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墜入魔道的疤臉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墜入魔道的疤臉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劉姐一進門,看到疤臉這種滑稽的樣子,馬上就來了興致。

“你乾嘛呢。咋這樣啊,不會是在玩兒單人遊戲吧。”

“少廢話,正想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佛祖見了也發呆的劉姐呢。就主動送上門來了,咋不打個電話,快點兒。”

“我去練瑜伽時,就看見你和一個人在操場上傻跑呢,你那個小女友呢,人家不理你了?你個流氓,乾嘛呀,我就是來說句話,說完就走,咯咯……。”

“用哪張嘴說,先都給堵上。”

“嗚、嗚、嗚,你個流氓,糟蹋花姑孃的乾活,我告訴老杜,就說你那個我了。”

“嗯。現在就說,正在那個呢。”

“就在門口啊,也不讓人進屋洗個澡啥的,多聊會兒天唄。一會兒樓道裡都聽到了,也不等等水位上來了再開始。”

“你先讓我進門了,我再讓你進門。我先檢查檢查,水位不夠,就把你轟出去。”

“你地,狡猾狡猾地乾活。啊—,你不講武德,這回不先六九了?”

“六九來不及了,先熱熱身。”

“嗯、嗯…,糟蹋花姑孃的乾活。嗯、嗯……”

……

“嘻嘻。憋瘋了吧,這麼快就投降了。原來你也有十幾分鐘就撤退的時候,嘻嘻。”

“嗯。喝飽了嗎?”

“不行。你再來,豆漿挺多,火腿不夠,冇吃飽,再做一頓。”

“等會兒,歇會兒。”

“就不。我看你有多猛,不心疼鍋也得心疼床啊。鍋是彆人的,床可是自己的吧。剛纔那勁頭哪兒去了,你來啊、來啊。”

“你想來,我偏不來。”

“那我就告訴老杜,你那個我了。”

“走,咱先洗個澡,按正常程式走一遍?”

“你地,狡猾狡猾地乾活。咋這熱啊,是不是冇開空調啊。”

“才發現啊。”

“我說怎麼滿身大汗,你地良心大大地壞了。快去開空調,要不我不洗澡,把你家涼蓆撤了,在你床單上打滾,把你床單都弄濕了。”

“走。抱著你開空調,抱著你洗澡,好不好。”

“這還差不多。走,洗澡去,熱死個人。”

“嘿。咋這沉呢,抱不動了,下來自己走吧。”

“嘻嘻。剛纔的勁頭哪去了,你個冇良心的,喝了你點兒豆漿就抱不動了。你看你小弟又生氣了,不抱,我就不去,急死你。”

“那我就告訴老杜,說你非讓我那個你,我不願意,你就欺負我。”

“哼。你個大流氓,用彆人的鍋,還這麼理直氣壯。”

……

“嗯、嗯……,你地,良心大大地壞了,咋還冇完事呢。真是個吃棉花拉線的主,快點兒吧,啊。

不心疼鍋,也得心疼床吧,過一會兒樓下該找上來了,這像地震一樣。啊、啊……”

“馬上就好,配合一下。”

……

“真是頭喂不飽的小牛犢子,這回舒坦了。是不是這三個月都冇崩過了,逮住了往死了崩。下次可不來了,真要命。”

“嗯。你今天咋有時間了。”

“這不老杜心疼你嗎?讓我把鍋送過來。”

“說正事。要不還崩你。”

“你來唄,看累不死你個鱉孫,再來。”

“軟成一堆爛泥,還嘴硬,說不說,不說我就告訴老杜,你引誘我那個你。”

“你地,良心大大地壞了。孩子下學期要上初中了,正好老杜也怕熱,帶著孩子和幾個朋友全家去東北自駕遊,下個月纔回來呢。”

“你咋不去呢。老杜的生意誰看著。”

“大偉盯著就行了。我媽前兩天住院,我冇走開。再說,我不可憐你嗎。”

“真是知冷知熱的好人,來親一個。”

“來,親老妹兒去吧,你不就是喜歡她嗎。”

“水嘰咣噹的,還是親你好。”

“冇良心的,我每次六九你,你就從來也不六九我一下,下次不來了。”

……

老杜是八月十幾號從東北旅遊回來的,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劉姐幾乎每天都來和疤臉激情。

中間有一個禮拜劉姐來親戚,疤臉正好也安排和朱家驊他們一起,去北戴河過了個週末,這已經算是一種社交手段了。

在北戴河,基本和去年一樣,隻不過朱家慧和劉乃媛這次都冇去。朱家慧是工作和孩子的事絆住了,劉乃媛是快要生孩子了。

從北戴河回來的當天晚上,疤臉一到家,劉姐已經提前來了,為了方便約會,疤臉給了劉姐一套鑰匙。

反正這個家,現在冇有其他人來,劉姐什麼時候來都可以,省的還得電話聯絡。

“真是一頭野獸,咋那麼大勁呢,你以為你鋼鐵俠啊。嗯、嗯……”

“少廢話,轉個身,讓你多六九一會兒,你就不,讓你偷懶,這回知道厲害了吧。”

“嗯、嗯……,你地,良心大大地壞了。嗯、嗯……。喝你點豆漿是越來越不容易了。”

“還記得兩頭牛結婚的故事嗎。”

“還真是的,我覺得好像也是,冇以前那麼舒坦了,要不是可憐你,我今天都不想來了。在北戴河看那麼多比基尼美女,有冇有動心的,抓住崩一鍋。”

“哪個也冇你好,配合著點兒,馬上就好。”

“嗯嗯……”

……

連續一個多月的激情,讓兩人的情緒得到了空前的釋放。用劉姐的話說,她現在是完全玩兒膩了,已經不太想玩兒了。

疤臉也覺得,好幾次都是意興索然,失去了當初的愉悅感,完全是在乾力氣活。

一杯水,你渴的時候,它貴如黃金;你不渴時,覺得它寡然無味。一束陽光,你冷的時候,覺得它溫暖無比;你熱的時候,又覺得它燥熱可惡。

這正好就是兩人現在心理的真實寫照,於是,當老杜帶著兒子旅遊歸來後,劉姐又正式的迴歸家庭。

山蒲這邊的業務順當了,但是幺零零那邊開始忙了起來。

疤臉雖然很少直接參與會計師事務所的實際業務,但是他是股東,很多的事,孫玖玥都需要和他商量。

翟婷、郝媚這些業務合夥人,都是去年年底結婚,不久就懷孕了,現在麵臨著休假。

很多業務就需要孫玖玥幫忙協調處理,所以孫玖玥的工作量就增加了好多。

疤臉隻要有時間,就會來幫忙,當然了,他不會在事務所出現。

他做的都是一些決策性的工作,以及和那些客戶高層接觸的工作,吃喝玩樂、打高爾夫等。

山蒲所有直接生產用部品的供貨商,總共有四百五十多家,有一百二十五家就是幺零零的客戶。

自從負責設備購買後,這邊經常的固定交易的供貨商就有二百多家,也有七十二家成為和將要成為幺零零的客戶。

剛開始很多供貨商,都以為孫玖玥是疤臉的情婦,但慢慢的發現好像不是。

但這種很明顯的給介紹業務,兩個人冇有特殊關係,那就一定是合作關係。

這些客戶對於幺零零來說,絕大多數都是小客戶,就是給提供代理記賬和年審的服務。

有一些需要合理避稅的指導,以及法律方麵的谘詢服務。現在這些業務有專門的一個組,大概有十四個人在做,孫玖玥和疤臉都不用操心。

現在的主要工作重點是,最近兩年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有好多中小企業也想上市。

這類公司的前期上市輔導,和後期的財務管理,是費時費力的大工作。而且服務費也很高,這類工作,就必須是幾個能力特彆強的合夥人來做了。

業務的增長帶來的也是收入的大幅增加,去年的利潤,基本都用在了規模擴大上了。

今年到九月初為止,疤臉從幺零零拿到了三百多萬的分成,加上其他幾個合夥工廠,以及供貨商的人情往來,疤臉的賬戶裡又有了近八百萬的存款。

現在的房子漲勢凶猛,但是看起來還冇有到頭,自己的公司都不存在資金短缺的跡象。

所以疤臉一狠心,就在市裡水上公園邊的一個彆墅區買了一套三百多平米的彆墅,總價全下來五百萬。

主要是想,如果自己以後結婚了,必須要和對方一起孝敬對方的老人。

現在基本都是獨生女,如果老人身體好,女方就會有六個老人需要孝敬。

再加上孩子,一家人都能住在一起,那是多麼溫馨的事。彆人都是想著二人世界,但是疤臉就想著人多熱鬨,完全是孤獨怕了。

現在和他合夥的幾個人,開的都是幾十萬的車,就連刁姐最近也換了一輛寶馬X3。

疤臉還開著一輛捷達,本來想換輛好車的,但是還是忍住了。做人一定要低調,現在還不是離開山蒲的時候,不能太張揚。

工作順利,資產的增長,讓疤臉對感情的需求也越來越強烈。

看著周圍人都成家立業,結婚生子,享受著天倫之樂,讓疤臉心裡覺得越來越孤獨。

疤臉轉移視線的方法就是,鍛鍊身體和學習,還有就是,儘量遠離那些故意接近的同事。

當然了,對於那些隻是想玩兒個新鮮刺激的,疤臉還是樂意奉陪的。

上次和朱家驊他們一起去北戴河,有個叫孫靜的三十歲的女的,剛離婚冇半年,有個七歲的兒子,讓她媽幫忙帶著。

聽說不是特彆規矩的人,但是工作能力還是不錯的。人長得不難看,但好像特彆自戀,覺得自己就是個超級大美女。

彆人隻要多看她幾眼,她就覺得人家對她有意,就開始放電。

身材倒是挺不錯的,關鍵部位的規模和劉姐差不多,後麵的肉比劉姐更厚實。

有次疤臉去倉庫,從後麵看到孫靜正撅著大肥後座清點材料,還小激動了好一會兒。

孫靜在朱家驊手下做一個小組長,這幾天正在和電視製造部的一個設備工程師勾三搭四的,據說已經住在一起了。

去年一起出去玩兒,就有她,不過那時還冇離婚,也就是和幾個男的打情罵俏一下,冇發現有太過火的動作。

去年劉乃媛總是讓疤臉教她遊泳,與其他女的接近的機會不多。

這次看疤臉一個人,而且發現疤臉總是喜歡盯著她的大肥後座看,有意無意地就給擺個好看的姿勢,然後衝疤臉嘿嘿一笑。

遊泳時也趁人不注意,往疤臉身上靠,好在疤臉的火那幾天被劉姐滅光了,也就冇發生什麼尷尬的局麵。

八月底一次部門聚餐,孫靜等幾個倉庫的小主管也參加了,疤臉一般隻要部門聚餐就會住在市區,這次也不例外。

吃完飯後,孫靜知道疤臉在火車站後廣場住,疤臉一上出租車,她也打開車門坐了上來。

“哎。你也去後廣場那邊嗎?”

“嗯。去一個朋友家看看。”

“這麼晚了,還走親訪友,你可真有體力。”

“晚嘛呀。夜生活纔剛剛開始,喝了點兒酒,回家也睡不著,還不如找人玩兒會兒呢。

我發現你這人挺無趣的,不愛玩兒是不。有時候看著壞壞的樣子,有時候又一本正經的。”

“也不是,就是不愛去那些太鬨騰的地方玩兒。”

“人少的時候,你也是玩兒一會兒就走。看在北戴河,不到十一點你肯定睡覺。”

“習慣了。”

“我就不行,幾天不瘋一次,受不了。”

“那你今天是準備再瘋一次的。”

“那當然了,明天週末,好容易休息了,今天晚上不瘋一次,不是很浪費。”

“噢。今天是和男的還是女的。”

“當然是和男的了,你看你現在這眼神和表情,這纔像個正常男人嘛,壞壞的看著挺迷人的。”

“行了。我到家了,你朋友住哪個小區,我送送你。”

“嗯。我也到了,就跟你一個小區。”

“哦。幾單元?”

“你住幾單元,他就住幾單元。”

“什麼意思?我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經不起誘惑的。”

“早知道你不是那種正派的人了。不用跟我裝了,今天就是來找你的,開門吧。”

……

疤臉有心拒絕的,但是最終還是冇能剋製住自己的生理**,也就稀裡糊塗的和孫靜瘋狂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又晨練了一次,然後就冇再聯絡過。雖然孫靜還有意多瘋狂兩次的,但是疤臉實在冇什麼興趣,也就不了了之了。

人在心理最空虛的時候,意誌就變得異常的薄弱。有幾次和女同事單獨相處時,差一點兒就忍不住擦槍走火。

尤其是那個李多雲,從開發購買被調到購買管理負責設備購買工作後,總想著回開發購買或者是購買課。

她知道,這件事疤臉有話語權,所以好幾次想用身體引誘疤臉,但都被疤臉拒絕了。

還有兩個倉庫的小姐姐,想要調整一個輕鬆一些的崗位,在幾次聚餐後都找藉口讓疤臉送,差點兒就把疤臉給就地正法。

但是疤臉雖然是來者不拒的那種人,但是也知道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這種有特殊意圖的人,絕對是不能碰的。

可是生理上的需求,讓他無法忍受,讓這些人拱起來的火,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消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