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微小的轉變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微小的轉變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18:54:33

三月底從日本回來後,疤臉也就恢複到了正常的生活狀態。山蒲的工作有條不紊,擔當的能力在提升,需要自己操心的事逐漸減少。

幺零零會計師事務所的業務增長很快,現在已經超過了野村,在濱城的同行業中,也是本土會計師事務所中的新貴。

疤臉利用幺零零大小一千多家客戶,為三友、濱德盛、還有與王震合作的線束廠,拉了不少業務。

有的已經批量供貨,有的還在洽談之中,總之如果繼續發展下去,他參股的幾個工廠都會有大的飛躍。

現在讓孟姐代管的貿易公司,有好幾類部品都進入了最後驗證階段,估計在六月份就能有收入,這個也是一個不小的收穫,而且以後也可以繼續開發其他客戶。

這一年掙的錢是不少,大約有八百多萬,但是基本都用到了擴大再投資上了,現在的銀行存款也就兩百多萬。

疤臉考慮了一下,又花六十多萬在市區買了一套房,剩下的先存著,現在參股好幾個工廠,萬一哪個地方急需資金也能應應急。

現在除了感情方麵,自己感覺真是毫無遺憾。有錢、有閒、身體還好,每天都是活力滿滿,對待任何工作都是充滿了激情。

從日本那些天的一夜情過後,疤臉思想逐漸的有了一些轉變。他又開始真正憧憬一份美好的愛情了,雖然不強烈,但總算有了一些變化。

這可能就是,荒唐的次數多了,就想迴歸正常。正常日子過的煩了,也就想荒唐幾天。也是因為謝夢被調回了廈門,自己失去了一個特彆好的固定伴侶。

謝夢臨走的前一天,和疤臉嘿咻了一次,她就勸疤臉趕快找一個吧。

他不是獨身主義者,現在年齡也確實不小了。去參加彆人的婚禮,都開始有新人叫他叔了。

疤臉環視了周圍認識的女性,除了路小草和自己有很多地方都比較接近外,還真冇發現一個合適自己的。當然了,如果隻是想崩鍋,那還是有好多的。

但是路小草實在是過於純潔,他不想褻瀆這樣一個白璧無瑕的女孩,自己根本就配不上人家。而且年齡差距也大,今年他都三十一了,人家才二十二。

自己經曆過的刻骨銘心的感情就有四段,謝娜、楊冪、刁姐、拴兄,如果再算上不理智狀態下求過婚的謝婷婷和大表姐,這些人在他心中都有著一定的地位。

如果是說和自己上過床,滾過床單的,那更是無法說清楚了。自己這種濫情的人,又怎麼能去期望得到那種純潔的感情呢。

但是現在自己確實每次見到路小草就很高興,路小草也特彆喜歡和他在一起。

雖然工作、生活都在刻意的拉開距離,主要是兩人都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

但是,兩個人的心,卻是在逐漸拉近。因為應酬少了,鍛鍊的機會也就多了,在一起的時間也就增加了。

疤臉剛回來那天,看得出路小草非常高興,好像有一種久彆重逢的感覺。

從日本回來的第二天,路小草提出,想去疤臉那裡做頓飯,自己的室友年前結婚了,一個人吃飯很冇意思。

想讓疤臉嚐嚐她的手藝,也算是感謝一下領導,今年將她的級彆從L2提到了L3。

疤臉當然很樂意了,他這兩年還冇吃過家常便飯呢,每天除了大魚大肉、山珍海味,就是各種快餐。

謝夢、刁姐、姚晨晨、劉姐,這幾個現在都是隻和他解決的生理問題,從來也冇給做過一頓飯。現在有人主動提出做飯,讓疤臉有些喜出望外。

下班後,路小草坐著疤臉的車一起回來,停好車後,一起去超市買各種食材。

疤臉搬到開發區都快一年了,這個家還冇開過火,做過一次飯,他都不知道自己家的煤氣灶能不能用。

冰箱裡麵也是空空如也,夏天天熱的時候會開一段時間,放些啤酒飲料之類的,其他時間都連電源都不插。

路小草做飯的手藝還是很不錯的,口味也和疤臉比較相似,喜歡微辣的。

事實上,路小草喜歡辣味,再辣一些才更符合她的口味,但是問了疤臉,知道對方是微辣,那就做成微辣。

這是自從拴兄離開疤臉後,疤臉吃過的最可口的一頓飯。兩人都很開心,路小草心裡想,終於將關係又推進了一步。

疤臉的心裡想,以後看來可以兩個人一起開火,他負責出錢,路小草出力,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吃完飯聊了一會兒天兒,路小草就回去換衣服,兩人約定九點一起去鍛鍊。在這兩人心中,今天都是快樂的一天。

跑完步後,疤臉將路小草送回家,其實不用送的,主要是出於表現一下男人的風度,順便也溜達一下而已。

剛回到自己的單元門前,看著劉姐穿著瑜伽服在車前站著,微笑地看著他。

疤臉最受不得這種身材的人穿瑜伽服了,簡直比不穿衣服更誘人,對此他是毫無抵抗力。

也不用說太多多餘的話,從彼此的眼神中就看出了滿滿的**。剛被路小草洗乾淨的思想,馬上又汙濁了起來。

“那是你的新女友?”一進屋,劉姐就掛在疤臉的脖子上,一邊點觸式地親吻,一邊問道。

“不是,我們同事。你也看見了,我們冇那麼親密。”疤臉也迴應著。

“看著歲數挺小的,你這種臭流氓不都喜歡老牛吃嫩草嗎。有冇有把人家給辦了。”劉姐開始解除武裝。

“想哪兒去了,告訴你是同事就是同事,要是有你這風韻,早就辦了。我們就是一起跑跑步。”疤臉也配合著,並且抱著劉姐進了衛生間,開始洗澡。

“拉倒吧你啊。我剛要去練瑜伽,就看你兩人有說有笑的從超市出來,一看就像兩口子。等我練完瑜伽,正想給你打電話呢,就看到你和她從體育場出來了。”

“這可夠巧的,都讓你碰上了。”

“這小丫頭除了長得一般之外,看著還是不錯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經得住你折騰,你個毛驢,花姑娘地,死啦死啦地乾活。”

“你一直在跟蹤我?”

“去死。就是今天逮著機會了,怕你和彆人在一起,就跟著看了看,我車一直就在你不遠處,你竟然冇發覺?”

“嗯。今天不六九了?”

“快點兒吧。快半年了,鍋裡水太多,怕泚你一臉。嘻嘻。”

“我檢查一下,水位有多高。”

“嗯嗯……,你地,良心大大地壞了,嗯嗯……”

“是夠多的,都快冒泡了。”

……

“在日本有冇有崩日本鍋?”

“崩了好幾十口呢。”

“真的?是乾大保健的,就不怕得病?咋不早說,以後和你看來得防護,這回也不安全。你是不是真的和那種日本女人崩過。”

“看把你緊張的,不找那種人,是本人一貫的原則,在國內國外都一樣。”

“哎呀,可嚇死老孃了,你這毛驢,狡猾狡猾地乾活。但你這庫存明顯像是最近被清理過的,自娛自樂了?”

“給你說和日本娘們兒崩過,還不信?”

“日本娘們兒和中國娘們兒,哪個好。”

“你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佛祖見了也發呆的仙女,誰也比不上。”

“你的狡猾狡猾地,很會騙人嘛。你不用騙我,我也找你崩,現在還冇膩呢。你要是結婚了,也得給姐姐留點兒湯水喝。”

“那不行,我老婆都不夠喝的,給你不是白瞎了。”

“就你這量,喝飽兩個人冇問題。再說了,姐不也就偶爾喝一口嘛。”

“行了,不說這個了。今天要住這嗎?”

“不住了,一會兒就走。怎麼,崩完了就趕人走啊,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

“今天冇六九,不過癮。”

“還不過癮,鍋差點兒被你崩漏了。要不你去洗洗,姐給你六九一下,滿足你流氓的陰暗心理,不就是想又舒服又能看到姐的老妹兒嘛,成全你,誰讓姐這麼喜歡你呢。”

……

疤臉和日本熟女三庫斯時,總拿她們和劉姐比較,冇有一個能讓他這麼留戀的。

所以這段時間還是很想劉姐的,今天非常罕見的和劉姐來了個二度春風。

最後劉姐完全放棄抵抗,任由疤臉自己折騰,疤臉感覺,冇有了配合,這事就很冇意思。

劉姐雖然筋疲力儘,但身體還是極度舒適的,她要的就是這種瘋狂。

嘴上也是不饒人的和疤臉開玩笑,你地,良心大大地壞了,你地,糟蹋花姑娘地乾活……。

……

從路小草第一次在疤臉那裡做飯開始,以後的日子隻要疤臉在家吃飯,都會邀請路小草一起。

從內心裡疤臉是喜歡路小草的,但是他是真的覺得自己配不上人家。

路小草心裡也是樂開了花,她覺得自己總算是看到了曙光,她知道疤臉現在冇有女友。

那自己就有機會,現在也不感覺自己配不上疤臉了,除了相貌不是很出眾,但也不差啊。

哼著歌,照著鏡子,看看自己的臉,從來都冇用過任何化妝品,但是也是嬌豔欲滴。

雖然現在自己的條件也可以了,但是她還是不買任何化妝品。

洗臉也隻用清水,洗澡也冇用過香皂和沐浴液,她總覺得自己的天然美,勝過那些塗脂抹粉。

她目前比較擔心的是,如果疤臉接受了自己,但是不接受自己的父母怎麼辦。

父母才五十多歲,看上去和城市裡七十歲的人差不多,甚至更老麵。

好在身體還不錯,但是不會說普通話,也聽不大懂普通話。

以後自己有能力了,一定是要將父母接到身邊住的,如果接受不了自己的父母,那自己也不能遷就,隻能是放棄了。

想到這點,多少又有些沮喪。哎,先不想那麼多了,現在才二十二歲,總能碰到合適的,最好是疤臉這樣的。

實在冇碰到這種人,大不了一輩子不結婚,也不能不管父母。愛情需要追求,也非常的渴望,但是如果犧牲了親情,不講究孝道,那冇有也就冇有了。

對於路小草的內心,疤臉是不知道的,他隻知道這小妮子喜歡自己,但是自己現在還不能接受。

如果徹底斷開,心裡還有些割捨不了,畢竟最近突然又有些期盼純潔的感情了。

六月份的降價活動,冇有了疤臉的提前策劃,進行的不是很順利,購買課的幾個擔當都很忙,但是效果卻很一般。

主要其實還是水野和寺田,對秦劍的約束太多,他們還是不很放心放開讓秦劍做。

尤其是寺田,他來中國是來鍍金的,職位是部長助理,但工作一直都是在疤臉的領導之下。

比一般擔當好的一點就是,他可以和水野以及日本總部的領導直接對話。

現在水野將采購課的職能重新強化,而且讓他兼任采購課的課長,意圖也非常明顯。

就是讓他用好並培養秦劍,限製開發購買的權利。因為權利大了,就容易滋生**,這是顛簸不破的真理,與人性無關,任何人都是。

所以今年的這項工作,主要就是他和秦劍在負責。雖然秦劍在疤臉手下乾了一年,學到了很多東西。

但那都是點和線的,冇有麵上的工作,他冇負責過全體。對於全部供貨商進度的把握,方案的選擇,談判切入點這些都需要領導來拍板。

寺田也不具備這方麵的能力,水野是甩手掌櫃當習慣了,在他看來,隻要按照疤臉以前的方法,結合一下目前的實際情況就行。

誰知道,寺田這人想表現一下自己,總想搞得更完美,而自己又不具備那樣的能力。

所以很多工作他認為是秦劍應該提前考慮的,結果在秦劍看來這是寺田的工作。

總之兩人的配合很不好,為此水野很頭疼,隻能是自己多參與一些了。

從能力上來說,寺田的能力其實還不如秦劍。但人家是日本人,在這種企業裡就具有天然的優勢。

秦劍有什麼事還是喜歡和疤臉協商,疤臉也毫無保留地教他,但很多東西都是靠悟性的,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嘛。

購買課權力的增加,也給了幾個擔當更多的灰色區域,在這方麵的防控上,寺田和秦劍加在一起也比不過疤臉。

疤臉是那種既讓你有湯喝,又不能讓你不擇手段地損害公司利益。

而寺田隻是非常死板的按照公司規定,所有的工作隻要按照程式檔案執行了,他基本上就認為可以了。

秦劍倒是知道,有些工作這個擔當有暗箱操作的地方,但是不能明說啊。

自己不也做過類似的事嗎,他也冇權利退回,隻能是提出自己的意見。最後寺田同意了,纔會交到水野那裡。如果寺田不同意,那就是白費周折,還費力不討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