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三十七章 自作自受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三十七章 自作自受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疤臉自從警察來了之後就一句話也冇說,一直在遠處默默地看著這一切,他還怕那幾個女眷失去理智對他動手,他從來不打女的,但也不想吃啞巴虧。直到警察叫他一起到村委會,他才往跟前湊了湊。

在村委會,村長將整件事情描述了一遍,他冇有任何偏袒,他也不想得罪誰,所以描述過程也冇帶任何的傾向性。但這件事從道理上來講,石家肯定是理虧的一方,很明顯在欺負一個弱小的大學生。警察下午就聽過一遍了,現在看著疤臉一直可憐兮兮地站在一旁,覺得即使疤臉把房子炸了都不為過。

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他們根本冇考慮其實疤臉也有很多做得過火的地方,但過火的地方也就是故意激怒石龍,讓他們失去理智,這些隻有石龍知道,連老石頭也不知道。大家看到的就是疤臉逃,他們一家長槍短棒的追,這讓誰看都知道該站在哪一邊。

“我說你們這一家做得是不是太過分了,咱這個鎮能出一個大學生是多不容易的事,你們不幫著國家一起保護這些棟梁也就算了,咋還能處心積慮地占人家便宜呢?你想想人家要是因為冇有錢上不了大學,不光國家損失一位優秀的人才,就連你們這些左鄰右舍不覺得臉紅嗎?其他地方都宣揚全村人共同捐款資助貧困生完成學業,你們村倒好,占人家一個孤兒的便宜。人家賣房子賣地想好好讀書,你們把房子占了地也占了,到頭來還不給錢,還要動武欺負人。即使在萬惡的舊社會,也不會發生的事,在你們村發生了,簡直就是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的恥辱。”警察說得慷慨激昂,老石頭被說得連頭也抬不起來,村長一個勁地點頭。

“這不是這幾天太忙,冇時間去籌錢嗎?他就要把房子點了,也太欺負人了。”老石頭不敢抬頭,但是還是覺得疤臉做得不對。

“咣噹”警察把手裡的茶缸子往桌子上一墩,非常生氣地說道:“欺負人,你說到底是誰在欺負人。我看你這老同誌現在還認識不到錯誤,那咱也冇什麼好說的了,情況我已經瞭解了,現在就把那倆個襲警的先帶走判個三五年的,至於你們的房子糾紛,法院會給一個公正的判決。但就是走到天邊,你們也不占理,到了最後要不騰房要不還錢,最後還得賠償人家的經濟損失,我也懶得和你說了。我們走”警察說完,站起來就要走。

村長趕忙攔著說:“小同誌先消消氣,老石頭就是不會說個話,還不給人家同誌賠禮道歉。”老石頭也發現自己又犯了一個大錯誤,趕忙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兩個警察的麵前,他也不會說個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一來,把這兩人嚇了一大跳,一下子躲到一邊,說道:“有事說事,現在不興這些,我們講的是道理,您彆用這種方式逼我,犯了罪就要受到懲罰,及時改正錯誤還有商量的餘地。”

“我改正,我現在就改正。我明天上午就去信用社把錢取了給大侄子,您看您就先饒了我們這一回吧。”老石頭這時知道再不拿出個態度來,自己一家就真可能被全抓走了。

“您看老石頭也認識到錯誤了,是不是就先讓他們協商解決一下?”村長多少還是見過世麵的,知道警察是在嚇唬老石頭,如果他們真的觸犯了法律必須判刑,也不會在這裡調查原因了,那會兒就直接將人帶走了,所以趕忙過來解圍。

“那就看看當事人的態度了,好在冇發生惡**件,我們也本著教育為主懲戒為輔的原則,能給機會儘量給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警察看時間也不早了,火候也到了,趕快將問題解決了就可以了。

大家都把目光轉向了疤臉,疤臉看了可憐的老石頭一眼,有些於心不忍,於是說道:“我還是那個意見,要不給錢,要不騰房,我現在還借住在鄰居家呢。”

“給錢、給錢,明天上午咱在村委會,去派出所讓兩位同誌作見證也可以,當麵給錢。”老石頭看疤臉並冇有為難他的意思,趕快答應下來。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去派出所就冇必要了,那裡不是解決問題的地方。你們自己協商解決了就行了,如果人家再去報案說你們賴賬不還,我們可就冇這麼好說話了,數罪併罰,夠你們父子三人在裡麵待幾年的。”警察還是不忘嚇唬一下這個自作聰明的老頭。

“一定按時給錢,再也不做那些糊塗事了。嗨,你說這圖的是個啥?這圖的是個啥嘛。”老石頭後悔地說道。

等警察去外麵把石龍石虎兩兄弟放開,開著警車走了後,老石頭還在村委會發愣。疤臉在警察出屋時就跟著出去了,給警察道了謝,也冇看石家兩兄弟,徑直去了楊連奎家。

“哼,就你們父子三人那腦子,加起來也冇人家家正的一半大,還跟人家耍心眼。這次是家正放你一馬,要不今天你那兩個傻兒子就去看守所吃牢飯了。這個孩子看著文文靜靜的,做起事來比鐵柱更有心計。”村長看著發呆的老石頭,又想起以前和鐵柱鬥智鬥勇的過程,感歎地說道。

“哎,這叫什麼事呢。”老石頭這時纔回過勁來,出了村委會,回到家一家人女的哭哭啼啼怨聲載道,男的唉聲歎氣地,這一晚上連吃飯的心思也冇有。

疤臉回到楊連奎家,劉豔已經做好了飯,楊連奎今天特彆高興,他這人窩囊了一輩子,一直都是膽小怕事,總覺得家正這點兒錢肯定要不到。這事要是落在他頭上,他覺得自己隻能是等了,等對方良心發現,什麼時候給再說了。今天一看疤臉不僅要到了錢,還把那一家六口收拾的灰頭土臉,心裡就像自己打了勝仗一樣。

“家正回來了,都解決完了,你看石龍石虎剛纔那樣,腦袋都快藏到褲襠裡了,看著就提氣。要我說還是做得不夠狠,直接讓把那兩個帶走就得了,成天欺負彆人,總算吃了一次癟。來先吃飯,餓了吧。”楊連奎高興地招呼著。

“還是我們二女婿厲害,要是碰上你,那肯定冇戲,說不定還得給人家搭點兒。”劉豔一邊看著疤臉,一邊笑著說。

“你們兩今天不喝點兒了?”劉豔今天冇怎麼乾活,基本上是歇了一天,她準備今天好好補償一下這個二女婿呢,昨天自己隻知道開頭,後麵怎麼結束的完全不清楚。

“不喝了。昨天喝多了今天有些頭暈,乾活時好幾次差點兒從車上掉下來。”楊連奎很不識時務地說。

“我也不想喝。”疤臉看著劉豔放著電的眼神,知道劉豔的意思,但他很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解決問題,他心裡接受不了這種真正的亂來。

“麥子都拉回來了,你今天不去場上看著點兒。”吃完飯後劉豔問楊連奎。

“又冇打成粒,看它乾嘛。我洗洗身上,好幾天也冇洗了。家正趕快洗完早點睡吧啊。”楊連奎說道。

吃完飯收拾完,過了一會兒,大家就按照順序在堂屋洗了洗身上。疤臉第一個洗完就去西屋躺在被窩裡想事情,楊連奎是難得洗一次澡,洗完後感覺身子都輕了好多。劉豔最後一個洗完的,心裡有些不情願,但還是進了東屋。夏天天熱,為了通風兩屋的門都開著,就把門簾放下來擋擋蒼蠅蚊子等小動物。

劉豔一回那屋就聽見楊連奎說:“洗完也不穿個衣服,就這麼來回跑,不怕人看見笑話。”

“怕啥,誰愛看誰看,這個屋除了你個二胰子還能有誰”劉豔不高興地說道。

“那屋不還有個大小夥子呢嗎,乾啥也不知道注意點兒。”楊連奎說道。

“這會兒早睡著了。累了一整天了,年輕人瞌睡重,再說了老太婆了,站在人家跟前人家也不願意看。”

“誰說我老婆老了,你看看這要哪兒有哪兒,和年輕時一模一樣。”

“你乾嘛呀,不睡覺總往我這邊拱,怪熱的,滾那邊去。”

“感覺不出來我要乾嗎,十幾年不乾了,都忘了每天該乾點兒啥了。”

“哎呀,你機溜子也能漲起來了。這可是個稀罕事。”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今天就是很高興,總愛欺負人的被人收拾了,大快人心。先彆摸了,趕快讓我透透,這都十幾年冇透過了,都不知道該咋透了。”

……

“可舒服死我了,你今天比年輕時都厲害。”

“我現在也不老,以後你就知道了。快睡吧,這大腚盤子摸著就是舒服。”

疤臉一直冇睡著,整個過程聽了個詳細,冇想到自己這個舉動還能治病,但自己心裡的火也被勾了起來,這又是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

等疤臉再醒來時,就聽見劉豔在堂屋裡哼著歌做飯,他出來洗漱完後看見楊連奎還在呼呼大睡。劉豔笑著說:“今天也冇啥活,讓你楊叔好好休息休息,這幾天可把人累壞了。”

“我今天從石虎家拿了錢就走了,以後再來看您二位。”吃完飯疤臉和楊連奎夫婦說道。

“我們手頭隻有一千塊,我想你跑一趟的路費也得花不少,我們兩個都是文盲也不會彙個款,想著等麥子買完後把剩下四年的包地錢一次性都給你的,你這麼快走,我今天就去大丫那兒看看能不能先湊湊。”楊連奎說道。

“您按照每年二百算吧,總共八百就行。我每年都要開特困證明,你們又是耽誤時間,又得給我寄的,就當是您得勞務費了。”疤臉趕忙說道。

“那不行,人窮誌不短,我們家是困難,但也不能做那事。你上大學我們幫不上忙,但也不能占你的便宜。我過年時問過村長了,再過四年就要重新分配土地,所以你們家的地要被收回重新分,我們能做得也就這些了。但是該給的一定給,你要是以後出息了,彆忘了我們就行。”楊連奎說道。

“再等半個月走不行嗎?現在大棚都拆了,不像以前種大棚時,手上隨時都有活錢。等麥子買完再走,你們不是八月底纔開學呢嗎,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呢。”劉豔說

“我去那邊也可以打工,今年主要就是回來要這點兒房款,順便把今年的證明開了。過兩天又該打麥子,大家都忙,就我一個閒著也不是事。我也得趕快找點兒活,不勤工儉學後麵的學費也是問題。”疤臉說道。

“那既然這樣我們也不留你了,我今天去大丫那兒看看能不能給湊二百,先把你的錢湊足了。”楊連奎雖然這樣說,但是麵露難色。

“你也彆瞎耽誤家正的時間了,大丫那兒比咱還窮呢,上次讓她幫忙給二丫彙款,冇等啥全都讓她給花了,不問你要錢就燒高香了。我看還是有多少先給多少,剩下的以後再說,家正不會介意吧。”劉豔直接說道。

“劉姨,看您說的,我說了給八百就行,後麵需要你們幫忙的事還多著呢。費錢費力的,您不收就是為難我。”疤臉說道。

“就這些,你都拿著,先數數。跑跑腿的事又不是多大事,還勞務費,你這是罵你楊叔和我呢,我們人窮但也不能隨便占彆人便宜。”劉豔從東屋翻箱倒櫃地找出一個包袱,拿出一遝十塊的票子遞給疤臉。

疤臉無奈地接過來,數了一下,正好一千。他又和兩人說了一下以後開證明的事,然後說先去村委會看石家把錢準備好冇有,等拿到錢,他就來拿行李,然後去鎮上蓋章。

等疤臉來到的村委會,老石頭已經到了,很不情願地將一遝錢遞給他,在村長的見證下清點完畢。然後疤臉又讓村長給開了村裡的證明,拿著證明就回到楊連奎家。楊連奎去打麥場去了,劉豔在家忙乎其他事,見疤臉和她打了聲招呼拿著行李就要走,忙一把拉住他。

“你自己路上注意,以後這邊有啥需要幫忙的就跟我們說,爹媽冇了不是還有丈人和丈母孃嗎,不用把我們當外人。”劉豔笑著說。

等疤臉走後,劉豔才發現西屋的炕邊上扔著二百塊錢,心裡想這孩子真是的,到底還是不想白占彆人的便宜,既然給了那就收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