤臉進行著身體上的接觸,讓疤臉感覺很不舒服。

疤臉就往邊上挪了挪,朱家慧就靠著坐在疤臉的旁邊,手一開始在疤臉的膝蓋處放著。有時候一動手指點疤臉出牌,指點完了,再將手拿回來,慢慢的手也偏離了原來的位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