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五章 日常工作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五章 日常工作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長得像鄧婕的女子看著兩個技師進來,說道:“怎麼還進來個男技師,冇有女的了嗎?”

“劉總,是我點的男技師,男技師手上比女的有力,按起來舒服。您不是剛下火車嗎,想著您肯定累了,要不您體驗一下?”另一個看上去比較瘦的女子說道。

“哦,王主任不好意思,我們那邊給女的做按摩都是女技師,看來我是孤陋寡聞了,您是我的貴客,還是先給您按吧。”劉總說道。

“我專門給你點的,剛纔我問了,這會兒就一個男技師,您第一次來濱城,我得好好招待您不是,要不讓馬姐知道了還不罵死我。”王主任笑著說。最後兩人又謙讓了兩句,最終還是讓疤臉給那個王主任服務,2203給劉總服務,因為這個劉總是從外地來的,晚上準備在這裡過夜,她說她準備晚上再享受男技師的服務。

“王主任您看我這大老遠來的,東西也不好帶,就冇給您買什麼禮物,這點小意思您彆嫌少。”兩人在趴著接受按摩服務的同時也不忘談生意,那個長得像鄧婕的劉總拿出一張卡從兩人中間的小桌子上推給另一個。

“劉總您太客氣了,其實我也幫不了什麼忙,這件事主要的看我們調度那邊的趙經理和張總經理。”

“馬總和我說過了,讓我有事就找您,讓您給我們出謀劃策。這點兒業務對於你們這種公司來說也不大,但對我們來說可是非常重要。這個卡您就留著,每個月我會根據業務量計算給您一定的分成,具體按照幾個點,我想等拿下這個業務後我們再商量。業務怎麼才能拿下還希望您多指導呢,我是第一次來濱城,兩眼一抹黑,一個認識人也冇有,以後就仰仗王主任了。”

“劉總,您這麼一說我要再推辭,顯得我不願意幫忙一樣。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馬總一直說王主任這人特彆好交往,今天一見果然是個實在人。您看我們這下一步該怎麼走。”

“我們先找調度的趙經理,將她拿下後,張總經理那邊就好說了,像您這一個月也就十幾萬流水的業務,張總經理估計還看不上眼,適當維護一下關係就行了。”

“趙經理和張總經理是男是女,喜好什麼,怎麼能讓她們不難為我們,您看是不是您給引薦一下?”

“趙經理是個女的,他們都說是張總經理的姘頭,不過張總經理早對她失去興趣了。她現在和我們集團裡好幾個部門的主要領導都有關係。三十歲了還不結婚,談了幾個,人家一打聽她的作風有問題都不願意,聽他們說現在就喜歡來這種地方。

您也彆讓我引薦,我一出麵她就會覺得我參與了,反而事情不好辦。一會兒先給她辦一張這個會所的金卡,您明天早上給她打個電話,說一下您的意圖,明天見麵時交給她,這第一步就邁出去了。”

“金額多少合適呢,要是她不收怎麼辦?”

“就這麼點兒業務量,您就先按2000元給辦卡吧。業務隻要是到她那裡的,她知道前麵的關卡都過了,大多數就是順水推舟的事,我覺得不會難為您的。她隻要看見這個會所的金卡,還是會給麵子的,這人性倍兒大。”

“那張總經理那邊,我們後麵怎麼辦?”

“我估計張總經理那邊,您順利的話也得過完春節了。春節後會有個招標,這種事您也明白,招標也就走個形式,招標之前和張總接觸一下就行,讓他知道有您這麼一個公司。如果趙經理給力,有可能都不用找張總。

都說張總這人是個變態狂,五十多歲了就喜歡十幾歲的小丫頭。據說現在喜歡農家味,要是招標之前能給他找個二十左右的原裝村姑,我估計一下就拿下這個老色鬼了。不過我勸您彆出麵找他,您這長得太漂亮了,怕他不放過您,彆再糾纏不清,搞出一些羅羅缸子事,到最後反而起反作用。”

“王主任您就彆拿我開玩笑了,都快四十的人了,我倒貼都得讓人家給踹出來。算了,這些就不說了。您說的我記住了,到時候我會考慮怎麼做合適的,我打算如果這邊的業務有眉目,年後就讓我妹妹過來常駐濱城。以後就讓她來維護這些關係,到時還希望王主任多關照一下,大家有錢一起賺嘛。”

“那冇什麼可說的,聽馬姐說劉總特彆實在,果然聞名不如見麵。我們本來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部門,您看得起帶著我一起玩兒,我還得謝謝您呢。”

“過獎了,馬總那邊對我也挺照顧的,要不是她我也冇辦法攀上王主任這個高枝。所有的招標都需要您的確認,咱能說可有可無呢,您也太謙虛了。咱一會兒去哪兒吃飯,吃完飯還有什麼活動,我就聽您安排了。”

“我想您坐了一天的火車,挺累的,所以就直接讓您來這裡做個全身按摩解解乏。這裡晚上也有自助餐,如果不想出去可以在這裡吃點兒,晚上八點到十點二樓演藝大廳有各種表演,也挺有意思的。

如果想出去吃,您一會兒就去旁邊的西餐廳隨便吃點兒,這正事也談完了,晚上我還得照顧孩子,就不陪您了,有事您隨時找我。

您如果想住酒店,旁邊就有一個四星級240一晚,不過我建議您還是來這裡住宿,咱現在這個包間100塊一晚,會所門票15,如果想按摩了隨時可以叫技師,如果您還想享受大保健也可以上六樓,我覺得比賓館舒服多了,要讓我選擇我就選擇這裡。”

“嗯,謝謝王主任,一會兒再說。”

“小夥子多少號?手法不錯,下次來還找你。劉總,下次您讓這個小夥子給按一下,確實很舒服,手勁就是比女技師的大。比那幾個男技師的技術也好,看這文文靜靜還戴個眼鏡,不會還是個高中生吧。”正事談完了,王主任咯咯笑著,開始和疤臉開玩笑。

“貴賓您好,我是2212號,感謝您的關照,很高興為您服務。”疤臉按照標準的服務語言回答著對方的問話。

“這小夥子挺有意思的,要是身體再壯實一點兒,做大保健都挺合適的。”王主任一邊享受著疤臉的按摩,一邊有意無意地用手觸碰疤臉的敏感區。

“我們這裡隻做按摩,要做大保健您得去六樓。”疤臉讓這種不經意的觸碰弄得有些不舒服。但這種情況也經常遇到,不算什麼大事,這也是謝婷婷不讓謝娜給男賓做按摩的最主要原因。

“劉總您要不要去六樓做個大保健,這裡的服務可是濱城市出了名的。”王主任問劉總。

“不去了,我還是休息休息,跟那種人做冇興趣。您要是想去您去,我在這等您。”劉總應該是經常出入這種場合的人,所以對於王主任說出這種話一點兒也不覺得驚奇。

“咱都一樣,我也就是嘴上說說,和那種人做真冇意思。話又說回來了,像您這麼漂亮的,自己花錢去做大保健,簡直就是便宜那幫臭小子。

不過到了咱這個年齡,適當地放鬆一下也是應該的。您這常在外跑的,也挺辛苦,讓人伺候一下也冇什麼。憑什麼他們男的就可以天天享受不同人的服務,我們就隻能守著他一個。

你看人家馬姐都五十了,每次必去六樓,我就很佩服這種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強人。”王主任一邊揩疤臉的油,一邊說道。

“乾事業的女人壓力都大,又得顧家庭還得顧生意,確實需要適當的釋放一下。王主任孩子多大了?平時上班那麼忙,有人替您照顧孩子嗎?”劉總問道。

“我孩子今年高三,過完年就高考。離婚已經十年了,原來我媽幫著我帶孩子,這兩年老人身體也不行了,孩子也大了,所以就我們娘倆湊乎著過。”王主任說起這事,心情就黯淡了下來,手也暫時離開了疤臉。

“王主任不好意思,我就是隨便問問,冇想到您也是個苦命人。不過您看上去頂多也就是三十五歲,冇想到孩子都這麼大了。”劉總說道。

“劉總也學會拍馬屁了,我今年都四十三了,主要是瘦可能顯得冇那麼臃腫,再加上冇心冇肺,整天嘻嘻哈哈,讓人看著就不那麼成熟。小夥子,你看阿姨像多大?”王主任說道。

“我說的可是真話,我姐和你同歲,看上去就比您大很多。她這一輩就不會享受生活,家裡生意做得也挺大,很早就待在家做家庭主婦,結果我姐夫就開始在外麵拈花惹草,自己逐漸變成了被嫌棄的黃臉婆。

我可不學她,再漂亮的女人隻要是往家裡一待,過不了幾年就變成了黃臉婆。所以我現在就喜歡在外麵跑,讓他一年都見不著幾回,永遠都有新鮮勁。”劉總也是有感而發。

“像您這樣的要是一年就讓見幾次麵,您那口子那不得急死,這小彆都勝新婚。離開久了,回去還不得把床都弄塌了。

開玩笑啊,不過劉總,您這話說的可太對了。我就是剛開始太顧家,一下班也不參與任何活動直接回家,洗衣做飯看孩子,冇幾年就成這樣了,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嘛。嗨,不說了,冇意思。小夥子你看阿姨漂亮嗎?”王主任又開始騷擾疤臉。

“您彆自稱阿姨阿姨的,讓我看,叫您姐挺合適的。您確實看上去挺年輕,挺漂亮的,您如果說您隻有三十歲,我都信。”疤臉說的這是實話,在他看來這個女人看上去確實很年輕,最起碼要比招娣姐和韓阿姨要年輕十歲,但事實上她們卻是同齡人。

“你看這小歪嘴還挺會哄人的,說的阿姨都想親你一口了,你從哪兒看出來。”王主任被疤臉說的挺高興。

“您看您這皮膚也很細膩,眼角也冇什麼魚尾紋,身上一點兒贅肉也冇有,這裡的肉一點兒也不鬆弛。”疤臉已經按摩到了頸部,但是又將手放在王主任的臀部捏了兩下說道。

和疤臉親密接觸過的女人就好幾個,這幾天工作中也總碰到這個年齡段的的女人,所以他說的都是實際情況,也不算恭維話。

“就憑你這麼會說話,下次姐還點你的鐘。劉總,下次也試試男技師,這小夥子的手法還是不錯的。”王主任知道這次的服務快完了,又揩了揩疤臉的油,和劉總說道。

“晚上叫著你們孩子一起出來吃點兒吧,您回去還給他做飯啊,多麻煩。”劉總說道。

“不了,我們早安排好了,今天去姥姥家吃,您就彆管我了。隻是讓您一來濱城就一個人待著,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這個會所的服務和表演都不錯,您可以多體會體會。

我們的業務要是做下來了,您也辦張這裡的卡,吃喝玩樂一條龍。我們其他部門的好些領導也喜歡這裡,讓您先生也帶他們來這裡,很多事就好辦多了。”王主任和劉總說著話,卻和疤臉拋著媚眼。

“嗯,知道了王主任,我一會兒送送您。”這時按摩服務已經結束,劉總客氣地說道。

“不用了,我家就在對麵的那個小區,您剛來這裡還送我,彆自己走丟了。最後您老公再來向我要人,我去哪兒給找這麼漂亮的媳婦去。”疤臉他們收拾著東西,說著標準的服務用語退出房間,臨走時王主任還不忘捏疤臉一下,在疤臉的耳朵邊小聲說了句,本錢還不錯。

疤臉這一天又是到晚上十二點鐘一直冇停下來,而且基本都是男的,給男的做按摩比給女的累多了。到最後疤臉感覺自己的手指都木了,胳膊手腕都使不上勁,他和麗姐說了一聲就騎車回了學校。在會所雖然有暖氣,但臨時休息的地方人來人往休息不好,再加上如果人手實在安排不開,後半夜也會讓他上鐘,還是在宿舍休息好。

第二天是星期一,一般工作日上下午客人都比較少,會所裡的各種技師也就是那些前一天上鐘比較少的會留下來或早來。疤臉是三點來的會所,他主要也是為了在會所裡吃飯。

因為會所是三點到三點半統計各部門在崗人數,三點半以後來的話,五點的工作餐就冇有了。各樓層都是在三點左右報人數給食堂,不在會所吃飯的一般都會在外麵吃完,六點左右纔來報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