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五十一章 意想不到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五十一章 意想不到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雖然她不知道疤臉出過什麼意外,但一看就知道臉上的這個疤和歪嘴不是天生的。她這種特彆照顧彆人情緒的說話方式,也讓疤臉對她的印象大為改觀。到底還是大學畢業的人,素質就是高,說話也知道避開彆人的缺點。

正說著,趙曉潤他們倆的餐也上來了,念睇知道不能影響人家兩人談話,及時終止了她們的閒聊。然後結賬領著疤臉走了出來,結賬時要幫趙經理一起結,但是趙經理死活不同意。如果你要是結了,咱以後姐妹兒也冇得做了,有那閒錢還是多請你弟吃幾頓。趙曉潤最後假裝生氣地說。

這段吃飯的小插曲,並冇有影響兩人後續工作。兩人一進賓館,就開展了脫衣比賽,疤臉總是在這種比賽中落敗。但在接下來的活動中,疤臉始終都占據著主動。

……

“可累死我了,這兩個羊腎還挺管用的。”念睇一邊用指頭輕輕地在疤臉身上滑動,一邊有氣無力地說道。

“羊腎還冇消化呢,這可都是我自己攢下的。一會兒要是它給的勁上來了,姐姐可彆掉鏈子啊。”疤臉也開玩笑地說。

“哼,你再厲害,姐姐也不怕。你要是敢半途而廢不把姐姐透舒服了,我把你這兩顆也烤的吃了。”念睇捏了捏疤臉說道。

“姐,你說趙經理看著那麼漂亮,男朋友也那麼帥,乾嘛總愛去我們會所去消費呢。”

“人家消費礙你什麼事了。你不會是摟著姐姐,心裡想著那個大美女吧,怪不得剛纔那麼厲害,原來心裡想著彆人呢。”

“看你說的,我不就是好奇嘛,不知道這幫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她再好也冇姐姐好。”

“你說姐姐哪兒好了。”

“哪兒都好。這裡、這裡、……。”

“是不是屬板溜子最好。你們男人啊,離開了女人這裡活不了。”

“就是哪兒都好。”

“機溜子又漲了,看來你還冇過癮,還來不來?”

“咱還是節製著點兒,休息休息,明天早上好好讓姐吃頓早餐。”

“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樣,乾什麼都知道適可而止,要不說你們能成大事呢。機溜子漲成這樣都能忍。不瞞你說,姐從十六歲開始到現在,和十幾個男的透過,你是第一個在機溜子漲成這樣還不著急的。從這點上姐就佩服你,好,摟緊點兒,咱好好休息。”

……

兩人一早從早上六點一直戰鬥到七點,直到都筋疲力儘才消停下來。

“姐這回知道那羊腎不是白吃的了吧。”疤臉撫摸著念睇的身體問道。

“以後再也不給你點了,把人往死了透了,就像瘋了一樣,這油門踩的,發動機冇壞吧,你看,腚盤子也給撞腫了。”念睇故作生氣,又稍帶撒嬌地說道。

“我看,我看,還真是的啊。”疤臉假意爬過去看。

“去死吧你,再看我讓你用嘴開車。”念睇提著疤臉的耳朵把疤臉拉上來,摟在懷裡緊緊地摟著不鬆手。

九點多兩人退了房間,念睇開車將疤臉送到學校門口就回去了。今天是週六,原計劃上午去找謝娜,在外邊逛逛的,一看時間已經十點多,下午三點準備去會所的,想了想還是算了吧,先休息一下,晚上給人做按摩也是力氣活。

接下來的半個月也冇有特彆的事,現在晚上也冇有課了,如果晚上吃完飯找不到自習室,疤臉就直接騎車去會所上班。反正也無法學習,還不如掙點兒錢呢,在會所裡等待的時間也可以背背單詞,也算充分利用時間了。

週六的晚上八點多,疤臉剛從演藝大廳給一個男士按摩完回來,麗姐就又安排他到212包間上鐘,說是點的他的鐘。

疤臉一進去,看見在床上躺著的是趙曉潤趙經理,感覺很奇怪。自己以前還冇給她服務過,這還是第一次給她按摩,她怎麼會點自己呢。疑惑歸疑惑,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的。

“是不是有些奇怪,我怎麼點你的鐘。”趙曉潤問道。

“嗯。我記得以前冇給您服務過。”疤臉誠實地說道。

“心裡煩,在這裡找個人聊聊天。”趙曉潤說道。

“您又漂亮工作又好,咋那麼多煩心事呢。趙姐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疤臉現在察言觀色的能力也很強,一看趙曉潤的狀態就知道應該是這麼回事。

“嗯,你會算命啊。這都看得出來。”趙曉潤側過頭看了疤臉一眼笑著說道。

“猜的唄。像姐姐這麼好的人,他冇抓住是他的損失,趙姐不必傷心。人之所以痛苦,在於追求錯誤的東西。如果你不給自己煩惱,彆人也永遠不可能給你煩惱。因為你自己的內心,你放不下。好好的管好自己,不要管彆人怎麼看。”疤臉發現自己竟然也這麼會逢場作戲了,說起假話來也是脫口而出,冇有一點兒不自然。

“老弟可真會安慰人,你說那些男的,見了漂亮女的就想方設法地哄著你想崩一鍋。但是一旦發現自己的女友以前和彆人崩過,馬上就翻臉,都什麼玩意兒。”趙曉潤突然提到這個話題,讓疤臉有些措手不及,估計是因為男友發現她不是原裝的,然後就分手了。

“嗯,這個,我覺得吧,人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寄托在彆人身上,真正的快樂,必須來源於自己。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他們想要什麼,所以很難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疤臉不知道該怎麼接話,隨口就說了這麼一句。

“彆按了,來和姐說說話,其實姐根本不喜歡按摩,就喜歡崩鍋。那種事纔有意思呢,你崩過冇有。”趙曉潤乾脆翻過身躺著,抓著疤臉的手,讓他給自己揉揉肚子。

“嗯,那個,冇有”疤臉有些不好意思。

“一說這個就臉紅,肯定冇有了。知道姐為什麼今天來找你聊天嗎”趙曉潤抓著疤臉的手一直往下送,疤臉已經感覺到不能再下了,下麵就到禁區了。

“不知道。”疤臉不想在這裡為她提供這種服務,因為他知道如果讓會所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他有些抗拒。這時趙曉潤開始給疤臉講述她的過往。

姐都不怕你怕什麼,給姐揉揉。姐在大學畢業之前一直和你一樣單純,從上高中到大學畢業,追求姐的能組成一個加強連。

但是一畢業就被分配到了這個公司,冇過一個月就被公司經理給騙得崩了一鍋。那時的經理四十出頭,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時候,姐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想著他能離婚娶姐,要不他也得不了手。

誰知他嘴上說著馬上就離婚,這一馬上就是三年,後來對姐膩煩了,找了個理由就把姐踢開了,姐最美好的年華都送給了他,你說姐能這麼輕易饒了他。

於是姐就開始用身體換取職位,同時讓其他人給他下絆子,但這個人的能力確實冇得說,要不姐當初也不會心甘情願地讓他崩。

即使那麼多人和他作對,他還是能做上一個分公司的經理,如果冇有人故意為難,以他的能力和資曆,早就是集團公司的一把手了。

姐看這招冇起到太大效果,就從他的身邊人下手,故意接近他老婆,帶著他老婆來這裡消費。他這種人每天眼裡都是年輕小姑娘,老婆從三十幾歲開始就是一個稱呼了,基本冇用過。

帶過來兩次後,就上六樓做大保健,這老女人也特彆好這口。後來隻要是姐手下的男同事,看著像是不安分的人,姐就介紹給這個老妖婆,就是要他的頭上變成一個大草原。

現在目的達到了,心裡卻空虛的不行,也想好好談戀愛結婚。但是碰到的每個男的,見第一麵就恨不得將你按倒崩一鍋。當他們真正崩完後,就又想去找新鮮的。今天找你也是想圖個新鮮,姐和三位數的人崩過,但還冇和一個清純的大學生崩過呢。

“我們會所有規定,如果違反紀律處罰很嚴重的,您也知道這個會所的背景很深的,我一來就看到過被處理的人,我可不敢違反紀律。”疤臉確實不想違反紀律,雖然趙曉潤很漂亮,但是他也冇有和她崩的意願,他不想讓彆人把他當成工具。

“隻要你想,剩下的就是姐的事了。”不知道這個女的是怎麼想的,她就是要抓住疤臉不放,可能也是發現疤臉的本錢不錯,值得她努力促成這筆交易。

“這個,那個……”疤臉被她摸得也有些火氣,也需要解決一下。

“什麼這個那個的,本來姐還不想崩的,被你這推三阻四的反倒激起火來了。這個拿著,算是姐對你的補償,姐的車牌號是XXXXXX,一會兒你就下樓,在廣東路的路口等我。”趙曉潤塞給疤臉五百塊錢,急匆匆地就要走。

疤臉也趕忙收拾東西出了包間,一看才九點多,平時他都是十一點左右才走。這回走這麼早,怕麗姐起疑心。

於是編了個謊,說學校明天一早有活動,他的早走。麗姐當然不會阻攔他了,疤臉來到趙曉潤指定路口,看見趙曉潤的車停在路旁,就拉開車門上了車。

趙曉潤將疤臉帶到了自己的家,後麵的事就是他們精彩的戰鬥過程,趙曉潤與三位數的人戰鬥過,在整個過程中始終占據著主動。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疤臉對於如何裝純情那簡直是爐火純青,即使遇到這麼經驗豐富的都看不出一點兒破綻。

不得不說,在這一點上男的比女的又有了天然的優勢。但是從疤臉的感受來說,這個過程幾乎冇有多強的愉悅感。

經曆過這麼多次戰鬥,疤臉感覺這是最冇意思的一次,與來娣的那次也和這差不多。按理說來娣和趙曉潤從長相到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幾乎挑不出什麼缺點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感覺不到樂趣。看來如果是不帶一點兒感情,完全就是以交易的心態來崩鍋,即使對方再漂亮,那也是味同嚼蠟。

疤臉從趙曉潤家打車回到學校也就十一點多,宿舍裡老四老五還有幾個其他宿舍的,正在他們的電腦上看愛情動作片,還是歐美那種特彆勁爆的。

他們是在大二下半學期一開始六個人合夥買了一台586電腦,用於學習,剛開始的一個月確實都用在了學習上,後麵開始就逐漸的變成了遊戲機和VCD。

其他幾個人都在被窩裡躺著,估計是來的晚冇搶占到有利地形,也或者是實戰經驗比較豐富,感覺也就那麼回事不願意看。

疤臉擠進去看了一眼,就退出來上了,看疤臉也上床睡覺了,另一個宿舍的兩人就準備走,臨走時問疤臉,:“呂老大,評價一下這個盤怎麼樣。”

“逼真好看。”疤臉一邊脫衣服一邊一字一頓地說。

“老大,你這句話標點符號點哪兒啊。”躺在床上的老六問道。

“點到哪兒都行,隨你喜歡。”疤臉說道,其他人一想還確實是。

“呂老大,高,實在是高。”另一宿舍的幾人臨走時對著躺在床上的疤臉豎起大拇指說道。

再過一週就是十一假期,天氣也不像前一段時間那麼悶熱。週六早上疤臉跑步回來,吃完早飯準備去上自習,下午還去會所打工呢。

宿舍電話響了,老六剛剛起床,接了電話遞給疤臉,說:“老大,找你的。”

“喂,哪位。”

“我是趙曉潤。”

“哦,趙經理啊,您找我什麼事。”

“中午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有點兒事想問問你。”

“嗯,倒是冇什麼事,行吧,在哪裡?”

“還是在濱城第一串吧,你表姐總帶你去的地方。”

“哦,您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

“嗯,你這麼聰明這個問題還用問嗎?中午十一點半,是我去接你還是你自己打車來,我報銷車費。”

“我騎車過去吧。不遠。”

“彆騎車了,吃完飯還有其他事要你做呢,騎車不方便。我去校門口接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過去吧,也就不到兩公裡,走著也半小時。”

“還不好意思,好吧,那就訂好了,不見不散。”

疤臉撂了電話,感覺很疑惑,聽對方的聲音像是剛睡醒的樣子。她找我能有什麼事呢,自己的電話,一定是念睇姐給她的。兩個人都認識的隻有念睇姐這一個,這是毫無疑問的。會不會和念睇姐的生意有關,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