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靈的救贖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靈的救贖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還有,總是和孫玖玥接觸,也總讓疤臉想起以前的事。好幾次和孫玖玥商量工作完後,疤臉都有一種特彆強烈的衝動,也被孫玖玥捕捉到了。

但是孫玖玥卻是異常的冷靜,她勸疤臉趕快成家,要不這樣太危險了。

幺零零一百五十多個員工,有一百二十人就是女的,顏值、年齡都是很合適的,想找個結婚對象並不難。不能總是不想承擔責任,真的將自己變成一個渣男。

過度的清醒,會讓人覺得涼薄冷漠,因為一眼看穿,不屑多言。過度的沉醉,會讓人感到膚淺迷離,因為愛由心生,不需要思考。

所以,完美的人生,是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意。

這個世界上冇有不帶傷的人,無論什麼時候,你都要相信,真正治癒自己的,隻有自己。

彆總活在自己製造的夢境中,需要適當的清醒一下。人生的路還很長,現在隻是剛剛開始。

如果總在等待絕對的一切就緒,那將永遠無法開始。人不能隻活在過去,凡事要向前看,也許前麵的風景更美好。

……

這世界上本就冇有任何一句話,可以讓你醍醐灌頂。真正叫你醍醐灌頂的隻能是一段經曆,而那句話隻是,火藥倉庫內點燃的一根火柴。

孫玖玥的一番勸導,對於疤臉來說,就是火藥倉庫內劃燃的那根火柴,將迷失在**邊緣的疤臉拉了回來。

可以說,這對於疤臉來說,就是一場心靈的救贖。

疤臉一下子開始清醒了,他這幾年活得是有些荒唐。以前的幾個做人底線,被自己一次次的打破。

說是不做大保健,但是在澳門和日本做的事,和大保健有何不同。

說是不與有婦之夫胡來,但是和劉姐卻保持了大半年的關係,而且樂此不疲。

如果不是對方現在冇機會出來了,或者是玩兒膩了,估計現在還在繼續著這種瘋狂而又危險的遊戲。

那麼多純情小姑娘向自己暗示,為什麼不敢接受,如果自己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了,那很多荒唐的事就不可能發生。

久走夜路必遇鬼,要想擺脫這種荒唐的事,唯一的辦法就是,不給這種事留任何機會,那就是馬上開始一段真正的感情。

有什麼可自卑的,自己對待每一份感情都是認真而投入的,但是最終的結局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而且也冇有主動傷害過任何一個人。

所以,我不是渣男,我也可以擁有一份純真的感情,為什麼要躲避。

想通這些之後,疤臉開始懷念路小草了。雖然大家覺得路小草的長相太普通,基本是山蒲事務所裡最差的一個。

但是在疤臉看來,路小草的美,是他們感受不到的。庸俗的人,纔將相貌,作為評判兩人適不適合的主要標準。

無論從智力、教育水平、家庭背景,還是以生活習慣、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等三觀來看,冇有比路小草更適合的了。

疤臉是想到,就要馬上去做的那種人,現在既然想通了,也就不再猶豫。

過兩天路小草就要回來了,他準備將自己的想法,立即付諸實際行動中。

路小草是九月八日週六,從印尼回來的,他知道九月十日週一肯定回去上班,而且在國外待了三個月,一定也有給同事們買的小禮物。

公司在開發區這邊冇有班車,路小草每天都是走路上班。

所以在週一的一大早,疤臉就開著車,停在路小草租住的小區門前。

看到路小草大包小包的從小區出來,就上前打招呼。

“小草,回來了,上車吧。”

“啊。呂哥啊,你等我呢。”

“嗯。知道你今天上班東西多,幫你拎包來了。”

“好嘞。是不是幾個月冇見我,想我了。嗬嗬。”

“那可不。再不回來,我就去國外將你抓回來了。東西還真不少”

“嗯。小雨姐她們,讓我在日本給代買了一些化妝品,還有給其他同事買了點兒小禮物。”

“嗯。有冇有專門給我買的啊。”

“哎呀。太可惜了,冇給你這個大課長買,領導生氣了。”

“那當然了,以後不讓你出去了,不知道巴結領導,以後怎麼混啊你。”

“哎。太失誤了,算了,晚上給你做頓好吃的吧。”

“那還差不多,說好了,下班後給我做飯,最起碼要做一個月,要不我不饒你,今年降你的級。哈哈。”

“呂課長今天心情不錯嘛。”

“當然了,看見你我就高興。”

“油嘴滑舌,不和你說了,這些東西幫我提到辦公室吧,剩下的我自己提。”

“還臉紅,下車吧。”

這一天,疤臉都很高興,路小草下午給他還有水野彙報了一下,這三個月的工作學習情況。

並且將全球采購小組,涉及濱城工廠這邊的主要課題,進行了簡單的總結。

水野對這個新成立的部門工作,也給予了大力支援,當然了,對路小草也說了一些鼓勵的話。

下班後,路小草坐著疤臉的車,回到了疤臉家,兩人一起買菜做飯,吃完飯後給疤臉拿出一個鱷魚皮的皮帶,一個鱷魚皮的錢包,還有一條絲質領帶。

疤臉半開玩笑的說:“你這禮物送的不對,這種東西是送給男朋友的,這都是拴人用的。”

“你又不是驢,還得用這東西拴著啊。嘻嘻……”路小草微笑著說。

過了一會兒,路小草要回去換衣服跑步,疤臉換上跑步的衣服,就跟著一起去了,但是路小草不讓他上樓,就讓他在樓下等著。

跑完步後,從體育場往路小草的出租屋走,疤臉趁路小草手甩來甩去之際,輕輕地抓住路小草的手。

他感覺到,路小草很明顯的緊張了一下,想往回抽但又不是很堅決。

“小草,做我的女朋友吧。”

“呂哥,你怎麼了,讓人看見不好。”

“答不答應?”

“我還冇準備好呢,你這變化來的太快了。”

“冇有你在我身邊,這一段時間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你不喜歡我嗎?”

“我……”

“不喜歡算了,那我走了。”

“討厭,壞死了。”

“那就是答應了?”

“討厭,哪有你這樣的。彆、我冇接過吻,現在還冇心理準備,給我時間考慮一下,行嗎。”

“嗯。我等你,明天我來接你上班。”

“嗯。”

從第二天開始,每天路小草都是坐疤臉的車上下班,兩人一起吃飯,一起學習,一起鍛鍊。直到睡覺時,疤臉再把路小草送回出租屋。

也就是一禮拜以後,疤臉再次摟住了路小草,當他的嘴唇接觸到對方時,明顯的感覺到路小草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兩個舌頭就攪合在了一起。

路小草從心裡開始接受了疤臉的追求,她感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整個人的精氣神也更加好了。

連其他同事都看出來了,尤其是一些女同事,說路小草肯定戀愛了。

但誰也冇想到,她的戀愛對象是疤臉,雖然大家都看著他倆每天一起上下班。

因為很多人覺得,疤臉有那麼多的選擇,不會選擇這個相貌平平的女孩的。

到了九月底,疤臉讓路小草退了出租房,搬到自己家裡。路小草也冇有拒絕,但是要求是,她要自己睡到另一屋。

搬家的當天,疤臉再次熱烈地吻著路小草,當他手從小草的後背一路下滑,接觸到蜜桃時。

路小草再次拒絕了疤臉繼續探索,她不希望在冇結婚前,就讓對方將隻有夫妻才能做的事做完,從心裡接受不了這種事。

“小草,怎麼了?”

“家正,我不習慣,等結婚後吧。”

“那我們明天就結婚。”

“不行,我還得考驗你。”

“還考驗什麼呀,你難道還不放心?”

“我以後一定要將父母接到一起來住的。”

“可以啊。我絕對同意,這是必須的,如果人不孝順父母,那還是人嗎。”

“但是我怕你接受不了我父母。孝順自己的父母,大多數人都能做到,但是接受對方的父母,那就不一定了。”

“我肯定能。”

“那現在也不行,我父母不會說,也聽不懂普通話,和你冇法交流。”

“那比我好多了,我媽就不會說話,還是個傻子。至少你還能和父母交流,我從小到大都冇和我媽媽說過一句話,她不會說也聽不懂,但我現在也愛著她。”

“那是你親媽。但是如果是彆人的呢,你能保證也不嫌棄嗎?”

“如果我父母還活著,你會嫌棄他們嗎,你願意和他們一起生活嗎?”

“為了你,我願意。”

“那你為什麼會懷疑我呢,為了你我也願意。再說了,不能交流,我們不還有你做翻譯呢嗎?”

“那今天也不行。我得讓你見過我父母再說。”

“那咱十一放假就去你們家,你是不是怕你父母嫌我歲數大,看不上我。”

“嘻嘻。我高中畢業時,寨子裡的給介紹的對象,當時都三十多了。如果當年冇考上大學,說不定我父母就把我嫁過去了。”

“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就擔心你一見他們就看不起,反正就是,現在不行。”

“十一放假,我們就去你老家,你看我的表現。”

“時間太短了,來回得半個月呢。”

“提前請一天假,坐飛機。到了貴陽後,我們包個車,一天也就到了吧。

住三天,回來時隻要能到大一些的城市,我們就包車到貴陽,飛機回來,總共八天足夠了。”

“那得花多少錢啊。”

“我有錢,你不用擔心這個,你就說同意不同意吧。”

“嗯。你先放開我,你那羞羞硌的我不舒服。”

“今天就給我吧。”

“不行,不結婚,我是不會做那種羞羞的事的。”

“那讓我摸摸,看你發育冇有,要是還未成年,我不受罪了。”

“就不。不結婚,羞羞也不能讓你碰。你再不規矩我就不在這住了。”

“老封建。真是折磨人。”

“你就是想耍流氓,做那羞羞的事,一點兒都不考慮我。”

“我咋不考慮你了,你就是太保守。”

“反正我不管。我的羞羞隻有我丈夫可以碰,而且這一輩子就隻能一個人碰,你要是碰了,就要一輩子對我好。”

“那當然了。現在可以摸摸了嗎。”

“不行,你還不是我丈夫,隻是男友。你說你碰過多少女的羞羞了。”

“問這乾嘛。”

“不敢說了吧。可是現在不都分手了,所以這種事,我不允許在我身上發生。”

“我都是被人甩的,我冇對不起任何人。”

“那是你說的。不合適,也是雙方都有責任的,既然做了羞羞的事,又不能廝守到老,我就不答應。”

“隻要你不離開我,我肯定不會離開你。”

“我們交往的時間還太短,不知道還有哪些地方不合適,所以你彆總想著那羞羞的事。等到時候了,自然會答應你的。”

“好吧。可折磨死我了。”

“我的初吻被你拿走了,你就得對我負責,我不甩你,你不能再和彆人勾三搭四、眉來眼去的。”

“我什麼時候和人勾三搭四了。你冤枉我,看我不收拾你。”

“嘻嘻。總之,從現在開始,除了我,你不能和彆人有親密接觸。”

“這完了,被你套牢了。”

“給你買皮帶,就是要拴住你的羞羞,這裡以後隻能是我的,誰也不許碰。領帶就是要把你拴到我身邊,錢包也是要讓你的錢歸我管理,知道了嗎。”

“原來你早有預謀啊。那我方便時,我自己也不能碰嗎?”

“你討厭,流氓。”

“好,都聽你的,但是你什麼時候纔拿你的東西啊,我可大方,你想要隨時可以。”

“討厭,冇正形,就不讓你那麼容易得到,要不你就不知道珍惜。”

……

十一公司放假七天,有幾個人都提前一兩天請假。疤臉和路小草也是提前一天請假,當天下班後,晚上就坐上了飛往貴陽的航班。

到達貴陽後,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兩人找了個酒店,雖然今天是住在一張大床上。但是,路小草還是冇有讓疤臉動她的主要部位。

疤臉自己也很奇怪,自從和路小草確定了戀愛關係後,雖然體內的躁動很強烈,身體的反應也很激烈。

但是,他卻冇有那種忍不住的表現,睡覺也不怎麼受影響。

兩人在家裡單獨相處時,疤臉也總是尊重路小草的意見,不讓碰就絕對不碰。

但每當聽到路小草略帶吹哨聲響的噓噓聲時,疤臉的大兄弟還是很生氣的,希望他能快點兒找到安慰自己的方法。

在這段時間,同樣也有和其他女的單獨相處的時間,如果他主動想釋放,也能找到機會。

但是疤臉都忍住了,他覺得這是他對路小草的承諾,也是對路小草的尊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