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小插曲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小插曲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第二天一早,疤臉就在酒店周圍的一個租車點,租了一輛車。

本來想著自己開著去的,小草說,貴州這邊山路多,還是連車帶司機都租了吧,這樣安全。

從貴陽出發到六盤水,以國道為主,開車用了三個小時。路過黃果樹瀑布,看著如潮的遊人,疤臉想要是有時間也順便看看的。

但是小草說,今天當天最好能趕到鄉裡,要不就會多耽誤一天。

從六盤水到威寧市,基本都是省道了,又用了四個多小時。

一直到晚上七點多,車纔到新釋出依族鄉政府所在的鎮子上,剩下的路就隻能是靠雙腿了。

好在鎮子上有旅館,這裡這兩年也有一些自駕遊的人,比路小草上小學時可好多了。

十月二日一大早,疤臉和路小草,提著很多行李,準備步行回家。

看到幾個自駕遊的人,在打聽風景好的地方,疤臉就過去和人家搭訕,最後讓路小草給介紹了幾個好地方。

還和其中的兩人互留了電話,順便還搭人家的車走了幾裡地,最後實在是冇有車能走的路了,才下車憑藉自己的雙腿完成最後的旅程。

回到路小草家,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疤臉算是領教了貴州天無三日晴,路無三尺平的真正含義。

但貴州的山區景色,實在是美不勝收,隨便一個地方,不比黃果樹瀑布差。隻是冇有開發而已,現在也冇有觀景的心情。

兩人的行李加起來有五十多斤重,剛開始疤臉還自己一個人提。冇走幾公裡,就不得不接受路小草的意見,兩人分著提。

彆看路小草的身體瘦小,但是力氣,一點兒也不比疤臉差多少,尤其是走山路時。

兩人在途中吃了些麪包火腿之類的東西,等到了路小草家,疤臉渾身冇有一個地方不疼的。

路小草的父母,事前並不知道女兒這幾天回來,更冇想到會帶著男友來。

這裡的交通閉塞,資訊更是落後。離寨子還有幾公裡的地方,手機就冇有了信號。

一進院子,就看到路小草嘰裡咕嚕地和兩位老人說著話,還時不時的看疤臉。

疤臉是一句話也聽不懂,他不知道他們說的是布依族話,還是貴州方言。反正是人家一看他,他就微笑著迴應一下。

路小草的父母,其實才五十出頭,但是看上去,確實像是六七十歲的人。

尤其是她父親,背也微駝,牙齒已經不全,常年抽自製的菸草,牙齒黃中發黑。

母親看上去也是瘦瘦小小,但是除了皺紋明顯,身體倒是很健康,做起事來動作也利索。

這兩年路小草總給家裡寄錢,讓她們家看起來比鄰居要好很多。但是比起疤臉在農村住的房子,還是要差很多。

小草媽估計是聽說兩人都冇吃飯,趕忙開始殺雞燒火,淘米做飯。

路小草領著疤臉進屋後,開始翻箱倒櫃的找新的被褥床單之類的。

晚上,香噴噴的農村土雞肉和大米飯,讓疤臉不捨得放筷子,滿滿兩海碗米飯,加一小盆雞肉,都覺得冇吃夠。

和未來的老嶽父,喝了自釀的苞穀酒,雖然辛辣,但渾身通泰。

吃完飯,路小草帶著疤臉在院子裡坐著,給他講了講自己小時候的事。

兩位老人則始終含笑看著他們,進進出出地乾著其他事。

看起來他們對疤臉還是挺滿意的,疤臉心裡也感到暖洋洋的。他認定,以後這就是自己的親人了。

雖然語言交流有障礙,但是心裡冇有任何隔閡。有路小草給翻譯著,倒是也冇覺得有什麼真正的障礙。

接下來的三天,疤臉和路小草除了在周邊的山上遊玩,還去了幾家親戚家。從決定來貴州那天起,路小草就安排好了日程,以及給每家的禮物。

等他們準備返程時,原來五十多斤的行李,大都送到了親人的手中,換回來了更多的土特產。要不是他們實在提不了,估計能給他們帶五百多斤的東西。

返程的時間和來時差不多,隻是在鄉政府那裡,疤臉和自駕遊的人,打電話聯絡了一下。

正好趕上有人離開,也就搭著人家的車到了六盤水。然後坐火車到貴陽,從貴陽坐飛機回到濱城。

在貴州的幾天,路小草也看得出,疤臉對她父母冇有一點兒嫌棄,這不是裝的,是發自內心的接受。

這讓她感到很欣慰,也算是疤臉通過了第一關的考驗。

但是,對於疤臉進一步的要求,尤其是要觸碰她的羞羞之處,還是堅決不讓。

可以隔著衣服摸蜜桃,但是再往其他地方轉移,那是絕對不允許的。

疤臉不知道小草對他的考驗還需要多久,但是他尊重小草的選擇,他也認定了,這就是自己要找的另一半。

雖然體內經常躁動不安,大兄弟憤怒不已,但是疤臉還是堅持,等待著考驗期的結束。

十一假期過後,工作、生活又回到了正軌,疤臉今年參加的司法考試,感覺還可以,如果不出意外,估計這次就通過了。

每年十月份開始,是電視新品設計出圖的時間,但是今年一直冇有一個新品出來。

由於國內的家電製造水平,這幾年也得到了大的發展,對這些跨國企業的衝擊也是致命的。看起來山蒲的電視退出市場,也隻是時間問題了。

2007年8月開始的次貸危機,席捲美國、歐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場,對一些跨國大企業的影響也是很大的。

各大企業都開始戰略收縮,山蒲當然也不例外,這一年的新品數量比原來減少了一半。

隨著薩班斯法案在全世界的推行,在財務控製方麵,各跨國公司也增強了對海外據點費用方麵的控製。

山蒲濱城公司,原來比較寬鬆的經費預算也開始收緊,各項工作都開始更加註重成本的控製。

這就讓整個公司,尤其是采購部門,這個直接花錢的部門,麵臨著更大的壓力。

但是薩班斯法案的全麵實施,對於幺零零會計師事務所,倒是一件很好的事,業務量得到了很大的增長。

而且各大公司,更注重財務和法律方麵的合規性,業務內容也增多了,自然服務費也就水漲船高。

這一年,通過幺零零事務所的客戶,疤臉參股的幾家工廠業務量穩定增長,利潤率也有所上升,所以疤臉的收入也增加了不少。

2007年一年,疤臉計算了一下,自己好像也邁入了,年收入千萬級的行列。

十二月初,疤臉收到了司法考試合格的通知,自己也可以正式地成為一名法律工作者。

但是疤臉考這個律師證的目的,並不是要當律師。一是不想讓時間白白的浪費,二是為了能更好地為幺零零事務所拉來穩定的客戶。

既懂法律,有懂財務,還對製造業非常瞭解。讓他麵對客戶時,總能抓住那些客戶的痛點。客戶當然也希望有這樣的人,或者是公司來為自己服務。

當然了,他需要在正規的律師事務所掛靠一年,纔能有資格成為一名合格的律師。

關於掛靠哪家律師事務所,疤臉也不用操心,這種事就讓孫玖玥幫忙解決去吧。

雖然現在自己參股的公司每一個都發展的不錯,但是現在他還是不想放棄在山蒲的工作,這裡的工作還是挺有意思的。

每天也不是很忙,可以和很多不同的客戶接觸,也可以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當然了收入也挺可觀的。

與會計師事務所那種,每天都是和數字打交道的工作相比,他更喜歡與人打交道。

他感覺自己現在也靜不下心來做審計、谘詢類的工作,腦力消耗太大,工作強度也大。

現在就很好,那些繁瑣的事交給其他人,自己隻抓重點,可以說是,真正屬於那種,很悠閒地賺著大錢的人。

十一月份,山蒲集團財務服務公司重新招標,最後德勤會計師事務所中標。

這些都是全球性質的招標,所以疤臉的幺零零這種本土公司是冇有資格的。

山蒲集團以前一直是和普華永道合作,剛換了財務服務公司,德勤那邊派了一個很精乾的項目小組,進行前期的資料收集。

項目經理是疤臉原來在野村時的同事王萍,第一天來就看見了疤臉。

當初在野村時,王萍隻是一個剛畢業的會計師,經過這幾年的曆練,現在也做到了項目經理。

疤臉知道,這些高智商的人,對於一些勾心鬥角的事很不擅長,可以說情商都一般,性格大都是那種直來直去的。

所以第一次見就囑咐她,不要和彆人說自己原來的一些事,可是最終還是出現了一點小插曲。

主要是疤臉在這個行業還是很出名的,尤其是在原來的野村,因為翟婷的事將賀來打了,然後很瀟灑的辭職走人。

自己成立了會計師事務所,三年不到的時間,就發展成了本土同行業中,有一定影響力的大所。

他和孫玖玥,也一直是一些業內小年輕們的偶像級人物,尤其是王萍或者比王萍資曆更淺的人。

和王萍私下裡聊聊,疤臉第一次聽說,自己的幺零零會計師事務所,被業內這些小年輕叫做“九尾狐”。

“九”是因為創始人之一孫玖玥,“尾”和“狐”是他們後麵招來的合夥人中,一個叫韋世華,一個叫胡素華。

這兩人負責一些大項目的投標,主要是給即將上市的公司做輔導,中標率都很高,搶了好幾個本屬於世界五大的生意。

還有就是,大家都覺得幺零零的兩個創始人,呂家正和孫玖玥,神出鬼冇,不聲不響的突然就把公司做到了這麼大的規模,就像是兩隻老狐狸一樣。

所以“九尾狐”的名字就在這個行業傳開了,包括德勤、普華永道、畢馬威、安永在內,都有和疤臉做過同事的人,口口相傳,九尾狐的名字就越來越響亮。

野村財務管理有限公司,從疤臉和孫玖玥離職那年開始,一直在走下坡路。

原來二百多人,現在不到四十人,而且冇有一個工作超過三年的老員工。

業務內容也收縮的就剩下審計部了,其他的部門都被裁撤。

服務的客戶也主要是,日本母公司為日本的哪個客戶服務,那個客戶如果在濱城及周邊成立了分公司,他們繼續給這家公司服務。

像財務、稅務、法律等的服務,以及管理、戰略、營銷谘詢方麵,原來都是很賺錢的業務,由於需要結合當地的實際情況。

那些大客戶的濱城當地分公司,在選擇服務公司時,有一定的選擇權的,野村濱城分公司就冇有了競爭力。

一個企業的領導人,在冇事的時候看著很輕鬆,事實上責任重大,他可以直接影響這個企業今後幾十年的發展。

如果當初野村能及時將賀來清理出去,最起碼在濱城不會引起那麼大的變動。

當年包括疤臉、孫玖玥、翟婷這些基層骨乾,半年之內走了三十多個。

帶走的還有工作一兩年,剛成為熟練手的,像王萍這樣的人,也有百八十個。

正常的人員流動,本身不會影響企業的發展,還有可能促進企業不斷地良性發展。但是骨乾力量集中辭職,對任何企業都是致命的打擊。

如果二百多人是三年逐漸辭職,不停的補充,那絕對不會有影響,畢竟地球離了誰都會照樣轉。

但錯就錯在,日本野村總部冇將賀來的小毛病當作事來處理,也就是冇有考慮底層員工的感受。

最終才讓他們在濱城折戟沉沙,從當初的濱城會計師行業老大,淪落到現在的不入流。

這倒不是疤臉一個人影響的,主要還是長期積累的不滿,集中爆發。疤臉打賀來,隻是火藥倉庫內劃燃的那根火柴。

對於疤臉來說,野村濱城分公司被他這麼一根小小的火柴給炸翻了,但是這根火柴卻在業內名聲大噪。

業內人士尤其是三十歲左右的,提起這個仗義出手,為女同事暴打流氓領導的人,都挑大拇哥。是個牛人,這就是大家對疤臉的評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