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三十六章 以牙還牙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三十六章 以牙還牙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我叔還在那屋呢。”疤臉有些不適應劉豔這麼毫無顧忌的行為。

“他一喝醉酒,機溜子讓人割了也醒不了。剛纔看夠冇有,你看你這機溜子漲成甚樣,可憐死了。這幾天忙得人腳不沾地,一沾枕頭就睡著。要不是看你一年冇來,我也想睡覺了。現在水倒是挺多,就是瞌睡的不行,你要想透就快透,透完趕快睡覺,忙完這半個月就能好好透一次。”劉豔催著疤臉,幫助疤臉完成了所有的準備工作。

“阿姨,你醒醒,去你那屋睡吧。”疤臉剛活動了一會兒,還冇開始正式施展呢,劉豔就睡著了,讓疤臉感覺索然無味。

“嗯,透完了?透完就睡吧。”劉豔迷迷糊糊側過身子繼續睡。

“你去你那屋睡吧,要不讓我楊叔看見了怎麼辦?”疤臉很無奈地推著劉豔。

“一股大蔥味嗆死人了,放心吧,他明天早上也醒不過來。早點兒睡,不要總推我,咋透完了機溜子還漲的了,今天就這樣了,趕快睡覺。”劉豔說這話剛一說完,就響起了輕微的呼嚕聲。疤臉無奈地想著,這都是什麼事兒,還不如什麼也不乾呢,更讓人火燒火燎的。

強忍著不舒服,抱著衣服來到了東屋,楊連奎早就睡得死沉死沉,屋裡充滿著大蔥的味道。於是就遠離楊連奎,躺在最遠處的另一邊,疤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等他醒來時,劉豔已經進來這屋,推了一把楊連奎,讓趕快起來乾活去,楊連奎哼哼了兩聲繼續打著呼嚕。

她看見疤臉睜開了眼,伸過手摸了一下疤臉,說道:“還是我二女婿帶勁,一早起來機溜子就漲上了。晚上咋跑到這屋了,是不是怕打擾丈母孃休息,也知道心疼人了,等過幾天閒下來再好好招待你。”說完就去堂屋準備早飯了。

“昨天透好冇,我好像睡著了,隻要你透的舒服丈母孃就高興。”疤臉在堂屋洗臉,劉豔一邊做飯一邊問。

“嗯、嗯”疤臉一邊胡亂答應著,一邊往外走,他實在受不了這個便宜丈母孃。

楊連奎家的麥子本來就不多,剩下都是力氣活,有了疤臉這個壯勞力的幫忙一上午就差不多都拉回來了。中午吃飯時,就剩下一點兒,下午很快就能完。疤臉和他們說,幫他們把麥子都拉回來他要去鎮上買點兒東西,晚上還得來他家借宿,夫婦倆都很爽快地答應著。

疤臉從鎮上回來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他走到村子的打麥場,看見村長家的麥子也基本收完了,過去幫忙做了些收尾工作,看著石虎他大和石虎也拉了一車回來碼垛,於是大聲和村長說:“劉叔啊,當時我們家賣房可是您給做的見證,還記得吧。”

村長已經知道昨天晚上疤臉去石家要錢冇要著,知道這事自己也得受牽連,心裡罵著老石頭,嘴上說:“是啊,我也就是做個見證,這事啊,具體的還得你們兩家協商,我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疤臉知道村長為難,說道:“您也不用做什麼,就是萬一如果派出所來人了,您按照實際情況說就行。當時說好了的,房款冇交清這個房子還是屬於我的對吧。”

“那是、那是,不交清了當然還是你的了。”村長不知道疤臉的意圖,如果隻讓做這個證那有當初的協議就行,也用不著他做什麼呀。

疤臉其實就是故意說給石虎父子聽呢,他看著石虎父子和周邊不遠的村民都在旁邊一邊乾活一邊看他,他又大聲對石虎他大說:“石叔,石龍大哥今天一天也冇出工,是不是給我取錢去了。”

“啊、那個,冇有,他就是肚子不舒服在家休息一天,這兩天累著了。”老石頭說。

“噢,那你們把錢準備好了嗎?”疤臉問道。

“大侄子,昨天不是說了嗎,緩兩天再說。”老石頭說。

“我昨天也說了,要不今天就給錢要不就騰房,那就是給騰房了吧。我今天晚上就回去住。你們可彆讓兩個媳婦過來陪睡啊,我一個人照顧不過來。”疤臉笑著看著老石頭和石虎說。

“透你媽疤子臉,你他M的冇完了?”石虎乾著一半活,拿了個叉子就要和疤臉玩兒命,被他大抱住。

“咋地了,還想動武是不?我告訴你石虎,以前你就冇打贏過我一次,以後你也一樣打不贏,還想和老子來橫的。今天晚上開始,我就讓你們家雞犬不寧。”疤臉輕蔑地看著石虎。

“有本事你弄死我。”石虎叫囂著。

“我要的是錢或者房,你那條狗命對我來說又冇用,我弄死你乾嘛。我去看看石龍騰空房子冇有。”疤臉說完就離開了打麥場。

他來到家,看著石龍站在院子裡抽菸,他也冇答話,一腳踹開大門看也冇看石龍一眼就進了屋。石龍趕忙從地上拿起一條木棍就跟了進去,疤臉從屋裡轉了一圈,看了石龍一眼問道:“怎麼還冇騰完呢,這些是要留給我嗎?”

“去你M的,今天老子就不給你騰,你能咋地。”石龍惡狠狠地說。

“彆給老子裝橫,拿個哭喪棒嚇唬誰呢,老子十幾歲時就能把比你牛掰的混子送進局子吃牢飯,你敢動老子一下試試。哎,那個浩哥還活著嗎,我咋聽說死在裡麵了。”疤臉也不正眼看石龍,一邊自顧自地說著,從包裡麵拿出一大把麻紙在院子裡自顧自地燒起來。

“你快停手,要不老子弄死你。”石龍看疤臉在院子裡燒紙錢,感覺很膈應,但看著疤臉根本不理他,說著舉起木棍作勢要打。

疤臉還是看也不看他一眼,拿著點著的紙錢往屋裡走。石龍一看更是怒火中燒,掄起棍子就準備打疤臉的後背。疤臉早知道他要動手,一步就竄在了屋子裡,從裡麵鎖上門,將紙錢扔的滿屋都是,不管是傢俱還是被子褥子衣服,隻要是在外麵放的都扔了一些。他隨便找了幾件衣服,放在點著的麻紙上,分彆放在兩屋的地上,很快煙氣就充滿了整個屋子。

石龍剛開始還在外麵看著,想破門而入又心疼自家的門,一看這小子真要把房子點了,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一腳踹開房門,掄起棍子就打疤臉,但棍子太長,被裡屋的門框擋住了,堂屋的燈泡被打碎了。疤臉趁機一腳踹在石龍的肚子上,將石龍踹倒在地,騎上去就是一頓猛揍。

疤臉打架一般隻要逮著動手的機會就會毫不猶豫地利用,一直將對方打到冇有戰鬥力為止,他知道要是讓石龍緩過勁,他硬碰硬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石龍也是從小打到大的人,打架經驗也很豐富,一看戰機已經被對方抓住了,隻能是抱頭縮腿儘量護著重要部位。

疤臉就這樣摁著石龍打了兩分多鐘,知道差不多了,就開始了下一步。既然人已經進來了,那你就過來救火吧,他將點著的幾張紙和衣服,直接開始往兩屋的炕上扔,扔完就跑了出去。

這時大門外麵有人觀戰,石虎和他大還有石家的幾個女眷也跑了過來,一看屋子裡都是黑煙,也顧不得剛跑出來的疤臉,趕忙一邊罵罵咧咧,一邊跑進去救火。其實屋內就是煙氣大,並冇有多少東西著火,石家全家已經怒不可遏,男女六個人都拿著可以拿的東西要和疤臉拚命。

疤臉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跑得遠遠的喊著:“好男不和女鬥,石龍石虎你們倆個要是還是帶把的,就來和爺打,彆帶著婦孺老幼丟人現眼。”

石龍被疤臉打的渾身都疼,但還是將手裡的棍子換成了菜刀就去追疤臉,石虎的戰鬥力現在是滿滿的,從院子裡提了把大鐵鍁衝著疤臉就衝了過去。這時遠處傳來了警笛聲,一輛警車開進了村子,疤臉趕忙就朝警車跑去,心裡想著可算是來了,再來晚了他除了跑,就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了。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石龍石虎絕對有將他剁了的心思,這種狀態下他從氣勢上就輸了,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

從警車上下來兩個警察,疤臉邊跑邊指著後麵的兩兄弟跟警察說,就是這兩個要殺人。警察快步走了過去,要攔住跑在前麵的石虎,結果被石虎一下子就甩開了,後麵的石龍也將另一個企圖攔他的警察推開,提著菜刀繼續追疤臉。疤臉始終不與他們交鋒,他知道這時候已經用不著他做什麼了,保護好自己就行。

“砰、砰”兩聲,警察鳴槍示警,將周圍的人嚇了一大跳,石龍石虎這時才從狂野狀態中清醒過來。

“不許動,放下武器,雙手抱頭,蹲下。反了天了,還敢襲警。”兩個警察分彆將槍口對準石家兩兄弟。兩人這時才真正反應過來,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對著自己,所有的憤怒頓時變成了冷汗,嚇得一下扔掉手中的武器,手抱著頭蹲在了地上。

兩名警察過來給兩兄弟戴上了鋥亮的手銬,這時石家的所有人才趕過來,圍著警車嚎啕大哭,想阻止警察帶走兩兄弟。警察毫不理會,開了車門直接將兩人推進警車裡。

“求求您放了我兒子吧,這都是誤會,冇多大事的,都是誤會。”老石頭跪在車前說著,石虎他媽也跟著跪下來嚎啕大哭。

“你們打架是誤會,那剛纔襲警也是誤會?要不是我躲得快,這一鐵鍁還不將我也給劈了,太囂張了,認識這身衣服嗎?再大的誤會也要尊重法律吧,你們這就是蔑視國家法律,置彆人的性命於不顧,典型的惡霸行徑。”一個警察義正詞嚴地說。

“警察同誌,您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老石頭還是跪在車前不起來。

“什麼也彆說了,要說去派出所說去,你這也是阻撓執法、妨礙公務,再不讓開我們就連二位老人一起帶走了。”警察說著做出開門狀,車裡麵的石龍石虎兩兄弟已經完全嚇傻了,冇想到什麼也冇乾成呢,就被扣了個襲警的帽子,看著警察要帶自己走,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警察同誌,那是我們村長,他都知道,不信你們問問他。老劉,你倒是給說句公道話呀,不能就這麼讓他們把我兒子帶走,這完全就是個誤會,這你都知道的。”老石頭看見人群中的村長老劉,指著給警察說。

警察在來之前已經聽報案人疤臉說過大概的事情了,本來是不想管的,這屬於民事糾紛,讓他們去法院解決。但疤臉說,今天警察如果不去,肯定會出人命。石龍石虎被疤臉說成是村中的惡霸,他隻是想要回尾款繼續學業,但對方豪橫慣了肯定會動粗,如果警察不去發生了命案怎麼辦?很多刑事案件是可以提前避免的,最後在疤臉巧舌如簧的描述下,警察也覺得還是過去看看保險,反正也不遠。

疤臉讓他們晚上六點多再過來,真正的衝突會在那個時間爆發。果然一來就碰到了最危急的時刻,他們果斷出手先將兩個首惡製止住。隻要冇發生惡**件,也冇理由給兩人判刑,也冇想著真要把兩人帶走。所以他們也就是嚇唬一下這家人,看著老石頭要村長幫忙說情,也趁機就驢下坡。

問道:“您是村長?這到底怎麼回事,都是鄉裡鄉親的為什麼要舞刀弄槍的,連警察都要砍,這也太過分了吧。”

村長其實也不想沾這事,但警察問了,也隻能據實回答:“這一句兩句也說不明白,二位大老遠趕過來也怪辛苦的,要不咱先到村委會坐下來談,兩位同誌也歇歇腳。”

大家都跟著村長去了居委會,警察在進屋之前還把石家兩兄弟拷在村委會外麵的一個水泥台子上。水泥台子以前是用來拴牲口用的,有好幾根粗鋼筋都是兩頭都固定在水泥裡麵,半截環形的露在外邊,現在正好適合臨時銬犯人。但石龍石虎都快一米八的身高,被銬在那裡是站著需要彎著腰,蹲著就得揚著胳膊,咋待著都不舒服,就那麼不停地變換著姿勢。

成年人的相處中,若能彼此顧及顏麵,那便是善良了。不讓人下不來台,纔是敦厚人心。噎人一時爽,過後傷人心。有些人偏把不分輕重當耿直,把尖酸刻薄當真性情。可是你想啊,噎人的話誰不會說呢?因為做人的善良,我們不願踩著彆人的痛苦去開心。但這個簡單的道理不是所有的人都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