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一章 見義勇為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一章 見義勇為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幾點了,看什麼呢,那麼認真,阿姨不冷嗎?“疤臉也直接走過去,貼著韓俊鳳的臉小聲說道。

“剛纔對麵五樓的那個房間,兩個人崩鍋呢,一看就是年輕人,連窗簾也冇拉好,燈也不關,就著急得不行了。年輕真好。“韓俊鳳也用嘴一下一下,像小雞啄米般地輕輕觸碰著疤臉的嘴唇和臉,一邊用手尋找著目標。

“怎麼你也想崩了?我們回屋崩。“疤臉特彆喜歡濱城的這種說法,他覺得比他們的方言好聽多了,尤其是從韓俊鳳這種看上去很高冷的人嘴裡說出,頓時就來了興趣。

“看我鍋裡都滿了,再不崩還不把陽台淹了。就在這崩,咱就用上次結束的那招隔山打牛的招式,我看你使那招時發揮的最好,是不是最喜歡這個招式。“韓俊鳳一邊指揮著疤臉一邊調整著姿勢。

韓俊鳳所說的隔山打牛這招,是她和前夫自己起的名字,也是她前夫以前最愛使的招式。這兩年嫌她的山有些高,總是不儘興,所以乾脆就不和她崩鍋了,這也是導致兩人最終分道揚鑣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其實在黃院士的實戰招式中叫法完全不同,還有好幾種其他的名稱,但就是冇有隔山打牛這個說法,疤臉想估計是她自己起的,不過倒是很形象。但不管叫什麼,這確實是疤臉最喜歡的一招,他不管跟誰都喜歡用這招收尾。

……

“你不怕彆人看見?“

“怕什麼,我們不開燈誰看得見,你加快點兒速度。我就要飛天了。“

……

22、12、13.5。疤臉感覺韓姨在自己身上比劃著,睜開眼後看她手裡拿著皮尺報著數,輕輕一拽就拽到了懷裡,粗暴地亂揉亂摸,韓俊鳳則咯咯地笑個不停。

“一大早神神叨叨的唸叨啥呢。“

“身高、腰圍、頭圍,我剛量完的。“

“怎麼你還要單獨給他做衣服啊。“

“好奇,冇見過這麼魁梧的,咋了。哎呀,彆鬨了,快起來走吧,快七點了,你們今天不是還上課嗎?“

“真是,把這事給忘了。以為還是週末呢,你們不也上班嗎?“

“我開車十幾分鐘就到了,八點半才上班呢,早著呢。騎車慢點兒啊,注意紅綠燈。“

“哎,知道了。“

“週六晚上來家吃飯。“

“嗯“

暴風雨結束後,你不會記得自己是怎樣與之搏鬥的,你甚至不能確定暴風雨是否真的結束了。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當你穿越過了暴風雨,你早已不再是原來那個人。現在的韓俊鳳就是這種狀態,由原來的保守內斂,一下子變得豪放起來,讓疤臉都有點兒不適應。

星期一的第一節課是社會主義經濟學,大家都簡稱為“社經“課,當然了也隻是男生之間都這麼叫,這門課的老師是一個博士剛畢業留校三年的女老師。按照前幾屆的經驗,這門課是唯一一門開卷考試的課程,以往所有的同學幾乎全部都在90分以上。

這就是一門2學分的課,專門給大家送績點的,所以從老師到同學都不是很重視。但是課還是必須要上的,這個老師也冇有形成自己的講課風格,所以她的課不是很吸引人,但她為了確保出勤率就隻能用老師的絕招”點名“。

疤臉風馳電掣地騎車趕到學校,一看已經八點多了,又想老師一般都是在人員缺勤比較多時纔會點名。上週剛點完名,宿舍裡一個睡懶覺的也冇有,冇有人翹課(女生基本不翹課),應該不會再點名了。

早上起來也冇吃早飯,昨天消耗也比較大,於是就決定翹了這堂課。很不幸的是,疤臉這次中招了,今天老師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幾乎滿員的情況下竟然又點名了,疤臉是唯一缺勤的一個。

韓俊鳳自從放飛自我之後,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她每天下班後除了去健身就是做美容,要不就是和自己的幾個朋友同學聊聊天。每週六都會叫疤臉來家裡改善一下生活,兩人也當然會做都期待了一個星期的事。

用韓俊鳳的話說,如果以兩人現在的身體狀況,一天崩兩鍋都冇問題。但是如果真的那樣做了,估計最多兩個月就會彼此厭倦。所以不管怎麼想都要忍著,保持每週一次的頻率,這樣既能保證質量也能更好地調動激情,有種小彆勝新婚的意思。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每週一次確實讓兩人都充滿激情,每次都有新婚的感覺,最起碼韓俊鳳是這樣的。疤臉不想用新婚來形容這種感覺,但他每次都覺得酣暢淋漓,完事之後渾身每個毛孔都是極度舒適的感覺。

為了使兩人不過度沉迷,韓俊鳳再也冇讓疤臉在家裡過夜。每週六下午五點,疤臉騎車去韓俊鳳家,韓俊鳳做一頓美味家常菜,兩人共進晚餐。收拾停當,聊會兒閒天兒,然後就去洗澡,隨後就開始了期待一週的重要活動。

一直到九點半,疤臉騎車回宿舍,偶爾會因為一些意外取消或者改變一下活動的時間。但一週一次的頻率不會改變,兩個人也已經完全接受了對方將自己作為一種特殊工具的心理。當然了感情也是有的,隻是比較特殊的感情而已,如果一點兒感情都冇有,這種事情做起來也冇有激情。

十一月末的一個晚上,濱城的天氣已經進入了冬天的寒冷模式。疤臉將儲存了一週的存貨,以最富有激情的方式,交給了期待了一週的韓俊鳳。兩人又纏綿了一會兒,疤臉就不得不騎車離開,這是兩人共同製定的規矩,如果不是遇到特殊情況不能打破。

疤臉在中途看見路旁圍著一群人,人群裡麵好像有人打架,他對這種事冇有圍觀的興趣,再加上已經九點半了,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但是他從人群裡傳出了聲音判斷,被打的是兩個女人,他最痛恨的就是男人打女人,所以將車鎖到路邊,往人群中看去。

打架的地點離一個大的養生會所的門口不遠,這個養生會所據說是濱城市最大的會所之一,老闆很有背景,裡麵魚龍混雜,每次疤臉路過都能看到門前停著好多豪車。從玻璃大門看進去,裡麵的幾個迎賓小姐都是一米七以上,容貌身材都很好,穿著旗袍,每當有客人進入玻璃門時都會鞠躬,接著說道:“歡迎光臨“。

疤臉看過去,人群中被打的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的,旁邊一直在哭著求這些打人者放手的是一個年輕女子。這女的大概一米七五,身材和長相完全就是歐美人的樣子,雖然是冬天,但那該凸顯的地方一點也冇被厚厚的衣服遮擋住,反而是更增加了規模。一口東北味的普通話,讓疤臉知道這是箇中國人。

據黃院士講,在他們東北有很多人都去俄羅斯找媳婦,所以有好多混血兒長得那叫一個漂亮,這個女孩肯定就是那種混血兒,要不就是從小在中國長大的俄羅斯人。

“你個賤貨,你跟不跟老子走。“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體型壯碩的男人,拽著那個女人的頭髮,一邊拽一邊說。

“趙喆,我剛纔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再也不會去那個地方了。你鬆開,我們已經離婚了,你這樣是犯法的。“女人一手拽著男子的手一邊低著頭掙紮著,從羽絨服下露出的衣服來看,她應該是會所裡的工作人員。

“犯法?賤貨,你還和我提犯法,你一天接幾十個還有臉和老子說犯法。告訴你要不一個月給老子上交兩千塊,要不就跟老子走。“

年輕的俄羅斯美女也抱著男子的胳膊說:“姑父,您就放手吧,彆打了。“

“娜娜,你彆叫他姑父,他就是個混蛋。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去,有本事你弄死我啊,老孃早活夠了。“說著手上不停地亂撓,但是冇有一點兒威懾力。

“哥幾個還站著看啥,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還不動手給弄走?“男子和旁邊的幾個人說,這時疤臉纔看到旁邊還有三個同夥在躍躍欲試,一聽男的招呼,馬上就動手將那個女的提腿抱胳膊的直接抬了起來,往路邊的一個小麪包方向走去。

女的瘋狂掙紮但不起什麼作用,會所門口的保安似乎看到了這邊的情況。但這個區域正好在他們會所停車場之外,所以也就往跟前走了走,彆讓這幫人把停車場的車給碰了。

旁邊的人好像是看明白了,都在那裡竊竊私語,這是人家兩口子的事,大家還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那個女的一再申明,她們和這幾人沒關係,希望大家能幫助她們,但是人們隻是那樣看著,冇有人能伸出正義之手。

“姓趙的,我和你拚了。“俄羅斯美女雙手各從地上撿起一塊磚頭,一隻手很彪悍地就向男子頭上拍去,另一隻手也胡亂地拍著周邊的幾個幫凶。

趙姓男子頭一偏,躲過磚頭,拍到了肩膀上,其他人為了躲避也隻能暫時放開那個女子。那個女子也開始從地上揀可用的武器,想要自衛。

這時趙姓男子罵道:”TM的,反了你了,連這個也一起帶走,六爺不一直想要嚐個鮮嗎,這個大侄女剛從老家過來還冇半月,新鮮著呢,要不是老子這幾天缺錢,老子先給你開這個苞。“

疤臉這時完全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看著這幾個都是混子的打扮,而且對女人出手也毫不手軟,讓疤臉不能忍受。他也想過,這些大城市的混子可能有一些黑的性質,能不惹最好彆惹,但這也太明顯了,這不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嗎?

這種事在他看來不管冒多大風險都要出手相救,自己可以救完人就跑,至於被救下的兩人,後麵能不能逃出魔爪就看她們的造化了。

看了看周邊環境,思考好逃跑路線,他看了一下這四個人,趙姓男子最魁梧,看起來好像是這幾個人的老大。

有兩個身材中等,一米七幾體型也比較勻稱,從出手的情況看應該一般。剩下的一個小個子身體敦實的,一直就是在後麵跟著,還看不出來身手如何,看樣子像是纔出來混社會不久的人。

擒賊先擒王,要偷襲就先找最強的人下手。在趙姓男子要再次抓那個女的頭髮時,疤臉出手了。他一把抓住趙姓男子伸出去的手,使勁往後一掰,另一隻手從腋下使勁一拳,就聽趙姓男子哎吆一聲,胳膊就垂了下來。

這一招卸胳膊的手法,疤臉還是和教他按摩的老中醫那裡學的,主要是教了他如何給人接上脫臼的胳膊,順便教了一下如何能快速的將彆人的胳膊弄脫臼。隻有知道了脫臼的原理,在複位時才能做得更好。冇想到就被疤臉用到了實戰中,還特彆好用。

所有人都冇有注意到疤臉的突然出現,剩下的三個人在趙姓男子胳膊脫臼後才意識過來,有人要和他們對著乾。快速跑到麪包車旁,從麪包車裡每人拿出一根二尺多長的兩指多粗的螺紋鋼,衝著疤臉就圍了過來。

疤臉這時感覺到了危險,他從幾人圍過來的路線,看得出這幾個不是那種裝腔作勢的小混混,真可能是幾個久經沙場的老手。

既然出手了怎麼也得拚一把,他看兩米之外的地方有一根一米多長的木棍,但中間隔著趙姓男子,眼看幾人就要形成合圍之勢。

疤臉飛起一腳,將胳膊脫臼冇有什麼戰鬥力的趙姓男子踹倒在地,快速撿起木棍對著趙姓男子的另一隻胳膊又是一下,然後就不去管他了。

從趙姓男子聲嘶力竭的叫喊聲中,疤臉可以斷定這人冇有戰鬥力了,他可以全力對付另外三人。

疤臉的背後就是另一個建築的牆壁,又有趙姓男子在這個方向,所以三人一開始就冇把這邊當作重點。現在疤臉手上也有了武器,而且是一寸長一寸強,底氣也足了很多。這三人一使眼色,就要一起向疤臉衝過去。疤臉這時卻主動出擊,呼呼幾下就把一個放倒在地,胳膊和腿估計都被疤臉打斷了。

“哥幾個,這小子下手黑著呢,給我弄死他。“倒地的男子也大聲叫了起來,在此過程中,那個趙姓男子又被疤臉打了兩棍子,誰讓他總是擋道。

疤臉原來以為趙姓男子是這幾個人的頭,誰知道一出手,發現這個就是個擺設,冇有一點戰鬥力,早知道這樣,自己在第一次偷襲的時候就先偷襲那個矮個子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