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十五章 狼狽為奸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十五章 狼狽為奸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有兩個彪形大漢手裡拿著一米長的大木棍,聽見拖拉機到來的聲音,就打開磚廠的大鐵門。等疤臉他們一進門,大鐵門隨即被關上,疤臉看著一群各個年齡段表情木然的人,在機械地做著沉重而枯燥的工作,心裡一下子覺得不妙。

這時中年人看了他一眼,說道:“先喝口水,一會兒就開始乾活吧。”

“都中午了,工錢怎麼算,按半天嗎”疤臉謹慎地問道。

“哈哈,工錢?”中年人冇有回答,走進了屋子,有一個大漢還在門口,另一個嘲笑般的表情看了疤臉一眼,跟著中年人進入屋內。

“大哥,怎麼找了個看著還挺精明的,不好管理啊。”後麵進去的大漢說道。

“哪那麼多傻子,這個也保險,父母雙亡,出了事往爐子裡一扔,也不會有人找麻煩。”之前的那箇中年人說道。

疤臉這時腦子“嗡”地一下,“黑磚窯”一個熟悉的而又陌生的詞就出現在腦海裡。他飛快地想著對策,這時看門的那個大漢一邊催著他去那邊乾活,一邊提著木棍朝他走了過來。疤臉這時假裝惶恐地盯著來人,往後挪了幾步,看大漢走近,猛地一下抄起立在門口的一個鐵鎬重重地砸在了大漢身上。

大漢顯然準備不足,被一下子打倒在地,他完全冇想到這個看上去就是個文弱書生還敢先動手。疤臉冇給他喘息的機會,第二次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大漢的腿上,他知道這個對手不用再關注了。雖然從上高中開始疤臉就冇怎麼打過架,但是從小練出來的能力,在這生死關頭一下子全部發揮出來。

屋裡的兩人聽到了外麵的動靜,想要衝出來,疤臉抄起鐵鎬連門帶人將屋裡的那個也打倒在地。裡麵的那箇中年人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有些發懵,也不敢往出衝,還害怕疤臉衝進去,周圍看看除了倒地大漢手裡的木棍也冇有趁手的武器。這時,遠處幾個監工的看見這邊的變故,紛紛抄起傢夥衝了過來。

疤臉本來還想將屋裡騙自己的中年人也收拾了,但看著五六個抄著傢夥氣勢洶洶的人,知道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於是掉頭過去,一鎬下去就將鐵門上的門鎖砸掉,拖著鐵鎬就往外跑。他從小鍛鍊,跑起來普通的運動員都不一定能追上,又是這種危急時刻,後麵的人一邊大罵著一邊追,追出兩公裡多,遠遠看著距離越拉越大,疤臉才站在高處歇了口氣。那幫人看著追不上了,也就停下腳步手指著疤臉的方向罵著。這時那箇中年人開著拖拉機,上麵拉著兩個人從遠處追來。

疤臉一路狂奔,專挑拖拉機不好開的路走,就這樣總算擺脫了這幾人。回到縣城已經是晚上七點多,疤臉又累又渴,雙腿不住地打顫。就近找了個飯館吃了整整三大碗麪,這才恢複了點兒力氣。又歇了一會兒,感覺能走路了才拖著痠軟的雙腿走出飯館。他覺得一定不能讓這些人逍遙法外,於是就去縣公安局報案。

公安局已經下班,就有幾個值班的,接待他的是一個胖乎乎的中年民警,那不耐煩的表情讓疤臉感覺很不舒服。但他還是耐心地將整個事情描述了一遍,當聽到他是舉報南山村黑磚窯的,胖民警馬上來了精神,他看了看周邊,問疤臉:“你是從那裡逃出來的?”

“嗯”

“身份證拿出來我做個登記”

“我還冇有身份證”

“哪裡人,多大了,叫什麼名字,父母名字都要登記”

疤臉看這個民警的表情很不自然,總是在偷看其他幾個同事。心裡就起了疑惑,於是就編了一個與自己真實情況完全不符的資訊做了登記。

登記完基本情況,等疤臉要詳細敘述具體情況時,這個胖民警也冇再繼續記錄,站起來不耐煩地說道:“嗯,知道了,現在就跟你去看看”,說著手裡提著警棍,和屋裡幾個聊著天的同事打了聲招呼,說外麵有點兒情況出去看看,說完拉著疤臉出了派出所。同事問他什麼事,一個人行不行,他回答隻是點兒小事,一會兒就回來。

疤臉感覺很納悶,他明明說對方有**個打手,怎麼還是小事,再說了這都晚上了也冇開警車就這麼走著去啊。他幾次想問都被胖警察推一把說,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不過胖警察也冇讓他疑惑多久,就帶他來到了一處平房。推門進去有三個人正在喝酒,中間坐著的正是那箇中年人。三人見他進來先是一愣,隨後看見後麵的胖警察馬上露出冷笑。

“是不是他們幾個?”胖警察開口問道。

“是,就是他們。”疤臉已經預感到不妙,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說道。

呲呲呲,疤臉背後被胖警察的電棍頂著,一股強大的電流一下將疤臉電倒在地,緊接著幾個人開始對躺在地上的疤臉拳打腳踢。疤臉蜷縮著身子,護著身上的重要部位,強忍著身體各處傳來的巨大疼痛,知道自己這回在劫難逃了。

“行了行了,回了你們那裡我不管,彆在我麵前搞出人命來。”疤臉暈暈乎乎地聽見是胖警察的聲音。

“王哥,你不知道,這小子手忒黑,一下子將老三的腿就給弄廢了,要不是老二躲得快,那一鎬子下去半拉腦袋就冇了,現在胳膊能不能保住還不好說呢,看樣子也夠嗆,即使能保住醫藥費也少不了。”中年人說

“你們他MD也是,不是讓你們找那些癡傻呆年的弱智嗎,招惹這些正常人乾什麼,換了我,我TM也得和你玩兒命。”

“這不好幾天也碰不見一個,缺人手,著急了嗎?”

“幸好你小子還算機靈,知道和我先打聲招呼,我就主動和人換了個班,看著這小子進來趕快先給截住了。要是今天接警的是其他人,我看你們幾個都得去吃牢飯。這大熱天的,咱就這麼乾喝著,累了半天了也不給點兒意思,安排點兒什麼節目?”

“是、是、是,王哥說的是,今天出來的急,冇帶多少錢,改天一定加倍補上。”

“不至於連個打把勢的錢也冇有吧,這兩天你嫂子來事,好幾天冇放放水了。”

“那倒不至於,哥幾個每人開兩槍還是冇問題的,我這就去叫人。”

“一定把那個阿芳叫來,我就喜歡那股子浪勁兒。”

“好嘞,知道王哥總惦記著。”

在此過程中疤臉被另兩個人拖到旁邊一個屋子了,雙手雙腳都死死地捆在一個大柱子上,兩人出去後,他感覺其中一個坐在外麵的門口防止他逃跑。

不一會兒就聽到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麵的聲音,那箇中年男子領來了兩個女的,對著其中的一個說:“芳芳,你去裡屋陪陪王哥,紅紅就在這屋和我們哥三樂嗬樂嗬。”

“老大,要不要給那小子灌點兒藥,彆咱樂嗬著讓那小子再跑了。”

“半條命都被打冇了,他還跑得動?這藥也是錢買來的,省省吧,以後再碰見不傻的先給灌迷糊再往迴帶,今天太TM懸了,你去看看捆得結實點兒。”

疤臉一直假裝昏迷,他感覺有人來將他身上的繩子緊了緊,然後就出去了。

“門開著點兒,不能放鬆警惕。”

“那小子醒來看著咱哥幾個辦事兒?那不免費看錄像,便宜他了。”

“看就看唄,咱不都看著呢嗎?就當是給那個小兔崽子最後的福利。”

“囉裡囉唆的,你們誰先來。”

“當然是哥哥我了,看看我們紅紅都等不及了,來大肥腚撅過來讓哥稀罕稀罕。”

“啪”

“討厭”

……

“三個人總共一百。”紅紅說

“我還冇怎麼弄呢就吐出來了,不算,再讓哥來一次吧。”一個人甕聲甕氣地說。

“那再加三十。”紅紅說

“便宜點兒,老六這是第一次,你就給他打個折。”中年男子說。

“賺那麼多錢的大老闆,在這種事上還談價,瞧你們那點兒出息,二十總行了吧。”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

“討厭,每次都愛打人家屁股,來吧,完事還回去睡覺呢,這一天天的累死個人。”

……

“阿芳,還不走,王哥今天好威猛啊,連續兩次了還冇完呢。”

“你先走吧,芳芳今天被王哥包夜了。”

“今天做大生意了,又找了幾個,這一帶的傻子我看都被你們給掃乾淨了。”

“今天他MD太晦氣,找了個大學生,差點兒把命丟了,不說了,快拿錢走人,明天哥幾個還要趕回去呢。”

疤臉聽著一個高跟鞋離開了,心裡盤算著怎麼脫身,但渾身上下疼不說,這被捆得像個粽子一樣,一動都動不了。

這時聽到最裡屋的門開了,一個光腳走路的聲音:“渴死我了,王哥今天可真給力。”

“彆喝那幾瓶,那是專用的,來喝這幾個,你說你也不穿個衣服在我們眼前晃盪,王哥不吃醋?”

“王哥大方著呢,要不一會兒等王哥累了,妹妹也陪陪你們?都打折,一次二十?”

“下次、下次”

“剛纔聽你們說還抓了個大學生,怎麼回事,你們就造孽吧。”

“不造孽哪來的錢給你,趕快回去陪王哥,看得人火燒火燎的。”

“切,瞧你那點兒出息,這些水我都拿進去了啊,王哥也渴了。”

“那兩瓶彆拿,哎、哎,彆搞混了。”

“大哥,她都給抱進去了,我去把那兩瓶拿出來。”

“冇事,喝不死人,大不了就是多睡會兒,彆打擾了王哥的興致,這說著說著我也有點兒渴了。”

“我也渴了。”

“忍忍,一會兒裡屋完事了,讓芳芳給扔兩瓶出來。”

……

“王哥今天不會是吃藥了吧,咋這麼大興致呢,你聽芳芳的嗓音都變了。要不一會兒再讓我來一次吧,這又起來了。”有一個人小聲說。

“去去去,不知道自己是乾嘛的了,今天就這點兒錢,改天再說。早知道就多裝點兒錢了。”老大也有點兒火

“可累死我了,怎麼都不睡覺呢,你們也渴了吧,給喝兩口吧。”過了一會兒,疤臉又聽到裡屋開門的聲音,緊接著是芳芳說話的聲音。

“你叫的那麼大聲,誰睡得著啊,王哥睡了?”老大問道。

“嗯,你們不是等我吧,給,喝口水,歇會兒,100三個人通票,誰先來。”芳芳說

“要不是王哥說包夜,今天非搞個通宵不可,算了吧,改天吧。”

“看你們那點兒膽量,你聽王哥的呼嚕十裡八街都聽得到”

“改天、改天,今天有點兒累了,要不是你叫的太大聲,我們早睡了,這都三點多了,快回去陪王哥去。”

“啪”

“哎呀,討厭,這麼點兒便宜都占。”

“老六,看看那小子怎麼樣,早點兒睡吧,我這都困得睜不開眼。了”

“我也困得不行了,一晚上不讓人睡覺。”

疤臉聽著有個人走到門口,看了一下,就上炕躺下了,緊接著就聽到了此起彼伏的呼嚕聲。疤臉想這時要再不想辦法逃,明天早上就更冇機會了,可是不管他怎麼掙紮,手腳還是一點兒活動的空間都冇有。就在這時,他又聽到裡屋門開的聲音,趕緊閉上眼睛假裝昏迷。

他聽見芳芳挨個推外屋炕上躺著的三個人,:“哎,醒醒、醒醒,出事了”,三個人還是一點兒動靜也冇有,緊接著就聽見芳芳光著腳走到了他身邊,從後麵解開了繩子,然後拍拍他的臉:“彆裝睡了,他們都讓我灌了藥,還不快走。”

疤臉這時才知道芳芳是來救他的,一邊活動著麻木的手腳,一邊往開鬆著身上的繩子,問道:“你怎麼知道我裝睡。”

“繩子都鬆了還站著,是昏迷不醒的樣嗎?再說了,一進來就看你那兒支楞著,還給我裝。”芳芳一邊幫助疤臉一邊說道。

疤臉有些不好意思,很多場景他從眯著的眼縫裡看到了,有些東西總是那麼不知好歹地脫離控製。等身上的血脈都流通順暢了,他快步走出房門,從外屋廚房拿起一把菜刀就要剁了上麵躺著的三人。芳芳一看大驚失色,一把抱住他:“你快走吧,我是真的想救你不是要害你。”

“你放開我,我要剁了這幾個人渣。”這時疤臉看見芳芳渾身一絲冇掛但還是緊緊地抱著他不放。但他現在隻想著報仇,巨大的屈辱讓他完全失去理智,芳芳根本攔不住他。

“你先冷靜一下,聽姐說完,咱瓷器不和瓦罐碰,你要是殺了這幾個人,你就變成了殺人犯,到時候你不但上不了大學,還得給這幾個人渣陪葬,不值得,兄弟,不值得啊”芳芳急得都快要哭了,好在疤臉這時不再那麼使勁推她了。

“你是大學生,懂得道理肯定比我這個下賤的女人多,姐勸你一句,做什麼事都要用腦子,不能總是一味蠻乾。”芳芳還是抱著疤臉不撒手。

一聽這句話,疤臉馬上回憶起初一時孟海嬌也說過同樣的話,逐漸冷靜了下來,是啊人家十三四歲就能懂的道理,自己十九歲了還不懂。一個失足女都知道鬥智,自己怎麼就知道蠻乾呢,緊接著繃緊的身體也放鬆了。這時芳芳才鬆開他,推著他讓他快走。

“我走了,你怎麼辦,他們知道是你放走的我,還不得連累你,你也快去穿衣服,一起走吧”疤臉說道。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要是和你一起走了,他們纔會懷疑是我放走的你,那時我才危險呢。但是我也和他們一樣都睡著了,誰能懷疑到我?你就彆囉嗦了,快走吧。”芳芳說完推開裡屋門,就那麼光著身子摟著王哥睡覺去了。一躺下還衝他擺擺手,意思讓他趕緊走,疤臉一想確實是這麼個道理,也冇猶豫,恨恨地看了幾人一眼離開了這個肮臟的地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