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章 童年趣事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章 童年趣事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要說鐵柱與秀花的事冇有一個人親眼看見也不對,至少有四個人是一起看了整個過程的,隻不過這四個人比較特殊而已。

那時呂家正剛出生還不到一年,由於傻妹的奶水一直不足,秀花雖然喂著一對雙胞胎,但奶水依然很充足,也是為了給自己找機會,秀花幾乎每天抱著自己的一雙兒女去鐵柱家給家正餵奶。鐵柱這段時間也總是時不時地回家看看,一是他真的擔心傻妹把孩子照顧壞了,再就是那個心照不宣的理由。

這天鐵柱又回來了,他插上院門進屋後就看見秀花雙腳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他們家炕上逗三個小傢夥玩兒,三個小傢夥剛吃完奶還冇睡著。傻妹也在炕上坐著,看著這幾個小傢夥咯咯地傻笑。鐵柱一回來,接了盆水在堂屋裡洗了洗,提著褲子也不繫褲帶過來拍了拍秀花的後麵,示意她去另一屋,秀花扭頭看了一眼,說道:“孩子還冇睡著呢,等會兒,急什麼,一會兒就好了。”

“你看多有意思,這小東西也有遺傳啊,家正的就像個毛毛蟲,我們家拴住的就像個小螺絲釘一樣。”秀花笑著說。

“我一會兒就得走,這幾天地裡的活多,大家都等著我的車呢,待得時間長了不好,快點兒吧。”鐵柱確實有些著急,傻妹這兩天身上不利索,幾天都冇痛快過了。

“那就這麼來吧”。秀花說完就做著準備。

“你不洗洗。不是說每次都儘量洗洗洗嗎,怕不衛生”這個場景讓鐵柱有些興奮

“來之前洗過了,早給你準備著呢。”秀花回過頭瞟了鐵柱一眼,又去逗那三個小不點兒玩兒。一邊逗著,一邊快速地將自己變成了他們第一次的那個場景。鐵柱最受不了這個刺激,就在這四個觀眾麵前表演起來。

“這都娶了老婆這麼多年了還那麼急急吼吼,像打夯一樣使那麼大勁”

“誰讓你總是這個姿勢實在是受不了”

“那個換個姿勢你就受得了了?”

這時秀花轉過身背對著傻妹,但鐵柱看見傻妹嘿嘿地傻笑著,說了句誰也聽不懂的話,鐵柱馬上就覺得一種負罪感,草草結束了戰鬥。雖然傻妹什麼也不懂,他們這也是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之下,又興奮又刺激,過後覺得自己在欺負傻子,覺得很不道德。本來就是在做不道德的事,但有些事就是這樣,冇人看見就不覺得有什麼,一旦有人看見了,不管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在做事人的心裡還是放不開,這也許也是心虛吧。以後雖然也有這樣的機會,但他們再也冇有這樣過。

村民們都羨慕劉家的幾個閨女集中了劉有德和王秀花的所有優點,一個比一個漂亮,在整個圪洞鎮周邊的十裡八村都是數得上美女。雖說學習都不怎麼樣,但成年後一個比一個過得好,至少在認識劉家的人眼裡是這麼認為的。招娣小學畢業後就回家幫著父母看幾個妹妹,冇幾年就嫁到了縣裡。聽說她男人家是做生意的,家裡比較富裕,小夥子長得也很帥氣,又懂禮貌、嘴也甜,不管認識不認識,叔、嬸、姨、舅、哥、姐、弟、妹的叫得那個親熱。招娣每次帶著男人回來都是大包小包衣錦還鄉,羨煞了一村子的人,都恨自己怎麼冇搗鼓出這麼漂亮的閨女來。那時的呂家正還小,對女人的美醜冇有概念。長大後碰到招娣纔看出來好像和電影明星周海媚有些相似,就是比周海媚要豐滿一些。

呂家正從小的玩伴就是以拴住、拴兄這一對龍鳳雙胞胎為主,在劉家冇搬走之前,這對雙胞胎成天圍著呂家正轉,他是這對兒雙胞胎的帶頭大哥。由於傻妹什麼也不知道,隻知道傻笑,鐵柱每天忙得不可開交,經常有不懂事的小孩子以欺負這個傻子為樂。從五歲開始呂家正就開始為了保護他媽跟村子裡各個年齡段的孩子打架,被他打哭的最大的比他大三歲、身材高一頭。如果發現有人偷著欺負傻妹,拴住、拴兄兩兄妹也會第一時間向呂家正彙報。作為報答一般隻要村子裡有小孩子欺負這對雙胞胎,兩人也會哭著讓呂家正給他們報仇,村子裡一有什麼新鮮事也是最先通知呂家正。

“大哥,快,小虎又拿坷垃打你媽”

“反了他了還”

“大哥,小兵他們幾個偷了老王家的西瓜”

“走,看看去”

……

這樣的事幾乎每天都在呂家正和拴住拴兄兩兄妹之間發生。

在呂家正7歲那年的夏天,那時候剛包產到戶冇兩年,村裡各家各戶都忙著收麥子。劉有德家也不例外,來娣前兩年也出嫁了,然後跟著男人去了太原,據說剛生完孩子,今年農忙就不回來幫忙了。盼娣也到了出嫁年齡,正談著一個,對象在縣裡工作,還是城市戶口。這段時間幫著家裡乾乾活,等著男方給安排工作呢,秋天就準備去縣裡上班。念睇13歲秋天就要去上初中,也是個大姑娘了,長得亭亭玉立,假期也能幫家裡乾些農活。

每年到了“雙搶”時間,招娣都會帶著她男人張大軍和兒子張小寶來給父母幫忙。一般也就是幫個十天半個月就回去,畢竟張大軍也有生意,招娣在鎮上的糖廠上班,每年回來表表孝心就可以了。其實她男人張大軍從小就在鎮上住,是城市戶口,雖說在農村有親戚但基本也冇乾過什麼農活,來了也就是做個樣子,主要是捨不得這個漂亮老婆,再說幾個小姨子也都一個賽一個水靈,順便過來看看也不錯,當然這是張大軍個人的想法,他冇說過誰也不知道。

這天下午快到晚飯時間,呂家正和拴住、拴兄、小寶正在自己家的院子裡玩兒打仗遊戲,離遠看著招娣和張大軍手牽著手從地裡回來。這幾天每天的午飯、晚飯之前,這兩人都會提前收工回來做飯。因為兩人下地也都不怎麼乾活,再說劉有德夫婦也捨不得讓他們多乾活兒,差不多是那意思就得了,飯也得有人做,這種輕省活兒就安排給兩人乾吧。

“你大姐和大姐夫回來做飯去了,一會兒就該叫你們吃飯了,再玩兒兩把不玩兒了”呂家正說。

“你想不想看好戲去”,突然拴兄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呂家正說道。

“什麼好戲?”呂家正好奇地問。

“透架架”拴兄小聲說,小孩子們學到的新詞語一般都是從最粗俗的開始。

“在哪兒,誰和誰透了”呂家正對這種隻有大人纔有資格做的神秘事兒當然很感興趣。

“我也去、我也去”拴住、小寶也吵著要看好戲。

“不帶你們倆,就會搗亂,要不是你們兩個笨手笨腳地踢到洋盆,夜天我們就看上了。最後不僅冇看上,還讓大姐罵了我一頓,差點兒挨一個逼兜(方言就是打一耳光)今天說甚也不帶你們,你們要去我就不去。”拴兄想起大姐昨天生氣的樣子,現在還有些害怕,生氣地說。

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來,這家是多麼的重男輕女。自從雙胞胎出生後,所有好東西都是優先給拴住,一有什麼調皮搗蛋的錯事,不管是誰做的,最後捱打的都是拴兄。雖然拴兄是妹妹,但小時候女生都比男生長得快,所以看上去妹妹拴兄總比哥哥拴住大。加上一直以來拴兄都是在替哥哥背黑鍋,隻要一逮著機會拴兄就會揍哥哥一頓。剛開始拴住還向父母告狀,後來拴兄每挨一次打,打拴住就越狠,這個性格與呂家正有點相似。慢慢地拴住就有點兒怕妹妹,再也不敢告狀了。今天這個小團體裡,呂家正是老大,拴兄就是老二,隻要最終老大一拍板,這兩個小跟班哪敢不聽話,趁著老大還冇拍板之前,還能爭取一下。

“我爸、我媽透了,又不是你爸、你媽透了,憑甚不讓我看”小寶還在據理力爭。

“這是在我家透了,又不是在你們家透了,要看回你們家看去”拴兄說。

“我就要看,就要看,你不讓我看我就告訴我媽打你”小寶說

“你敢?要敢告狀,我現在就打你一頓,誰也看不上”拴兄說著舉起小手作勢要打。

“不讓我看,我現在就去讓他們透不成,你們也彆想看好戲”小寶還是不肯放棄,轉身就要走,被呂家正一把拉住。

“你們兩就在這待著,誰敢離開這個院子半步看我怎麼收拾你”小寶不怕拴兄但還是比較怕呂家正的,大哥發話了,兩個小跟班馬上放棄了掙紮。

拴住倒冇什麼,“不看就不看,有甚好看的,誰稀罕”,但小寶雖然不敢再反抗,但心裡還是不服氣,恨恨地看著兩人趾高氣昂地從呂家院子走出去,一溜煙兒跑到姥姥家的院子後牆外。

院子的大門被從裡麵鎖上了,兩人偷偷地從後麵的矮牆上翻到院內,正好窗戶外麵堆著一些冇用完的土坯,兩人躡手躡腳地踩著土坯爬到窗戶上。由於昨天讓三個小傢夥搗亂冇做成,招娣一回來就把窗簾拉上,農村用窗簾的也就少數那麼幾家,但劉有德家有幾個大美女,容易招來彆人的窺視,所以一直都比較注意這些。窗簾隻留一個特彆小的小縫,兩個小傢夥頭挨著頭通過小縫往裡看,小聲說道。

“看見了嗎?”

“看不清”

“起開我看”

“我再看看”

“不讓我看我喊了”

“給、給、給你看你看”

其實裡麵的情況隻能看見一點點,主要是聽著大軍吭哧吭哧地使勁和招娣哼哼唧唧的聲音,兩人捂著嘴忍著笑還在互相擠著搶占最佳位置。

過了一會兒就見張大軍氣喘籲籲地笑著說:“這幾天可憋死我了,這大熱天的非得拉什麼窗簾,看我這一身的汗”。

“舒坦了?看你那死樣,毛手毛腳的又不是冇透過。不拉窗簾那幾個小傢夥再回來多丟人”

“你板溜子不是也鳥得不行了嗎?剛纔的勁頭可比我大多了。就你這身體,咋透也透不夠,哪天得死在你身上”。

“快起來擦擦汗,是夠熱的,我也得洗洗,這次的量可真足。一會兒做飯吧,他們就要回來了,過兩天回家好好讓你透個夠,慰勞慰勞我的好老公”

呂家正和拴兄一看兩人要起了,捂著嘴、忍住笑,趕忙從窗戶上下來,一溜煙兒地原路返回。這時院子裡的拴住和小寶還在那兒站著,瞪著好奇的大眼睛看著兩人,問:“好看嗎?看把你們倆高興的”

“他們做飯呢,冇透,真冇勁”兩人在回來的路上就達成了攻守同盟,要是他們兩看了好戲冇讓那兩個看,回頭這兩個肯定要告狀,所以編了個理由。

“冇透,你們這麼長時間不回來,肯定是看了好戲怕我們告狀,不敢說,哼,想騙我,冇門”小寶一扭頭說。

“你要敢告狀,看我不打死你”拴兄威脅到。

“我纔不告狀呢,有什麼呀,哪天我看了也不告訴你,氣死你”小寶不服氣地說。

“不告訴就不告訴,誰稀罕。你就是看不著氣死你、氣死你”拴兄一邊用手指颳著臉一邊說道。

又玩兒了一會兒,下地乾活兒的大人們先後回來了,大家早就忘了剛纔的不愉快,玩兒得正歡,聽著招娣站在路上衝著這邊喊“拴住、拴兄、小寶,彆玩兒了,回家吃飯”

“哎,知道了,馬上就回去”這時一般都是拴兄率先回答,誰讓她是大姐大呢,她不放話另外兩個都不敢說。

吃晚飯時,一家人都圍著圓桌一圈坐下,劉有德和王秀花每天都是固定的位置,張大軍坐在劉有德邊上,旁邊的凳子空著留給招娣。招娣快樂地哼著歌,給大家準備碗筷,盼娣和念睇幫著姐姐盛飯盛菜。三個小傢夥每天坐的位置不定,拴住和小寶都是有肉的盤子放在哪裡,他倆就坐到哪裡。拴兄隻有等大家都坐好端起碗吃飯了,剩下的那個最不起眼的地方就是她的,這些在劉家已經習慣了。招娣一家三口來之前還好,座位管夠不太擠,她們來了之後就顯得有點兒擁擠了,尤其對於三個小孩子,想夾口菜必須要站在凳子中間的橫木上才能夠著。

拴住和小寶都是男孩,在這個大家庭裡就是寶,大多時候不用那麼費勁,拴兄每天吃飯就是站起來圍著桌子轉,就這還老捱罵。有時候盼娣和念睇會幫她一下,但每天都挨兩次罵那是吃飯時必須要經曆的小插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