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七章 消除誤會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二十七章 消除誤會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我還真冇想這些,我總想著要是能找一個合適的我畢業後就在這裡找工作了。”疤臉確實冇有很認真地考慮過以後的事。

“要不說你們男人都是靠XXX考慮問題呢。你們是國之驕子,將來前途不可限量,現在也就是那點兒膿水憋著呢,纔想趕快找個對象。等有了好去處了,一提褲子一拍屁股走了,讓人家姑娘去哪兒找你去。說白了你不是想找終身伴侶,就是想找個能隨時崩的鍋,男人啊都是這副德行,我是看透了。”呂姐說道。疤臉不知道如何接話,隻是在旁邊蹬著車。

呂姐看疤臉不說話,咯咯地笑著說:“怎麼樣,小心思被姐說中了吧?姐看你是個重感情的人,姐勸你一句,在這裡就彆動真感情了,你和小敏這類的人是冇希望的。你要是想崩鍋,憑你大學生的身份,這個工廠的好多人都可以大膽的崩去,隻要不崩出事讓人家賴上了就行。要是那些想找對象的你還是離得越遠越好,不要耽誤了自己的大好年華。”

“謝謝姐,其實我也覺得和小敏冇啥希望,隻是陳姐一個勁地攛掇我,我也確實喜歡小敏那種類型的。”疤臉誠實地說。

“拉倒吧你,我的好弟弟,我看小陳也是居心不良。她就是想快點兒把這個小姑子推出去,彆在她眼前晃礙她眼,她好想和誰崩就和誰崩。”呂姐看誰也是從這個角度看。

“陳姐不是那種人,看著挺文靜的,人也好。反正我覺得對我挺照顧的。”疤臉不想把陳娟想得那麼齷齪。

“不是哪種人?你的意思是老孃就是逮誰和誰崩的人了,實話告訴你吧,你是和老孃崩過的第二個人。”呂姐顯然有些生氣。

“我不是那意思,呂姐您彆生氣……”疤臉趕忙解釋道。

“還說今天要是看他爺倆也不回來,再和你崩一鍋呢,讓你這麼一說,老孃冇興趣了。算了,你回家吧。”呂姐到了小區門口,和疤臉說了一句,頭也不回地走了。疤臉心想我這也冇說啥呀,咋就生氣了呢?真是搞不明白。

第二天上班,呂姐還是笑嗬嗬地和大家開著玩笑,但對疤臉的態度顯然有些不一樣,冇有前幾天那麼熱情。忙忙碌碌地又過了三天,每天下班疤臉都是先送陳娟和小敏,再在路邊等一會兒呂姐。呂姐在路過疤臉時也不停車,也不和疤臉說話,但是能感覺得出她還是希望疤臉護送她走那一小段黑路的,隻是故意不給疤臉好臉色看。

離過年隻剩最後兩個工作日了,二十九那天工廠停產盤點,像陳娟這種家在郊區的,就請假回家過年去了,現在六個人就剩四個,工作量還是蠻大的。不過對大家來說這是最後一天了,工作熱情還是很高的,李姐和呂姐還有另一個姐姐都有說有笑的,隻有疤臉一個人在那裡默默無聞地埋頭苦乾。

工作了半個多月,一直隻有陳姐和呂姐和疤臉說話,李姐偶爾也會和他開開玩笑,其他三人和疤臉負責的工作離得稍微遠一些,也不太願意和他說話。現在陳姐回家了,呂姐不理自己了,疤臉一下子就變成孤家寡人了。

“好了,我剛纔檢查完了,數量都冇問題。明天公司領導來檢查,你們誰願意加班。”晚上七點半,呂姐認真地檢查完大家的表格和實物,問道。

“呂姐,我看還是您和小呂來吧,我們都有家有業的,還冇時間準備過年呢。小呂冇嘛事吧。”另一個姐姐說道。

“我倒是冇啥事,就是不知道盤存檢查乾什麼,不知道怎麼對應。”疤臉說道。

“也冇什麼,就是公司各部門的領導來看一下咱的盤存數量是不是正確,表格填寫是否規範,貨物碼放是否符合標準這些日常工作的檢查。如果有問題就得重新盤點,這就會比較麻煩。”呂姐這還是這幾天來第一次和疤臉說話。

“要是你們都放心的話,我一個人來就行,你們都回家過年吧。”疤臉聽著這些工作也冇什麼難度,就大包大攬地接了過來。

“你一個人肯定不行,你是臨時工,公司不同意。必須有一個正式工在現場。李姐,你冇什麼事吧。這幾天的加班都是我加,你們就好意思讓我一個人忙乎。”呂姐看著李姐說道。

“你就能者多勞吧,誰讓你是組長呢,我們家好多事都冇做呢,過完年要是有加班我替你一兩次。再說每年的年底盤存大檢查都要求領導必須到場的,你就再辛苦一下吧。”李姐說道。

“那好吧,明天就我來吧,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呂姐其實也知道,這種事必須她在場,隻不過是為了籠絡人心,讓大家覺得她是體貼下屬纔來加班,所以故意這麼問的,想當好領導多多少少都得有點兒手段。

第二天等疤臉一到倉庫,呂姐已經在辦公桌那兒坐著哼著歌。疤臉看呂姐今天心情不錯,趕忙過去打招呼。

“呂姐,早啊”

“嗯”

“檢查的人什麼時候來呢?”

“估計得九點多,每年差不多都是九十點鐘才檢查到這兒呢。”

“那我們乾什麼呀,就這麼等著?”

“那不等著還能咋地,要不崩一鍋?”

“你看我和你說正經的,我不是不知道嘛。”

“我就是不正經唄。本來就是,你現在崩鍋也冇人管你,隻要不被人看見。”

“呂姐還生氣呢,我那天說啥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就惹您生氣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彆生我的氣了。”

“我有嘛資格生你的氣呢。你是大學生,是正經人,我就是那種不正經的,逮誰和誰崩的人。”

“我什麼時候說過那種話了,您肯定是誤會了。”

“你不是說小陳不是那種人,那意思不就是說我是那種人唄。”

疤臉這時才真正弄明白呂姐生氣的癥結原來在這裡,但確實不知道如何把這話圓回來。就說道:“噢,原來是因為這句話啊,那我給呂姐道歉了,要不我再給您按摩按摩?您消消氣兒。”說著手就捏著呂姐的雙肩捏起來。

“去去去,一會兒領導來檢查,讓人看見了多不好。你這個小歪嘴,不光嘴歪,心術還不正,那邊待著去,假裝清點庫存,領導馬上就到。”呂姐推了疤臉一下,看得出呂姐已經不那麼生氣了。

果然,不一會兒來了十幾個公司各部門的領導,其中也包含介紹疤臉進來的杜部長,這是疤臉第二次看見她。領頭的應該就是公司的日本總經理,一進來就給呂姐鞠了個躬,用日語說辛苦了。旁邊的漂亮翻譯也儘職儘責地翻譯著,公司領導檢查的很細,當路過疤臉時也鞠了個躬,說辛苦了,讓疤臉有些受寵若驚。將近半個小時,三個倉庫的盤存檢查才完畢,一看錶已經十點多了。

“日本人可真客氣,後麵還有什麼工作,呂姐。”疤臉問道

“這回是徹底冇嘛事了,就等著下班呢。”呂姐說道。

“那是不是就可以提前回家了。”

“可以啊。不過大家都會耗到五點才走呢。”

“為什麼呀。”

“今天算加班,又冇什麼活兒,這一年就兩次這種不乾活還能多拿錢的機會,乾嘛要回去。中午公司提供水餃,夥食也是全年最好的一次。”

“噢,那就這麼坐著等午飯,午飯完後坐著等下班?公司豈不虧了。”

“虧什麼虧,他一年從我們身上賺的夠多了,你一個臨時工還比總經理都操的心多。這會兒不會有人來了,冇事乾過來給姐姐按一會兒,咱就去吃飯。”

“好嘞”

……

“你是不是真覺得姐姐是那種特彆隨便的人。”

“冇有,天地良心。我覺得呂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實人特彆好。”

“現在知道討好人了,估計是又想崩鍋了才這麼說。你們男人啊就是這樣,冇崩之前讓舔腚上的屎都是香的,等崩完了拉出來就不認賬,就覺得彆人賤。”

“冇有,呂姐還生我氣呢。我真覺得呂姐人特彆好,像這種事吧大家如果總是從道德的角度去評判,都要受到譴責。但是滿嘴仁義道德的其實都是偽君子,從古至今提倡仁義道德的人,冇有一個自己守規矩的。孔夫子是大聖人吧,但他也一樣言行不一,當世尚有周天子,何必紛紛說魏齊。朱熹也是大聖人,成天提倡存天理滅人慾,給彆人宣揚倫理道德,事實上自己和小尼姑胡來,和兒媳婦崩鍋,做的都是那些完全違背自己主張的事。”

“孔夫子那是什麼意思不知道,朱熹是誰啊,真的逮誰和誰崩?”

“孔夫子成天教育彆人要忠孝仁義,但當時是周朝,他不去幫助周天子管理國家,反而是在其他國家竄來竄去,希望那些犯上作亂的諸侯王給自己個官做,你說是不是說言行不一。朱熹是宋朝的一個大聖人,總之從曆史上的大聖人到市井小民,大家都是戴著麵具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說一套做一套。他們總是想各種辦法限製彆人,但是又想方設法為自己開脫,都是虛偽至極。像您這種其實纔是最真實的,自己需要什麼就大膽追求什麼,這纔是真正的性情中人,這纔是正常人的正常行為。”

“你看你這大學生就是不一樣,哄起人來也一套一套的,說得讓姐姐感覺自己比那些大人物都偉大。本來就是嘛,像我們這種連兩張嘴都吃不飽的人,不就是想著能先吃飽再說嗎,還能和人家那樣追求這追求那的。所以那天姐姐說你現在找對象不能太認真,你現在就屬於不能餵飽彆人上麵那張嘴的人。找個差不多的,時不時的崩一鍋,彆憋壞了纔是最現實的。行了,按的姐姐挺舒服,到飯點兒了,走,咱吃飯去,吃完飯繼續耗點兒。”

兩人一起去了食堂,今天的人更少,除了事務所的領導,剩下的基本上就是車間幾個負責材料和成品的工人,總共吃飯人數也就四十多人。疤臉也第一次在公司吃著這麼美味的餃子,他第三次想要加餐時都有些不好意思去了,呂姐看出來了,就主動替他去視窗要了一份。回到倉庫呂姐把幾個肯定不用的倉庫門一鎖,就直接爬到辦公桌上就讓疤臉給他按摩。

“年輕人飯量就是大,一個人能吃人家四個人的飯,要不乾什麼都那麼有勁呢。”

“今天的餃子真好吃,好久冇吃過這麼順口的飯了,讓呂姐見笑了。”

“看看,還跟姐姐見外不是。哎,你今天注意冇注意那個總經理翻譯,長得可帶勁了。戴個眼鏡,人也文文靜靜的,你以後的女朋友就應該是這樣的人。好好學習吧,等你有了實力了再考慮找對象的問題吧,我的好弟弟。”

“冇太看仔細,感覺有些瘦,我還是喜歡有點肉的。”

“還是在哄人開心,是不是看見姐姐身上肉多,就說喜歡有肉的。還是喜歡小敏那樣的?哎,我那天說小陳就是想把她這個小姑子趕快推銷出去,自己好自由自在的玩兒兩年,你還不信。你知道小陳對象是什麼樣的人,小陳又是什麼樣的人嗎?”

“我不知道。”

“我告訴你說吧。小陳對象原來長得很帥,一米八的個頭,比你還高,身體也特彆壯實。和小陳結婚後不久,就一起來這邊找工作。原來在旁邊的五金廠工作,兩個月前因為上班時間跑出去喝酒被開除了。在五金廠上了三年班,原來聽說是一百六的體重,由於總上夜班不知道為什麼體重暴增。前一段時間看見過一次,那大肚子挺得比八個月的孕婦都大,那體重我估計怎麼也得有二百八。小敏來這上班還不到一年,還是彆人介紹進來的,你想小陳如果和她小姑子關係好,她也是三年的老員工了,自己肯定早就介紹了,還用領彆人那份情。”

“估計就是臉皮薄,不好意思介紹自己人唄。”

“拉倒吧你,小敏就是他哥弄來看著她嫂子的。你想那二百多斤的大胖子,要是崩起鍋來得多費勁,他們在這方麵肯定不和諧。再說了這個工廠的工人就冇有一個能和諧的,一天到晚累個半死,要是冇有點兒新鮮的早冇興趣了。”

“上次陳姐叫我還是為了擺脫旁邊工廠那幾個總糾纏她和小敏的人呢。”

“你呀,真是一點兒也不懂女人的心思。那幾個一旦沾上了,就像狗皮膏藥一樣成天圍著你轉。原來咱廠印染車間的那個張姐,小三十歲了非要和人家旁邊電子廠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崩。結果崩出事了,小夥子纏著要和她結婚,最後鬨得和原來的老公離了,和那個小夥子結婚後不到一年也離了。後來又找了一個快五十的,要啥冇啥,我估計崩鍋也崩不動,你說她圖的是個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