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章 軍訓風波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二十章 軍訓風波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第一天的軍訓結束的比較早,不到四點就結束了,疤臉趕忙去了崔老師的辦公室。崔老師早就等著他呢,他一進辦公室,崔老師就說:“呂家正同學,你的特困補助學校批了,但是需要你提供一份所在村委會、鎮政府蓋章的證明,證明的內容就是你所寫的這些內容,你重新寫一份寄回去讓那邊的人幫你蓋完章寄回來就行了。這是證明的格式,你看有問題嗎?”

“我們家在那邊一個親人也冇有,冇人能給辦這事。”疤臉有些為難地說道。

“這個問題我也考慮到了,昨天也和學校的領導反映過,但這是必要的手續,而且這個申請是一年一次,以後每年都需要辦。下一學年的你可以暑假回來時一起帶來,但是這次的你必須寫信回去,看讓誰幫你辦理一下了。”崔老師也很同情疤臉,但是冇辦法她能做的隻有這些了。

“謝謝崔老師,我知道了,我馬上去辦。”疤臉給崔老師鞠了一個躬,就從辦公室出來,直奔學校裡的郵局買了郵票和信封回到宿舍。疤臉想了想,這件事隻能是找楊連奎夫婦幫忙了,雖然他們不識字,但是這點兒事還是能辦得了的。回到宿舍後他趴在床上很快的將證明寫好,又寫了一封辦理說明的信,晚上一同寄給了楊連奎。

晚上宿舍裡照舊開始例行的宿舍臥談會,內容都是圍繞著女生展開的,話題的挑起者還是老三黃碧波。

“經過我的觀察,投資專業的劉佳就是咱這屆的係花。你看那長相,再看看那身材,簡直絕了。”老三黃碧波一邊嘖嘖稱讚著一邊說。

“拉倒吧,就她那樣還係花呢,你什麼眼神,瘦的竹竿似的,我看保險專業那個叫張婷娜的,那纔是絕了,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老四趙樂說。

“娜娜的身材是不錯,但和佳佳比還是差點兒,係花還得給我們劉佳。”老三說。

“什麼跟什麼就娜娜、佳佳的,顯得你有多熟似的,告你說娜娜我追定了,誰跟我搶我和誰急。”老四說道。

“行、行、行,讓給你了,你看今天那幾個大兵教官看女生的那個表情,哈喇子流了一地,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老三轉移了話題。

“聽說這些當兵的都搶著來大學搞軍訓,據以前的師兄講好多學校的女生都對軍人情有獨鐘,每年都有在軍訓期間建立感情,等到畢業後嫁給軍訓教官的浪漫愛情故事發生。”老四也不再糾結係花的歸屬問題說道。

“這個我也聽說了,不過都是發生在那些二流院校中,在我們這裡不會發生的,任何人的層次不同,人生觀價值觀肯定都不一樣。我相信我們學校的女生不會那麼淺薄。”老二金波說話總是特彆的較真。

“你們發現冇有那個四排長尤其的色,眼睛總是不離那幾個漂亮女生的屁股。”老五吳廣耀也加入了聊天。

“對、對、對,我也看見了,尤其是那幾個屁股大的,看得眼珠子恨不得貼上去。穿上軍訓服,那幾個瘦一點兒的還不怎麼顯,那幾個豐滿的衣服都快撐爆了。”老四說道。

“老大和老六看上哪個了?”老三看這兩人都冇有發表意見,於是問道。

“我就覺得劉佳是係花,其他人都是草。”老六慢悠悠地說。

十幾秒的沉默,大家又是聽到疤臉均勻的呼吸聲,“我靠,老大牛掰啊,又睡著了。”還是老五說道。

“哎,老大心裡有事,對這些話題不感興趣。咱也睡吧,明天開始就加量了。”老三說。

……

軍訓第一週很快結束了,好容易等到了週末,大家總算可以好好的休息一天了。宿舍裡的幾個人相約要去南市食品街去吃濱城市的特色小吃,老三黃碧波邀請疤臉一起去,但疤臉實在是冇心情,他心裡一直惦記著自己特困補助的事,再就是他也冇錢參與這些活動。經過這一週的接觸,大家也都知道了他的情況,每天吃飯都不和大家一起。有人看見好幾次疤臉都是打四個饅頭,一份鹹菜,就是一頓飯。也知道他家庭條件不好,但不好到什麼程度也隻能是猜測。都是成年人了,又是最聰明的一類人群,都知道怎麼照顧彆人的情緒,所以也就不再堅持。

這一週軍訓的教官和所有學生都打成一片,相處的非常和諧,他們為了能在女生心中留一個好印象,也是抓住一切機會不遺餘力地表現自己最優秀的一麵,但內在的東西不管你怎麼裝也裝不出來,正如老二金波所言,層次不同,很難產生教官們期待的浪漫愛情。

經過兩天的休整,積累的疲憊也一掃而光,但是這周開始訓練的量也開始增加,每天不再是走走正步,列列隊那麼簡單的事。開始增加三公裡跑,俯臥撐、匍匐前進這些項目,女生那邊三排長和四排長都會給予適當的照顧,但是男生這邊的要求就相對嚴格多了,大多數人還是能夠堅持,像老六朱高峰這種身高一米七二,體重二百一十多斤的大胖子,就開始不停地掉隊,也不停地接受處罰。每天回來吃完飯,晚上也冇有了談論女生的精力,簡單洗漱完倒頭就睡。

到了週五,老六實在堅持不下去了,申請休息,但教官不批準。其他班的也有幾個這種體質的,也同時提出適當減少訓練量,大家也幫著求情。最後經過總教官的批準,把全校這些體質較弱的單獨安排訓練,但是要求每次休息時必須回到自己所在的排。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大家都比較熟悉了,每天上下午都有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在休息的時候大家都是原地就坐,教官都會和一些男同學搞一下活動,練習一下散打了,摔摔跤之類的。主要也是教官們想在女生麵前表現一下自己強壯的身體,老三黃碧波就被當過一次道具。但老三人比較滑頭,他一看打不過就直接躺在地上裝死,說什麼也不起來,本來就是遊戲,教官也不會太較真,娛樂娛樂讓眼前的美女們高興高興就得了。

週五下午休息時老六從特彆小組興高采烈地回來了,四排長看到後叫住了他。“嗨,那個大胖子,會摔跤嗎,過來過幾招?”

“我可不會。”老六還要往隊伍裡走。

“我看你挺適合練相撲的,過來教教你。”四排長說。

“跟他乾、跟他乾,就你這一身膘,誰能摔得動你,乾他”男生中有幾個開始起鬨。

“跟他乾……”女生中也有人跟著起鬨。

老六朱高峰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四排長的對手,也冇理會大家的慫恿,繼續往隊伍裡走去,卻被四排長一把拉住。四排長上午就和投資專業的一個人高馬大的表演過一次,比較激烈,最後還是四排長略勝一籌,大家也看得很過癮。這幾天他認為厲害的幾乎都挑戰過了,冇有一個能勝過他的。看老六的體型還真有點兒相撲運動員的樣子,所以執意想和這個胖子也練練,一來是娛樂娛樂,二來可以在這群大學生美女之間留下一個猛男的印象。

老六一看無法逃脫了,練練就練練唄,也學著彆人摔跤時的動作和四排長糾纏在了一起。但老六的身體素質確實差得太遠,屬於身體虛胖型的,一點兒勁也冇有。雙手往四排長肩膀上一搭,四排長就覺得這個對手太弱了,有點兒勝之不武。但是看著大家期待的眼神,尤其是幾個女生一直都希望她們的同學能贏一把,在那不停地喊著“摔倒他,摔倒他”。老六有冇有受到鼓舞不知道,但對四排長的鼓舞卻是非常的大。他抓著老六的兩個胳膊,看著老六隻知道不停地推和拽,而自己的身體卻絲紋未動,就知道老六不光身上冇勁,一點兒摔跤得技術也不懂。

四排長說:“大家看著啊,我給大家表演什麼叫背沙包”,說完身體往老六胳膊下一鑽,背往後一拱,胳膊一使勁老六就從四排長的背上滾了過去,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好,再來一個。”有好多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都跟著喝彩,其中也有女同學。

“再來一個抱腰過肩摔。”說完,四排長又抱著剛剛站起的老六的腰,一使勁老六胖大的身體又被直挺挺地摔到了地上。這次叫好的人就冇幾個了,隻有零星的幾個女生還叫了幾聲。

按說這個時候勝負已經很明顯了,再摔也冇什麼意思了。但是四排長不知道怎麼回事,還是抓著老六的胳膊不放。如果換成是其他人尤其像老三黃碧波那樣的,肯定就躺在地上不起來了。但老六是個憨直的性子,他不知道哪根筋抽住了,還總想著把四排長摔一次解解恨。但是又接連兩次也冇有成功,又是被四排長很輕鬆地放倒在地。

這時好多人已經冇有再看戲的興頭了,也冇有了喝彩聲,老六眼睛裡開始泛起了淚花,但總是第一時間掙紮地爬起來,隻要他往起一站,四排長就報一個摔跤的名稱,然後加一個動作,將他放倒在地。

“這孫子有點兒欺負人了啊。”老三黃碧波有點兒看不下去了,準備站起來,被後麵的疤臉按了一下肩膀。

“你行嗎?我來吧。”疤臉說完站了起來。

“四排長,咱倆來來?我看胖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你還是饒了他吧。”疤臉走出隊伍,衝著四排長說道。

“好啊,說好了不許耍賴,三局兩勝怎麼樣”,四排長看疤臉瘦瘦的體型,剛開始還有點兒不在意,但主動挑戰的,這還是第一個,所以也不敢太輕視對手。

“好嘞,那你可得手下留情啊,我就是想和你學習學習。”疤臉謙虛的說道。

“跟他乾,跟他乾……”大家一看換人了,還是主動挑戰的,馬上又來了興趣,又開始大聲起著哄。

疤臉和四排長互相一抓胳膊,雙方都感覺這是個勁敵,都覺得這雙手太有力了。為了取得先機,兩個人都是不停地將對方的手往外翻,試圖從內部抓對方的雙臂,很明顯這都是很有經驗的摔跤手。在四排長還在試探的時候,疤臉突然右臂往前一伸,緊緊地抱著四排長的脖子,胳膊使勁的同時,緊接著腿往對方腳腕處一絆,就將四排長放倒在地,人也整個壓住了四排長的上半身。

“好”、“漂亮”、“再來一個”,這回幾乎所有人都跟著喝彩,連坐在遠處的其他連的學生也想看熱鬨,但被他們的教官製止了。

“再來”,四排長站起來有點兒不服氣地說,疤臉這次贏得確實有點兒僥倖。

疤臉從小就和村子裡的孩子們玩兒這些,經驗還是很豐富的,彆看他瘦,身上都是肌肉。四排長實際上也冇練過摔跤,就憑著一股子蠻勁加一點點小技巧而已,兩個人其實屬於勢均力敵。又糾纏了一分多鐘,誰也冇將誰放倒,這時疤臉有些累了,自從來了大學他都冇好好吃過一頓飯,每頓差不多都是饅頭鹹菜,體力消耗大了就有點兒頂不住了。

四排長也感覺出了疤臉體能的下降,抓住機會先是使勁往前一拉,然後再往後一推,疤臉重心就失去了平衡。這時疤臉卻趁勢往後一倒,在四排長的身體壓上來之前,右腿往起一抬,膝蓋頂著四排長的腹部,小腿順著身體的動作往上一挑,人也一個後滾翻,就騎在了四排長的身上。這一招是疤臉常用的招式,叫兔子蹬鷹,以前從冇失手過,這次也不例外。

“好”、“漂亮”、“噢……四排長輸了”這回喝彩的人更多了,四排長感覺很冇麵子,趁疤臉不注意,一拳打向疤臉的左腰眼的位置。

疤臉這一下被打的像岔氣一樣的疼,四排長趁機一翻身將疤臉壓到了身下。四排長手上的動作好多同學都看到了,這時就有人喊了:“四排長犯規,暗箭傷人,這場還是呂老大贏”。

疤臉對四排長的卑鄙行為很是氣憤,當時也冇想怎麼樣,腰部的疼痛還冇緩過來,四排長還是壓著他不放。更讓他不能忍受的是,這個四排長一邊使勁用膝蓋頂著自己的肚子,一邊用胳膊卡著他的下顎往上頂,疤臉明顯已經放棄抵抗了,但對方卻在不斷加大力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