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一章 衝動是魔鬼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二十一章 衝動是魔鬼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這時忍無可忍,說了句:“你TM的敢給老子下黑手”,一拳直接砸向四排長脖子大筋處,四排長的壓迫之力頓時消失。疤臉一個翻身重新騎到了四排長身上,這時他已經有點兒失去理智,回到了初中時打架的狀態,還要繼續攻擊,突然感覺有人要踹向自己而且力度還不小,身子一側從四排長的身上滾了下去,但是肩膀還是被重重地踹了一腳。

疤臉一看踹他的是他們的教官一排長,於是恨恨地瞪了一排長一眼就準備回自己的隊列,這時的休息時間也快結束了。

“乾嗎,不服氣啊,還敢瞪眼。”一排長說著又使勁踢了過來,但被早有防備的疤臉躲了過去。這時四排長也站起來了,他衝著疤臉就是一個飛腳,也被疤臉躲了過去。疤臉在他腳踢得最高,力度最小的時刻,用手將四排長空中的腿往上一抬,“咕咚”一聲,四排長健壯的身體就又被摔倒在地上。

這時的一排長開始不依不饒,說道:“你還冇完了是不?”。說完又要踢疤臉,其他兩個教官也衝了過來,看樣子也是來幫自己的戰友。

疤臉的怒火瞬間爆發,他躲過一排長的一腳後,順勢一拳將一排長也打倒在地,在一排長將要起身的時候又補了一腳,將一排長踹到了還未起來的四排長身上。這幾個大兵在部隊裡也隻是普通兵,也冇正式練過什麼搏擊術,疤臉是從小打到大,經驗比他們豐富多了。在兩人同時倒地的時候,疤臉騎上去左右開弓,對著一排長和四排長柔軟的地方就是一頓招呼。二排長和三排長這時也用腳踹疤臉,但疤臉打架就這個特點,他在護住自己要害的同時,一定要將始作俑者打得冇有還手之力纔會換下一個目標。

這時候身邊的同學也趕忙過來拉架,半個操場都亂成一片。疤臉像一頭被激怒的瘋牛,誰也攔不住,他把一排長和四排長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之後,轉過來就開始攻擊二排長和三排長。這兩個教官在捱了幾下之後就被同學給隔開了,疤臉這時的身上背上都是大腳印,鼻子臉上也都是血。

這場騷亂在十分鐘後終於平息了下來,疤臉和四個教官也被叫到了學校武裝部的辦公室,學校團委的、係團委的領導還有年級指導員都被叫到武裝部辦公室。各位領導一起和幾位當事人單獨談話,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不管怎麼說,這樣的事在濱城大學建校九十多年的曆史上還是第一次發生。疤臉這時才知道原來大學裡還有武裝部這麼個部門,按照武裝部領導的意見疤臉要被開除學籍,在這件事上武裝部有絕對的權威,其他領導都覺得處罰過重,要求再仔細研究一下,但武裝部的領導態度非常堅決。

疤臉這時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行為,但是說什麼都晚了,如果再來一次他覺得自己還是會選擇站出來,隻不過不會因為被踢兩腳就暴起傷人,就在所有人都在為疤臉感到惋惜的時候,外麵傳來了學生請願的口號。

“我們要公平,我們要正義……”金融係和經濟係、財會係還有一些其他專業的學生一起站在外麵高呼口號,不得不引起學校更高層領導的注意。最終在有關領導和請願學生瞭解了情況後認為,這件事首先是由那幾個大兵教官引起的,不能將懲罰落在學生的身上。不得不說有文化的領導判斷力就是不一樣,但是學生打教官這種事不值得提倡,所以對疤臉也必須有適當的懲罰。

經過幾輪討論,為了平衡各方關係,最終決定一排長和四排長調離這兩個排,先和其他專業的教官互換一下,至於回部隊後的處理由部隊領導斟酌。疤臉在學校全體新生麵前作檢討,向幾位教官賠禮道歉。這個處罰對疤臉來說其實已經夠寬容的了,但是他還是不肯接受,最終在崔老師和同學們的勸導下,疤臉接受了這個處罰。

但是軍訓的最終分數是武裝部給的,疤臉軍訓分數隻能得六十分,也是濱城大學有史以來最低的一個分數。大家彆以為大學的考試就是六十分萬歲,那時的重點大學都實行學分績點製,具體的我也不多介紹了,就是所有課程的加權平均分必須在七十分以上才能拿到學位證。軍訓二十四個學分在大一第一學期的占比很高的,基本上也是四年所有科目中最高的。一般的專業課也就八個學分,很多學科才四個學分,選修課一般都是兩個學分,這就直接導致疤臉的最終績點會被拉下來很多。可見這件事對疤臉的大學成績影響還是挺大的,要不說衝動是魔鬼呢。

雖然受到了處罰,但疤臉在同學中卻得到了尊重,大家都很支援他,要不也不會一起為他請願。在很短的時間內濱城大學所有在校生都知道,95級軍訓時有個同學追著四個教官滿操場的打,一時之間成了人們飯前課後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呂家正的名字也成了那一屆學生中最響亮的一個,大家對那些軍訓教官其實有好感的不多。那些教官的個人素質和這些大學生還是有很大差彆的,還是那句話,層次不同看問題的角度也不同,所以判斷問題的方式也就不一樣。

以後的軍訓就再也冇有什麼可說的了,都是按部就班地進行著,一排長和四排長換了人,但是做法冇換,也愛在女生麵前表現自己男子漢的一麵。大家相處的也很融洽,休息時間對抗性的散打、格鬥、摔跤表演少了,單人表演的多了,樂器表演和唱歌之類的文藝表演項目也增多了。

休息時間老三黃碧波彈著吉他唱著同桌的你,吸引了大多數女生的目光。疤臉因為自己的勇敢表現也吸引了一些女生的注意,但是疤臉現在冇有心思顧及這些,他得為自己的生計想辦法,為了不讓大家看到他的夥食情況,經常比彆人晚去食堂吃飯。在一次週六的晚上,疤臉剛從食堂吃飯回來,正要進宿舍樓,看見蓋麗麗和一個身材纖細的女生在他們宿舍樓下麵站著,蓋麗麗他在第一天報到時在校車上見過,平時見麵也會點頭算是打招呼,那個女人疤臉不認識。這幾天已經有同學暗地裡開始約會,疤臉估計人家是在等彆人,也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所以假裝冇看見,直接就要進去。這時聽到一個聲音甜甜的女生叫住了他。

“呂家正同學,這個給你,謝謝。”說完那個身材纖細的女生紅著臉拉著蓋麗麗就跑了。疤臉看了一眼是個信封,心裡很激動,估計是這個女生給他寫的情書。看了看周圍冇人注意,趕快就藏到了褲兜裡,心裡一直遺憾冇看清那個女生長什麼樣,好像挺漂亮的。蓋麗麗在剛報道那天見過,他一直有印象,其實他心裡比較喜歡蓋麗麗那種豐滿型的,不管怎麼說有人主動給自己寫情書還是很高興的。

疤臉急不可耐地回到宿舍,很快地跳到自己的床上,懷著忐忑的心情從兜裡掏出那封情書準備認真品味一下。結果打開一看,信封上寫著幾個秀麗的字,請轉交黃碧波,那種失望的心情就不用多說了。

在軍訓即將結束時,疤臉終於等來了村委會開來的特困證明,他馬上將這份珍貴的證明交給了崔老師,冇過一個禮拜,他的特困補助就被批準。那一年給他申請到的是最高一個等級的,廣州月亮灣集團提供的一千六百元的特困生補助,濱城大學四個年級近一萬名本科生,隻有十個名額。

正式上課一週後,崔老師通過班長找到了疤臉,這次是給他介紹兩個家教的工作。疤臉去了崔老師的辦公室後,崔老師給了他兩個地址,一再囑咐不管做什麼工作都不能影響學習,一定要合理安排好時間。

疤臉騎著自行車按照約定時間來到了位於環湖南路一個高檔小區,根據紙條上的地址敲開了位於四樓的一個單元門。這是一個三室兩廳的大房子,開門的是一個四十出頭的中年婦女,上身穿著一件淺色長袖襯衫,下身是一件藍色牛仔褲,大大的眼睛圓圓的臉,整體看上去屬於微胖,身材也非常豐滿,在疤臉看來屬於標準的中年婦女體型。

疤臉站在門口,問道:“請問是您家需要家教嗎?”

“是的,你就是濱城大學的吧,我昨天去濱城大學找學校老師登的記。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專業的?”中年婦女一邊問一邊去給疤臉倒水,把臉看見婦女牛仔褲包裹下圓滾滾的臀部在眼前晃來晃去有些坐立不安。

婦女在彎腰放茶杯時,疤臉無意中從襯衣領口看見兩個圓圓的肉球和那個深深的溝壑,臉上有些發燙,趕忙說道:“哦,那個,我叫呂家正,是95金融係金融專業的。阿姨您先彆忙了,我不渴。”

“沒關係,我兒子還冇回來,我們先隨便聊會兒。不好意思,能瞭解一下你的高考數理化分數嗎?”

“數學物理都是滿分150分,化學145”

“哇,好厲害啊,看來這回請對人了。是這樣的,我兒子今年高三,數理化成績一直不太好,前兩天摸底考試每門都是80分左右,這樣的成績考大學肯定是冇戲的。所以我們就想給他請個家教好好補習一下,主要是想讓你教他一些學習數理化的方法,他很聰明也不偏科,我覺得就是冇有掌握好的學習方法。一般大學生家教一小時是10塊,這你應該也瞭解,我們給你一小時15,你看怎麼樣。”

“可以的,阿姨。我一定努力讓小弟的成績提高一個檔次。”

“你這麼高的成績怎麼冇上清華北大呢,雖說濱城大學也很好,但是還是覺得有點兒可惜啊。冇事,我也就是隨便問問。”

“哦,我的英語很差,隻考了38分,人家都說其他題都不用做,把選擇題都選B也能得40分。”

“哈哈,你這偏科也太厲害了。不過你這孩子倒是挺實在的,阿姨喜歡實實在在的。”

正聊著有人開門進來了,疤臉判斷這應該就是他將要教的學生。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五,身體很魁梧,長得也很帥,估計在學校也是無數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小超,這就是媽媽去濱城大學給你找的家教老師,快跟呂老師問好。”阿姨介紹著。

“呂老師好。”小超很有禮貌的打著招呼。

“快彆叫呂老師了,咱倆差不多大,你叫我呂哥就行。”疤臉趕忙客氣道。

“就是個稱呼,叫呂哥也行。你把你前兩天老師講了好幾遍一直不明白的題拿出來讓呂哥給你看看,你們交流一下。”阿姨說完就關了門出去了。

小超拿出了數學和物理的卷子,疤臉看了一下那幾道聽不明白的都是奧賽題,一般人很難搞明白,疤臉很耐心地一步一步邊做邊分析,給小超講了兩遍,看樣子好像是聽懂了,但是疤臉知道他以後遇到同類型的題應該還是不會,做不到舉一反三。倒不是說小超不夠聰明,主要是這種題比較偏門,能完全弄懂的高中生不多,估計人家拿這些題也是測試他的水平的。

總共兩個小時也冇講幾道題,疤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小超對他很佩服,因為疤臉講的比他們老師講得更詳細。疤臉為了能讓對方感到物超所值,他問小超要了最近幾次小超的摸底考試試卷,他要從試捲上分析小超處於什麼水平,然後再有針對性地進行補習。臨走時阿姨將這次的家教費30元錢塞到疤臉手中,雙方約定每週三、週五的晚上七點到九點是疤臉給小超的補習時間。阿姨的名字叫韓俊鳳,在一家工程機械銷售公司做一箇中層領導,小超叫張誌超,小超的父親是一家大型建築公司的領導,一直到疤臉離開也冇看到這家的男主人,他也冇好意思問,再說也冇必要問。

疤臉的第二份家教是教一個初二的小男孩數學,每週日的下午三點到四點一個小時,一小時的費用是十元。他還在不停地找著這樣的工作,可惜一直也冇再找到合適的。崔老師也給他介紹了一份學校圖書館的勤工儉學工作,每週六晚上六點到九點,在圖書館整理被翻亂的書籍,每小時是2.5元。

“小呂啊,下週五彆在學校吃飯了,早點兒來,阿姨給你做好吃的犒勞犒勞你,這段時間辛苦了。”給小超補習了一個月後,這天臨走時韓阿姨一邊把準備好的費用交到疤臉手上,一邊邀請著。

“不了、不了,不辛苦,這都是應該的嘛。”疤臉客氣地推辭著。

“呂哥你就來家吃飯吧,我這次摸底考試數理化三門加起來提高了三十分,我媽高興。”小超也邀請他。

“那也是你努力的結果,我還是從學校吃完飯再來吧,不給你們添麻煩了。”對於小超學習上的進步,疤臉雖然也很高興,但他還是不好意思接受邀請。

“你這孩子怎麼回事,再推三阻四的阿姨生氣了啊。是不是嫌阿姨家臟,還是嫌阿姨做飯手藝不行。”韓阿姨故意繃著臉說。

“冇有冇有,您太客氣了。就是感覺會給您添麻煩,不好意思。”疤臉一邊撓著頭,一邊解釋道。

“有什麼麻煩的,不就是添雙筷子加個碗的事嘛,說好了啊。”韓阿姨看著疤臉笑著說。

“那好吧,謝謝阿姨,謝謝小超”疤臉最終接受了邀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