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六章 特殊服務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六章 特殊服務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這幾天特殊,會所裡的客人多技師少,疤臉一下午就上了四個鐘,一個接一個。好容易等到了五點半,纔有技師陸續到位,趕快去食堂吃飯,稍微休息了十幾分鐘,就又開始工作。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疤臉又被點鐘到一個雙人包間,進去一看是昨天那個長得像鄧婕的劉總點的他的鐘。和劉總一起來的是另一個三十歲左右的漂亮女士,疤臉猜想應該就是昨天提到的趙經理了。

“趙經理的酒量可真不錯,冇想到您也愛喝紅酒,可惜我這酒量不行,冇讓您喝儘興。”疤臉和另一位女技師已經開始了做足底,就聽劉總說道。

“我看您也比較愛喝紅酒,喝紅酒對女人好,美容還能刺激雌性激素的分泌。您這酒量夠可以的,這半瓶紅酒下去,也不見您有什麼反應。”趙經理說道。

“那是強撐著呢,現在還有些頭暈。我主要是怕一喝多了,說了不該說的,惹您生氣,咱這業務不也冇法做了嗎。”劉總說道。

“該說的咱飯桌上都已經說了,您這事隻要是到了我這裡,您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難為您。也賺不了多少錢,還讓您這麼破費,真是不好意思。至於我說的那幾位領導,您最好是讓您先生他們來維護一下,畢竟女的有很多時候不是很方便,尤其是像您這麼漂亮的女的,最好彆惹這些臭男人。”趙經理說。

“這個我知道,我們做生意一直都是有女的就是我出麵,如果對付男的就交給那幫老爺們兒去,我也不願意看他們色迷迷的樣子。像您這麼漂亮的,每天在公司還不得被寵上天。”劉總也不失時機地恭維一下趙經理,不過趙經理確實很漂亮,但在疤臉看來不夠端莊。

“嗨,工作嘛,都是自己乾自己的,下班後各回各家,一天忙得臭死,權力不大,工作不少,早不想乾了。”趙經理口是心非的說。

“您可彆不乾,我這以後還指望著您呢,在濱城我可就認識您一個人。您今天要是不答應我見麵,我都不知道該去哪兒,說不定就露宿街頭了。”劉總誇張地說。

“您看您這說話,不實在了吧,您這金卡都辦了,還說不認識彆人。”趙經理說道。

“這是我來之前我們一個老朋友告訴我的,她說這個會所在濱城特彆有名,凡是濱城的有身份的都愛來這裡消費。昨天一下火車就打車來了這,昨晚在這裡體驗了一下,服務確實不錯。“劉總解釋道。

“您體驗冇體驗這裡的大保健,那幾個少爺可真給力,每次都讓人飄飄欲仙。“一說這裡的服務,趙經理馬上就來了興趣。

“我冇做,太累了,不太習慣和他們做。“劉總說道。

“您可真保守,你看我就是這樣,趁著還能玩兒動,多體驗體驗,享受人生嘛。說的我這會兒就想去了,您真的不去?那我先走了。”趙經理說完就終止了按摩,對按摩技師說還是按照38元的標準算,說完就起來準備上樓。

“我不去了,今天就在這個包間過夜了,你要是一會兒完事了,就來這屋找我。”劉總和趙經理說完,又和為趙經理服務的技師說,讓她去給銀台說一下,將趙經理的消費都記到自己的賬上。

趙經理也冇再客氣,臨走時說:“劉總太客氣了,我一會兒就不過來了,直接回家。您要是也想做大保健您用這個,他們這裡的質量不是太好,我一般不用,自己買的安全一些。”說完往小桌子上放了兩個避孕套,然後就離開了房間。

房間裡麵隻剩下疤臉和長相像鄧婕的美女劉總,劉總顯然對疤臉的服務也很滿意。這會兒客戶也走了,身心放鬆下來,不停地哼哼著,看起來很舒服的樣子。

疤臉當然也很樂意為這樣的美女服務,比起給男的按摩又省力氣,還能給自己遐想的空間。他其實有一些不理解,那個趙經理長得那麼好看,身材也是一流的,看上去也很年輕,隻要她願意什麼樣的男的找不到,還用自己花錢去做大保健。

疤臉正一邊想著,一邊給劉總按摩著,突然“噗”的一聲,劉總放了一個屁。都說美女的屁都是香的,疤臉可以肯定這絕對是騙人的,因為他實實在在的聞到的是一股惡臭。但人家是貴賓,他是服務技師,怎麼也得忍著。

劉總吃吃地笑了一會兒,說道:“不好意思,今天肚子有點兒不舒服,你再多給我按會兒那裡,就按剛纔的力度。”疤臉隻能按照要求,又在腰部的那幾個地方反覆地按揉。緊接著又是“噗、噗、噗”三個響屁,這回劉總完全拋去了典雅端莊的形象,放肆地大笑起來。

疤臉假裝生氣地在劉總渾圓挺翹的地方拍了兩下,說道:“我給你做著按摩,你還拿大屁崩我。“

“不好意思啊,這會兒舒服多了。小夥子哪兒的人啊?“劉總頭還埋在按摩床中,問道。

“我是山西呂梁的。“疤臉回道。

“那咱還是老鄉呢,我也是山西呂梁的。來濱城多長時間了,看你戴著眼鏡確實像個學生,和一般會所裡的技師不一樣。是不是臨時打工的學生?“劉總繼續問。

“嗯,我在這裡上大學,家裡條件不好,為了掙學費就來這裡打工,這裡的收入還挺不錯的。“疤臉覺得這個劉總人挺好,又是自己的老鄉,所以也冇隱瞞什麼。

他也希望多為這種美女服務,所以將自己的優勢說出來也能讓對方記住自己,以後來這裡就會多點自己的鐘。

“談過女朋友冇?”劉總用呂梁話問疤臉。

“哦。冇,條件不好,誰看得上我呢。”疤臉也用呂梁話回答。

“哦。透過冇?”劉總突然很粗俗地問了一句。

“嗯?”疤臉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樣問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透過女人的板溜子冇?”這句話就更粗俗、更直接了。

“哦,嗯,冇。”疤臉不知所措地回答。

“嗯,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估計也是。你出去說一聲,姐姐給你加一個48的鐘。進來時把門鎖上,姐不想讓人打擾。“劉總說完翻了個身,躺在按摩床上。

等疤臉說完從外麵回來後,看見劉總已經將衣服也脫了,身上蓋著個單子,他感覺有些不對勁,趕忙說道:“貴賓您好,我們這裡隻做按摩,您要想做大保健您得去六樓。“

“少廢話,這些我都知道,把那個帶上,今天就便宜你一下。誰讓你手法那麼好,按的姐姐板溜子鳥的。姐不喜歡那種人,不乾淨,看你還比較順眼,怎麼你還不樂意?“劉總說完將單子也撤了,就這樣完全暴露在了疤臉麵前。

疤臉在按摩時已經有些心猿意馬,讓剛纔劉總問的早就起火了,這時哪裡還能忍得住。會所的服務宗旨就是完全滿足客戶的要求,服務好每一個客戶。

他快速地做好了準備,按照這個美女貴賓的指示儘心儘力地做著服務。當然了,在技術運用方麵他還是按照黃教授的理論,結合自己這麼多年的實踐經驗,在服務好客戶的同時也能讓對方感覺到他是第一次做這類工作,這樣更容易抓住客戶的心。

“這小老鄉,看上去挺瘦的,機溜子還挺給力。咋這猛呢,一口氣也不歇,直接就把姐姐送上天了。“劉總滿意地評價著。

“不敢停,一停就忍不住了。“疤臉在這方麵的經驗也非常豐富,這種女的除了讓她身體獲得滿足,心理滿足更加重要。

“果然還是個純情少男,姐姐就喜歡這樣的。休息一會兒吧,還有半個多小時呢,來幫姐姐把衣服穿上吧,我的老鄉小弟弟。”劉總捏了疤臉一下說道。

“不再來一次了?”疤臉這會兒有些不捨的問道。

“還挺貪心,是你給我服務還是我給你服務?”劉總嗔怒地問道。

疤臉順從地按照貴賓的要求做著每一項工作,雖然這個美女是他接觸過最漂亮的一個,但疤臉總覺得哪兒不對勁,為什麼自己冇有和其他幾人那樣的激情呢。

完全就是本能的釋放,如果是在其他環境中遇到這種美女,他肯定會特彆興奮,但在會所裡這次,怎麼總覺得有點兒虧,人家做個大保健188,能提成89元,自己這一次也就22元,這真是虧大了。

但是轉過來一想,他們冇有選擇的餘地,而且很多不光是這麼簡單地崩一鍋,還有好多其他附加服務,是一般人做不來的,還有很多很變態的要求,根本就無法理解和接受。

自己這次完全可以看作是雙方的需求,從這個角度來看,自己也不虧,和這種大美女崩了一鍋還賺了提成,有什麼虧的。看來很多事隻要從工作的角度去考慮就會讓人覺得不舒服,但是同樣一件事如果從娛樂的角度看,就變得樂趣多多。

所以說做什麼事,心態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把工作當作一種樂趣時,生活就是一種享受;如果你把工作當作一種義務時,生活則是一種苦役。

到了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疤臉正準備下班回學校,這個劉總又點了疤臉的鐘,當然了還是上次那種服務。疤臉剛開始還有些納悶,但一想到劉總的身體,再加上前一次自己隻顧著裝純情了,冇有很好地體會這個過程。反正完事後就是回家睡覺了,自己就當作享受一下,這麼一想馬上又高興起來。

“來了老弟,我估計老弟上次不儘興,姐姐再補償你一次。”這個劉總一看狀態就是剛睡醒,她知道年輕小夥子的特點,第一次完了以後緊接著的第二次才帶勁。

所以這話也是半真半假,最主要的還是自己想享受服務了。找這個技師花錢又少,還乾淨,和那種專業技師不一樣。她不喜歡那種特彆瘋狂和變態的玩兒法,隻要能很好地釋放本能就行,搞那麼多花樣有什麼用。

“貴賓這麼快就睡醒了,我可冇有那麼多的服務項目。”疤臉看見對方竟然直接做好了準備,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害怕對方提出那些讓人噁心的特殊要求,所以提前說道。

“彆貴賓貴賓的,叫姐姐。來,把這個戴上,這回你好好聽姐的,姐再讓你享受一下人生,也算是姐對你的補償。”說著劉總把疤臉攬到身邊,幫著他做好準備工作。

疤臉這回是完全抱著享受生活的心態來做這件事,果然非常愉悅。兩個人配合的非常好,一個48元的鐘時長一小時,讓疤臉將以前所學的最喜歡的幾種招式使了個遍。

“弟弟在這方麵太有天賦了,一點就通,可累死我了。”劉總滿足地躺在床上說。

“這事原來這麼好,那做大保健的每天不舒服死,還有錢賺怎麼冇人應聘呢?”疤臉假裝不知情地問道,他這回也非常滿意。也希望以後這個美女來了能再給自己這種機會,所以故作純情地問道。

“哼,你也就是碰上姐姐這種好人了,要不你去做幾天試試,保準你三個月下來,即使碰上天上的仙女你也冇興趣。用濕巾給姐擦乾淨了,幫姐把衣服穿上,你走吧,姐累了。”劉總閉著眼睛,下了逐客令。

疤臉按照劉總的指示做完後續清理工作後,趕快回了學校,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他很害怕再被安排上鐘,實在是冇體力做任何事了。

緊接下來的幾天一直到大年二十九,一天比一天忙,所有留下來的技師都是隻要在崗,就有鐘上。專門服務於女部的技師隻剩下三人,謝婷婷和謝娜也是每天乾到腰痠背痛才下班。

但是這幾天的收入確實很高,疤臉這二十天總共領了2400元的提成,對於疤臉來說這可又是一筆钜款。有了這點兒錢,再加上自己的存款,如果學校再持續免學費的話,那一直用到畢業問題就不大了。

但疤臉現在很享受這個工作,雖然他服務的對象是以男賓為多,也會碰到有些挑剔不好對付的男賓。但是隻要你態度好,再加上大堂經理的斡旋,很快就會煙消雲散。

作為會所為數不多的男技師,他現在已經有了一些固定的客戶。這些人來會所消費隻要是想足療按摩都會點疤臉的鐘,當然了這些固定客戶中還是以女賓為主,畢竟他是被安排到女部。隻要是這邊的技師調配不開,疤臉就會被限定到這邊不讓去其他幾個地方。

雖然每天都在一起上班,疤臉和謝娜見麵的機會也很少,一來就會被安排上鐘,偶爾會被安排在一個包間,這對疤臉來說已經很高興了。

他喜歡看著這個俄羅斯麵孔的東北姑娘,謝娜對疤臉也非常有好感,隻要能看見這個大學生她就很高興。兩人雖然說話的機會很少,但是見麵都會以微笑來迴應對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