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十八章 入學瑣事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十八章 入學瑣事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爬上山頂並不是為了讓全世界看到你,而是讓你看到全世界。疤臉終於走出了那個貧瘠而又落後的山村,一步步地向著自己的目標前進。

等疤臉再醒來時,已經是早上八點多,火車剛過太原站,座位對麵的人也換成了一家三口。一眼看上去也是父母送孩子去上大學的,小女孩長得文文靜靜,有些偏瘦,不停地趴在座位上和後麵同樣是一家三口中的一個女孩說話。疤臉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大人,心裡就認為人家是小女孩,其實大家都是剛上大學,本來就是同齡人。看了一眼對麵女孩背對著自己,緊身牛仔褲下包著小巧而挺翹的小屁股在眼前晃來晃去,自己在心裡都笑自己有些無恥。

但不受控製的大腦,和剛睡醒時正常男子身體的常見狀態,一時半夥兒還讓自己無法正常行動,牽引著自己的思緒總是往那方麵想。再等等吧,隨即又閉上眼睛,但火車輪子敲擊鐵軌發出單調的咣噹咣噹聲讓他睡意全無。閉著眼睛不自覺地就將眼前的這個與楊靜、劉豔和招娣姐的作比較,甩了甩頭將自己心中齷齪的想法強行扔了出去。又過了一會兒,總算恢複了正常,站起來上趟廁所、洗了把臉,重新回到了座位上,拿出招娣姐給買的零食胡亂地吃了幾口。

“小夥子多大了,去哪兒啊。”對麵女孩父親也坐著無聊,主動搭訕。

“今年19歲了,去濱城大學報到,今年剛考上。”疤臉知道這一家三口也是去濱城的,這一路也有個照應,所以實話實說。

“濱大啊,那可是重點中的重點,不錯不錯。怎麼就你一個人,父母冇送送?”男人關心地問道。

“啊,冇有,快要秋收了,他們都比較忙。我經常一個人出門的,也不用送。”疤臉撒了個謊,他不想看到彆人露出可憐他的表情。

“你看看,還是人家農村的娃自立,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也不害怕。”女人接過話茬。

……

這話題一打開,兩個女孩也很快就圍了過來,嘰嘰喳喳地聊了起來。這兩個女孩是考上的濱城商學院,同齡人很快就找到了共同語言,直到火車到站也冇停下嘴來。

當火車緩緩地開進濱城站後,大家開始興奮地收拾行李,疤臉特意感覺了一下胸口的錢,還保持原樣,從行李架上幫幾人把大包小包都拿下來,又是一身汗。大家說笑著一起出了火車站,當看到濱城大學的接站牌時,疤臉一身的疲憊一掃而光。

在高年級同學的指引下疤臉坐上了學校的接站車,同車的基本都是一家三口,離得最近的也是兩個家長帶一個女兒,女生長得很漂亮,大概一米七多,烏黑的披肩長髮,大大的眼睛,戴著眼鏡顯得很文靜。身材看上去有些瘦,為數不多的肉都集中在了胸部和臀部,讓整個身體呈一個標準S形。女生的父母看上去大約有六十歲左右,一看就是知識分子家庭,三個人的氣質都很好,與疤臉對視的時候都露出淺淺的笑容。

“同學是哪個專業的?”因為是學校的接站車,所以肯定都是濱城大學的,女孩的父親微笑著問疤臉。

“哦,我是金融專業的。”疤臉回答道。

“嗯,佳佳你們是一個係的吧。”父親問女兒。

“嗯,是吧,我是投資學專業的,應該是一個係,我叫劉佳,來自江蘇徐州,很高興認識你。”女孩大方地打著招呼。

“我叫呂家正,來自山西呂梁,很高興認識你。”疤臉則顯得有點兒侷促,模仿著劉佳的語氣,有些不自然地說道。

“我叫蓋麗麗,來自哈爾濱,我是保險專業的,我們都是一個係的。”這時後排座位上一個稍胖的女孩也加入了聊天的隊伍。疤臉回頭看了一下蓋麗麗,單眼皮圓圓的眼睛不大不小,臉也圓圓的,一笑嘴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長相不是很驚豔,但整個五官配合在一起看起來也很漂亮。由於他上車時人家已經坐到座位上了,所以看不出有多高,身材如何。這些城市出來的高知女孩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氣質都特彆好,這是給疤臉最深的印象。

“你就自己來的?”劉佳的母親問道。

“啊”疤臉有些不知道怎麼接話。

“自己來的?這孩子可真自立。”蓋麗麗的母親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說道。

緊接著,這幾個剛認識的同學和她們的父母就開始七嘴八舌地聊了起來,到這時疤臉才知道濱城大學的金融係總共有四個專業五個班,金融學2個班、保險學、投資學、精算學各一個班,每個班基本都是30人的配置,除了金融學其他專業在每個省隻招一名。都是同樣參加高考,同樣的報考專業,人家對這些怎麼就那麼清楚。他就像個白癡一樣聽著兩個同學分析這四個專業的招生政策和以後的就業走向,就像是聽天書一樣。最終聽明白的一點就是四個專業的名字不一樣,上的課程卻差不了多少,畢業後的工作走向也大同小異,都是金融界和投資行業的頂尖大公司。他不知道什麼是金融界,什麼又是投資行業,保險又是什麼,但也不好意思問,隻是彆人偶爾問他的時候纔會嗯、啊地應和兩聲。

好在這種煎熬隻有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就被校車放到了校門口,雖然是晚上九點多,接新生的師兄師姐們還是不知疲倦地給他們講了一些必要的手續。然後疤臉和另兩位男生的行李就被一個師兄放到了一輛三輪車上,他們領了宿舍的鑰匙,跟著這位師兄去宿舍。這時劉佳和蓋麗麗也在一位師姐的帶領下,一同往宿舍區走去。疤臉這纔看到蓋麗麗的全貌,大概一米六五左右,前後都很翹很大,整體微胖但胖得很均勻,和劉佳並排走在一起讓他想起金庸小說裡的胖瘦頭陀。

不一會兒,就到了宿舍區,男女生宿舍都在一片,隻是被分成兩個區域,疤臉的宿舍在男生宿舍最前麵的一棟,再往前就是女生宿舍。師兄把他們三個送到樓下,看幾個人的家長還在後麵走著,羨慕地說全校最好的宿舍被你們占了。疤臉剛開始還有些莫名其妙,他順著師兄的目光往前麵一看,隱隱約約看見對麵樓的水房裡有幾個穿著內衣的女生在洗衣服,這才明白了師兄話裡的含義。

疤臉進入宿舍後,裡麵有四個上下鋪的單人床,東西各兩個。來宿舍的路上已經知道,宿舍裡是八個床位住六個人,隨便選自己喜歡的床位就行。他看靠近窗戶的上下鋪都被人收拾利索了,知道自己來的晚了,也就選了一個靠近門口上鋪的位置,很快將自己的床鋪也收拾利索,躺下睡覺。宿舍裡的其他人都不在,估計是和父母一起出去外麵住了,隻有與他腳對腳的一個床位有人在呼呼大睡,估計也是剛下火車不久在這兒補覺呢。

第二天一早,疤臉醒來時他對床的同學已經起床開始洗漱,肩膀上搭著毛巾,手裡拿著刷牙缸,哼著老狼的《同桌的你》走進了宿舍。

看疤臉也起來穿衣服,熱情地打著招呼,“我叫黃碧波來自黑龍江齊齊哈爾,很高興我們能成為將要一起奮戰四年的同學。”

黃碧波一米八的身材,長得壯壯實實,梳著三七分頭,濃眉大眼鼻梁高挺,五官也是棱角分明很是帥氣。

疤臉也麵帶笑容地和他介紹著自己,洗漱的時候一邊洗一邊想,到底是全國出名的高等學府,每個同學都是那麼的文質彬彬禮貌有加,同時也為自己知識麵的狹隘、見識的淺薄感到有一些自卑。

黃碧波是和他爸兩個人一起來的,昨天早上到了後就很快地辦完了入學手續,和他爸在濱城市遊玩了半天。他爸是齊齊哈爾市一個銀行的行長,他媽也是銀行的一個小領導,家庭條件比較好。他不願意與他爸住一屋,所以昨天晚上就回宿舍住了,今天再和他爸旅遊一天,晚上就送他爸上火車。他很熱情地給疤臉介紹了一下辦入學手續的順序,這個事情一入校門接待的人發過一個紙條,也給他講過了。黃碧波主要也就是給他講講這幾個手續辦理的位置,雖然不用他講疤臉肯定也能辦完,但是有辦過手續的人給自己詳細解釋後,還是讓他省了不少時間。

1995年正是中國大學並軌的第二年,濱城大學的學費1500,住宿費500,書本雜費加起來也交了300多元。等疤臉辦完所有的入學手續後,身上的五千元錢也剩下兩千多一點。學校每個月會有45元的生活補助直接打到學生的飯卡上,每頓飯最便宜也要一元左右,一天最少就得3元,基本上就是吃饅頭鹹菜,有一頓飯稍微帶點兒葷腥一天至少要五元。疤臉知道自己如果不想辦法掙錢,明年的學費肯定是冇有著落。

辦入學手續時學校發了個學生守則,上麵有一些基本的規章製度和學生行為規範,要求雖然冇有中學生那麼細緻但也大同小異,這些都不是他關注的重點。看到上麵有一些關於獎學金、助學金、特困補助、學費減免的介紹讓疤臉非常感興趣,他仔細研究了一下其中的內容,覺得先申請特困補助是一條不錯的路。所以還冇等報名工作全部結束,就趕快去打聽特困補助辦理的相關事宜。

他知道在接待處和階梯教室辦手續的那些老師都隻管辦手續,其他的都不是很清楚,他在交學費的時候也問過,那個老師讓他去學校財務部問一下。疤臉打聽了好幾個人才找到學校的主辦公樓,敲開一個掛著財務室的辦公室門問道:“老師,請問一下特困補助和學費減免這些手續如何申請?”

“你是哪一級那個專業的?”一個戴眼鏡的中年女老師抬起頭問疤臉。

“我是今年剛入學95級金融專業的新生。”

“哦,那你屬於金融係的,你去第十五辦公樓金融係找你們的95級指導員,她會告訴你具體的手續。”

“我不知道誰是我們的指導員。”

“嗨,忘了,新生報名工作還冇結束,等結束了會有迎新大會,到時候會給你們介紹係指導員和你們的班主任的。”

“嗯,那謝謝老師了,打擾了。”疤臉剛準備要退出辦公室,又被那個老師叫住了。

“同學等一下,你把你的名字和專業這些基本資訊給我寫一下,特困生的資格審定最終都要經過校團委和我們財務處,我看你確實有困難,先把你的情況跟校團委的說一下,等你的申請提交上來了也好讓他們加快一下速度。”女老師特彆熱情,確實疤臉的裝束也讓人感覺家裡條件很不好,雖然這是他最好的衣服了,但和其他同學相比一眼就能看出與眾不同。

那些年總有一些特彆優秀的學子,因為家裡條件不好,導致即使考上了名校也不能來上學的,也有很多上了一段時間中途退學的,讓很多老師都感覺非常可惜。但是這種情況如果學生不主動提出,老師是很難發現的。大學老師與中學的不同,大學老師上課完了就直接走了,和同學交集很少。所謂的班主任一般都是一些留校的博士生在兼任,他們也有自己的學業,再說都是成年人了,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去辦理。周邊的同學一般也不會主動向老師反映情況,等發現哪個學生出現問題的時候,再想補救已經來不及了。所以這個老師一看疤臉是自己主動找上門來的,對於處於自尊心最強的年齡段的人能主動來尋求幫助,要不是遇到了特彆大的困難,誰能拉下這個臉。這種情況在她工作的十幾年中還是第一次碰到,所以馬上激起她的同情心。

疤臉接過老師遞過來的紙和筆,將自己的個人詳細寫在上麵,然後給老師鞠了個躬說道:“謝謝老師”。

過了兩天學校的報名工作結束了,這兩天宿舍裡的同學都冇有聚齊過一次,都是辦完手續後陪父母在濱城市遊玩。黃碧波送走他爸後又去其他宿舍找自己的高中同學玩兒,也是吃飯睡覺纔回來,隻有疤臉大多數時間待在宿舍,等待著迎新大會。

“我看你每天都在宿舍待著不悶得慌嗎?”黃碧波是個很健談的人,中午吃完飯回來放飯盆,看見疤臉一個人孤獨地在宿舍床上躺著,問道。

“冇地方可去,除了熟悉校園就冇什麼可做的,歇兩天也挺好。”

“你可真行,要是我早憋瘋了。下午在東階教室開咱們係的迎新大會,知道吧。”

“嗯,昨天聽其他宿舍的說來著。”

“哈哈,這回要好好看看咱係的美女怎麼樣,到時等著我一起走。”

“嗯。”

黃碧波說完就出去了,疤臉又無聊地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呂家正醒醒,該走了,你可真行這幾天都這麼能睡,大家都興奮地感受著新環境,就你看著這麼泰然自若,真服你。”黃碧波站在他的床鋪邊推著他,看他睡眼朦朧的樣子笑著說道。疤臉很快地跳下床,跟著黃碧波還有幾個同學一起去東階教室,參加迎新大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