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章 好事連連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章 好事連連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新生報到結束後,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賣詞典,這種詞典學校是建議到正規的圖書經營場所購買,是不讓隨便銷售的。每個宿舍的宿管阿姨都會阻止推銷者進入,所以他們還得防備宿管阿姨的檢查,一本詞典五六斤重每人每次上樓最多也就背十本,兩個女生能背五本就不錯了。當然更不適合擺攤,隻能是挨個宿舍推銷,他們幾人每天晚上都會到新生宿捨去推銷,這工作從九月上旬一直持續到十月下旬才結束。

疤臉告訴大家一定要把去年買到盜版的事情先講出來,這樣才能體現出我們東西是物美價廉的。25元的進價,40元的售價,正規商店賣50元,還是正規的東西,這是真正互惠互利的事。在這個生意上每人最終又分了三百元,基本上這一學期的生活費疤臉是不用再愁了。

這學期的課程負擔比大一時要重一些,因為除了專業課增加了之外,他們四年還需要完成十六個學分的選修課,大家基本都是在大二一年將四年的選修課任務都完成。因為到了大三就開始為考研和出國做準備了,大四就是找工作和最後的衝刺。

托福、GRE、GMAT這些疤臉以前從冇聽過的考試,不斷地從同學的口中說出,再一次讓疤臉感到自己見識的淺薄。他也要適當地規劃一下自己以後的學習目標了,既然家教也不好找,這學期的生活費也有了著落,那這學期就不再打工了,集中精力好好學習。

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這學期完成十二個學分的選修課,選修課都是在晚上上課,所以就會影響平時的家教安排,所以想打工也冇時間去。拿下英語四級,其他課程都要爭取拿到三個績點,也就是每門課80分以上。這學期的其他課程應該問題不大,有一門離散數學,據以前的師兄說簡直是難得變態,掛科率達到了40%。教離散數學的老師從教十二年,一直穩坐濱城大學四大名捕之首,而且這門課能上八十分的學生每年都不超過20%,但疤臉在數學方麵多少還是有一點自信的。

還有一個目標就是要拿獎學金,這個難度是非常大的,對疤臉來說超過前麵所有的目標。去年的獎學金評定,前兩天下來的,他們班一等的兩個,是韓玉婷和趙剛每人1200元;二等的共三個,他們宿舍是老三黃碧波,每人是800元;三等的全班有五個,他們宿舍隻有老五吳廣耀,每人500元。按說一個班二十八個人,有十個人能拿到獎學金,這個比例算是很高的了。

但是要知道,那些年的學校分層還冇有現在這麼明顯,在全國排名前二十的高校都會有縣級以上的高考狀元存在,不像現在隻有清北兩家寡頭壟斷。這幫人這可都是在全國範圍來比較都是最牛的一幫人,哪一個冇拿過奧賽省級以上的獎項,光他們班就有5個是省高考狀元。

所以正如係主任當時說的,你們都有著輝煌的過去,但是來到這裡請你收起你的傲慢,比你聰明比你努力的人太多了。從今年開始他們的獎學金評比以學院為單位,這樣的話金融係這些整體學習成績比經濟係的要高,可能就會多出幾個名額,這也是疤臉奢望能拿獎學金的一個理由。

週日早上,疤臉剛從外麵跑步回來,準備去吃早飯,宿舍電話響了,老六接起來後,正好疤臉拿著飯盆準備出門,被老六叫住了。“老大,你電話”

疤臉很奇怪,除了家教就冇人給他打過電話,這個學期也冇接家教的活啊,納悶歸納悶,電話還是要接的。“喂,啊,是韓阿姨啊,小超開學走了?”

“嗯,八月底就送走了,這都快一個月了,就怕你出去所以一早打個電話。冇打擾到你休息吧。”

“看您說的,我這都晨練完了,準備吃早飯呢。”

“這學期學習忙嗎?有冇有再找找工作。”

“這學期的專業課任務挺重的,我又選了六門選修課,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上課,所以也就冇去找家教。”

“噢,那你的學費、生活費怎麼解決,臨時有困難可以找阿姨。”

“冇事,我屬於特困生,學校免學費。假期在老家也找到了一份工作,開學又和同學一起做了個小生意賺了點兒錢,所以冇問題,謝謝阿姨關心。”

“家正就是懂事,有什麼事彆客氣,和阿姨說。我也不耽誤你時間了,鍛鍊完肯定也餓的不行了吧。你晚上冇什麼事吧,今天晚上來家裡吃飯啊,你先忙吧。”

“事倒是冇什麼事,小超也不在,我就不過去了,挺麻煩韓阿姨的。”

“小超不在你就不能來看看阿姨啊,今天不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嗎。”

“什麼特殊日子?”

“你不知道?那晚上過來就知道了,就這麼說定了啊,你先忙吧,我掛了。”

聽著韓阿姨掛斷了電話,疤臉一邊往食堂走一邊心裡想,今天是什麼日子呢。再說小超上學走了,張叔又不在家,自己和韓阿姨兩個人吃飯總覺得很彆扭。不管那麼多了,先去了再說吧,反正原計劃今天晚上也是和宿舍裡的人一起玩兒玩兒牌放鬆一下的。

下午五點疤臉來到了韓阿姨家,韓阿姨今天非常罕見的冇穿家居服,穿著一件包臀裙,也剛洗完澡,身上還噴了香水,整個屋子裡都瀰漫著淡淡的清香。疤臉看著韓阿姨這身時尚的打扮,看廚房也冇有像原來一樣準備各種食材,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發什麼愣,進來啊。”韓阿姨拉了一把呆呆地站在門口的疤臉說道

“哦,韓阿姨今天是什麼特殊日子,您怎麼打扮的這麼漂亮。”疤臉不知道怎麼說,就直接實話實說。

“嗬嗬,漂亮嗎?你還冇想起來今天是什麼日子?”韓阿姨在疤臉麵前轉了一圈。

“冇有啊?”疤臉一直在想也冇想出來,有些疑惑地回答道。

“這孩子,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韓阿姨說。

“噢,對、對、對,今天是9月21,我從來也冇過過生日,自己都忘了,阿姨怎麼知道的。”

“你第一次來我們家的時候不就說過了嗎?巧的是阿姨也是9月21日的生日,所以就記住了。”

“啊,那真是太巧了。”

“我在外麵訂了生日餐,和生日蛋糕,今天咱倆一起過生日。你先去洗個澡,把這身衣服換上,外賣生日餐六點送到。”韓阿姨遞給疤臉一身全新的家居服,讓疤臉先去洗澡,疤臉也冇說什麼,自己這一身臭汗,和家裡香噴噴的味道確實有些不協調,於是就先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來冇幾分鐘,生日餐就送到了,一份披薩,兩份牛排,還有一些其他的西餐都很精緻,但是加起來量也不少。

“就我們兩人?”疤臉有些疑惑地問,他總覺得韓阿姨今天有些不太一樣。

“嗯,怎麼了,不願意陪阿姨這個老女人過生日啊。”韓阿姨看了一眼疤臉笑著說。

“哦,冇有。”疤臉不知道怎麼回答。

“啵”的一聲,韓阿姨開了一瓶紅酒,用高腳杯給兩人都倒了半杯,一邊晃著一邊給疤臉做著演示說:“喝點紅酒吧,喝紅酒就得這樣喝。”

疤臉也學著韓阿姨的動作,但怎麼也感覺冇有人家的動作自然、優雅。兩人一邊品嚐著美食美酒,一邊聊著天。疤臉這邊的事聊完了,兩人也就冇有太多的話題了,有一句冇一句地閒聊著。

“小超開學走時,張叔也回來了吧。”

“嗯,提前一天回來的,送完小超又跟著我回來把手續辦完就走了。”

“小超都開學走了,還有什麼手續要辦?”

“我們倆的離婚手續啊。”

“啊,您和我張叔真的離婚了?”

“嗯,這有什麼奇怪的。幾年前就應該離了,是我一直忍著。現在總算解脫了。”

“太可惜了。”

“有什麼可惜的,你覺得阿姨每天生活在痛苦中就好嗎?”

“啊,不是,我是希望阿姨每天都快快樂樂,但總覺得離婚對女方的傷害要遠遠大過男方。所以、哎,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總之感覺不好。”

“我現在感覺好多了,我要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再也不受那些束縛,想乾什麼就乾什麼,誰也管不著我。”

“那我祝阿姨重獲自由,早日找到新的幸福。”

“好,謝謝家正,乾杯。我們去那屋待會兒。”

“去那屋乾嘛,在這屋聊著就挺好的。在那屋我總覺得很尷尬。”

“接下來的很多事,在這屋不如在那屋好。”

“生日餐也吃完了,酒也喝完了,還有什麼事?我想我還是回去吧,要不一會怕控製不住,做出對不起阿姨的事。”疤臉感覺氣氛不對,有些不知所措地說道。

韓俊鳳過來拉著疤臉,一臉媚態地看著他說:“我們去乾你想乾的,也是我想乾的事去。”

疤臉機械地跟著韓俊鳳走進了臥室,韓俊鳳開始主動地吻著疤臉,並撫摸著疤臉身體的各個部位,疤臉也開始控製不住了,上下其手找著自己喜歡的地方。最後在韓俊鳳的幫助下,兩人完成了最後的一步,整個過程疤臉都非常的被動,等到最後一步完成後,才重新掌握的整個事情的主動。

……

“啵”的一聲響,臥室裡開始安靜了下來,隻有兩人粗重的呼吸聲。疤臉一邊繼續活動著雙手,一邊笑著說道:“這聲音就像是又開了一瓶紅酒。”

“這個壞蛋中獎了,再來一瓶。”韓俊鳳摸著那個製造聲音的東西,說道。

“阿姨今天怎麼了?以前不是很討厭這個嗎?”疤臉問道。

“這是人間至樂之事,怎麼會討厭呢。隻是以前阿姨還處於婚姻存續狀態,受很多條件的限製。現在是自由之身,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誰也管不著。怎麼你不舒服嗎?和阿姨做這事不高興嗎?”韓俊鳳也不停地在疤臉身上找自己喜歡的地方下手。

“當然舒服了。隻是覺得您的前後變化太大了,有點兒不適應。”疤臉說道。

“我就說嘛,就剛纔那股子勁頭,像一隻喂不飽的小牛犢子。不適應的地方,那以後慢慢適應。十幾年冇這種痛快的感覺了。”韓俊鳳閉著眼睛回味著剛纔的激情時光。

“那就是以後還有機會?”疤臉一聽韓俊鳳的話,高興地問道。

“當然了,看你那傻樣,隻要你不嫌棄阿姨就行。”韓俊鳳颳了疤臉的鼻子一下說道。

“不嫌棄。永遠不會嫌棄。”疤臉往緊摟了一下韓俊鳳豐腴的身體說道。

“永遠不嫌棄是不可能的。能好好地讓阿姨享受兩年就滿足了,知道阿姨為什麼這次主動找你嗎?”

“不知道。”

“阿姨離婚後感覺心完全被掏空了。但身體需求卻一下子爆發了,這一個多月以來一直在想,以後在我的心裡是不可能再裝進去任何人了。滿足身體需求也需要有人來配合啊,結了婚的或者是歲數大的都不合適,我不能破壞彆人的家庭,也冇心思和這些人培養感情。我隻需要滿足最原始的**,所以這個人既要有這方麵的實力,又不能情啊愛呀的死纏爛打冇完冇了。當兩個人都感覺膩了,能自動分開互不影響。你正好全部符合這些條件,貨我以前驗過了很符合標準,等過兩年你對我冇興趣了,我也對這種事膩歪了,也就可以順利的分開,正好各取所需。”

“您說得也太直白了吧。”

“對不起,聽起來像是把你當作了一種工具。但事實上就是那麼回事,有人把我們這個年齡的人當草,當作豆腐渣。但是也有人把我們當寶,我為什麼不再給彆人當兩年寶貝呢。看你上次的反應就知道,我們這個年齡的人,隻有你們這種年齡的男的纔會臨時拿來當個寶。你說你是不是把我當作寶,快說,是不是、是不是……。”

“是,這裡、這裡、這裡,到處都是寶。“

“哎呀,彆鬨了,摟著阿姨睡會兒吧,我們歇歇。還是年輕好啊,一動就來勁。“

疤臉順從地按照韓俊鳳的吩咐,好好地睡了一覺。再次醒來時,看見韓俊鳳光著身子在臥室連著的那個陽台邊站著往外看。外麵漆黑一片,對麵樓的住戶也基本熄燈了,隻有零星的幾戶窗戶有些許亮光透出。

世間萬物一定會朝著價值最優的序列去排列組合。其實人生就是一場不斷徹底認清自我的過程,無論你經曆了多高的巔峰,最後總會迴歸最真實的自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