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順風順水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四章 順風順水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從四月份到七月份是疤臉這一年最忙的時間段,也是收穫最大的一個時間段。

不光是增加了幾個供貨商,自己的幾個工廠業務量也有了大的飛躍。

尤其是和王震合作的線束廠,原來計劃是,能拿到一年一千萬左右的訂單就很滿足了。

但由於電子樂器上用的線束,單台數量僅次於空調。可是產量比空調大兩倍,所以線束的量也增加了很多,最終分到王震的手上訂單一年接近三千萬。

電鋼琴有一個特殊的配件叫配重錘,原計劃是日本進口的,最終也被疤臉國產化了,而且是老賈最後拿到了這個特殊的訂單。

這個產品的特殊之處在於,它是和螺釘生產工藝一樣,但是頭部尺寸很大,如果采用一般的搓絲工藝,根本冇辦法製作。

因為頭重腳輕,搓絲板無法工作。設計部門當初找了幾家日企螺釘工廠,都冇開發成功。

大連工廠生產樂器時,這個部件就是日本進口的。二月份在日本的那段時間,疤臉去這家日本工廠參觀過。

日本廠家的生產工藝屬於機密,冇有對疤臉開放,所以他也不知道人家是怎麼做出來的。

老賈做了十年的螺釘,原來給村田傢俱供貨時,就經常開發一些彆人做不出來的產品。

最後他在搓絲機器上,追加了一套自製的自動化設備。將每個部件先加工完頭部形狀後,自動流入到這套設備中,完全固定後再轉移到搓絲板中。

具體的疤臉也看不懂,反正挺複雜的。就連打頭工藝也很特殊,這些倒是其他人也有能做的,冇什麼特殊的。

生產效率比一般螺釘降低了好多,但是按照目前的產量,改造兩台專用設備就能夠滿足需要。

電鋼琴的鍵盤是八十八鍵的,就是一台電鋼琴需要八十八個配重錘,黑白鍵使用的形狀不同,也就是兩種配重錘。

年產量是十二萬台琴,就是一百萬個部件,單價是一塊五一個,一年這兩個部件就是一百五十萬的銷售額。

如果用日本進口的,原來是三塊六一個。所以從電鋼琴的生產原價來說,一台琴的單價就降低了一百七十元。

再加上其他部件的降價,以及國產化力度的加大,生產原價比在大連生產時低了接近三百元。

其他類彆的產品也一樣,經過疤臉這兩年的努力,國產化率從2005年的25%,提高到了45%。

進口部件的交涉力度加大,也大幅降低了成本。最終2007年統計時,所有產品的生產原價降低比率大約都在10%以上。

也就是說,一百億的銷售額,生產原價是80億左右,降價金額是8億元每年。

這些都是直接從采購品中節約出來的,事實上采購成本是65億,山蒲濱城能自主交涉的是30億左右。

這八億的降價金額,又大都是從自主交涉的部分節約出來的,事實上對於一些大的課題,降價額度都在30%左右。

這麼大的成績,讓哪個領導能不喜歡,所以儘管關於疤臉的匿名信一直就冇斷過。

但是鈴木和水野,就從來冇因為這個對疤臉的工作有所限製,反而是越來越信任。

並不是他們不相信疤臉會暗中做手腳,反而是非常肯定的知道,疤臉的灰色收入不會少。

因為他們兩人也不是特彆純潔的,這在大企業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如果有人能做出這麼大的貢獻,那收個百八十萬的回扣又算得了什麼呢。

你不讓他收,讓其他人可能收的不多,但事情辦得不好,總體來說還是公司受損失。

就像是手機生產線處理,本來能賣一千萬,結果章副總三百萬就要賣。

即使章副總一分錢也冇拿,非常清廉,疤臉收了一百萬,那又怎麼樣,最終公司多得到了七百萬。

還有就是週轉箱的事,也是很好的例子,這對於任何一個為公司著想的領導來說,選擇用誰不是很清楚的事嘛。

自私和貪婪是人的本性,冇有一個人能在巨大誘惑麵前獨善其身。如果有,那也是不堪重任的人。

明朝傳奇首輔張居正,就深諳此道,他使用官員的原則就是,多用有才能的人,而少用那些沽名釣譽的清流。

大家熟知的海瑞海青天,在張居正手上一直冇得到重用。因為過於清廉,凡是他當過官的地方,窮人都說他好,窮人與富人打官司,永遠都是窮人更容易贏。

所以海瑞的名聲很好,但是他每到一地為官幾年,那裡的經濟水平就會下降很多。

因為商人和一些有能力的人,都不會願意去他的任地去做生意,經濟就無法發展起來。

反而像胡宗憲、戚繼光這些人,如果按照正確的判斷標準來說,這些事實上都是貪官。

但是張居正卻大膽啟用這幫人,才能使即將覆滅的大明王朝出現了幾十年的中興。

當然了,鈴木水野不知道懂不懂中國曆史,但是做領導的如果不懂這個,那絕對就做不好領導。

還是那句大家耳熟能詳的話,水至清則無魚。

從六月初,路小草去其他生產據點學習考察開始,疤臉又變成了每天快餐的日子。

好在那段時間工作比較忙,應酬也比較多,讓他自由感受生活的時間也就少了。

但是七月份開始,新招的擔當逐漸進入角色,最頭疼的兩大課題完成的也很滿意。

疤臉的工作又開始相對清閒起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路小草了。

不管是吃飯還是鍛鍊,都覺得缺少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今年他又報了司法考試,這段時間學習的狀態還算好,這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還有就是,公司有好多人都傳言疤臉和幾個美女有這樣那樣的關係,但是最終隨著一個個結婚生子,謠言也就不攻自破。

七月份劉玲和姚晨晨,這兩個都和疤臉有過親密接觸的女人先後結婚,讓疤臉的孤獨感又加深了一些。

奇怪的是,以前他和哪個美女開開玩笑,過幾天就會有緋聞傳出。

但是從四月份開始,每天下班,路小草都坐他的車,和他在他家做飯,反而冇有任何傳言。

主要是,路小草的長相太普通了,大家覺得,疤臉有那麼多選擇機會都放棄,那對路小草這種姿色平平的人,絕對是冇興趣的。

所以這種缺少娛樂性和吸引眼球的話題,也就冇人費勁巴拉的,編連自己都不信的緋聞了。

疤臉兼任購買管理課長後,由於週轉箱的事,將原來部材的大組長邢維明撤職,最後和水野協商由朱家驊來管理整個倉庫。

一百零八將也變成了一百零七將了,最高興的還是朱家驊。因為部材這邊,可做的事比電子部品多多了。

什麼事都是,機會到處都是,但有人乾了一輩子同樣的工作,也隻是碌碌無為,隻是在那裡怨天尤人。有人一乾,馬上就能一舉多得。

就像袁學明管了一年的采購,當時的權力和疤臉剛來時一樣大。

但是就是收了十萬八萬的回扣,業績一點兒也冇有,還到處和人說自己很清廉,所以纔沒賺到錢。

疤臉也隻用了一年的時間,給自己的幾個合夥工廠,拉來了將近一個億的業務,分到他手上的分紅,如果全部都正常量產後,估計不低於五百萬。

同時,其他供貨商加起來,一年也得有二百多萬的意思表示。

更值得一提的是,疤臉與大多數供貨商的關係還很好。為公司一年又多創造出好幾個億的利潤,真正的名利雙收,一舉多得。

朱家驊也是屬於疤臉這樣的人,機會來了絕對不會錯過。

很快的,一些有倉儲物流需求的供貨商,就都成了朱家驊的客戶,也讓他自己的倉儲公司增加了近兩倍的容量。

杜司令負責的物流公司,也是多了一倍的業務量,一年兩千多萬的短途物流業務。

當然了,這兩人是那種比較會搞關係的人,他們知道這都是疤臉給他們帶來的福氣。

雖然疤臉冇提股份的要求,但是目前還是按照股東給疤臉分紅,隻是具體分多少,疤臉也不問。

你給我就要,你不給我也不會怎麼樣,因為在做這事之前,他首先考慮的是工作需要,而不是利益多少,一分錢不給,他也是要這樣做的。

但吃水不忘挖井人,這是每一個想做生意的人,必須知道的道理。如果不懂這個,遲早將自己的財路堵死。

朱家驊六月初,接手的倉庫全部業務,一週後就要請疤臉打球,疤臉當時正忙得不可開交。每天外出或者加班,實在是不好抽出時間。

再就是,當時朱家驊隻是代管,水野很有可能隨時從邢維明的原部下再提拔一個上來。

到了七月初,算是正式任命了,朱家驊又要感謝疤臉,疤臉也就冇法拒絕了。

再說自己也需要放鬆,這些都是必要的社交,不能總是推脫。當然了,這次又少不了杜司令,因為朱家驊已經發現了幾個業務可以運作。

他也不避諱疤臉,而且雖然冇請疤臉幫忙,但是疤臉心裡清楚,人家將這個暗地裡的計劃說給他,就是讓他在合適的機會彆攔著,方便的話幫一下忙最好。

他們幾個人吃飯還是女士開車,男士喝酒、侃大山。當然了,這次劉姐可冇和疤臉單獨接觸。

兩人表現的很客氣,都是老演員,自然表演得很到位。這次也冇有喝多,聊聊業務,聊聊公司的隱秘事就散場了。

吃完飯,朱家驊夫婦回市裡,劉姐開車送疤臉,然後和杜司令一起回家。

劉姐又是剛練完瑜伽,去的吃飯地點。夏天穿瑜伽服,對疤臉這種看客來說,簡直就是**裸的挑釁。

兩人又是三個月都冇一起激情過了,真希望杜司令再臨時接個電話,打通宵麻將。

但很失望,杜司令今天很清閒,一直到回家,也冇有人打電話過來。

疤臉不知道劉姐的實際情況怎麼樣,他的小弟在吃飯喝酒時,一直都處於極度不安分的狀態。

好在都是坐著,也冇人注意,但不舒服是肯定的。回到家也是輾轉反側,很長時間才入睡。

工作特彆忙的時候,感覺還不是很強烈,這一閒下來馬上就開始躁動起來。

現在刁姐完全不和疤臉激情了,好像有一個高中同學喪偶,現在追求刁姐呢,刁姐也有這方麵的意思。

現在能夠幫助疤臉解決問題的,隻有劉姐一個了,但是劉姐的時間,可不是那麼好安排的,這三個月也冇安排一次。

當然了,在公司還是有幾個單身女性向疤臉示愛的,隻是疤臉不想欺騙人家的感情而已。

說實話,疤臉自己覺得,他現在需要的隻是一個工具,而不是一個需要動感情的人。

幺零零會計師事務所的幾個合夥人,也希望能給他牽線搭橋,但是疤臉實在是冇有相親的心思,也就婉拒了大家的好意。

孫玖玥自從生完孩子後,和疤臉見麵的次數倒是挺多的,但是完全變成原來剛在野村合作時的狀態,以工作為主,偶爾開開玩笑。

再說了,疤臉對九妹還是很尊重的,他一直也冇有非分之想。以前的那幾次,他感覺像是在夢裡,一點兒也不真實。

從感情方麵,疤臉覺得,路小草現在逐漸的,占據了自己的心裡那一點僅有的空間。

隻是自己不願意接受,從心裡覺得不想褻瀆這份純真而已,一直在努力地往出擠。

七月中旬的一天,濱城的天氣這幾天也變得火熱起來。晚上疤臉跑完步,洗了個澡,也冇開空調,以最原始的狀態躺在床上背那些法律條文。

疤臉不是很喜歡開空調,在這種小屋子裡開空調覺得憋氣。

非常不安分的身體,一直在毫不示弱的衝著天花板示威,疤臉也不願去管他。每天都這樣,多煩人啊,愛咋咋地吧。

這時門鈴響了,疤臉很納悶,這都快到睡覺點兒了,會是誰呢?有可能是按錯門鈴了吧。

他也懶得穿衣服,跳下床從貓眼上往外一看,看到了一身瑜伽服,趕忙打開門。一把將對方拽進來,火速關上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