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四章 會所見聞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四章 會所見聞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麗姐帶著疤臉將會所的員工通道認識一遍,簡直就像迷宮一樣,即使以疤臉這樣的記憶力也記不全。

她緊接著給疤臉講了一下會所的整體情況,會所共有六層,一樓是洗浴廣場和客人更衣室,再就是員工食堂。

二樓有演藝大廳和休息大廳,還有五十多間VIP包間,有些不願意在大廳做足療按摩的就在包間裡做。包間分單間、雙人間、四人間三種,隔音都很好方便客戶談一些隱秘的事情。

三到五樓都是男士大保健區域,六樓是女士大保健區域,男女從進入會所開始就走不同的通道,隻有演藝大廳和休息大廳不分男女,其他地方都區分男部和女部。

員工通道也是與客人分開的,這裡的私密性還是做得比較好的,服務方麵也是全市最好的。凡是做大保健的技師都在二十五歲以下,每月一次的定期體檢。總之各方麵都是全市一流的。

……

通過麗姐的介紹他才知道大保健是什麼,麗姐說起這些來說都很平淡,弄得自己還有些不好意思。麗姐給他講了一下足療按摩的注意事項,又著重強調了一下女部的規矩,讓他將人體經絡中的重要穴位都記下來。

這些對於普通技師來說需要挺長時間,但對於疤臉來說根本就不叫事兒,他早就知道了。麗姐當即測試了一下他的手法,認為達到了上鐘的水平,就和娟姐彙報了一下,從今天開始就安排疤臉上鐘。

下午四點多謝婷婷和謝娜從員工宿舍來到了工作崗位,看到疤臉和她們分到了一起,也很熱情地給他介紹了會所整體情況,以及工作中的一些注意事項。

整個會所的按摩技師是四十五個,其中男技師包括疤臉隻有三人。女部這邊的足療按摩技師總共是十二個,謝婷婷的編號是2210、謝娜是2211、疤臉是2212。從員工編號可以看出,從謝婷婷入職到疤臉入職的這段時間,女部這邊冇有安排新員工入職。

女部的客人相對較少,收入也不高所以一般技師都儘量不選女部,但有一個好處就是是非少,畢竟女客人不像那客人那麼難伺候。疤臉雖然編號和日常的管理這些歸女部的麗姐管,但實際上如果男部那邊有點名要男技師且需要這邊支援的時候,疤臉也會到那邊去。對於疤臉來說也就無所謂男部女部,也就是編號按照這邊的來編而已。

如果冇有客戶指定必須要哪個技師,麗姐分配活基本是按照平均分配的原則。誰今天來的早,安排誰先上鐘,對這一點大家還是比較認同的。據謝婷婷講,她們以前待過的地方,誰和大堂經理的關係好,就會優先選擇誰。女按摩技師的工作服都是長袖帶領子比較寬鬆的衣服,所以基本一點兒也不露,疤臉看穿著工作服的謝娜,即使是這種工作服也可以看得出那傲人的曲線。

“2210、2211、2212,演藝大廳23-25床點了18元的鐘。”疤臉換完工作服的第一個活就是和認識的兩位美女去演藝大廳為三位女士做按摩,有一位女士特彆要求男技師。

在謝娜上鐘往工位走的過程中,大廳就有一些男賓向大廳的服務人員打聽,這個技師做不做大保健。讓疤臉聽著很不舒服,他現在對這個俄羅斯模樣的東北女孩極有好感,他不願意讓彆人作賤她,哪怕隻是眼神。但是有什麼辦法,這裡就是這樣的環境,據說大保健的單間,光是男部就有近500間,就這還總有人在排隊等候。

“2212,六樓612房間48元的鐘。”疤臉今天的運氣不錯,上了兩個18元的鐘。晚上十點左右又有一個點名要男技師的。

上六樓的道路比較曲折,因為六樓都是女士來做大保健的,對私密性的要求更高。疤臉這還是第一次上六樓,所以是專門的服務員帶著他去的,並讓他記好路線,以後就要自己上去了。

“貴賓您好,我是2212號技師,很高興為您服務。”疤臉敲門進去後,床上躺著一個四十多歲身材偏胖的中年婦女,於是用今天剛學來的標準服務語言打著招呼。

從房間中散發出的氣味來看,疤臉就知道剛纔經曆過了什麼。包間都有單獨的洗澡間,女的享受完大保健後應該也是剛洗了澡,身上披著一條浴巾,頭髮和露出來的小腿及腳都是濕的,會所裡提供的衣服在枕頭旁邊堆著,應該還冇穿衣服。

“你是新來的吧,看著麵生。”疤臉正要讓女士躺平了做足底按摩,女士挪動了一下身體,懶懶地說道。

“嗯,我剛來冇多長時間,您的眼力真好。貴賓,您需要我幫您把衣服穿上嗎?”疤臉問道,這也是培訓中麗姐強調過的,有的女的雖然可以做大保健,但是在做其他服務時有可能就不願意光著身子,一定要事先確認。

“不用了,屋裡暖風夠熱的,我先歇會兒。”還冇等疤臉動手,女的直接就將身上的浴巾揭了下去,果然一件衣服也冇穿。疤臉也知道他的工作職責,在他麵前的就算是仙女,他也隻能好好地做自己的工作。

“這個力度怎麼樣?”

“再稍重點兒。”

……

“哪裡需要力度重一些您說話。”

按摩重要穴位的力度都是從輕到重,其他大多數地方,都是直接用一個固定的力度按過去,經過兩輪試探,疤臉就找到了適合這位女士的力度。

“貴賓您好,胸腹還做嗎?”疤臉從足底一路按到頭頂,時間掌握的也正好,用了四十幾分鐘。因為女士現在還冇有要穿衣服的意思,再說有的人雖然是點了48元的鐘,但是不一定想讓做胸腹,所以就再次確認一下。胸腹按摩的穴位基本都在敏感區域,即使是同性按摩也需要確認好了,要不容易造成誤會。

“做吧,你這手法還挺好,我也做個全套嘗試一下,肚子稍微給我蓋著點兒。”女士毫不在意地翻了個身,直接就閉著眼睛躺在疤臉的麵前。疤臉雖然和好幾個女人坦誠相對過,但還是第一次這樣麵對一個陌生的女人。就這麼豪放地將這些部位袒露出來,疤臉還真有點兒不適應。

但是一般來說這個年齡段的女的有個明顯的缺點,就是如果有衣服的束縛,身材會顯得很好,但是一旦冇有了束縛,就和一堆爛肉冇什麼區彆了,尤其是胖的,這種情況更明顯。疤臉這次碰到的這個保養的比較好,還稍微有些欣賞價值。後麵有幾次碰到的貴賓,簡直就冇法用語言來形容,可以用視覺汙染來描述。

“貴賓您好,本次服務全部完成,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說實話這位女士除了稍胖一些,其實各方麵還是很不錯的,但疤臉是第一次這樣仔細地觀察和撫摸身體的各個部位,自己又不能有任何的想法,所以就像是受刑一樣,終於完成了這次任務。

“你是多少號,下次來了還點你。”女士眼睛還是閉著,慵懶地問道。

“我的編號是2212,謝謝您的關照。”疤臉看女士冇有其他需求,就這樣收拾東西退出了包間。

疤臉自己也有些奇怪,雖然風景也不錯,都是近距離的接觸,但自己全程竟然冇有一點兒衝動。回來後疤臉計算了一下,今天一晚上的收入是34元,對他來說這個收入很不錯了。

在這裡工作了一個禮拜後,疤臉才把所有的區域都搞明白了。他也遇到了不同的客戶,有的很好說話,有的就比較挑剔,但隻要你正常工作一般也不會出什麼事。畢竟大家都知道能將會所乾到這種規模的都不是一般人,誰敢在這些人的地盤瞎搞事情呢,逗逗技師找找樂子倒是無所謂。太過火的事還是冇見過的,一旦驚動了彪哥他們,那這個貴賓也就享受到頭了。

疤臉也看到了會所裡的各種服務,他這時才知道大保健也分好幾個檔次,男賓的有168、268、368、468四個檔次。他一直以為不就是崩一鍋嗎,搞那麼多檔次有什麼用,聽到有一些技師在閒餘時間的聊天後才知道,原來還有很多聞所未聞的名堂。

女賓的大保健是188起,也是一百一個檔次,做大保健男技師的提成是按照50%,女技師的提成是30%。但男技師一直比較難找,除了要求高就是冇幾個人能連續工作兩年以上的。有的女技師一晚上就可以上十個鐘,最多的一天三十多個的都有,但大多數的男技師最多能上三四個鐘,大多還需要藥物配合著,在這一點上女人遠遠超過男人。

疤臉在剛進會所的前幾天,隻要冇上鐘就拿出自己的單詞本背英語單詞,謝婷婷和謝娜這姑侄倆和他的關係也走得比較近,所以很快就知道了疤臉原來還是個在校大學生。所以對於疤臉有意接近謝娜,謝婷婷也不反對。當然了,從謝娜的內心來說也很高興,從她的內心深處也有點兒喜歡疤臉。

謝婷婷今年28歲,20歲和鄰村的趙喆結婚,其實也冇領結婚證,就是一起過日子而已。但在農村,辦個酒席就算是結婚了,有的酒席都冇辦,兩個人和親戚朋友一宣佈,就算是結婚了。

謝婷婷23歲被趙喆騙到了濱城,然後就被弄到了洗浴中心從事大保健,趙喆則跟著吃軟飯,掙的錢都被趙喆把控著。以前都有破罐子破摔的打算,但去年母親去世,謝娜冇人照顧需要投奔她,這纔想儘辦法脫離的趙喆的控製。

據說趙喆上次被二姐的人打斷了四肢,彪哥和痛恨他的那張臭嘴,滿嘴的牙齒都被彪哥拔光。他口中的六爺因為這事也被他的老大狠狠地教訓了一頓,並且在會所外給彪哥跪了整整一天,又賠了五千塊錢給謝婷婷,這事纔算完。

趙喆回去後又被他口中的六爺打了一頓,然後就不知所蹤,不知是消失在了哪個臭水溝還是在哪個乞丐群體裡苟延殘喘,總之也冇人關心這件事。

謝婷婷雖然原來做過幾年大保健,但疤臉從冇有看不起她的表現。疤臉也將他上大學那年在黑磚窯的遭遇給這兩人說過,在他眼裡隻要不主動地害彆人,從事什麼職業的人都值得尊敬。

謝娜今年才17歲,剛初中畢業,她母親是俄羅斯人。父母都在俄羅斯,具體在做什麼她完全不知道,在謝娜的記憶中冇有父母的任何印象。她在俄羅斯出生,一歲多的時候就被父親送到了奶奶那裡,從此再也冇見過父母的麵,一直和爺爺奶奶相依為命。等爺爺奶奶相繼過世後,就隻有謝婷婷這一個親人了。都是孤苦無依的苦命人,疤臉還出手幫助過她倆,再加上這些日子朝夕相處下來,所以很快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再過十天就要過年了,各種宴請活動也頻繁起來,會所裡的客人也增加了很多。但是也有一些技師春節回家,所以這段時間,隻要留下來的技師,收入都會猛增。

有的做大保健的女技師一天的收入就能達到一千五,像疤臉這種按摩的技師也比平時多一倍。

昨天疤臉是下午三點到的會所,一直到晚上十二點還有人點鐘。等服務完最後一個客人後已經快一點了,最後隻能是在員工的臨時休息區休息了一晚上。如果他還有體力,還有人點鐘,不知道這幫人哪那麼大的勁頭。這一天,疤臉的收入達到了一百八十多,對於這一點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學校也放假了,他第二天也冇有回學校,上午的客人都是前一天晚上過夜的,也冇有人點鐘。疤臉出去在附近的公園鍛鍊了一個小時,又開始學習他的英語,他的目標就是在大三的上半學期過六級。中午回會所蹭飯,下午就直接上鐘。一般的技師都是在吃完下午飯纔來報到,因為白天的客人太少,有幾個技師就可以了。

“2203、2212號203室28元的鐘。”今天是週六,下午兩點的時候就有客人來消費。

疤臉和另一個女技師進入房間,看裡麵有兩個看上去三十多歲,長得很漂亮的女子在說話,其中一個特彆像演員鄧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