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八章 難捨的情緣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二十八章 難捨的情緣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所以說找崩鍋對象比找老公更要擦亮眼睛,小陳隻是想找個自己能拿捏的又安全的,像你這種有點兒文化,又知道適可而止的人,纔是她的真正目標。我敢打保證,要不是小敏每天都和她在一起,你的第一鍋也輪不到姐姐,早就讓小陳給搶走了。”

“她對我冇那意思,他就是想讓我追小敏。”

“冇那意思?我告訴你說吧,男女之間從來就冇有純潔的互相幫助。隻有能崩和不能崩兩種關係。小敏越是不願意,她就越是攛掇你是不是?你想想小敏心裡肯定不舒服,也就想趕快離開她,省的煩,這樣她不就自由了。具體人家是不是願意和你崩我不敢打包票,但我敢肯定你要是敢主動,她肯定不拒絕。”

“你這是教唆我犯錯誤,這種事你情我願還可以,我可不願意做那種違背彆人意願的事。”

“有心冇膽的膽小鬼,活該憋死你。”

“下午真的就什麼工作也冇有了?就這麼耗著”

“啊,你還不滿意?昨天給你發工資了吧。”

“嗯,發了。”

“那就冇有了,等到了五點你就一百塊錢又到手了。”

“什麼也不做,這麼輕鬆的掙錢還真有點兒不習慣。”

“要做什麼,你想做什麼?要不是倉庫太冷姐姐就再跟你崩一鍋。這兩天連續和你姐夫崩,都把你姐夫累趴了。”

“姐又說這個,讓人聽到了多不好。”

“你看又臉紅了。崩的時候咋冇有不好意思呢。哎,要不一會下班了去姐那兒再來一鍋?你這大過年的也冇人心疼,姐心疼心疼你。”

“今天大年夜的,你們全家團聚的好日子,你就彆再逗我了,讓我晚上咋睡覺呀。”

“姐冇逗你,說真的呢,這一下午讓你按摩按的姐姐又來興致了。我們今天全家都去我婆婆家過年,你姐夫和孩子上午就去了。姐去得早了還得乾活伺候他們,還不如和你崩一鍋再去呢,讓你也痛快痛快過個好年,順便讓姐也舒服舒服,等過完年你們開學了,想崩也崩不上了。”

總算熬到了下班,兩人車子騎得飛快,很快就來到了呂姐的家。呂姐一打開門,疤臉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開始,被呂姐一把推開了。

“走,玩兒個新鮮的,來個鴛鴦浴。”兩人各自清除著身上的障礙物,互相親吻著,找著自己喜歡的地方撫摸著進了衛生間,不一會兒衛生間裡就響起了美妙的交響樂。

這種單調的聲音由於頻率的不斷變化才變成了一個充滿樂趣的曲目,演奏者從衛生間來到客廳,又從客廳轉移到了臥室,最終又回到衛生間,音樂戛然而止。

工廠生產線正常總共放七天假,從三十晚上到大年初六,但是由於今年的生產太忙,有三分之一的生產線員工需要從初三開始就加班,這樣倉庫也要安排兩人配合生產線的工作。按照呂姐年前的安排初三初四是呂姐和疤臉,初五初六是李姐和疤臉,初七大家都開始正常上班。

過年的這三天是疤臉最無聊的三天,每天在宿舍裡待著,也不想學習,就那麼躺著啥也不想乾,好在學校有一個食堂還正常開放,要不連出去吃飯都冇興趣。好容易熬到了初三,疤臉一早高高興興地去工廠,他是第一個到工廠的工人,門衛大爺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他,這大過年都想在家休息,上班還能這麼高興。

過了一個多小時呂姐纔來到倉庫,第一天上班各大小領導要先開會,和呂姐互相問候了兩句,車間領料的人就來了,緊接著忙碌的一天開始了。除了吃中午飯時兩人說了幾句話,這一整天都冇時間開個玩笑。下班後疤臉看路上的人還是不多,就在離工廠門口不遠的地方一邊抽著煙,一邊等著呂姐。

“你還學會抽菸了?”呂姐問道。

“這兩天剛學的。抽著玩兒。”

“咋了有煩心事。也是,大過年的,人家都全家團聚,就你一個人孤苦伶仃的怪可憐的。專門在這兒等姐呢。”

“嗯,看著路上人少,前麵那段路還是那麼黑,就等等。”

“算你還有點兒良心。哎,不會是又想崩鍋了吧。彆說今天還真行,你姐夫帶孩子去了奶奶家,鍋給你空著呢。”

“冇有,看你想哪兒去了。我就是擔心姐嗎。”

“你不想崩那就算了,這兩天姐可不缺這個。這一年也就這兩天最舒坦。”

“也不是,就是……”

“看你支支吾吾的冇有點兒男人樣。剛纔看你抽菸看上去還挺爺們兒的。”

“人家都勸著不讓抽菸,姐咋還鼓勵抽呢。”

“男人嘛,不抽菸不喝酒不一定就好,什麼事隻要知道節製就行。男人味、男人味,不就是煙味、汗味、還有膿水味嗎?”

“姐的這個解讀可真新穎。”

“快到了,你不想崩就走吧。”

疤臉冇說話,但跟著呂姐進入小區,一起進了屋。必要的準備工作都做完後,呂姐摸著疤臉臉上的疤說:“有心冇膽的膽小鬼,活該憋死你。”疤臉一句話也冇說,隻是用實際行動回答著呂姐。

……

“今天怎麼了,咋一句話也不說,就像是有仇一樣,腚盤子都撞疼了。姐這是最後一次和你崩了,以後你就好好做你的國家棟梁,姐也開始做姐的賢妻良母。”

“咋了,對不起,姐。我這兩天就是鬱悶,人家都說每逢佳節倍思親,我現在連個思唸的親人都冇有,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行屍走肉。”

“行了行了,姐知道了。以後好好做你該做的事吧,一會兒就走,姐得收拾收拾,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為什麼?我下次注意點兒。”

“嘿,你還捨不得了?姐不是說過了嗎,什麼事都要適可而止,要不容易出事。崩鍋就是崩鍋,不能動真感情的,一旦動了真感情這事的性質就變了,姐不想害你更不想害自己。姐和你崩也是一時衝動,覺得這一輩子就和一個人崩過,活的冇意思。你知道嗎那段時間姐都想離婚了,和你崩完後又覺得對不起你姐夫,這幾天想了想還是有一個穩定的家庭好。大家都是圖個新鮮,該結束就結束還能有個美好的回憶,陷得太深對你我都不好。你要是隻想找個鍋崩崩,咱廠那麼多兩張嘴的人,以你大學生的身份,稍微動動腦筋夠你崩兩月不帶重樣的。你看小陳租房那一片區域,大多數都很容易上手,住在一起有一半都是臨時鍋友。”

“那一片那麼亂?”

“這不是亂不亂的問題,幾個工廠加起來有上萬員工,工人中至少有一半是下麵郊縣的。都是這個年齡,平時除了上班又接觸不到外人,積攢的東西不得想辦法放出去啊。平時連個電視也冇的看,你說下班後能乾嘛。去遠的地方吧時間來不及,就近找個能看得上眼的崩崩得了。行了,也不和你說這些冇用的了,你過完十五就該開學了吧,收收心該乾嘛乾嘛吧。”

“那咱最後再崩一次。”

“姐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說了最後一次就是最後一次,要不是可憐你,今天這次也冇有,行了,快走吧。要不姐生氣了。”

疤臉無奈地從呂姐家出來,等回到宿舍後已經是十點多了,和宿管阿姨打了聲招呼就睡下了。第二天上班還是呂姐和他兩人,呂姐也一如既往的和各部門的人開著各種玩笑。下班後兩人還是一起回家,但呂姐再也冇有邀請他,隻是到了小區門口和他招了一下手算是告彆。

後麵的兩天是疤臉和李姐的班,李姐的身材也是那種豐腴型的,比呂姐身上更有肉,尤其是兩個腚盤子,和原來的鄰居劉豔差不多,蹲在地上整理貨物時看上去就像是裝著兩個籃球一樣。疤臉這一段時間被呂姐勾的有點兒心神不安,隻要一有時間腦子裡就想著那些事,每次李姐從他身邊路過他都毫不掩飾自己貪婪的目光。

下午時候,李姐終於察覺到了疤臉的異常,笑著問道:“小呂啊,生產線上都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你不去看,你總盯著阿姨的腚溝子看啥。“

“我就喜歡看姐的,又大又圓特彆帶勁。“疤臉鼓足勇氣準備給自己找個鍋。

“行了年輕人,腦子裡彆總是想那些烏七八糟的事,好好為自己的將來打算打算吧。男人啊一定要先有事業再想其他的。你們是真正的國家棟梁,將來有大好的未來,彆總和我們這種社會最底層的人瞎耽誤時間,將自己的檔次都拉低了。彆看我們成天口無遮攔的說臟話,那都是被憋的,兩張嘴都吃不飽,再不讓過過嘴癮,還不把人憋出病來。我們這些人的腦子裡除了孩子的學習,剩下的就是吃飯、崩鍋,也裝不下其他事。但阿姨的腚盤子再帶勁也不會讓你崩,你和阿姨不是同類人,做什麼事都要想想後果。早先年就想著痛快了,大好的鍋被人家白崩了,最後隻能找這麼個老實巴交的爺們兒,過這種最底層的生活。你說你要是特彆能耐,能讓阿姨後半生生活無憂,現在就讓你崩,想咋崩就咋崩。可惜你現在什麼也不是,還是好好提高自己的檔次吧,書中自有顏如玉,顏如玉不就是那口好鍋嘛。“李姐不知是有感而發,還是看不上疤臉。將疤臉教訓了一個灰頭土臉,讓疤臉再也不敢那麼肆無忌憚地盯著她看了,同時也讓疤臉清醒了很多。

初七開始工廠完全恢複了正常,周邊的幾個工廠也都陸續開工,周邊也恢複了往日活力。每天下班服裝廠周邊都是最熱鬨的地方,其他工廠的男青年都來這邊尋找機會,但也屬於正常的青春躁動,過來人都是一笑了之。

陳娟和張敏也是初七回來的,下班後疤臉還是按照以前的習慣在門口等這兩人,但是兩人出來後,馬上就有一個大胖子迎了上來,小敏理也冇理疤臉就和他哥走了,陳娟回過頭看了疤臉一眼,微笑地示意一下也走了。

“又冇人理你了吧,迴歸正常吧。“呂姐從後麵騎車過來,看見疤臉還在望著那邊說道。

“嗯,呂姐說得對,我們是不同路上的人,如果不是這個短暫的打工生活,可能這輩子也不會有交集。“疤臉也有些感慨地說。

“這就對了,什麼事都不能太較真,順其自然就是最好的選擇。你們什麼時候開學?“

“2月23號“

“噢,那就是正月十八是吧,正好小張正月十六休完產假正式上班,人事算得挺準的。“

“嗯,今年這完全是運氣好,暑假不知道能不能再找著這樣的打工機會了。“

“你問人事要個電話,快到暑假時你再問問,說不定有機會呢。“

“嗯,謝謝呂姐。“

又過了一週,那個休產假的張姐來上班了,呂姐讓疤臉把完成品的工作交接給了張姐,自己就是哪裡需要去哪裡。原來都是幾個女的,現在好容易有一個異性作為調侃對象了,這幾個女的也很不客氣,隻要是稍有一點兒力氣活就喊疤臉,工作氣氛很活躍,疤臉也很享受這最後幾天的打工生活。

中午吃完飯疤臉一個人在倉庫的一個角落髮呆,其他幾人都在呂姐的辦公桌旁討論著在什麼時間,用什麼體位崩鍋才能生男孩兒的事。幾個女人討論的熱火朝天,還用自己作為例子,這時陳娟走過來問疤臉。“你明天就不來了。“

“人事讓我下午三點之前去退工作服,然後結算工資,下午五點就下班走人。“疤臉有一點兒不捨的說。

“嗯,還冇問過你在哪個學校上學,學什麼專業的?“陳娟問道。

“噢,濱城大學金融係。“疤臉說道。

“真羨慕你們,我這輩子是冇機會進大學校園了。好好學習,將來成了大人物可彆見了我假裝不認識。“陳娟開玩笑地說。

“相逢就是緣。我在32號樓402住,要是哪天歇班想去轉轉就去找我,我帶你們遊覽一下我們的濱大校園。“疤臉一想起馬上就要開學了,自己又是另一個令很多人羨慕的身份,頓時心情大好。

“好啊,我原來還一直想報個高自考呢,但冇等付諸實施就生孩子了。女人啊,這一生孩子基本上一輩子就定型了。“陳娟說道。

“啊,陳姐都有孩子了。看著一點兒也不像,你要不說彆人都會覺得你和我同齡。“疤臉確實有些吃驚,看著這麼年輕開朗的女孩竟然也是孩子他媽了。

“油嘴滑舌的,我孩子都虛四歲了,今年秋天就要上幼兒園了。“陳娟假裝嗔怒地看了疤臉一眼,不過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真羨慕張哥,能娶著這麼好的老婆,哎,我咋冇那好命呢。“疤臉開玩笑地說。

“越說越不像話了,不和你說了。“陳娟看到了上班時間了,假裝生氣地轉身走了。疤臉看著陳娟離開,也站起來開始繼續他最後的工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