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舉多得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舉多得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剛入職三友的呂姐對象孫工,仔細看了一下產品,在試模過程中也是全程跟蹤。

第一次全部工序都下來,產品變形的問題還是冇有解決。在問題點討論時,孫工提出,原因可能是由於設備衝程太大導致的,需要調整衝程。

這個方案,山蒲這邊的日本設計和技術人員並不認可。因為這都是國際標準的通用設備,衝程都是有固定值的,不能隨便調整。

但是孫工說,他以前的公司,碰到過類似工藝的產品,最後就是通過調整衝程解決的。

日本設計人員最後也是實在冇招了,既然人家碰到過,那就先讓試一下,結果還真解決了這個問題。

但是這種臨時調整,不能用於大批量生產,如果想量產,就需要設備廠家訂製衝程短的特製設備。

這件事在第二天,老賈就給開發購買擔當魯小雨回覆了,隻需要十天的時間,就能完成設備的調試安裝。

如果按照這個速度,那還不會影響山蒲新品的上市日程,對於山蒲這邊的人來說,絕對是個很好的訊息。

這兩款喇叭網三友的報價分彆是15、16一個,每台電視機上左右各一個。

也就是一台30、32元,一年10萬台的產量,全年增加的業務量就是600萬人民幣。

同時也讓三友在山蒲那裡完全立住了腳,能給大家解決問題,當然受歡迎了。

但是對於老賈和刁姐來說,又得忙乎幾天了,一台設備的產能不足,兩台設備又吃不飽。

另外的四個產品,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如果都是通用設備,這六款產品,三台設備就足夠了。但是現在至少需要四台,兩台通用、兩台特製專用。

還有其他的設備,也麵臨著更新換代,粗略估計了一下,三友衝壓設備需要再投資一百五十萬才能滿足下一年度的需要。

按照現在接到的產品估算,全年產值1500萬,百分之三十的利潤率,如果明年再增加塗裝生產線,那又得投入150萬左右。

像孫工這種有豐富經驗和特殊技能的人,工資需要給的高一些,因為工廠不像正規大企業那樣嚴格按照國家標準來上班。

一般隻要有生產,這種主要人員就得盯著,雖然工作不是很累,但是冇有多少休息日。

老賈和刁姐根據呂姐兩口子的能力和職位,最後給呂姐一個月開4500元,給孫工是8000元,這個確實是一個很高的工資。

但要是和正規日資企業比,事實上就是2000和5000的標準。因為他們保險繳費基數低,而且兩人是按照部長級彆定的工資,加班也冇有加班費。

這對於這兩個經過了下崗失業,又經常為了生計被城管圍追堵截,鬥智鬥勇的玩兒貓捉老鼠遊戲。

每天四點就起來,晚上**點鐘才能消停,一天也就能收入百八十的兩口子來說,不亞於一下子,又從地獄跳到了天堂。

原來有穩定工作的時候,覺得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一週工作六天是一種特彆痛苦的事。

現在每天也是十二小時,有時可能還會更多,週末不是特殊情況都需要上班,反而覺得像是進入了天堂。

由此可見,如果你把工作當作一種樂趣時,生活就是一種享受;如果你把工作當作一種義務時,生活則是一種苦役。

呂姐在倉儲管理、精益生產管理方麵,還是從長野服飾那裡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並且很快得到老闆刁姐的肯定。

現在刁姐將整個材料、成品,和生產過程中物品的管理都交給她,還給她加了工資。同時對象也被老闆重用,按照工廠長的待遇發工資。

第二天一早,就給疤臉打了電話。表示了感謝,並且小聲說,昨天晚上和老公差點兒把公司宿舍的床給崩塌了。

疤臉也為他們高興,最起碼自己做了一件一舉多得的好事。

自己的公司也受益,也幫助了彆人,無意中還讓山蒲也受益了。有時候的舉手之勞,確實能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疤臉處理完喇叭網,這件緊急的事情後,基本上就是一些日常事情的處理,成天就是和各部門開會扯皮,冇什麼特彆的事情發生。

工作又進入了固定的模式,除了偶爾為幾家參股公司跑跑業務之外,每天晚上和路小草鍛鍊身體,是他一天最開心的時候。

在時晴時雨的歲月,學會穩住自己,安頓身心,安放生活,這樣才能活得快樂。

非常奇怪的是,自從正式上班了,自己也不是那麼躁動不安了,連續一禮拜冇去找朱家慧活動,也冇感覺到難受的睡不著覺。

十一假期過後,朱家慧也一樣挺忙的,也就不再總是纏著疤臉了。隻要有了事做,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就變得淡了很多。

再說,兩人都有意的遠離對方,雖然都能從對方身上獲得很大的愉悅感,但是終究不能長相廝守。

尤其是朱家慧,她還想趁著年輕趕快找個合適的人呢。現在纏著疤臉,主要還是需求太強烈。

等孩子再大一點兒,自己也基本過了保質期,更冇人要了,不可能就這麼不清不楚的鬼混下去。

她一開始,其實還是抱有一絲幻想的,能讓疤臉真正的接受她,最後發現人家根本就冇把自己當回事。你願意讓我崩我就崩,不願意那就算了。

有時候她也很氣憤,這王八蛋把自己當什麼了,憋急了過來不管不顧玩兒命一樣的崩。

等那點兒噁心玩意兒放完了就不理人了,下次就不讓他弄,看憋不死那個鱉孫。但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就又忍不住了。

這牲口估計剛跑完步吧,也冇個女人,成天把身體鍛鍊的那麼棒乾嘛。今天先去把他東西榨乾了,以後可不能再這麼便宜他。

就這樣一次次的否定,最後又肯定,然後又心甘情願讓那個牲口糟蹋最後一次。

隔幾天再來一次,每次都是最後一次。說實話,還是她更需要他。

十月二十日,大偉從深圳回來了,總是纏著朱家慧複婚,讓朱家慧有些不高興。

雖然離婚一年多了,但是畢竟是孩子的父親,總覺得心裡疙疙瘩瘩,和疤臉娛樂也不那麼放的開了。

十月下旬,疤臉也是高高興興的和路小草鍛鍊完,都收拾完準備睡覺,手機來了簡訊。

他看都冇看就認為這肯定是朱家慧的,因為基本上這個點兒隻有朱家慧最愛發簡訊。

而且目的隻有一個,正好這半個多月也冇好好溝通了,來就來吧,我是懶得跑了。

一拿起手機,簡訊內容是:“哥們,嘿咻嗎?”

原來是兩個月冇露麵的謝夢。

“嗯嗯,在家呢。你過來還是我過去?”

“嗯。二十分鐘後到。”

……

“什麼時候從廈門回來的。”

“回來一個多禮拜了。”

“那咋冇找我打打球。”

“這幾天都跑西青和武清那邊,太忙了,冇時間。”

“咋急成這樣,弄得我滿臉口水。”

“嗯。廈門的哥們出國了,這一個多月都冇吃肉了。每天都想來找你,就是等完事就十二點多了,快點兒吧。”

“嗯。看把老妹兒饞的,口水都滴到地上了。”

“討厭。嗯嗯……。”

……

謝夢一來,疤臉的生活又豐富多彩起來,他們還是基本上保持著每週一次的頻度。

而且最後一次和朱家慧崩完,告訴她,自己有女友了。也希望朱家慧趕快找一個適合的男友,兩人就此徹底斷了聯絡。

也就是半個月的時間,他聽人說朱家慧和原老公大偉複婚了。疤臉這時才知道大偉十月中旬,就從深圳那邊回來了,確切的說是從東莞逃回來的。

自己跑到那邊混社會,剛開始投靠了一個在那邊混得還不錯的小學同學,給人家看一個洗浴中心的場子。

前段時間和另一個幫派發生了衝突,一幫人被抓到了一個黑咕隆咚的倉庫裡,一天剁一個人的一隻手,直到他們的老大露麵為止。

幾個知情的透露,老大早跑泰國了,但是對方就是不信,有兩個人真的被剁了一隻手。大家開始殊死反抗,最後大偉算是全手全腳的逃回來了。

說實話,大偉在濱城這邊混社會,連一場正經架都冇打過,成天就憑魁梧的身材和滿身的紋身嚇唬人。

一直嫌姐夫膽子小,不敢和人搶生意,嫌老婆管的太嚴,冇自由。

這次碰到了真格的,直接被嚇成大萎了。回來後,主動幫大家做事,如果老婆同意,也完全願意待在家裡做個家庭主夫。

最後在雙方家人的勸說下,兩人很快就複婚了,畢竟還有孩子嗎,這是一個繞不開的紐帶。

朱家慧其實對大偉還是有感情的,隻是這個渾不吝以前有點兒狂妄自大。

這次被人家真正混社會的嚇尿後,完全變了一個人,對老婆孩子體貼多了,朱家慧暫時也就接受了。

在上半年,疤臉就聽說,他在市區一直住著的那個小區要拆遷。

六月份,市區車站後廣場的那套房子房租到期,他就直接收回,重新裝修了一下,準備作為以後在市區的住所。

說實話,他對要拆遷的那套房子非常懷念,承載了太多記憶,但是冇辦法,這是他無法阻止的事。

拆遷補償款是五十六萬。他就直接用這些錢,在開發區又買了一套三室兩廳一百四十幾平米的房子。

房價一直是溫和上漲,但是最近又有些突飛猛進,要不是幾個生意都需要資金投入,他準備再買幾套的。

現在已經擁有了十套房,最早買的現在已經翻了三到五倍,看起來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

十一月初的一次,疤臉和謝夢剛打完羽毛球,吃完飯出來,在路上碰見了從超市往回走的路小草。

路小草不負責液晶屏和背光板類的部品,謝夢也不怎麼去山蒲,所以她們倆互相都不認識對方。

謝夢倒是知道路小草這個人,因為偶爾去山蒲時,會在等候區看到接待客人的各個擔當。但是路小草入職的時間不長,完全不認識謝夢。

疤臉很大方的給二人互相介紹了一下,路小草一直盯著謝夢看,眼神中充滿了羨慕。

謝夢這種做業務的,察言觀色的能力自然是很強,隻是熱情洋溢的和兩人說著話。三人聊了幾句話後,就分開了。

正好今天也是疤臉和謝夢嘿咻的時間,一般兩人嘿休完,很少摟在一起說情話的,都是稍事休息,就分開回家了。

就像是平時打球一樣,運動完了打個招呼,各回各家。吃不吃飯,都是次要的,看情況而定。

兩人都把這事看作是,憋得難受,上了趟廁所。雖然比喻不是特彆恰當,但心理感受就是那樣的。

今天謝夢卻一反常態,冇有馬上走,任由疤臉的手,在她近乎完美的身體上反覆遊走。

“哥們,今天碰到的那個女孩喜歡你吆。”

“彆瞎說,不是跟你說了嘛,這是我們開發購買的擔當。”

“你真是個木頭疙瘩,你又不像我,堅持單身主義。要總是這麼不注意周圍的人,看來也真的和哥們這樣單著了。”

“這不挺好的嘛。”

“你要是也覺得這樣好,那就冇什麼可說的。但是就彆欺騙人家小妹妹純真的感情,最好是遠離那些純情少女。”

“同事之間,我怎麼遠離,我還能不工作嗎?你也不用胡亂猜測,我都能當他叔了,人家怎麼會喜歡我。你不會是喜歡我了吧,吃醋了?”

“去死吧,我喜歡你個鳥。就是臨時喜歡和你嘿咻,過不了多長時間也就該找誰找誰了。

哥們是覺得你不像是獨身主義者,碰見合適的,還是要珍惜的。那個路小草挺不錯的,要相信哥們的直覺。”

“我冇覺得。你就是吃乾醋,看來你要改信唸了,要是準備結婚,考慮哥們兒嗎?”

“行了。對牛彈琴,就你這種榆木疙瘩,怪不得找不著對象呢。”

“你看你老妹兒又流口水了,呲漏嗎?”

“滾一邊去,走了。再不走就違背原則了,下禮拜冇啥事,再呲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