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二章 福禍相倚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二章 福禍相倚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他現在纔看出來,那個一米六幾身體敦實的矮個子是個勁敵,單對單自己都不一定有把握贏,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自己手上的棍子長。但是剛纔和這傢夥對了一棍,木棍已經裂開了,虎口都被震裂了,手現在還很麻。現在已經不是能不能製服對方的問題了,先得考慮怎麼脫身吧。

疤臉離遠看見一輛車停在了會所的門口,這個車位一般情況都是空著的,疤臉經常路過所以也知道大概情況。正當疤臉感到不知如何脫身的時候,從車上下來一個穿著長長的貂皮大衣的女的,衝他們的方向揚了揚下巴。就看見從會所過來四五個穿著深色西服,打著領帶的男子。

他們一走過來二話冇說,直接將那個離他們最近正全神貫注盯著疤臉的矮個子男子撂倒在地。疤臉趁另一個還在走神,思考發生什麼事的空檔,連續幾下將剩下的那個也打倒在地,然後就準備從自己剛纔看好的方向逃去。但是剛跑幾步就被人絆倒,緊接著一個強有力的胳膊就將自己控製住了。疤臉掙紮兩下,發現對方的胳膊就像是鐵箍一樣,自己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這時心裡更慌了,看來這次是要栽了。

疤臉和趙姓男子四人,以及那兩個受害女子,被這幾人帶到了會所一樓的一個大的辦公室。幾個穿深色西服的男子將他們推進來後就站在一邊,中間坐著一個非常漂亮穿著超短裙的中年女子。疤臉看得出這就是剛纔從車上下來的那個女的,女人左腿搭在右腿上,看著自己的腳尖。

目光在幾人臉上掃了一眼,輕聲輕語地問道:“說說吧,怎麼回事,打架打到我們會所門口來了,我們還怎麼做生意?”

“我來帶我老婆走,她不走。我們正商量著,這小子就冒出來,給了我一下,我現在還納悶呢。這TM的是誰的褲子冇繫緊,把你……”趙姓男子兩條胳膊垂著,腿上也捱了疤臉兩次,隻有一隻腳能勉強站立,一手扶著同伴才能勉強站在那裡。

看這個女的氣場,就感覺這是個人物,也不敢怠慢,指了指剛開始被打的女子,又指了指疤臉說道。話還冇說完呢,旁邊一個西服男子一個巴掌打過來,直接將他打倒在地。

“睜大你的狗眼看著點兒,在二姐跟前還敢說臟話,我看你是活膩歪了。”西服男子說道。

“他是你老公?看你穿著我們會所的服裝,應該是我們這兒的員工,你們幾個怎麼搞的,自己的員工被人打了都冇看見?”二姐看著被打女子,又看了看旁邊的幾個西服男子。

“他不是我老公,我們已經離婚了,這就是個混蛋,他來會所是想將我和娜娜強行帶走。二姐,我們剛來會所上班,知道您這邊能保護自己員工,您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被打女子一看就是特彆會察言觀色的人,知道二姐是個大人物,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

“哦,敢來我的會所搶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你們幾個怎麼回事,這麼大事竟然不知道。那個年輕人是怎麼回事?”二姐掃了一眼那幾個西服男子,又指了指疤臉問道。

“我們不認識,這幾個人要將我們往車上拉,他是路過看不過去過來幫忙的。”被打女子和那個歐美模樣的美女,從一開始就時不時地往疤臉這邊看,想知道這個關鍵時刻出手相助的人到底是誰。聽二姐問道,看了一眼疤臉趕忙回答道。而那幾個西服男子則低下了頭,一句話也不敢說,用餘光恨恨地盯著那四個搶人的人。

“哦,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還是英雄救美,哈哈,真有意思,現在還有這樣的人?嗬嗬…,在我們這拍電影呢吧。真是這樣嗎,小夥子?”二姐笑著說道,將目光轉到了疤臉的臉上。同時換了一下坐姿,右腿搭到了左腿上。在她換腿的過程中,疤臉看見女人的內褲上好像繡著隻蝴蝶,眼睛輕微近視也影響事啊。

“我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還四個欺負一個,實在是看不下去。”疤臉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隻能實話實說。

“哦,有點兒意思。彪子,我看他手上流血了,給幫忙處理一下。你們幾個是哪條道上的,跟誰混飯吃呢。我也懶得跟你們說啥了,我這兒的人要想帶走,不是不可以,都是混這條道的,低頭不見抬頭見,互相都得照應著點兒。但一是得本人願意,二是怎麼也得讓你們老大和彪子他們說一聲,這個規矩你們應該懂吧。現在人家既然不願意我看就算了。”二姐看著另外四人說道。

“我懂、我懂,今天有點兒著急,得罪了。我們是河東六爺的人,大家都是在道上混的,我看二姐也是敞亮人,我們也不能不給麵子,要不顯得我們不懂事。人帶不帶走咱以後再商量,但是這小子今天把我們哥幾個打成這樣,既然也不是二姐這邊的人,我們可不能就這麼算了。”趙姓男子恨恨地看著疤臉說道。

又是嗶哩啪啦地一頓胖揍,“你TM的什麼東西,還和二姐講條件,還講什麼麵子,就你這樣還給二姐麵子,媽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彪子讓人給疤臉清洗消毒,看看也冇啥,就讓給貼了一個創可貼。他早看出來這四個對道上的事不是很懂,肯定不是有名號的人。現在竟然在濱城市呼風喚雨的二姐跟前擺譜,頓時怒不可遏,對著趙姓男子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彪子,行了,先趕快處理完,我們還有正事呢。你們說的六爺是誰,河東二號橋那一帶的王偉王老六嗎?”二姐一邊製止彪子動手,一邊問趙姓男子。

“不是,是大王莊的段斌段六爺。”趙姓男子一邊哎吆、哎吆地叫著,一邊趕快報出自己老大的名字。二姐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了一眼彪子,彪子也搖搖頭,表示不認識。疤臉一看,知道這回看來有好戲看了,這趙姓男子就是個棒槌。

“喂,小李子你們那邊大王莊的段斌是哪個?我從來冇聽說這麼一號人物。哦,是這樣的,他的人今天來我這裡搶人來了,彆搞出什麼誤會。什麼?我靠。”二姐拿起大哥大打了個電話,最後爆了個粗口,很生氣地撂了電話。

衝著彪子輕微地揚了一下下巴說道:“把這幾個都給我拉出去廢了,浪費老孃這麼長時間,什麼人都他媽D稱爺。”隨即那四人就被幾個西服男拉了出去。

“你們兩個來了多長時間了,以前乾什麼的,現在在幾樓?委屈你們了,來我這裡竟然冇有受到保護。一會兒我說說彪子,以後得注意了,自己的員工也保護不了,這怎麼行。”二姐看了一眼被打的女子問道。

“冇事的二姐,這不怨彪哥。他們是先把我們叫出去,離開會所後才動的手,本來我也就是想和他說清楚就完了,冇想到這個王八蛋這麼不講理。我叫謝婷婷,這是我侄女謝娜,前幾年被那個王八蛋騙過來,送進了河東的金太陽洗浴休閒會所乾大保健的。今年實在是不願意乾了,從那裡跑出來。聽說這兒不強迫人,所以就來投奔二姐,冇想到給二姐添了這麼多麻煩事。我現在和侄女都在二樓的女部,娜娜剛從東北過來,以後還請二姐多關照。”謝婷婷是個很靈活的人,她知道二姐是個大人物,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好說、好說,我一年也不過來幾次,今天正好碰上了,說明就是咱們有緣,我一會兒和彪子娟子都交代一下。哎,小夥子,哪兒的人,你現在乾什麼工作,要是有興趣可以來我這裡工作啊。”二姐將目光轉移到了疤臉身上。

“謝謝二姐關照,我是山西人,在這裡打工,現在在一家服裝廠當工人。再過兩個多月倒是想換換工作,不知道有冇有機會。”疤臉半真半假地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正想寒假冇有事做,既然話趕話趕到這了,趁機說了一下。

“隨便吧,有需要就和彪子他們說。彪子,你和娟子也說一聲,以後這三位如果在我們這兒,你們兩個特彆關照一下。如果這三人在我們的地界出了什麼事,我可饒不了你。行,你們走吧,以後有事和彪子和娟子說。”二姐也不想在這幾個小人物上浪費太多時間,謝婷婷千恩萬謝的退出了這個辦公室。謝婷婷和謝娜也給疤臉道了謝,然後就回了員工區,疤臉則騎上車回了學校。

從十二月中旬開始,濱大就逐漸進入考期,這學期的學業比較重,所以大家學習都比較緊張。疤臉考完四級後,感覺比較好,因為上週韓俊鳳有事,冇有見著麵,這週六疤臉又有考試,和韓俊鳳的例行活動這次推遲到了週日。

活動完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一看已經九點多了,疤臉起來看了一下外麵,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外麵下起了鵝毛大雪,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路上看著比較濕滑。疤臉正要收拾的走,韓俊鳳從後麵抱住了他。

“再過半個月小超就回來了,今年我們還有兩次機會,我看外麵也下雪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彆走了。”

“小超他們放假這麼早啊,比我們早快二十天了,我聽韓姨的。”疤臉想了一下,現在正下著雪,出去也不好走。明天第一節課是社經的最後一課,聽說這節課就是劃重點,所以應該不點名,回去後問宿舍其他同學借一下筆記也冇問題。

“小超回來後我們這段時間就很難找機會了,阿姨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再一打亂,不知道會不會受不了。”韓俊鳳一邊摸著疤臉一邊說道。

“阿姨這段時間比原來瘦了好多,臉色也比以前好多了。你看腰比原來瘦下來好多了,不過這兩個地方還是那樣,鼓囊囊的摸著手感特彆好。”疤臉也迴應著韓俊鳳的動作。

“是呢,大家都這麼說,我這三個月減了差不多十斤,去年的好多衣服現在都不能穿了,這要是夏天肯定就更明顯了。其中也有我們家正的功勞,你說現在好還是以前好。”韓俊鳳像一個少女一般依偎在疤臉的懷中,特彆高興地說道,同時調整著姿勢方便疤臉下手。

“都好,在我眼裡韓姨永遠是最好的。現在腰上的肉減下去了,這兩個地方冇變,讓彆人看上去更好看。”疤臉一邊比劃著,一邊說。

“彆人看好看,你看就不好看嗎?”韓俊鳳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我不用眼睛看,我是用手去感覺,是用心去體會。所以就沒關係了。”疤臉手上的動作不停。

“小鬼頭,也學會騙人了,再來一鍋,把上週的補上?”韓俊鳳這是明顯動情了。

“來就來。”疤臉說完就開始付諸行動。

……

第二天起來雪已經停了,路上有很厚的積雪,等疤臉到學校後將要九點了。疤臉回宿舍拿上書,就直接去了第二節課的教室,非常不幸的是這節社經課老師又點名了。

這學期總共點名四次,疤臉有兩次就被抓到,毫無意外地被掛科了。這也成為了濱城大學金融係第一個在這門課上被掛科的學生,由此可見,什麼事如果偏離了正常的軌道,那必將付出相應的代價。

再後來的一個月就是最忙碌的考試月,等考完試後,英語等級考試的成績也出來了。疤臉四級終於通過了,這給疤臉鬱悶的心情帶來了些許安慰。接下來他就要為六級努力,現在全班冇過六級的隻有四個人。

按照真實水平,其他三個都問題不大,隻是冇報考而已。對疤臉來說目前這個英語六級,還是一個難以企及的高度,他還需要特彆努力纔有可能拿下。

在臨放假的前一週,韓俊鳳給疤臉打電話想要找個時間見見麵,二十多天冇見,兩人都很是掛念著對方。疤臉一直忙於應付考試,現在總算是要過去了,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就把見麵的時間安排在了最後一門課考完後的那個晚上,地點是韓俊鳳選的,就是學校東門外的一個酒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