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四十八章 他鄉遇故知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四十八章 他鄉遇故知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人說男的有錢就變壞,女的有錢就變態,一點兒也不假,這給女士做大保健可不是隻崩一鍋就完事,很多噁心變態的做法讓疤臉完全不能接受。

原來一直還想著,這幾個占了自己的便宜,用按摩的錢接受了大保健的服務。現在看起來,其實還是自己占了便宜,人家就是很簡單地要求他滿足最基本的需求,也讓他得到了釋放,還有提成可拿。

“行了、行了,不用介紹了,我可享受不了這個。你們大城市的人可真會玩兒。他們做按摩的,不給提供特殊服務嗎?”當麗姐介紹到388的服務內容時,劉霞趕忙叫停。

“我們這裡的按摩技師不能提供類似服務的,如果被髮現了處罰非常嚴重。除了罰款開除還有可能采取一些極端措施,讓他永遠也做不了這種事。這屬於嚴重違反行規的越界行為。”麗姐看了一眼疤臉說。

有可能麗姐隱約覺得疤臉有些越界行為,所以趁這個機會將嚴重的後果說出來,警告一下疤臉,也有可能是疤臉的做賊心虛。

“噢,這樣做不犯法嗎?聽著好嚇人啊,嗬嗬”劉霞聽完隻是噢了一聲,但疤臉著實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以後不管人家再怎麼挑逗,這種事是不能再做了。

“冇辦法,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乾會所的也得有相應的規矩。如果本來應該去做大保健的,在其他服務給捎帶做了,那對會所也是一種損失。如果大家都這麼做,那會所的生意還怎麼做啊,您說是吧。”麗姐解釋了一下。

“說的也倒是,不過總感覺很嚇人。嗬嗬”劉霞迴應了一句。

“我們這裡可以說是全國最正規的,即使會所裡的技師互相之間服務,首先要自願,其次是都要給對方費用,要不您說那些做安保的有事冇事總占小妹們的便宜,那對小妹也不公平。還有,如果大家都不遵守規矩,那還不亂套了。”麗姐看著客人說道。

“那倒是,以前去一些按摩場所就聽說有這種事,是挺氣人的。”劉霞看來也出入過這種場所,不過聽她說話,應該去的不多,主要就是好奇,想多瞭解點兒情況而已。

“那貴賓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麗姐覺得差不多了,看著客人問道。

“嗯。冇有了,謝謝啊。”劉霞示意麗姐可以走了,麗姐說了兩句客套話就退出了房間。

“你們公司那個趙經理叫什麼名字,看著挺年輕的就當經理了,我今天還是第一次見。我姐說讓我多維護著點兒她,具體的方法和您商量就行。”劉霞問王主任。

“哦,她叫趙曉潤,我們都叫她大潤,這個女的,如果是對脾氣的人還是很好說話的。就是性倍兒大,你們現在的業務已經中標了,以後儘量少正麵接觸,彆把她的胃口吊起來,以後可就麻煩了。逢年過節的給她金卡裡充點兒值,她就特彆喜歡這裡的大保健服務,每次來都要最貴的那一檔次的服務。”王主任說。

“哦,真是不理解,她這麼年輕漂亮,如果自己放得開,什麼樣的男人找不著,還非要花那麼多錢給彆人。做這種事還能讓公司的都知道,也太開放了吧。”劉霞說道。

“你冇聽剛纔他們經理介紹嗎?很多服務使用嘴、舌頭、還有道具,這可不是什麼人都願意的,不來這找,去哪兒找這麼聽話的。她的事也不是都知道,隻有那麼幾個人在這裡碰見過,我完全是猜的。但是你姐年前給她辦了卡,你們的業務就順利的通過了,所以一切傳言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王主任說。

“行,不管怎麼樣,我聽您指揮就行了,您指哪兒我打哪兒。我隻是不理解這些掏錢做大保健的,玩兒那麼多花樣有什麼用,不就是那麼點兒事兒嘛。憑自己的相貌,還不是隨便選,這不糟踐自己嗎?”劉霞說。

“我看你和你姐一樣保守,你們都是家庭幸福的人,所以追求都比較正常。哎,人要是不順心的事遇到的多了,思想就容易偏激。”王主任說。

劉霞:“啥幸福不幸福的,我們就是心態好。我看您的心態也挺好的,要不顯得年輕呢,聽我二姐說,你和我大姐同歲,但看上去比我大姐要小十歲。”

王主任:“那是你們姐妹都會說話,我就是冇心冇肺活著不累。不說這些了,那個張總你們怎麼搞定的?”

劉霞:“聽我姐說都是按照您的給的建議辦的,我們這業務小,人家也看不上,也冇咋費勁,就是替他找了個農村保姆。具體都是我姐夫辦的,他們把事情都辦完了,中標以後才讓我過來的。”

王主任:“哦,你們山西人就是會做生意。”

劉霞:“這還不是全憑您這大軍師在後麵給我們出謀劃策。“

……

“這位小兄弟哪裡人,我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一樣。”這時她們的聊天話題基本結束了,劉霞突然問給自己按摩的疤臉。

“我是山西呂梁的。”疤臉誠實地回答道。

“他還是檳城醫學院來這裡打工的大學生呢,你這按摩服務絕對物超所值,專業醫生服務。”王主任側過頭和劉霞說道。

“那咱還是老鄉呢,我也是山西呂梁的。你呂梁哪兒的,是不是咱以前真見過,我看著你真的有些眼熟。”劉霞側過頭看著疤臉說道。

“方山縣圪洞鎮呂家窪村。”疤臉也覺得劉霞有點兒眼熟,乾脆一口氣都說出來。誰知剛說完,劉霞噌地一下就坐起來,嚇了疤臉一大跳。

“你是家正啊,不認識四姐了,臭小子。”劉霞推了一把疤臉說道。

“噢,我說呢一看您就眼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您躺著我們邊按邊聊,要不會所該罰我的款了。”疤臉這時想起來,原來這就是劉念娣。估計是嫌名字聽著土氣,出來辦事自己將名字改成劉霞的。

“十幾年冇見了,變化是挺大的。”劉霞說道。

“四姐的變化不太大。”

“咋不大,從十七歲變成了二十八歲了,老了十幾歲。”

“容貌冇多大變化,更成熟了。”

兩人隨即聊了一些其他的事,中間也不忘和王主任說一說他們小時候的趣事,聽得王主任也是嘿嘿直笑。

劉念娣比疤臉和拴住他們大七歲,小時候還帶著他們一起做過幾件調皮搗蛋的事。跟著父母搬離村子後,就再也冇見過疤臉。

她在圪洞三中上學時也是出名的女混混,具體是不是和楊靜一樣疤臉就不知道了。反正初中畢業後,也總有不三不四的小青年來村子裡找她,全家搬到縣城後,過了兩年就和一個貨車司機結婚了。

又過了幾年,來娣也就是疤臉年前服務過的像是鄧婕的美女,在太原成立了個物流公司,念睇兩口子就都去了太原在這個物流公司工作。

這回是來娣的公司開拓新業務,想在濱城乾一個物流貨場,要和濱城港集團先建立起聯絡。王主任和趙經理這些都是濱城港集團的一些主要部門的人,還有五六個都是男領導,一般都是來娣老公來對應。疤臉都冇見過,即使見過也不認識。

一個月幾十萬的業務量,利潤疤臉不知道多少,但是可以看得出,這些事情也並不容易,需要經常維護的關係就十個左右。對每一個人都需要特彆的小心謹慎,處處低三下四。

像來娣和念睇這種漂亮的女人,還儘量彆和男客戶接觸,容易起反作用。本來請幾頓飯,做幾次大保健就能搞定的事。如果她們出麵周旋,男客戶非要占她們的便宜,而她們又不想讓對方太多的糾纏,反而讓一些原本簡單的事變得複雜起來。因此她們做事都是,男客戶就讓男的出馬,女客戶就她們姐妹倆搞定。

所以說不用羨慕任何人頭上的光環,他腳底踩過的狗屎不會讓你看見。誰的生活都不容易,隔岸去看總覺得旁人更快樂,但實際上每個人都有自己要經受的苦難和曆練,誰也無法替代誰。人生,過的是心情;生活,活的是心態。

以後的日子一直平淡無奇,雖然也有一些女客戶騷擾疤臉,但是疤臉心裡確實害怕,再也不敢半推半就的接受貴賓的邀請。他知道這種會所看著很好,但是如果你觸碰了人家的底線,讓你從人間蒸發都有可能。

彪哥的小弟還有謝婷婷的前夫趙喆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他還是兢兢業業地乾自己技師的工作,彆的一概不去理會。無非就是摸一摸,說些挑逗的話,時間長了,也就不當回事了。

王主任以後幾乎每半個月來消費一次,來了也就是揩揩油,也冇要求疤臉為她提供其他服務。估計是新鮮勁過去了,怕疤臉也和那些大保健的技師一樣,總之就是做常規的按摩,附加一些隔靴搔癢的小動作。

念睇從那次消費以後疤臉就再也冇見過,聽王主任說公司的很多業務都是在港口,所以念睇的辦公和住宿都在濱城港附近,隻有請那些重要人物時纔會來市裡。

但對於念睇來說,她對應的女客戶就是趙曉潤和王主任,這兩人都不用她經常見麵招待,該給的給足了就行,她也不用跑來跑去的維護關係。

這一段時間比較有收穫的是,他和謝娜的感情隨著天氣變暖也開始升溫。疤臉現在在會所打工的最大動力,逐漸從掙學費和生活費,變成了多和謝娜接觸。

這個俄羅斯美女,大傢俬下裡都這麼稱呼謝娜,真正地屬於胸大無腦型的。過完年後報了個電腦培訓班,交了900元的學費,學習三個月,最後基本上屬於學完就忘的那種。反正是最基本的操作也不會,專門練了一個多月的打字還冇學會盲打,還是標準的一指禪。

疤臉對她這一點有些不滿意,但是那帶有異域風情的容貌,和無與倫比的身材彌補了她的一切缺點。疤臉覺得以後自己畢業了,娶個這樣的老婆也很不錯,謝娜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能讓他回味很久。

六月份開始進入這學期最忙的時間段,疤臉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學習上,要不是為了能多看謝娜幾眼,他都不想來會所了。暑假已經準備好不回家了,繼續在會所打工。

英語六級考試成績下來後,疤臉很失望,他是全班唯一一個冇有通過六級的人,整個金融係也隻有五個人冇過六級。

下學期開始都是專業課,英語的課程就完全冇有了。但是冇過六級就得一直學下去,再說了大家考研、出國的人也一樣在努力學習,自己這個學渣怎麼能放棄呢。這次考不過我下學期再考,下次不過那就再下次,疤臉下定決心,一定要咬牙堅持到底。

在疤臉快要放假的前兩天,念睇給他宿舍打電話,問疤臉什麼時候有時間要請疤臉吃飯。疤臉推辭了兩句也冇推辭掉,最後就約定了個時間,就在他們最後一門考完的當天晚上。

剛考完試,疤臉也想放鬆一下,不想這麼快就去會所上班。下午五點,念睇開著一輛麪包車來到了校門口,接上疤臉去了離學校大概有兩公裡的一個燒烤店。

疤臉看飯店牌子上寫著“濱城第一串”,兩人選好座位,念睇點了餐,又點了六瓶啤酒,邊吃邊聊。

“念睇姐,點這麼多酒,一會兒喝醉了怎麼開車啊。”雖然那時還冇有酒駕這些限製,但喝醉酒開車出事的,也時有發生,於是疤臉有些擔心地問道。

“晚上不回去了,今天就在旁邊的那個酒店睡,我已經開好房間了,你今天的任務就是陪姐喝好。”念睇讓服務員打開兩瓶,遞給疤臉一瓶,兩人各倒各的,但必須保持步調一致,這是他們那裡朋友之間喝酒的規矩。

“今天怎麼想起來請我吃飯了?”

“姐心裡煩,在這裡,姐和你一樣都是孤苦伶仃,真正能說心裡話的就你這麼一個,不找你找誰,怎麼,不願意陪姐。”

“冇有,隻是覺得奇怪,感覺姐的業務這段時間應該順了,錢大把的賺,怎麼還有那麼多煩心事呢。”

“人生不能隻是賺錢這一個目標吧,再說了賺這點兒錢你以為容易啊,每天對著什麼人都得陪著笑臉,弄得我臉都快抽筋了。”

“這倒是,乾什麼也不容易,理解姐的不容易,來,我敬姐一杯,為我們能在檳城相遇,乾杯,也祝願姐一切順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