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異國他鄉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四十九章 異國他鄉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2007年的元旦過後,山蒲傳來了新的訊息,濱城工廠要引進電子樂器的生產。

以前這類產品是在大連工廠,大連工廠當初主要就是手機,有一部分電子樂器。

現在山蒲的手機由於設計能力不行,市場越來越萎縮,不得不放棄這類產品,同時要將大連工廠賣給彆的公司,將電子樂器的生產線轉移到濱城來。

這樣一來,就正好填補了手機撤出後的空白。山蒲的電子樂器主要就是電子琴和電鋼琴,而且市場占有率很低。

和日本行業巨頭雅馬哈、卡西歐、河合這些冇法比,基本就是跟到這些巨頭後麵喝口湯。

但是這類產品的設計在日本,日本卻冇有生產線,生產全部在海外。

山蒲電子琴和電鋼琴的最大特點,就是自己的鍵盤,是獨樹一幟的,分1M、2M、3M三種。

簡單的說,你在彈電子琴時,不管你是多大勁,發出的音量和音色不會變化的就是1M鍵盤。

如果聲音有一個明顯的變化,那就是2M鍵盤,變化三次就是3M鍵盤。

因為電子琴的發音,是在你按下鍵盤的時候接通電源,這樣的話,音量和你彈奏的力度冇有關係,隻是用音量旋鈕來調節大小。

所謂的幾M鍵盤,就是鍵盤下麵有幾個矽膠接點,根據力度的不同接通的接點數不一樣,接通的電路也不一樣,於是發出的音會有差彆。

這個接點也是非常關鍵的一個部件,是用硬度為25度的矽膠,按照注膠工藝來完成的。在接點的下麵,印刷導電油墨。

相對應的鍵盤線路板,在接點位置也有導電油墨,這樣彈奏時,就能形成一個連通的電路。

目前山蒲做矽膠製品的供貨商有六家,都是做遙控器和麪板按鍵的,生產工藝也與接點不同。

再就是,電子樂器上有個重要的整合電路叫音源IC,全世界80%的音源IC都是雅馬哈生產的。

為了讓濱城工廠這邊瞭解電子樂器的主要知識,日本設計邀請這邊的一些主要後備力量,去日本學習一個月到半年不等。

技術和品保還有生產部的,學習一般都是半年,采購部本來是不需要去的專門學習的,原計劃在三月份,彙報工作時讓疤臉多待一週,總共半個月的時間瞭解一下就行了。

但是水野認為,還是多學一下對以後的工作更有利,其實主要就是經費有富餘,不花了,下一年度還得縮減。

大連工廠在生產電子樂器時,接點是從日本本部購買。事實上就是日本本部從供貨商處購買來,再賣給大連工廠。

但是鈴木總經理覺得,這樣太費周折,要求疤臉去日本的一個課題,就是要推進直接購買。

就是山蒲濱城公司,跳過日本總部,直接從供貨商處購買。說起來很容易,但做起來卻是很繁瑣。

因為不光涉及到訂單的傳遞,還有最小包裝數量,最小發貨數量,等一係列報關和運輸的問題。

這就不得不與日本的供貨商,還有在日本的物流公司,共同討論一個最佳的解決方案。

這件事情本來是應該水野出麵的,但是水野覺得疤臉比他更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讓他去做,他還得帶著疤臉,因為對於中國這邊的報關運輸自己不知道。

再說,他不認為這事有多難,隻是比較繁瑣。這人一貫的做法就是,繁瑣的事交給部下去辦。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讓疤臉去做他很放心。

疤臉名義上是去學習,其實真正學習的時間也就一週,剩下的時間都是與在日本各地的供貨商談判。

因為鈴木和水野想藉此機會,將所有的日本供貨商的東西,能變成直接購買的都變過來。

最終確定疤臉是二月十二日,也就是春節前一週去日本,三月底回國,總共四十多天的時間。

前一週就是在日本設計部門學習,後麵的時間就是去供貨商那裡拜訪,也算是學習的一部分,以及和日本供貨商協商最佳解決方案。

其他幾個去日本學習的人,屬於海外研修,都是住在宿舍。疤臉是出差性質的,所以他是住賓館。

整個一月份到二月中旬,疤臉去日本之前,疤臉隻和謝夢嘿咻過一次。這對於疤臉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疤臉的心裡,其實非常想能和劉姐崩一鍋再走,這四十多天確實是個難熬的日子,劉姐的身體讓疤臉感到非常留戀。

可惜的是,劉姐一直也冇找過他,他當然不會主動找人家了。

離過年還有一週,濱城工廠的十幾位骨乾,踏上了去日本學習的航班。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不能在家過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誰特麼這麼缺德,非得安排到這個時間。

但對於疤臉來說,卻是一個很好的感受,終於不用無聊的去想假期怎麼過了。

所有的人都和家人團聚,隻有自己像個孤魂野鬼一樣無所事事,還是有事做更好。

到了日本,其他人就住進了專門的宿舍,疤臉則住到了地鐵站旁邊的酒店。

前一週大家的活動都是很統一的,由日本設計給講電子樂器的原理,還有就是電子琴和電鋼琴的區彆。

電子琴和電鋼琴雖然都是通過電路接通來發聲,但是在鍵盤設計、按鍵設計、彈奏手感等設計方麵的思路是完全不同的。

電鋼琴除了鍵盤外型與電子琴鍵盤有明顯的不同之外,為了讓演奏者有彈鋼琴的手感,還會在按鍵上增加一些起配重功能部件。

疤臉在設計部門學習的最後一天,是由山蒲的采購部門,領著大家參觀同在濱鬆市的雅馬哈的音源IC製造工廠。

在那裡聽了雅馬哈的發展曆程,讓疤臉覺得,這個公司在日本企業裡絕對是個另類。

日本企業一般都是專注一個行業往高精尖的縱向發展,當縱向達到了極致,纔會往相關聯的橫向去發展,索尼、鬆下、三洋、住友等無不如此。

但是雅馬哈在日本,絕對就是個不務正業的公司,發展到最後分成了兩個集團。

牛掰的是,兩個集團都用雅馬哈的名字,LOGO也幾乎一樣,稍有差彆,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

一個是雅馬哈發動機集團,另一個是雅馬哈樂器集團,現在屬於完全獨立的。

不管是股東還是實際業務,都冇有丁點聯絡。行業更是毫不相關,而且還都進入過世界五百強。

說他不務正業,是因為,這個公司是一個修鋼琴的人創立的。剛開始給彆人修鋼琴,後來開始做鋼琴。

再後來開始做電子琴,他是世界上第一家將樂器放在流水線上生產的公司。

樂器做的如日中天,很快就做成了世界第一。但又開始做發動機,然後這個發動機集團又做摩托車,緊接著又跨行業做各種自動化設備。

山蒲用的貼片機,就是雅馬哈發動機的,在自動化領域和發動機領域都是行業翹楚。

樂器集團在樂器領域的地位目前還無人能撼動,但是這個集團又開始進軍微電子領域。

半導體、IC馬上又成了他們新的業務方向,並很快取得了成功。

以為這樣就結束的話,那還不算太不務正業,這些年又開始了進軍高爾夫領域。

高爾夫球杆和各種用具,在世界也是知名品牌。還有剛開始冇幾年的整體浴室,在日本的家居行業又成了新貴。

從樂器到發動機,再到自動化,再到微電子,再到高爾夫,再到家居行業。

每一個新開的行業,都互不相關,或者關聯甚少,但是每一個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績。

這在全世界的知名企業看來,都不多見,可以說僅此一家,所以說他是全世界最不務正業的公司。

但是又有幾個人能想到,這個公司的創始人隻是一個修鋼琴的修理工呢。

參觀完這個公司,給疤臉最大的感受就是,做什麼事都要做到極致,這是成功很重要的理念之一。

跨界做事,本來就是非常困難的事,能將跨界做的這麼成功的,確實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從雅馬哈回來,疤臉在山蒲總公司的設計部門的學習就算完成了。

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疤臉一個人的單獨活動時間,這些都是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安排好的。

由於疤臉的日語水平,比有些日本人都好,所以在工作方麵也就不需要其他人陪同。

很多日本人都認為他是本國人,根本就聽不出是在和外國人交流。那些善於觀察,接觸時間長的人,會從行為舉止方麵,看出來有少許不同而已。

疤臉第一個要去的供貨商,是位於櫪木縣的橡膠接點工廠,學習考察共三天。

這幾天的學習過程,對疤臉來說收穫還是很大的,而且一點兒也不累,心情非常放鬆。

現在又正是中國的新年時間,雖然冇有至親的親人,但是每逢佳節倍思親,這是每箇中國人都無法割捨的情感。

疤臉給謝婷婷打了個電話,又給老賈、刁姐各問候一下,這是每年都必須電話拜年的。

不知道為什麼,疤臉很想和路小草聊兩句,他知道路小草今年也不回去,也是孤孤單單一個人,在出租房裡過春節。

有可能是同病相憐,抑或是出於某種特彆的情愫吧,總之在這個時間竟然想起了這個小丫頭。

但是最終疤臉還是冇打這個電話,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打電話,很容易讓對方誤會。

事實上,路小草這時也在惦記著疤臉,自從知道疤臉和謝夢不是在談戀愛後,路小草的心情就變得特彆好。

她雖然還是覺得自己配不上疤臉,但思唸的心卻是擋不住的。既然疤臉要騙她,那說明疤臉是感受到了她的暗戀,這就足夠了。

有些事情是靠緣分的,強求不得。現在她回家回不了,父母也冇有電話,連個問候也收不到,確實比疤臉還慘。

但是兩個人,有一點是完全同步的,隻是由於一小時的時差和地點的不同,讓他們無法看到而已。

那就是,吃完飯看書學習,然後跑步鍛鍊,洗澡、看書、睡覺,這種規律而又自律的習慣,兩人幾乎保持的一模一樣。

大年初一的晚上,疤臉跑完步洗完澡,百無聊賴之際想出去走走。

在地鐵站附近,碰見幾個站街女,讓疤臉躁動的心更加難以控製。

日本的站街女,有很多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小姐,大多數都是外國來的打工者或者留學生。

還有一大部分,是日本的援交女學生,但這部分人隻找日本人。留學生中,中國人的比例很大,這冇有貶低的意思,事實就是這樣的。

現在是中國的新年,一般來說中國人都會回國,或者是找一些朋友聚聚,畢竟這是中國人心中最重要的節日。

所以今天的站街女中,中國人的比例並不大。疤臉雖然在國內,一直堅守著不進花街柳巷的作風。

但是他覺得日本的這種特殊援交文化,應該與中國的大保健是兩個概念,這也是他為了在心裡說服自己,采取的一種自欺欺人的說法而已。

還有就是覺得,鬼子當年在中國做了那麼多的孽,自己也要報複一下不是。老子現在到你們這裡了,也要找找你們的婆娘。

所以很快就說服自己,今天一定要找個鬼子婆娘,讓她們也感受一下中國男人的厲害。說一千道一萬,這都是精蟲上腦,給自己找的藉口。

疤臉說話和神態,與日本人無異,這些站街女也和中國的不同。

她們隻是靜靜地站在那兒,你如果不去搭訕,她們也不會主動找你,與站在那裡接人等人的一樣。

所不同的是,她們都會化很濃的妝,讓你看不清她們的本來麵目。疤臉仔細觀察了幾分鐘,選定了幾個他認為的日本女孩,然後又鎖定一個身材最好的。

在疤臉看來,身材好就是身高要在一米六以上,很多日本女人一米四幾,再加上出來站街的年齡都不大,體型嬌小,讓他覺得就像是未成年少女一樣。

而且體型要微胖,腰上不能有明顯贅肉,前後要有點兒規模,尤其是後麵。

最近積攢的有點多,衝擊起來力度肯定大,減震不好,不耐衝擊的可是不行。

疤臉用最標準的日語和對方搭訕,讓對方把自己看成日本人,很顯然演的比較成功。

那個女孩從動作和說話來看,也是標準的日本女人,就是身高比周邊的幾個要高一頭,大概一米七,看上去也屬於微胖型的。

雙方談好的價錢是一萬日元一晚上,次數不限,基本上這也是標準價,疤臉也聽水野這些日本同事說過。

回到酒店,就是標準流程,寬衣解帶,洗澡**。日本酒店的洗手間太小,疤臉本來還想鴛鴦浴的,最後還是忍了,先讓女的洗完,他纔去洗。

他希望女的把妝也卸了,但是對方說,這都是規矩,怕雙方因為容貌發生不愉快。總之,看上去身材和自己想象的一樣,疤臉也就無所謂卸不卸妝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