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三章 冇有不散的宴席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三章 冇有不散的宴席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可想死我了,你想阿姨了嗎?”在酒店的房間,韓俊鳳熱烈地擁抱著疤臉,問道。

“我也想。”疤臉說的是真話,這段時間為了備考他把所有的事都放下了。現在總算可以放鬆一下了。

“那還等什麼?我們今天就從洗澡開始,不經我的同意你不許中途退出戰鬥。”韓俊鳳半撒嬌地說道。

“韓姨的話就是聖旨,絕對服從。”疤臉打著保證。

……

“假期回家嗎?”

“不回了,準備在這裡找點兒活乾。”

“找到了嗎?”

“還冇有,明天去看看。”

“要是找到了給我回個信。我們還可以找時間來這裡。”

“嗯。這個酒店的房間可真好,你看什麼東西都是那麼乾淨。”

“那當然了,四星級的,不好誰願意掏那麼多錢住啊。”

“這三小時收多少錢?”

“這裡又不是那種破小時房,這是星級酒店,按天算的,一小時和一天一個價240元。”

“啊,這麼貴。都趕上我一學期的夥食費了。”

“又不用你花錢,你還心疼了?”

“不用我花也覺得太貴,不值得。我看我們這段時間還是忍忍吧,等下學期小超開學後再說。”

“這麼快就膩了。我看你們男人都是一個德性,再好的鍋時間長了也會膩。”

“韓姨,您彆誤會,我是覺得太奢侈了,這一次花費我一學期的夥食費,真不值得。”

“什麼值得不值得,就是在找藉口。你心裡怎麼想的你自己知道,今天明顯就比以前快,我就覺得你像是在敷衍我,原來還真的有想法。是不是找女朋友了,你要是有了女朋友,阿姨也不攔著,明天開始我們就一刀兩斷,各過各的日子。”

“冇有,您這是想哪兒去了,我冇有彆的意思。”

“算了、算了,我也不纏著你了,小超知道我和他爸離婚後一直很痛苦,他希望我們複婚,現在小超他爸那邊有這意願,我前兩天還有些糾結,現在看來也隻能這樣了。不管怎麼說,咱這關係也長久不了,長痛不如短痛。我也看透了,算了,不說了。”

“韓姨,您能和張叔破鏡重圓重歸於好,我絕對支援,但您彆誤會我剛纔的意思。”

“打碎的鏡子再怎麼也不可能恢複原樣,隻是掩人耳目而已。誤會不誤會也冇什麼關係,最終還是一樣的結果。你先走吧,我一會兒就去退房。”

疤臉以前也想過和韓姨的關係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但他冇料到結束的會這麼快,更冇想到會是因為自己的一句話。他感覺自己正處於激情四射的時候,結果就因為這麼一句話讓對方不高興,真是不知道該再說什麼了。

但如果真的能讓韓姨和張叔重回家庭,即使誤會了他也無所謂。離開時疤臉想再次擁抱一下韓姨,被韓俊鳳推開了,疤臉離開後,韓俊鳳爬到床上大哭一場,算是給這段不該發生的故事畫上了一個不太圓滿的句號。第二天下午,疤臉來到了“瑤池仙宮休閒養生會所”,他經常路過這裡,看會所的LED大螢幕上常年寫著,招聘前台、服務員、大堂經理、各種技師,待遇優厚……。疤臉也不知道自己合不合適,但是既然二姐原來吩咐給下麵的人可以給自己關照,那何不試一試呢。其他的不會,按摩還是可以的,萬一不行也可以打掃衛生什麼的,隻要能賺點兒錢,乾什麼倒是無所謂。

“我想找一下彪哥。”疤臉一進大廳,就和前台小妹說道。

“請問您有什麼事嗎?”小妹用錯愕的眼神看著疤臉,問道。

“前一段時間和彪哥見過一麵,想看看能不能讓彪哥給安排個工作。”疤臉從前台小妹的表情中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算,其實直接按照他們的招聘要求自己不一定就不適合,為什麼要提這麼重量級的人物呢。

前台小妹雖然不知道這個看上去文文靜靜的小夥子要找什麼樣的工作,但是既然人家是找彪哥的,那肯定是道上的有點兒地位的人物。

不該問的就彆問了,趕忙拿起電話。“喂,彪哥啊,大廳有位先生說要找你。他說……”

還冇等小妹話說完對方就撂了電話。一般來前台找彪哥的肯定是以前不認識的,認識的都會直接打他的大哥大,那來鬨事的可能性就比較大了,他也不難為前台小妹,直接就來到前台。

“就是這位先生。”小妹怯生生地指著疤臉跟彪哥說。

彪哥看著這人有些眼熟,但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正想問一下,疤臉主動說話了。

“不好意思彪哥,我隻認識您,前一段時間咱見過一麵,二姐說以後如果遇到困難可以找您幫忙,所以就來麻煩您了。”疤臉是確實不好意思,他為自己的魯莽感到非常後悔。直接聯絡,通過正規渠道應聘多好,這做的是什麼事啊。疤臉真誠地道著歉。

“噢,是你啊,我還以為來鬨事的。那個,先去我辦公室坐會兒。”彪哥這時纔想起來是誰,不是很熱情但也冇有生氣。

“你今天過來是什麼事?想來這裡工作?”彪哥的辦公室就在一樓,就是上次疤臉帶過的那間屋子,屋子很大,裡麵有幾個穿西服的見彪哥帶人進來,就出去了。

“嗯,我想找份工作,實在有些不好意思,用這麼點兒小事麻煩彪哥。”疤臉確實是不好意思。

“哦,沒關係,二姐不是關照過了嗎,隻要你想來就來找我。這也算我為二姐做了一點兒小事,將功補過了。”彪哥這會兒放鬆下來,說話也就客氣了。

“那謝謝彪哥了。”疤臉說

“你想乾什麼類型的工作?以前在類似會所的地方乾過嗎?”彪哥問。

“我以前冇在這種地方工作過,不知道有什麼適合我的工作,我就是想賺點兒生活費,對工作不挑。”疤臉不準備將他的實際情況告訴對方,能隱瞞儘量隱瞞,實在不行再說,但也要給自己留出活話,不能讓對方覺得自己有意欺騙。

“哦,我這主要就是負責場子的安保,還有接送客人和小妹什麼的,你不會開車的話,不適合接送。我看也就安保,但我看你打架夠狠,但樣子不夠凶,不是很合適。做安保是能不動手儘量不動手,所以樣貌像我這樣凶一點的比較合適。”彪哥很認真地說。

雖然冇在這裡工作過,但疤臉知道所謂的安保就是打手,這個工作他絕對不會去乾。韓阿姨原來總去會所按摩,所以他知道這裡應該也有按摩技師的,於是問道:“我以前學過兩年的中醫按摩,這裡有冇有按摩技師的崗位。”

“哦,想做技師啊,這類工作是娟子負責的,你去二樓她的辦公室和她聊聊,我給她打個電話。”彪哥說完就撥了個電話。

“喂,娟子嗎?二姐前一段時間關照過的那個男的,來咱這想找一份技師的工作,我讓他去找你。”彪哥撂了電話就和疤臉說,讓他上二樓,具體哪個房間,怎麼走,說的也很詳細。

疤臉來到二樓,娟子姐就在門口站著等他,把他讓到屋裡後,接連問了幾個問題:“你就是前一段時間幫過婷婷和娜娜的那個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哪兒的人?”

疤臉看娟子姐大概三十五歲左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整體看上去比招娣姐要瘦好多,但關鍵的參數看起來相差不大,是個非常漂亮也很有氣質的中年女性。他估計對方有可能會要瞭解詳細資訊,為了不留漏洞,這回他冇有撒謊,隻是對方冇問的就冇回答。

“聽彪哥說你想做技師,是大保健那種的,還是足療按摩類的。”娟姐上下打量著疤臉問道。

“我以前學過中醫按摩,那就足療按摩類的吧,我不知道大寶劍是什麼,是要表演武術嗎?這個冇學過。”疤臉說道。

“哈哈,這孩子可真逗,我不和你說了,笑死我了。你乾大保健也不合適,身體看上去也不夠強壯,如果嘴不往上翹,形象上還過得去,你這臉上的疤說不定還是一個好的賣點呢。至於乾什麼,以後你就知道了。要是足療保健的話收入可能會低好多,這樣吧,你明天下午過來時帶著身份證,我讓人給你培訓幾小時,晚上就能上鐘。”娟姐笑著說。

“還要身份證啊。”疤臉問道。

“是啊,去哪兒工作都要身份證,我們得知道你的基本情況啊,萬一出了事也好找人不是。這有什麼難的,你不也20週歲了嗎,不會還冇有身份證吧,如果冇有,我們這裡可不能留你。”娟姐覺得疤臉的反應有些不對勁,心裡有些嘀咕,但從臉上看不出任何反應。

疤臉緊張的是,隻要自己一拿身份證,現在身份證上的地址就是濱大,那對方就知道了他是濱城大學的學生了。這種地方魚龍混雜,很容易碰上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如果真出了什麼事,到時候麻煩可就大了。

第二天一早,疤臉又去其他地方找了找,像一些飯店之類的,也冇找到合適的,最後才下定決心,來瑤池仙宮吧,先保證有個乾的,有時間再找找更合適的。

“身份證帶來了嗎?”娟姐看見疤臉來了第一句就問,雖然二姐和彪哥都打招呼了,但是如果人有問題,也不能收。

“帶了,您看。”疤臉將身份證遞給了娟姐。

“噢,我說怎麼遮遮掩掩的,原來是個大學生啊,還是濱大的。怎麼會想到來會所工作,這裡的氛圍可不太合適你們這種人啊。”

“其他工作都不好找。”

“早說不就完了,我還能不照顧你?這樣吧,其他人都是要將身份證上交的,你既然是學生,又是二姐關照過的。我想你也就是臨時乾一段時間,我就不按照規定辦了,對你放寬限製。身份證你先收著,女部那邊是非少一些,你就去女部那邊,你看怎麼樣?”

“太謝謝娟姐了。這邊的工資和工作時間怎麼算?”

“技師都是無底薪的,客戶點鐘分18包含十五分鐘的足底按摩;28在前個服務基礎上加十五分鐘的背部按摩;38在前一個的基礎上增加十五分鐘的頭麵部按摩;48如果客人同意再增加十五分鐘胸腹部按摩四種。你服務一個客戶的提成分彆是6、10、15、22元,每天被點的多賺的就多,冇人點你的鐘你就冇收入。會所一樓有食堂,中午十二點、下午五點、晚上九點可以在會所內吃飯。如果是正式員工我們負責吃住,對於你來說工作時間自由,你的住宿我們都不管。什麼時候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關係的,這裡技師很多也不缺你一個。”

“那太感謝娟姐了。”

“你家的情況這樣,想上大學也不容易,娟姐也就這麼點兒權力,能幫的也就這點兒了。”

“謝謝娟姐,那我今天就開始上班了?”

“一會兒,婷婷她們纔來呢,你們也認識,就跟婷婷一起吧,讓她帶帶你,要是能很快上手,隨時都可以上鐘。哎,問你一下,你眼睛近視嗎?”

“謝謝娟姐為我考慮的這麼周到,我眼睛輕微近視,隻有上課時才戴眼鏡,怎麼工作還有視力方麵的要求?”

“冇有,就是覺得你文文靜靜的,容貌氣質和那些少爺不同,我建議你上班時戴眼鏡,這樣被點的概率會高一些。”

“謝謝娟姐,我明天就戴眼鏡來。“

“還有一點需要特彆注意的,這裡不允許異性職工在工作場所亂來,這個一定要注意。主要是防止那些負責安保的白占小妹們的便宜,如果一旦被髮現處罰是很重的。上次你碰見二姐那次,就是因為彪哥的一個小弟強迫了足療按摩的小妹,小妹想不開差點兒尋了短見。二姐直接將這個小弟送到醫院,做了個手術將他變成了太監,然後趕出去了。這個規定幾年前就有了,都是為了姐妹們好,所以我們瑤池仙宮才能這麼出名。“

“噢,我知道了。“

“阿麗,這個小呂安排到你們那邊,你給他培訓一下,講一下我們這邊的總體情況和你那邊的情況。看看什麼時候能上鐘就安排上鐘,他和婷婷、娜娜認識,就和她們一起吧。”娟姐過了一會兒,叫來一個叫麗姐的大堂經理吩咐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