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工作中的瑣事2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工作中的瑣事2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一接手這項工作,就發現了裡麵的問題。當然了老袁和李家俊也發現了問題,隻是他們不去想辦法解決,怕得罪章副總和王部長。

疤臉已經與這兩人完全撕破了臉,所以不在乎得罪不得罪。他讓自己熟悉的廠傢俬下裡報了個價,結果讓他大吃一驚。

這兩類週轉箱的單價,比正常價格高出近一倍。而且更加奇怪的是,這兩類週轉箱都是隻有一家供貨,以前鈴木和水野也找過幾家日資的廠家,但是樣品總也不合格。

下麵乾活的人都知道,這都是人為的,但是冇人去幫助解決。

疤臉現在決定對這兩個廠家動手,但是他自己的力量肯定是不足的,他需要聯合品質部、倉庫、製造部、管理部物流課的力量,來對付章副總和王部長。

聯合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讓供貨商彆總圍著他轉,他冇有那麼大的能量,其他部門的人也需要打點的。

注塑週轉箱,他們現在給做紙箱的廠家都能做。防靜電週轉箱,工藝比較複雜一些,需要一些專有技術。

但是隻要你想換廠家,提供資訊的多的是,疤臉將自己貿易公司也加入了進來。

他自己找的是一個蘇州的廠家,在蘇州廠家的基礎上直接加價10%,如果有幸拿到了業務,其中的5-6個點都是要貢獻給彆的部門的人的。

疤臉的做法還是老做法,實施招標。誰願意做就來投標,資訊公開,產品標準是技術部、品保部、製造部共同製定的。

一旦中標,檢驗過程也要有其他部門的人蔘與這個過程,讓各個部門互相牽製,當然也就不會把火力集中到他一個人身上。

原來的勢力是章副總、王部長為首,倉庫管部材的大組長邢維明,還有管理部物流課的幾個小兵配合著。

現在疤臉是通過朱家驊,讓更多的,與這類產品有關聯的人,都參與進來。

原來這些人就比較眼饞這兩類東西,但是不敢得罪章副總。現在有人出頭,又能給自己分湯喝,那自然樂意配合了。

具體過程就不詳細的講了,大同小異,疤臉隻出做法和方案,打著鈴木的旗號,實施公開的招標。

兩類週轉箱,最後各確定兩家供貨商,最終的結果是,價格比原來降低了35%。

注塑用週轉箱的中標企業,都是現在做包裝箱的廠家,疤臉的貿易公司也是防靜電週轉箱的中標方之一。

李家俊因為做事不積極,被水野警告,不過他將這個事,記到了疤臉頭上,認為事疤臉陷害他。

他認為如果不是疤臉有意難為他,他很多工作可以做的更好。在離職談話時,在水野麵前說了疤臉很多壞話。

當然了,這些壞話大部分都是聽老袁說給他的,水野對此也冇有任何表示。

在大是大非麵前,水野有自己的判斷。在水野心目中,目前還是冇人能替代疤臉的。

因為好些是他和鈴木總經理想辦而冇辦成的事,人家給你辦成了,要想做成一件事,必然要得罪很多人,有一些流言蜚語也就不足為怪。

即使彆人的風言風語是真的,那又怎麼樣。一年多為公司省了好幾個億,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他將疤臉的一部分權力,分給了寺田和秦劍,導致今年的第一次降價冇達到預定目標。

鈴木就和他討論過,現在分散疤臉的權力,是不是為時太早。但是如果總是等那個最合適的人出現,也不可能啊,以後自己多上點兒心就行。

事實上這也主要是他有些大意,太高看寺田這個日本人了。在很多日本人的眼中,日本人的能力永遠比中國人強。

但對於目前的情況,水野和鈴木也看的很清楚,有時候工作能力上的一些,看似很小的差彆,結果可是幾千萬,甚至上億的真金白銀。

週轉箱的事導致李家俊離職,管部材的邢維明被查出違規,然後和老袁一樣被安排到了製造部。

事實上就是讓他們到流水線當操作工,最後先後辭職。章副總和王副部長隱藏的比較深,但是也被鈴木邊緣化。

中方投資方曾經提出,下一屆要換一個副總經理,但是鈴木為章副總說了好多好話。

從年齡上,章副總和他最合適,各方麵配合也很默契。事實上,鈴木是覺得好容易將權力搶過來了,再來一個厲害一點兒的副總,還得做鬥爭。

不過換副總經理這件事,倒是與公司的這些齷齪事冇有太大關係。

主要是章副總這兩年,個人收入少了很多,給他上麵領導上供減少了,上麵領導不滿意。

但是山蒲濱城公司的利潤增加了,中方投資方分配到手的利潤也多了。

他的領導的再上層不同意換人,認為這個人還是挺有能力的,於是就冇換成。

設備購買這邊,工程、模具、治具之類的,也有很大的漏洞,隻是疤臉還冇來得及整頓,李家俊就辭職了。

做這種工作需要一個做事能力強,而且很會協調各部門關係的人,李多雲就是疤臉認為的最佳人選。

這次水野冇有反對疤臉的意見,他也覺得,這項工作現在確實需要這麼個人。

在四月份,日本山蒲那邊成立了一個全球采購中心,推進全球采購,各生產據點都要有人來參與這件事。

山蒲濱城工廠的人選就是路小草,因為不論是日語還是英語都要很熟練,才能和其他據點進行有效的交流。

現在的采購部,除了疤臉就是路小草能用兩種語言工作,再加上全球采購的東西主要都是電子部品,這些東西也一直是路小草擔當的。

疤臉負責的事情太多,這項工作需要經常出差,也需要瞭解各據點的情況,所以領導級彆的不合適。

路小草第一次去日本,安排在了六月初,然後就是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這三個據點的工廠考察學習完,回來就是九月份上旬。

緊接著的工作就是,課題的彙總和推進,每個工廠都有這麼一個擔當級的人,處理實際業務。

這樣的話,路小草現在的工作就得交接出去,而且工作內容變更之後,開發購買需要給購買課調整過去兩個人。

綜合考慮之下,開發購買還需要招聘兩位擔當才能滿足業務的需要。

招聘人員是在五月初完成的,但是這兩人都冇有太多工作經驗,都需要培訓一段時間。

疤臉的甩手掌櫃也做習慣了,讓他再做實際業務實在是有些煩。不過即使再不願意,這些工作也需要有人做。

現在得力的擔當就剩三個了,魯小雨、張建林、趙洋,這三人的工作量都很大,疤臉也不能再給他們加量。

對於木製品和注塑外加工新廠家開發,這兩個重要課題,疤臉就直接接了過來。

疤臉計劃是在七月初,那幾個從日本培訓的骨乾回來之前,完成新廠家的引入工作。

剩下後麵的工作就相對容易多了,再說按照現在的分工,後續工作就是寺田和秦劍領導的購買課來負責。

五個注塑工廠中,有三家是通過其他供貨商介紹給疤臉的,另兩家都是公司內部人直接和疤臉推薦的。

疤臉瞭解過,都符合山蒲的要求,現在主要就被卡在了工廠監察這一個環節。改善意見提了一大堆,去了三次都冇有通過。

兩個木製品工廠都是原來村田傢俱的供貨商,是疤臉自己找聯絡的。

進度和問題點也都一樣,因為這兩個課題,水野冇少和各部門的部長髮過火,但是冇有太大用處。

很多大公司都存在這樣的問題,部門之間互相牽製,但是同時也就會互相拖後腿,互相扯皮。

如果涉及的部門和人員過多,那推進的難度就加大了好多,就連日本本部也存在這樣的問題。

但是疤臉做事,向來都是謀定而後動的,他看準了這個機會,為了減少人為乾預,他通過其他人暗示廠家。

這次,是我給你們爭取到的最後一次機會,而且這次來監察的,都是臨時負責的人,做起工作來相對好做,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

當然了,對方也知道所謂的做工作是做什麼了,就是給幾個主要人員準備紅包而已。

既然有人明確提出了,這次需要做工作,那大家也就不再吝嗇了。總共七個供貨商,都是濱城當地的,考察用了一週的時間。

木製品的兩個供貨商,山蒲去的是五個人的考察組,包括疤臉,每人每家收到兩千元的紅包,最終的結論就是,前期的問題點都改善完了。

注塑外加工類的供貨商,十個人的考察小組,每人每家基本也是兩千元。

有兩家前兩次給疤臉紅包,被疤臉拒絕了。這次給疤臉包的是一萬元的紅包。

他們都是通過山蒲內部人介紹給疤臉的,所以需要表示一下誠意。

當然了,給每個人紅包時,都需要避開其他人,這其實也是一個技術活。

你不能人家坐在一起開會,你就直接一人甩一個紅包過去,這很容易將事情搞砸了。

最終七家供貨商,用時一週,全部考察完畢,很快的各部門的監查報告就到了水野手裡。

水野很不可思議地,將各部門關於各廠家的報告,交給疤臉來彙總,在五月下旬結束了新廠家引入的所有手續。

推進了將近一年的工作,那麼多問題點,讓疤臉臨時接手直接推進,不到半個月就都改善完了。

當然了,水野也知道,所謂的問題點就是,各部門的人要充分發揮自己的權力。

但涉及的人實在太多,從上麵也冇辦法將這些人都處理了,你總得有人乾活吧。

最後水野拿著前幾次的監查報告,和最後一次的監查報告一比對,馬上看出了關鍵問題所在。

各部門監察負責人變了,這纔是疤臉能快速推進的唯一竅門。又想想現在的人員安排,很滿意疤臉會抓時機的做法,這箇中國人,狡猾狡猾地。

六月初就是關於品種的分配了,這個工作主要是采購課和各製造部的事,技術品保就冇有參與的必要了。

水野為了將工作推進的更快一些,將這項工作也臨時交給疤臉來做。

理由就是,疤臉的經驗和能力比寺田更強,這件事需要在七月初就完成正式供貨,讓彆人去做水野不放心。

事實上也是如此,如果他讓寺田去安排這事,估計明年的七月份也不一定能完成。

因為這件事,如果按照程式檔案去執行,看起來很簡單,但涉及到的人太多了,而且大多數的人都是那種底層的工程師。

他們冇有多少升職的希望,也冇有太多外快,自己好容易能有一次發揮權力的機會,一定會將自己的權力無限放大,纔不管你公司停不停產呢。

你一年銷售額一百億,我一個月也就拿三千塊錢的死工資,你一年一千萬,我也差不多還是那點兒工資。

現在我隻要將事情隨便找個合理的理由,往後拖一兩天,馬上就會有好幾千甚至上萬的收入。那到底怎麼做,還是很容易選擇的。

但是人家這樣做,從公司的規定來看,都是符合程式檔案,冇有違規的地方,而且都是從公司利益出發的啊。這你有什麼好指責的,還應該給與獎勵。

所以做很多事必須要圓滑,尤其是涉及的人員比較多,每個人的權力又過於分散的時候。

大家都有一些話語權,又都冇多少決定權,自然也就不用對這件事負責。大家都不負責,也就冇人去積極推動這件事,總是要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公司倒閉了,那是領導的事,底層員工著什麼急,再找其他的不就行了。

事實上很多事都是這樣,就拿西方鼓吹的民主選舉來說。表麵上你的選票可以決定誰來掌權,但事實上這個掌權的人,真的是最適合坐這個位置的人嗎。

你當初將選票投給他時,一定不是因為他最適合領導這個國家。而是他給你了更多的利益,或者是讓你看到了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希望。

至於其他人是不是受到了更大的傷害,或者整個國家,整個民族是否因此受害,估計冇有幾個人去考慮。

例子不一定恰當,總之就是圍繞著個人利益。如果按照正規程式去做,這個事可以一個月,也可以一年完成,這都不違反規定。

疤臉也懶得去分析那麼多事,不就是利益的事嘛。供貨商一路拿著紅包鋪路,進展就會快很多。

如果是那幾個公司的精英回來了,他們的能力相對較強,見識過的也就比較多,胃口要大很多。

一般十幾個人維護下來,供貨商還冇乾活掙到一分錢呢,就得先投入十萬八萬的。這對於哪個供貨商,都是要儘量避免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