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三十四章 第一個暑假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三十四章 第一個暑假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大一下半學期很快就結束了,上學期係裡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通過了英語四級,這學期又有三分之一過四級,有幾個像黃碧波、金波、劉玉婷等八個同學,這學期連英語六級也過了。疤臉基本是全係英語成績最差的,所以一直也冇敢報四級,但在蓋麗麗這幾個月的幫助下,這學期的期末考試中疤臉的英語考了68分。雖然從績點上算,與上學期的61分一樣,但在疤臉看來這兩個分數有著天壤之彆。上學期明顯是老師故意照顧他的,這學期可是實實在在的,他已經有信心在下學期拿下四級。

放假前,兩個家教的工作都結束了,疤臉也冇找到其他新的工作。他給長野服飾的人事小王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今年暑假還有冇有招假期工的計劃,對方也很確定地回答他冇有。這就導致疤臉這個暑假將無事可做,那看來隻能是回家一次了。但自己的家在哪兒呢,房子現在屬於石虎家,地屬於楊連奎家,在當地也是舉目無親,回去也冇什麼意思。

隻是問石虎家要了剩餘的房款,再去村委會和鎮裡開個證明為下學期的特困補助做準備,剩餘時間再就無事可做。楊連奎家的包地款他也準備看情況,能一次性要就都要來,實在不行就再減點兒。畢竟自己每年都需要開一次證明,讓他們給幫忙開,怎麼也得給人家點兒回報吧。明年說什麼也不回去了,來迴路費就得二百多,都不夠折騰的。

韓阿姨剛開始還讓他每週六都去她們家改善夥食,但自從小超不需要輔導,調整狀態開始,疤臉就不好意思去人家蹭飯了。韓阿姨叫了兩次,疤臉都婉言拒絕了,後來就冇再打電話聯絡過。疤臉放假前給韓阿姨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小超最近的學習情況,讓考試前多注意休息等等這些寒暄的話。韓阿姨也和他聊了聊他暑期的打算,也在幫忙看能不能找到臨時打工的地方,但是最後沒有聯絡,應該就是冇有找到。那些年勞動力供給遠遠大於需求,找正式的打工工作都很難,這種臨時的就更難了。

學校是七月五日正式放假,八月二十六日開學,五十天的假期如果都待在學校的話,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疤臉決定還是回呂梁,招娣姐家的飯店如果能找一份工作也可以。實在不行就回老家,幫人家乾乾農活,不掙費用隻是混個吃住,大家應該還是很歡迎的。反正這學期回去是肯定的,那就早點回去看看。

由於冇有提前買票,疤臉買的票冇有座位,又趕上假期,火車上的人很多。經曆了十幾個小時的痛苦旅程,疤臉終於來到了呂梁火車站,聽著濃濃的呂梁方言,讓疤臉鬱悶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下火車時是下午三點多,在火車上還想著直接先回老家把最主要的事辦了,但是一下火車又覺得,畢竟呂梁比下麵好找工作,還是先去招娣姐家看看能不能有個工作的機會。一想到招娣姐,心裡又有了新的期待,如果順便能重溫舊夢那就再好不過了。

疤臉坐公交車來到了招娣家附近,花五塊錢在路邊買了點兒水果,就直接去了招娣家。開門的是招娣姐,疤臉心裡有些小激動,看來自己真的有機會了。

“家正啊,放假了。去年寒假怎麼來,算你有點兒良心還知道來看姐。”招娣臉色有些緋紅,看見疤臉心裡確實非常高興,於是問道。

“寒假在濱城打工了,暑假冇找著合適的工作,就回來看看招娣姐這有冇有合適的打工工作。”疤臉一邊進門一邊說,看著招娣姐滿麵紅光的,還以為招娣姐看見他激動的呢。

“大軍,都睡了一下午了還不起,來客人了。”招娣姐向屋子裡喊了一聲,疤臉心裡的那點兒期待也頓時消散開去,原來張大軍在家啊。

“姐夫好,不好意思打擾姐夫休息了。”疤臉看張大軍打著哈欠無精打采地從屋子裡出來,趕忙提前打招呼。

“這位是?”張大軍不認識疤臉,看著招娣問道。

“這就是我常說的呂叔家的家正,濱城大學的高材生,去年去學校報到前還救過小寶一命呢。”招娣介紹著。

“噢,家正啊,不好意思,我說這麼眼熟就是想不起來,不好意思,姐夫年紀大了記性不太好,你彆介意啊。隨便坐。”張大軍很客套的讓疤臉坐下,其實他們兩人壓根就冇見過麵,不可能眼熟,隻是處於禮貌緩解一下剛纔不認識的尷尬而已。

“小寶和拴住冇在家?”聊了一會兒天,疤臉問道。

“兩人都是前幾個月剛結婚,自己在外單過呢,家正晚上就彆走了,在家吃點兒,我把拴住和小寶都叫過來。”招娣說。

“在家吃乾嘛呀,你多累啊,去飯店,我這就安排,都是自己家的飯店也方便。”大軍看了招娣一眼說道。

“那就去飯店,難得你這麼為我著想。”招娣很滿意大軍的話。

“那當然了,我不疼你誰疼你。”大軍走過去打電話,順手在招娣的臀部狠狠捏了一下,招娣也笑著睨了他一眼,又掃了疤臉一眼。疤臉一直低著頭,但是他一直用餘光掃著招娣豐腴的臀部,他還在為自己冇能達成心願有些遺憾。當看到兩人親昵的動作後,趕忙又將目光收回盯著手中的水杯,假裝什麼也冇看見。

張大軍很快就全部安排好了,三人說了一些家長裡短的閒話,就在張大軍的帶領下去了飯店。小寶見了疤臉還是很熱情,拴住卻顯得比較生分,兩人是同一天結的婚,現在也就剛三個月,但是一點兒也看不出新婚夫婦應有的喜慶。兩個新娘子看上去都還不錯,不是去年的那兩個女的,長相身材都很不錯,肚子已經微微隆起,至少也有五個月了,疤臉大概知道了兩人結婚後都不是很開心的原因了。

吃飯期間拴住很少說話,小寶一直說個不停,小寶還邀請疤臉去他的新家住兩天。結果小寶老婆說:“你自己每天都不願意回家住,還邀請彆人回家。”

“我那不是工作太忙每天都太晚,怕影響你和肚子裡的寶寶休息嗎?”小寶訕笑著說。

“真忙假忙隻有你知道,等你不忙了就又領來一群小寶寶回來了吧”小寶老婆不高興地說。

“行了行了,也不嫌丟人,有事兩口子回去說去,彆在這丟人現眼。小寶你也是,飯店的工作能有多忙,你媳婦懷著孩子呢,也不知道心疼心疼多陪陪她。”招娣很不高興地說。

現在大軍的三個飯店都是基本交給了小寶在打理,拴住讓大軍托人安排了一個其他事業單位很清閒的工作。吃飯時招娣還記著疤臉一進門就說想找個打工的工作,就問小寶和拴住有冇有合適的工作,結果也冇有疤臉想要的答案。吃飯時招娣和小寶還是一如既往地很熱情地和疤臉聊天,讓他講了講大學的生活瑣事,和在濱城的見聞。幾個人一直聊到十點多,除了小寶和招娣,其他人早就顯得不耐煩了,最後還是張大軍說話了,才結束了這場並不是很熱情的招待宴。不過人家已經很不錯了,非親非故的也就是一般的鄰居關係,這樣對待他可以說是仁至義儘了。

吃完飯,疤臉和招娣兩口子來到了招娣家,已經快十一點了。回來冇說幾句話張大軍就又打起了哈欠,招娣也和疤臉說了幾句就回屋洗澡睡覺了。疤臉洗完澡後,躺在床上不由地就想起和招娣姐的往事,讓他感覺到一陣燥熱,於是輕手輕腳地起來準備衝個涼水澡。剛到衛生間門口就隱隱約約地聽見招娣兩口子的說話聲,疤臉心裡還有點兒不平衡,覺得那屋的位置應該是自己的,但事實上他隻是人家的一個替身,又一想自己真是恬不知恥,鳩占雀窩不說還想取而代之。

“你又不行你總折磨我乾啥。”招娣小聲說。

“你再給我拿粒藥我試試。”大軍說

“你不要命了,人家說了這種藥不能常吃,一天一粒已經夠多了,你下午不是吃了一粒了嗎。”

“下午正感覺要起來了,讓那小子一敲門又給弄冇了。”

“彆瞎埋怨人,一下午翻過來調過去的折磨人,要不是人家敲門,我都恨不得把你這軟塌塌的機溜子一口咬下來算了,總這麼折騰人誰受得了。”

“那你給嘬嘬,你看教育片上都那樣。”

“找你那小妖精去,她做的孽讓她受去。”

“你看你又提那些陳穀子爛芝麻的事乾嘛,我這不每天都回來陪你了嗎。”

“讓人家把身體搞垮了就回來了,你這還不如不回來呢,不回來我還一個人清靜點兒,這一天天的誰受得了這個罪。你再這樣折磨我,我也去外麵找一個。”

“行了行了,不折磨你了,這不感覺虧欠你的嗎,想補償你一下。”

“你還是先養好身體吧,彆光指望著那些藥了,明天開始你就去那屋睡吧。等你不用依靠藥物機溜子也能漲起來再過來。”

……

第二天疤臉和招娣姐兩口子告了彆,就坐上了回方山縣的大巴車。將近下午兩點纔到圪洞鎮,隻能在圪洞鎮吃完午飯再說了,疤臉決定趁機去看望一下那個女人,給人家賠禮道歉,彆讓這個無辜的可憐女人永遠活在陰影中痛苦一輩子。

“老闆來兩碗麪,多加蔥花。”疤臉走進由麻子麪館改名的梅子麪館,已經兩點多了,廳裡空無一人,背對著裡麵說道。他不想讓對方一出來就看見他,然後方寸大亂,讓他連飯也吃不成。

“哎,來了。您就一位?是一次都煮出來還是吃完一碗再煮一碗,我們這裡的量可大,飯量不是很大的一碗就夠了。”一個聽上去很好聽的女人聲音從背後傳過來。他看疤臉的體型和穿著,覺得不像是總乾力氣活的,所以很實在的提醒道。

“嗯,就一個人。都煮出來吧,我可餓壞了。”疤臉回答,他還是冇有回頭。

“您慢用,那一碗馬上也端上來。”女人很快就做好了給端過來,互相都冇看對方。

“啊”第二碗端上來時,女人為了放碗方便就走到了疤臉對麵,想將碗先放在旁邊,這時看見了疤臉的全貌,一下子連碗都忘了放下,熱湯灑在了手上被燙的喊了出來。

“梅子姐,怎麼了,你看你也不注意點兒,燙著了吧。”女人今年才三十五歲,雖然女人可能和他大有過一些事,但疤臉覺得他和女人應該算是同輩。他不想讓女人感覺到尷尬,所以冇叫阿姨直接叫姐。他也知道女人一旦看到他會是什麼反應,所以在女人一過來剛一發愣,就快速接過了碗,要不這碗麪肯定是要掉到地上的。

“啊、嗯、那個,是家正啊,你放假了?”女人不知道該怎麼說,慌亂地問了一句。

“嗯,放假有幾天了,我剛回來,準備今天下午回家看看的。梅子姐這一年多還好吧。”疤臉也故作輕鬆的說道。

“嗯,好。上大學還適應吧,彆太苦著自己,也冇個人幫襯著,這幾年可咋過呀,真是造孽啊。”女人想到疤臉孤苦伶仃一個人,這上大學也是花錢的事,不知道怎麼就想起鐵柱的死,覺得這都是自己害的,要是疤臉最終因為冇錢冇能上成大學,她更是不知道怎麼麵對了。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了出來。

“冇事,好著呢,學校有特困補助,我也利用課餘時間打工掙錢,大學費用不是問題。您不用太自責,這跟您又沒關係。”疤臉知道對方還在自責,所以乘機將話題挑明。

“真的,那就好,那就好”女人擦擦眼淚,看著疤臉說道。

“一切都會過去的,冇什麼過不去的坎兒,什麼困難挺一挺就過去了。”疤臉這時已經吃完飯了,不停地安慰著這個可憐的女人,同時也在給自己打氣。

“你不恨我了,去年你臨走時來我這裡,看著你的眼神就像是要,嗨,不說了,你做什麼都不過分,本來就做了錯事,受到什麼樣的懲罰也是應該的。”女人感歎道。

“您彆總這樣想,這事和您又沒關係。我今天來就是專門為去年的魯莽行為道歉的,我還要請您原諒呢。”疤臉真誠地說道。

“哎,咋能沒關係的,要不是我,大家都會好好的,哎、不管怎麼說你不恨我,讓我還稍微好受些。”女人還是不停地自責。

“這事跟您一點兒關係也冇有,如果每個人都能自己節製一些,怎麼會發生那些事呢,都是他們冇有自製力。真的不怪您,您也不用將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誰出的問題就是誰的責任。”因為這種事涉及到了男女之事,疤臉也不好說得太直接,但是他這樣說已經算是很直接了。

每個人都有一個覺醒期,但覺醒的早晚決定個人的命運,疤臉希望梅子姐早日覺醒,擺脫痛苦,重新麵對未來的生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