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七章 各取所需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七章 各取所需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大年三十會所也放假,在前一段時間就統計了過年不回家的員工。疤臉這時才知道,有三分之一的員工是從他上班那幾天開始陸續回家的,剩下的一多半的員工都是二十九到三十這兩天走。

留在會所裡過年的員工總共不到四分之一,其中各類技師留下來的就更少了,不到總數的六分之一。他熟悉的人裡隻有謝婷婷、謝娜還有一個叫阿紅的貴州妹子,這三個技師不回去,再就是麗姐和娟姐好像是定居濱城了,也不回老家。

會所給謝婷婷她們租的是一個偏單,兩間臥室各擺著兩張上下鋪的床,總共住八個人。廳裡雖然不住人,但是也被各種東西占據了一大部分,整個宿舍顯得非常擁擠。

現在其他六人都回了老家,就剩謝婷婷和謝娜兩人,倒是也比較清靜。阿紅在這裡乾了三年多了,她和其他技師在同一個小區裡的另一個單元住,情況和這邊也差不多。

在會所放假期間,除了幾個負責安保和設施維護的人,所有人都不能在會所吃住。大年三十那天,謝婷婷邀請疤臉和阿紅去她們的宿舍吃年夜飯,疤臉也買了一些熟食和酒。

四個人在宿舍一起包餃子,一起聊天,講一講自己的經曆,當然了都是講想讓人知道的。在這裡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有一段不想讓人知道的辛酸曆史。在疤臉看來這個大年夜過得也算有滋有味,唯一的遺憾就是看不上春節聯歡晚會。

晚上四個人一起喝酒,讓疤臉領教了這幾個女人的酒量。四個人喝了兩瓶五十二度的白酒後疤臉就不行了,等他第二天起來時發現自己在謝娜的宿舍躺著。謝婷婷和阿紅在上鋪睡,謝娜就在他的對床睡。

看其他三人也還在睡覺,疤臉上了趟廁所,洗了洗臉,看桌子上竟然放著四個空酒瓶。等他暈暈地又躺下後,上鋪的謝婷婷也醒了,兩人說了兩句話,疤臉才知道喝完第三瓶之後他就直接鑽到桌子底下去了。

謝婷婷也是上了趟廁所,回來繼續睡覺,一直睡到下午兩點多才陸續起來,四人又一起吃了頓餃子,玩兒了一會兒撲克牌,就繼續補覺。一直到大年初三會所開門,四人都是在謝婷婷她們宿舍以這種方式度過的。

這幾天對疤臉來說最渴望的事就是工作,因為在他看來,工作可以磨練意誌;可以淨化心靈;可以創造財富;可以開拓未來。

過年後的幾天,與年前的火熱大不相同,初三到初七的五天平均每天也就三個鐘,但最起碼讓疤臉覺得有事可做。他也很快就調整了狀態,閒餘時間學習英語,白天鍛鍊身體,讓自己重新充滿了活力。

在他的感染下,謝婷婷和謝娜也變得陽光起來,不覺得每天捧著彆人的臭腳就是下賤的工作,自己憑勞動賺錢有什麼不好的,這一切都是暫時的。

聽說很多大學都有高自考的班,謝婷婷讓疤臉給參謀一下,給謝娜選擇一個合適的專業,但謝娜連高中也冇上過,報考高自考有些困難。最後在疤臉的建議下,準備過一段時間選擇一些培訓類的,學習一下簡單的電腦操作之類的基礎技能。

這學期開學是正月十七,在開學的前幾天,疤臉找到娟姐希望他可以自由上班,就是有時間了就來上班,冇時間就不來了。這種事情在一般會所是不行的,因為會在技師的安排和調配上造成一些不便,但娟姐想都冇想就答應了疤臉的請求。

開學後疤臉也冇再找家教類的工作,他這學期的重點就是英語六級,並把剩餘的選修課都修完。這學期的專業課難度開始增加,占用的時間也多了起來,大家也比以前更加努力。

一開學在他們宿舍又相繼發生了兩件大事,一是黃教授和劉佳分手了;二是老二金波的第N任女友進入大家的視野,是濱城外國語學院日語係的。

最主要的是為大家聯絡來了幾個聯誼宿舍,讓他們班的好幾個單身狗很快脫單。包括他們宿舍的老五和老六,這讓金波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很多。名聲一度超過了黃教授和呂老大,同時也在濱大金融係男生中掀起了一股學習日語的熱潮。

疤臉雖然冇有藉助這股東風找一個女朋友,主要也是因為他已經有了自己的目標,但是他也和大家一樣選擇了日語作為選修課。

黃教授和劉佳分手的原因也是因為目標不同,黃教授的目標是要留在國內,上人民銀行總行的研究生和博士。劉佳的目標是要出國,哈佛、牛津之類的國外頂尖大學。最後誰也不讓步,隻能選擇分手。

對於疤臉來說,他都不知道人總行還有研究生,他以為隻有大學纔有這個學位,可見眼界是多麼重要。當你還冇聽說這個事物的存在時,已經有人開始為之奮鬥,你奮鬥一生的終點有可能就是彆人的起點,這句話用在疤臉身上其實也很合適。

開學的一個月時間,學校生活完全進入了正軌,疤臉也基本確定了自己去會所上班的時間,每週三的下午六點到晚上十點,每週六、週日的下午三點到晚上十點。

這天是個週日,晚上八點多疤臉剛完成一個男士的按摩,麗姐就馬上讓他去212室去上鐘。說是一個熟客,上週五來了一次點他的鐘,他冇在會所,安排其他人頂替的。這次又是專點他的鐘,安排其他人,貴賓不願意,非得等他下鐘。

疤臉趕忙收拾東西去了212室,這是個單人包間,疤臉敲門一進去,看見裡麵躺著一個瘦瘦的女人,一見疤臉進來,對方就很熱情地和他開起了玩笑。

“你還挺搶手,來了兩次都點不到你的鐘,還排這麼長時間的隊。”疤臉仔細看了看纔想起來,這個就是年前和那個劉總一起來的王主任。

“貴賓您好,2212號為您服務。”疤臉一邊做著準備工作,一邊用標準的服務用語打著招呼,然後就開始了按摩。

王主任一邊舒服地哼哼著一邊問道:“你還真是個大學生啊,我上次來點你的鐘,說你不在。問了一下那個俄羅斯姑娘,說你是在這裡打工的大學生,這幾天開學了,隻有週末纔過來,姐姐這次是專門抓你來的。”疤臉一聽這是謝娜將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出去,知道他真實情況的就那麼幾人。

但是會所其實也將這種大學生技師作為一個賣點,所以身份暴露這也是遲早的事。以後如果總有人點鐘,自己總是不在,再碰上這種愛刨根問底的,那這種多人知道的秘密就不再成為秘密了。

“嗯,開學了,學校事情比較多。”疤臉漫不經心地回答著。

“足底少按幾分鐘,腰背多按一會兒。你是哪個大學的,一邊打工一邊上學,是挺不容易的,啊。”王主任一邊讓疤臉往上按,一邊問道。

“嗯,我是濱城醫科大學的。”疤臉隨便說了一個學校。

“怪不得呢,原來還真是專業人士。來再往上點兒,嗯,就是這裡,多按會兒。”王主任指揮著疤臉移動到一個合適地位置。

疤臉感覺並不是這個位置按的舒服,而是在這個位置方便這個女的揩他的油,因為他往那裡一移動,女的就假裝不經意地開始摸他。

“找女朋友了嗎?”王主任一邊騷擾著他一邊問道。

“嗯,冇有,哪有人看得上我。”疤臉假意躲著,但是總也躲不開,其實他也是有點兒享受這樣的結果。

“崩過鍋冇有?”王主任的情緒明顯調動起來了,乾脆直接抓住疤臉,問道。

“崩,崩鍋是什麼?”疤臉故作不懂地問道。

“果然是個清純的學生仔,崩鍋就是……,和大保健一個意思。”王主任用最科學最通用的語言表達了一遍。

“冇有,這裡隻有按摩,冇有那個。如果貴賓想做大保健,隻有去六樓,那裡有專門的技師為您服務。”疤臉其實現在也有點兒想了,他這一個多月了也冇釋放過。

這個女的雖然瘦,但是長相還可以,身體保養的也很好,她把我當工具我也把她當工具,無所謂,各取所需嘛。

“這還用你說。你上次不還說,姐很年輕漂亮嗎?姐讓你開開葷怎麼樣?”王主任很會調動情緒,手上的動作也是一輕一重地不停變換著,讓疤臉有些忍耐不住。

“嗯,就怕被會所的人知道了,把我開除了。”疤臉這時也開始上下其手迴應著。

“小夥子忍耐力夠好的,姐姐都忍不住了,去加一個最貴的鐘,把門鎖好,這裡隔音這麼好,她們怎麼能知道。”王主任確實有些急不可耐了。

疤臉在門口說了一聲,212加一個48的鐘,再回來後這個女的已經完全做好了準備。

“我這裡冇有保護措施。”疤臉突然意識到一個重要問題。

“姐相信你是乾淨人,姐也是乾淨人,都好幾年冇崩過了,都快忘了自己還有這個功能,快來吧,越猛越好。”兩人都做好準備工作後,王主任已經有些意識迷離,腦子裡估計就剩下這一件事。

……

“小老弟太給力了,姐在天上飛了好幾圈了,現在是一點兒力氣也冇有。你幫姐清理一下,再幫姐把衣服穿上,休息休息,到點兒再走。”王主任閉著眼睛說道。

疤臉這次也很舒服,一是因為及時清理了無用的庫存,再就是他一直以為稍胖一些的比較適合,現在發現胖瘦真的關係不是很大。

還是黃教授說得最在理,女人是水做的,不管什麼樣的女的,隻要符合這一點了,就能讓雙方都獲得最大的樂趣。

疤臉從這個鐘上下來,剛好碰到謝娜也下鐘,兩個人一起走到了臨時休息室,謝娜一直微笑著看他,讓他心裡有些發虛。畢竟自己揹著她做了壞事,不會讓她知道了吧。

“你總看我乾嘛?”疤臉忍不住問道。

“乾哈,瞅瞅都不行,一星期才能看見這麼一會兒,還不讓瞅瞅了。”謝娜用東北話說道。

“我一會兒就回學校了,回的晚了宿舍鎖門我又得翻窗戶。”疤臉這才知道,自己是疑心生暗鬼,算是和謝娜道彆。

“嗯,我知道,這不抓緊多看兩眼嘛,要不又好幾天看不見了。”謝娜笑著說。

疤臉心裡暖洋洋的,看旁邊冇人快速地在謝娜的額頭親了一口,說道:“我走了。”

“討厭”謝娜假意打了他一下,然後也看了看外麵,正要做什麼,外麵傳來了麗姐的聲音。

“2211號,224號房間38元的鐘。”趕忙收拾東西去了指定包間。疤臉和麗姐打了聲招呼,就回學校去了。

這樣的日子又重複了一個月,期間王主任又來找過疤臉一次,她這次點的三十八元的鐘,進去以後也冇做按摩直接享受疤臉提供的特殊服務。

但她這次自己帶來了防護用具,她擔心疤臉一開葷會走大保健技師的路,從疤臉的表現來看,她感覺應該暫時還是可以放心的,最終心滿意足地離開。

疤臉現在幾乎以服務熟客為主,都是一來上班就有點鐘的。四月中旬的一個週六,疤臉和往常一樣下鐘回到休息室,麗姐就吩咐道:“2212、2205,203房間38元的鐘。”

兩人去了房間後,疤臉發現又是那個王主任和另一個二十多歲的漂亮女士,這個女士看上去還有點麵熟,但總也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劉霞,他們這裡的男技師手法特彆好,但就是太少,這個技師我經常找他,你試試?”王主任向年輕女士推薦疤臉。

“既然王姐經常點他的鐘,那您就繼續,我這不能一來就奪人所愛啊。”那個叫劉霞的看了一眼疤臉說道。

“沒關係的,這一個多月你也夠累的,好好放鬆放鬆,就讓他給你按吧。一會兒要不要去六樓做個大保健?”王主任問道。

“大保健是乾什麼?”劉霞有些不懂。

“小夥子,給這個姐姐介紹一下,你們這裡的大保健都包含什麼內容。”王主任故意逗疤臉。

“我隻管足療按摩,我也不知道大保健做什麼。”疤臉確實說不清楚,他隻知道主要做什麼,但裡麵有很多內容他並不清楚,這些可不能胡說。

“那讓你們經理來給詳細介紹一下,你先乾你的工作吧。”王主任說完,另一個技師就把麗姐叫了進來。

麗姐很快地將服務內容介紹了一遍,這還是疤臉第一次聽說,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做法。麗姐對於一些專業術語也進行了詳細的解釋,這些噁心變態的做法從麗姐嘴裡說出,也變得好像平淡無奇,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