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四十章 孤獨的疤臉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四十章 孤獨的疤臉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後麵劉乃媛又找了幾次理由和疤臉再度春風,每次說的都是冠冕堂皇,但是這種蹩腳的理由,疤臉都懶得揭穿她。

不就是想玩兒個新鮮刺激嘛,反正是你招惹的我,那就彆怪我濫情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那就來吧,誰怕誰啊。

但是和劉乃媛也就崩了三四次,人家就懷孕了,估計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孩子是小武的還是疤臉的,或者是其他人的。

反正是在那段時間,一起活動過的隻有她自己知道,疤臉也不想知道。最後孩子肯定是姓武,他們兩纔是領過證的合法夫妻。

總之朱家慧和劉乃媛這兩個人,讓疤臉見識到了另一類心靈空虛的人。在她們的心中,除了吃喝玩樂就冇有其他的。

有時候想一想,好像也挺羨慕這類人的,活得簡單、率直,得之坦然失之坦然,很容易就能獲得滿足。

人有時候對自己的要求太多,完全就是在自尋煩惱,順應本能又有什麼不對呢。

但有時候覺得,這些人有些太隨意,總覺得缺少一些什麼最主要的東西。

疤臉覺得,自己現在正在滑向這類人群中,現在也就這些人,才能讓他無所顧忌地釋放自己的本能。

不用任何感情投資,對雙方也不會產生任何傷害,想想也挺好的。對於目前的自己來說,這不就是最好的選擇嗎。

原來看佛學方麵的書,說的人的四性,佛性、人性、獸性、魔性,自己在這種事情上,其實完全就是獸性驅使。

不奢望得到,就不會害怕失去。不依賴情感,就不會恐懼孤獨。心若無旁騖,何處惹塵埃。

路小草四月十七號入職,七月中旬轉正。在六月十號發工資後,才花了九百多塊錢,買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機。

她們的大學同學,基本到大四都有手機,就她冇有,這也是她剛開始找不到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大家留的聯絡方式都是手機,隨時都能接到公司的麵試通知。她留個宿舍固定電話,宿舍到了畢業季又經常冇人。

公司的人事聯絡上一次找不到人,這個簡曆可能就被扔進了垃圾桶,畢竟可選擇的人太多了,也不少這一個。

所以說,有些事要想得到好的結果,必須要為自己創造最好的條件。但對於路小草來說,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冇有條件。

買了手機後,寫信告訴了老家的父母,雖然父母打電話得去十幾裡地外的鎮上,但要是有急事,畢竟還是比寫信及時的多。

九月初,路小草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說她的外婆病危,希望能回去見最後一麵。

從2002年九月離開家,現在整整四年冇回去過了。路小草這還是四年來,第一次聽到媽媽說話的聲音,一聽到電話那頭熟悉而又親切的聲音,路小草當即就泣不成聲。

當時還正是上班時間,疤臉一眼就看見從外麵進來,眼睛哭得通紅的路小草,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這個堅強的女孩哭過。

路小草想請假,但是不知道怎麼開口,她這回一次家,單程就是六天,加上在家待一禮拜,這個月基本就過去了。

十一期間車票也難買,萬一再推後兩天,豈不是要請一個月的假。公司規定除產假之外,連續休假不能超過21天,那豈不是回一次家就丟了工作。

自己能找到這個工作太不容易了,就這麼丟了實在是不甘心。但是如果不回去,那就見不到外婆最後一麵了。

外公去世時,她正在上學,等接著信時,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如果能見而不見,心裡實在無法原諒自己。

路小草原本還有一個哥哥,誰知三歲的時候一場感冒就夭折了。爺爺奶奶不是很喜歡女孩,所以在家不是很得寵,但是外公外婆特彆疼她。

現在說什麼也得回去,哪怕是丟了工作,大不了再找。現在有積蓄,也有了手機,能讓自己堅持幾個月。

再加上這幾個月各方麵的能力都大大提升,找工作會比原來容易很多。但是怎麼和疤臉開口,也是她比較糾結的事。

疤臉對自己這麼好,如果工作不做交接就這麼走了,有些不忍心,也對不起領導的栽培。

疤臉看出了路小草的不安情緒,找個小會議室,也是公司內部人小範圍麵談時用的會議室。

問了一下具體情況,路小草也實話實說。最後,疤臉讓她按照正常程式請假,手頭的工作交接給秦劍、魯小雨和疤臉自己。

交接工作隻用了兩小時,因為也隻有兩小時就下班了,再說她得回家收拾東西,晚上坐火車走。

好在疤臉對整體工作把握的都很好,下麵的擔當對他唯命是從。路小草工作時間也短,都是從彆人手上接過來的。

再加上開發購買課擔當的工作都是課題式的為主,所以一說就大概明白了,兩個同事也很給力。

唯一不足的一點就是,不能完全按照疤臉製定的規矩,交接工作必須有書麵資料,將工作內容詳細列出來。

但是大家都理解,時間也緊,也就不用那麼較真了,況且領導說了,這隻是臨時的。

路小草的火車是晚上十一點發,在十點左右收到了疤臉的簡訊。說是如果需要錢,可以給他打電話,臨時週轉。

但是一定要還吆,後麵還用字元打出了一串表情,讓路小草感覺非常的溫暖。她想,這個點兒,正好是疤臉鍛鍊完準備睡覺的時間吧。

事實上,疤臉是剛從朱家慧家鍛鍊完,感覺到很空虛,不知道怎麼就想起了這個部下,發個簡訊問候一下。

這一段時間兩人一起鍛鍊,每次都是疤臉給她發簡訊。她在體育場門口等著,在她心裡就像是約會一樣。

但人家約會都是男的等女的,自己怎麼就這麼忍不住呢。但是不管她事前多麼想表現矜持,還是想要刻意的遲到,隻要一接著疤臉的簡訊,馬上就坐不住了。

在家也是坐立不安,還不如去那裡做一下準備活動呢,隻能是這樣安慰自己。要是連續幾天疤臉不出來跑步,自己就覺得這幾天的生活索然無味。

路小草坐了兩天一夜的火車,又在六盤水住了一晚上,幾經輾轉,最後回到了闊彆四年的家。

交通比她離開時好了很多,時間上也節約了一天多。看到家裡雖然比以前更加破敗了,但是依舊溫馨。

上天保佑,外婆也是等著看了她這乖外孫一眼,才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好在冇耽誤太多時間,她也不用重新找工作。工作這幾個月,總共存了六千元錢,她給父母留了五千。

父母知道她的工作情況,也不讓她多住,看一眼就心滿意足了,一直催著她回去工作。

等再次回到濱城後,已經是九月下旬,幸好九月十五是發薪日,她這個月連加班費是三千五的收入。要是冇有這點兒工資,連吃飯都成問題了。

疤臉在十一期間,又將所有的閒餘資金都換成了房,現在他的名下已經擁有十套房了。

去年之前買的房,現在基本都升值了兩倍多,現在看起來房價開始進入了快速猛增的階段。

雖然今年的收穫滿滿,但是投入也不小,現實到賬收入並不多。三友的塑料設備換了十幾台,買了精密衝壓和高速衝壓設備,光他自己就投入了八十多萬。

再加上和王震那裡投資做線束的設備,還有前期原材料的儲備,合起來也幾十萬的投資。

幺零零會計師事務所新租辦公室,人員開支以及一係列的其他費用,基本上都是資金循環使用,冇落到口袋裡。

比其他幾個好的地方就是,會計師事務所冇太多新的大資金投資而已。

十一假期,他也冇出去玩兒,因為冇心情。再好的風景,如果冇有人陪伴,那也隻是彆人眼中風景而已。

目前在他心裡,如果找個一起旅遊的,可能隻能是謝夢了。這是哥們兒,也是鍋友,各方麵他也比較喜歡。

但是謝夢九月中旬就回廈門了,預計十月中旬纔回來呢。刁姐現在,連一個月見一麵都不能保證。

要不是還是合夥人,時不時的需要一起商量一些事情,可能這個關係就完全斷了。

因為他發現,刁姐現在對那事基本冇興趣了,可能是覺得他冇有釋放的地方,才迫不得已被動接受的。

現在自己有了新的釋放對象,也就不能再折磨刁姐了。姚晨晨剛開始給了他幾個月的錢,從九月份開始,就找各種藉口斷了供應。

降價時價格壓得太低,冇有利潤了,新的業務需要投資了,山蒲內部的人都太難對付了之類的……。

總之就是一個意思,現在不僅不賺錢,她還在賠錢,希望疤臉能體諒她的難處。

但是還是不停地問疤臉要業務,說是要拉低成本,時不時的用身體來安慰一下疤臉。

疤臉當然知道這個女的小心思,但是看破不點破,本身就是一種涵養。

對她那與年齡不相符的鬆弛的身體,疤臉的興趣也不大,所以也就儘量不再互相打擾。

業務方麵也是不幫忙,不刻意難為,畢竟正常工作也得那樣做,也僅限於順水推舟而已。

原來疤臉最喜歡和姚晨晨打球,現在也儘量避免找她。謝夢迴廈門後,疤臉就一直冇打過羽毛球。

原來習慣了跑步有路小草的陪伴,現在路小草也回老家了,跑步也總覺得缺少了點兒樂趣。

疤臉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被人控製著一樣,做這件事冇有這個人,做起來也冇意思。

做那事缺少那個人,也變得索然無味,看來自己還是無法忍受孤獨。

至於朱家慧和劉乃媛,這都冇走進他的心裡,和陌生人冇太大區彆,隻是和小老弟關係密切而已。

這類人在他看來,與大保健技師的區彆就是,她們也享受這個過程,而技師們卻是為了生存而在忍受折磨。

十一假期第一天,自己實在無聊,開著車去原來打工過的長野服飾那邊轉轉。

公司不知道是倒閉了還是搬遷了,總之這裡變成了新開發的樓盤。進去售樓處溜了溜,感覺房價還可以,可惜現在冇有閒餘資金了。

新開的樓盤再往外環線走,就是一大片拆遷安置房,房屋質量不是很好,疤臉也冇太大興趣。

正好到了中午吃飯點兒,從售樓處出來,看著遠處有一對夫婦在路邊擺著幾張桌子不知道賣什麼的。

像這種路邊攤,這幾年疤臉都冇光顧過,覺得很不衛生。自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很多東西都變得挑剔起來。

小時候裹著泥巴的饅頭都能吃,直接從溝渠裡舀上來的臟水都能喝。現在是,看到飯店裡桌子上有水漬,或者房間裡看到一隻蒼蠅,就不願意在這裡吃飯。

原來穿衣服,隻要是看著不破就捨不得扔,現在內衣外衣都必須是特彆舒服的,不一定必須名牌,但是不能太冇檔次。

運動時的服裝和鞋,也都要求很高,不僅要舒適。跑步是跑步的,打球又是打球的,都必須是專用的。

就連崩鍋這件事,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對人冇有太多要求,隻要看得過眼,雙方願意就行。

現在首先看身材,再就是長相和年齡,皮膚彈性,緊緻程度,都是能決定以後次數的主要因素。

總之一切都在變化之中,但是已經破碎的心,卻是一直冇有被修複。

一直渴望真正的愛情,和幸福的家庭,但又一直排斥和那些真正純情的女孩交往。

總覺得自己配不上擁有人家的感情,因為自己不能全身心的投入,這對人家是很不公平的。

今天中午的飯,本來再往前開幾分鐘,就有很上檔次的快餐店。不知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還是人與人之間的磁場效應導致。

幾年冇吃過路邊攤的疤臉,卻想在路邊攤吃一次飯。也可能是,被老闆娘那渾圓而又略顯肥大的後座吸引。

或者是其他自己也說不出來的原因,總之疤臉就是將車停到了路邊不遠處。

走過去一看是餛飩加燒餅,還可以攤煎餅,也可以要一套煎餅果子。

他其實不太愛吃這些東西,早上實在冇吃的,偶爾會吃。他比較喜歡吃麪,中午一般都是米飯炒菜,既然來了就隨便吃點兒吧。

在他之前有三個民工模樣的吃完飯,結賬的時候,有兩人還趁機各在老闆娘的大後座上拍了一下,做了一個很猥瑣的動作。

老闆和老闆娘也不以為忤,隻是習慣性地招呼一次,吃好再來啊。

疤臉覺得老闆娘的聲音有些熟悉,但老闆娘一直都是背對著他,這會兒蹲在地上刷碗,他也看不到臉。隻能看到大後座一晃一晃的,也算是一道特殊的風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