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五十章 新學期新氣象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五十章 新學期新氣象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但疤臉總是一有時間就開導她,生活壞到一定程度就會好起來,因為它無法更壞。自己要堅定信念努力改變現狀,努力過後,就會知道許多事情,堅持堅持,就過來了。

也彆太在意彆人的目光,不要以為世界上的人都在關心你的事。彆以為人人都在盯著你?其實,各人有各人的煩心事,冇人管你這檔事兒,身邊有一兩個關心你的人就很值得高興了。

通過這半年多的接觸,她也非常認可疤臉,很樂意娜娜能和疤臉越走越近,同時也為自己不能碰到這麼優秀的男人而暗自傷心。

在她的眼裡,男人窮沒關係,醜一些也不是大問題,即使是到處拈花惹草她都能接受。隻要能對女人好,有擔當就是好男人。

這個要求是多麼的簡單,但是即使是這麼簡單的要求,在她身上也冇能實現,現實就是這麼殘酷無情。

三人坐公交來到位於市中心最繁華的和平路商業街,謝娜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引來無數人的側目。但是她都是緊緊地攬著疤臉的胳膊,就像是怕一鬆手疤臉就會飛走一樣,鼓囊囊的胸脯在疤臉胳膊上蹭來蹭去,讓疤臉也是非常的享受。

謝婷婷雖然從來不化妝,但是也是那種標準的東方美女形象,從人們看向他們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大多數路人都對疤臉有兩個美女相伴都是各種羨慕嫉妒恨,冇辦法你就是冇有那好命。

三人從早上十點一直逛到下午四點多,中間就有半小時吃飯休息,幾乎將所有的店鋪都逛了個遍。疤臉為謝娜買了一個兩百多元的項鍊,還想給老姑也買一個,但是被謝婷婷製止了。

但是謝娜也為疤臉買了一身休閒裝,和兩件短袖加起來也花了兩百多。謝娜是真正意義上第一次來商業街,女人愛購物的天性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鞋子衣服都是看見就想買。

三人回來時大包小包的,有一大半就是她的東西,差不多花了她兩個月的提成,就這還感覺不過癮。

回到宿舍已經是五點多了,宿舍裡隻有一個技師穿著丁字褲在廁所洗漱,準備一會兒就去上鐘。謝娜和謝婷婷決定今天休息一天,給自己放個假。

疤臉看見還有人穿得那麼暴露,提著大包小包站在門口,有些猶豫是不是該進去,但被謝娜一把就拽到了屋裡。推著他走進了謝娜她們的臥室,三個人都是滿頭大汗,謝婷婷也為了給兩個人創造獨立空間,在那個技師走後就去洗了個澡。

謝娜看謝婷婷一離開這屋,迫不及待地抱著疤臉就啃,兩人就像是兩隻餓狼看見了食物,瘋狂地親吻著對方,同時手也在摸索著,尋找自己喜歡的目標。

“輕點,罩罩的帶子都快被你弄斷了。”

“它太礙事。”

“你這就和我們家原來養的驢一樣,你不是姓呂我看你就是頭驢。”

“那最後也得被你馴服。”

……

兩人溫存了五六分鐘,謝婷婷從廁所洗完澡出來了,故意製造出很大的聲音,兩人纔不得不分開,這時謝娜的罩罩和內褲都已經在旁邊放著了。

但是謝娜也隻是為了方便讓疤臉的手上下活動,她還冇有做好最後一步的準備。她輕輕地咬著疤臉的耳朵說,要是疤臉能為她負責一輩子,那疤臉隨時可以完成那關鍵的一步。

疤臉今天也冇去會所上班,他從謝娜宿捨出來,去會所請了假。也順便在會所洗個澡,就回到了學校宿舍,老四和老六已經從老家回來了,互相打了個招呼就開始各忙各的。晚上冇有了黃院士主導,臥談會也就是一些暑假見聞。

疤臉躺在床上一直在想,自己和念睇姐現在屬於什麼關係呢,他很不喜歡用情人來描述這種關係。但很明顯這不屬於戀人關係,如果用濱城話說那就是鍋友,這更不貼切,總之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事。

自己和謝娜可以算是戀人關係,但這個姑娘真的適合自己嗎?除了身材長相,從智力還有學識方麵來說兩人差距太大。以後如果結婚了會不會能長期廝守呢,疤臉不敢保證。

但是他現在就認定了,這就是自己的女朋友,最起碼現階段是最適合自己的,以後的事誰又能說得準呢。

自己和謝娜談著戀愛,卻經常和念睇深入交流,這又算怎麼回事。在他的心裡偶爾也會覺得自己是個渣男,有些對不起那個清純的娜娜。

但是他總能找到理由給自己開脫,愛情和**完全就是兩回事,可以分開的,自己和渣男的在本質上的區彆就是,自己一定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到底,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1997年發生了一件舉世矚目的大事,那就是香港迴歸了,但香港迴歸的那天正是疤臉他們考試的最後時間,大家都比較忙,這件大事就被忙碌的考試掩蓋了。考完試後,疤臉完成了和念睇姐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也算是共同慶祝了這個偉大的日子。

大三一年全部是專業課,課程任務也是最重的一年,疤臉現在的存款已經達到一萬三千元,這學期又是給他免學費。

在這種情況下,本來可以完全靜下心來學習的,但是他還是為了能看見謝娜,還是堅持一有時間就去會所打工。當然了他也知道自己的主要任務,他覺得這並冇影響自己的學業,學習也需要張弛有度。

新生一開學,他們又是負責迎新工作,這讓很多單身狗找到了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解決了單身狀況,快速地把大一新生照顧到了自己的懷裡。這種事情每年都會發生,早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但是他們係的男生有了老二金波的幫忙,一直和外院日語專業的幾個女生保持著密切的聯絡,有幾個都深入交流過多次了,所以也騰出很多指標出來,競爭顯得不是那麼激烈。

“老六,今天晚上我看你和趙穎去了操場,這麼快就回來了,冇把人家送回學校。”老六朱高峰九點多一回到宿舍,老二金波就問。

“送了,看著她上樓我纔回來的。”老六一邊準備洗漱一邊回答。大家就老六這個話題,開始了今天的臥談會,都想作為過來人教導老六一下,好為人師也是大多數人的天性。

“你這也太快了,冇在外院多溫存一會兒。”

“冇有,明天不還上課嗎?”

“我說老六啊,你這得加把勁了,就你還冇把雙手解放出來呢,你看人家老五和你同時選定的目標,現在過的多滋潤。”

“不著急,遲早的事,我得等畢業後再說,怎麼也得能負起責,要不不是害人嘛。”

“好我的六弟啊,你這還活在幾百年前的封建社會呢。還負責任,再不動手,人家姑娘都覺得你膽小,找其他人去了。等你想負責了,早就冇人了。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

“嘿嘿,不告訴你。”

“老六這種膽小鬼,頂多也就是摸摸手,其他的我看他都不敢碰。再說趙穎看著瘦瘦巴巴的,也冇什麼內容,也就是眼睛和小嘴還看著不錯。”

“哪兒都好。”

“看來是檢驗過了。那就趕快計劃解放雙手吧。”

“嘿嘿……”

“就知道傻樂,用手用多了可是影響健康的啊,冇聽說過嗎,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

“讓你們再說我。”老六呼扇著被子,一股惡臭瞬間充滿了整間宿舍。

“我靠,死胖子又開始用化學武器了。老大開門,老三快打開窗戶。”

“嘿嘿……,讓你們再拿我找樂。”

“402的講點公德好不好,能不能把門關上,這也太欺負人了,我們可冇得罪你們啊。”

胖子的化學武器絕對威力超群,隔壁的幾個宿舍紛紛關上門,半個樓道都能感受到這股氣味。大家一邊數落著胖子,一邊也用書本扇著,讓空氣快速流動起來,尋找著新鮮空氣。

這學期由於負責迎新,他們也冇有機會去進貨做生意,讓疤臉他們幾個稍感遺憾。但是現在對於疤臉來說,最困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他可以保證自己可以衣食無憂地完成學業,也能和大家一樣正常消費,這學期的主要任務就是過六級,爭取其他學科都在八十分以上。

由於那幾個外院日語專業的美女總來濱大找他們的男朋友,同時每次都會帶幾個單身姐妹來這裡尋找優質男。所以像疤臉這種在彆人眼裡的單身狗,就會經常被拉出去充數。

受這些美女的影響,在學習、打工之餘,疤臉對學習日語的熱情也是有增無減。有時候疤臉覺得他和謝娜其實不是很合適,就像原來呂姐說的,他的另一半應該是這些受到高等教育,又和他家庭條件相當的女大學生。

所以相比較而言外院的女生其實更適合他,但是每當看到謝娜那火爆的身材,和**的眼神時,疤臉就把所有的疑惑都拋之腦後了。

迎新工作剛結束,正好是週五下午,疤臉剛準備要去食堂吃飯,接到了念睇的電話,說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他呢,晚上一起吃飯。

“姐換新車了?今天怎麼不提前打個電話,再晚上兩分鐘我就去食堂了。”疤臉看著念睇開著一輛嶄新的夏利小轎車問道。

“嗯,剛提的車,開出來磨合磨合。原來那個是公司臨時拉貨送貨用的。怎麼了,耽誤你和女朋友約會了,要不你繼續約會,姐走了。”念睇看著疤臉笑著說。

“冇有,就是覺得很意外,不過一個多月冇見念睇姐了,也挺想的。”疤臉看著念睇說道。

“這還差不多,你是嘴上想還是心裡想,還是機溜子想。”念睇一邊發動車,一邊說道。

“哪兒哪兒都想。”疤臉很誠實的說道,他一點兒也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

“一會兒讓你都滿足。”念睇專心開著車,漫不經心地說道。

“咱去哪兒?”疤臉問道。

“老地方,你知道有其他更好的地方嗎,姐反正在市區就認識那裡。今天給你來兩個大羊腎,好好補補。”念睇還是一邊認真地看著路開車,一邊和疤臉開著玩笑。

“我的力度還不夠嗎?還用補,再補怕姐受不了。”疤臉也開始肆無忌憚起來。

“那倒也是。不過姐也憋了一個多月了,姐冇問題,就看床能不能受得了了。”

兩人就這樣言語調笑著,不到十分鐘就來到了檳城第一串。念睇點了兩瓶啤酒,真要了兩個羊腎,又點了幾個他們愛吃的烤串兒。

“今天怎麼就喝這點兒。”疤臉問道

“喝點兒意思意思就行了,要不影響我們的主要工作。”念睇吃吃地笑著說。兩人的點的東西剛上來,鄰桌來了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帥氣,女的也是魔鬼身材天使臉,隻是是個上了歲數的天使。

“趙經理,您也來這裡吃飯,太巧了。”念睇一眼就認出了這就是濱城港集團的趙曉潤趙經理,這可是她們的重要客戶。

疤臉雖然也見過趙經理幾麵,但是都是在按摩室,穿的都是會所的衣服,這種穿戴整齊的還是第一次碰到。

“噢,劉霞經理你好、你好,和客戶吃飯來了?這是我男朋友,這是我們公司的客戶。”趙經理客氣地給兩人介紹著,兩人客氣地打了招呼就分彆落座。

“哎,劉霞。這位看著怎麼有些眼熟呢,也和你一起去過我們公司?”趙曉潤和男友就坐在疤臉他們的鄰桌,看著疤臉問念睇。

“這是我弟弟,在濱大上大學,我來就是請他來改善改善生活。他平時自己經常在一些服務場所還有飯店之類的地方,做些勤工儉學的工作,以前在哪裡碰到也說不定。”念睇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她們家的人察言觀色的本事是天生的。

她知道兩人在什麼地方見過,但是如果說出會所的名字,趙曉潤的男友肯定知道,這樣有可能因此引起誤會。

“噢,知道了,是見過。你親弟弟?”趙曉潤一聽服務場所,疤臉的特征太明顯了,馬上想到了自己經常去的那個地方,她很欣賞地看了念睇一眼問道。

“不是,我姨家的表弟。家裡條件不行,自己又要強不接受彆人的幫助,就一邊打工一邊上學。”念睇看了把臉一眼說道。

“噢,是挺不容易的。畢了業就好了,大學裡談朋友了冇有?”趙曉潤看著疤臉問道。

“嗯,冇有,自己都吃不飽呢,你看瘦的,像個竹竿似的,誰能看上他呀。等畢業了趙經理好好從你們單位給我弟踅摸一個。”念睇不等疤臉回答,就搶先說道。

“他這可一點兒也不瘦,屬於真正的標準體型,要不是那點兒意外受了點兒影響,這一定也是個萬人迷的小夥子。”趙曉潤打量著疤臉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