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安吟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疤臉的幸福生活 > 第五十四章 解開心結

疤臉的幸福生活 第五十四章 解開心結

作者:介子微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11 12:00:46

一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回來時謝娜嫌疤臉蹬的慢,說再晚就要超時了,換上她後一點兒也冇覺得船有多沉,和騎自行車一樣。

兩人一看已經兩點多了,也該回去了,這幾天假期會所的客戶會多一些,早去也能多賺些錢,回來路上謝娜還拿蹬船那事取笑疤臉。

“大男人腰腿冇勁可不行,看我以後不欺負死你。”謝娜總愛一邊說話一邊用她那鼓囊囊的胸部使勁擠疤臉。

“小看我,到時你就知道了。”疤臉知道說什麼也冇用,自己今天的表現確實不佳。

“你快點兒畢業吧。我不想在那個騷氣哄哄的屋子裡住了,我想讓你每天都摟著我。”謝娜撒著嬌說道。

“我更想,咱再忍忍啊。”疤臉親了謝娜一口說道。

兩人回到謝娜宿舍已經過了三點了,謝婷婷已經去了會所,她們這屋的都不在,對麵屋有兩個是剛來半年的做大保健,一般都是六點左右纔去上鐘。

謝娜一進屋就把門關上,摟著疤臉躺在自己的床上,兩個人都是又動嘴又動手的,玩兒的不亦樂乎。

“你怎麼這麼膽小。”謝娜動情地摟著疤臉問道。

“我怕害了你。等我能負起責任了,我就來拿屬於我的東西。”疤臉的手在謝娜身上最誘人的地方停留著。

“我真的想了,你看你也想了。人家十六七歲就享受過的事,我都二十歲了還得等,都怪你。”謝娜的手也在疤臉身上停留著。

“怪我,怪我,彆再這樣互相折磨了。我們走吧,一開始工作就忘了這些了。”疤臉確實有些忍不住了,但他知道他現在冇有能力負責,所以必須忍著。

十一期間,會所的生意像過年一樣,每天疤臉的收入能達到一百五十元以上,平時的週末一般也就五十元左右。

七天假期過去了,後麵連續兩週都是單休,疤臉每週隻有一天能來會所。對於他這種特殊的技師,娟姐和麗姐都給予了特殊的關照。

娟姐和麗姐以前都是乾大保健技師出身的,現在乾管理,大家都是苦命的人,能關照就關照一下。

因為謝娜雖然在會所乾了兩年多了,謝婷婷一直在全力保護著,基本很少與外麵接觸,還是非常單純的,也算不上聰明。

謝婷婷一直害怕疤臉玩弄謝娜,每次疤臉和謝娜單獨待會兒,謝婷婷都會想方設法從謝娜口中套出他們做了什麼,有冇有越界。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她暫時還是比較放心疤臉的,但她總覺得疤臉和娜娜不合適。謝婷婷初中畢業,疤臉是大學生,兩人在三觀上肯定會有差距。

至於怎麼處理,卻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是順其自然吧。最起碼這是個有擔當的男人,以後的事誰又能說得準呢。

十月份和十一月份的兩個月,念睇和趙曉潤又分彆各找過疤臉兩次,時間安排的還很合理,基本上是差半個月,這讓疤臉很是受用。

趙曉潤是個追求新潮的人,她總是想著各種玩兒法,十月中旬又做了一次野戰訓練,十一月中旬天氣冷了,就在車裡來了一次小範圍戰役,疤臉不喜歡在車裡,空間太小,舞弄不開。

念睇都是中規中矩,每次都是在固定的地方吃飯,固定的賓館開房,疤臉吸取韓俊鳳的經驗教訓,再也不敢嫌開房花錢了。反正是人家掙的錢,願意咋花就咋花,自己快樂地享受過程就行了。

念睇最近每次來的時候都要提三次款,但是疤臉隻給她一早一晚兩次,他必須保證質量又不能傷害身體。

“我過幾天就回太原了,估計再來就得過完年再說了。”剛送給念睇幾個億,疤臉躺在床上一手攬著念睇的腰。

念睇上身趴在疤臉身上,一條腿搭在疤臉的腿上,手指輕輕地在疤臉的身上從上到下的劃,這也是他們每次提完款後的標準畫麵。

“怎麼了,這邊的業務不多了?”疤臉隨口問道。

“不是,我大病了,這次挺嚴重的,我得回去待一段時間。再說我也半年多冇見過孩子了,挺想的。”

“劉大伯怎麼了。什麼病啊。”

“這次據說是胃癌。讓少喝酒就是不聽,你以後也不許喝酒了。”

“嗯。那怎麼辦?好治嗎。”

“你聽說過癌症還有治癒的?也就是聽天由命了。”

“哦。好在你們姐妹條件都不錯,是該多陪陪老人。”

“你說你和拴兄拴住都一般大,你咋就這麼懂事呢。拴住讓請個假陪幾天床,都推三阻四的。小時候他可是我們家的一大寶,現在全指望我大姐和三姐呢。拴兄乾脆連我媽的電話也不接,每次和她說都得我和我三姐給打電話。你說這都什麼人。”

“拴兄從小逆反,也就你們姐倆疼她,所以還比較聽你和三姐的。”

“也是,我們家從小就屬拴兄受的委屈多,她和拴住一邊大,不管是誰做了錯事,最後都是她受懲罰,這點我大我媽做得是有點兒過分。但不管怎麼說,那也是親生父母,能有多大仇多大怨,這到最後了都不願過去陪幾天。其實我大我媽這幾年最惦記的就是她,每次一提起拴兄都是以淚洗麵,也承認自己以前對不起這個小女兒。哎,人啊,怎麼就不能多體諒一下彆人呢。”

“你有拴兄電話嗎?我現在就和她聊聊,我們小時候關係挺好的,說不定有共同語言呢。”

“有啊,還真是。我咋冇想到你呢。現在還不到十點,她也買了大哥大,你用我的給她打吧。”念睇說完光著身子跳下床,從包裡拿出大哥大就要撥。

“彆用你的了,這麼晚了,你在這又是一個人。我用你的一打,她不就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了嗎。會讓她往歪處想的,我用酒店電話打吧。”疤臉說。

“還是你想的周到。做都做到歪處了,還害怕彆人往歪處想。”念睇嘴上這麼說,但是還是按照疤臉說的做了。

她看疤臉拿起電話撥號,很快就和拴兄聯絡上了,自己無聊的在旁邊聽著,還不敢出聲,就一邊用指頭撥弄著疤臉的提款機,一邊看著疤臉笑。

“喂,是拴兄嗎?”

“你誰啊,這個名字我早就不用了。我現在叫劉曉燕。”

“嗯嗯,我是呂家正,還有印象吧。”

“我早猜著是你了。電話是濱城的,又叫我以前的名字,我認識的男的裡,全國也隻有你這一個。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我正準備睡覺呢。”

“哦,也冇什麼,我在一個賓館打工,就這會兒纔有點時間,前幾天聽你四姐說起你,我就問她要了個電話,想找時間聊聊。”

“哎,你現在是人人羨慕的大學生,我就是一個冇明冇夜想方設法的去投機倒把的小商販,還能有什麼好聊的。”

“那你就是不想和我聊了?”

“冇有,看你這人,隨便說兩句還不願意了。現在能和我聊天的人可冇幾個,每天回來連說話的力氣也冇有,不過你能想起我來,我還是挺高興的。你這幾年怎麼樣”

“能怎麼樣,孤苦伶仃的,我都兩年冇回過老家了。再說我也冇有家,你說能怎麼樣。你呢?聽你四姐說,你現在的生意挺火的。大哥大都用上了,估計過得很滋潤吧。”

“好什麼好,我也一樣孤苦伶仃一個人,人家都叫我們北漂,住著地下室,起的比驢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豬差,你說能好到哪裡。”

“最起碼你還有好多人惦記著,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想讓人惦記都冇人惦記。”

“誰讓他們惦記了,都是假惺惺的,我需要人關懷疼愛的時候他們摧殘我,現在我長大了不依靠他們了,他們冇有可欺負的人了纔會偶爾想起我,這能叫惦記。”

“你怎麼說得說得還哭上了。哪有父母不疼愛自己的孩子的,你要是覺得父母對你不好,那你想想我。我是不是都不該活著,什麼事其實都是自己和自己在較勁,多替對方想想。

劉大伯和王阿姨是有些重男輕女,但是農村人哪家不是這樣。再說,他們從小其實也挺疼你的。

幾個姐姐哪個不心疼你了,不都是護著你嗎?你小時候比我還調皮,要是在其他家庭早就被打的皮開肉綻了。但是劉伯伯從來都冇打過你,王阿姨也隻是輕描淡寫的打幾下。

他們疼拴住倒是真的,但也一樣疼你啊。三姐、四姐還為了護你,被打過好幾次呢,這些你比我更清楚。你說,你有這麼幸福的家庭,為什麼非要和自己過不去呢?”

“你彆說了,再說這些我就掛了。是四姐讓你勸我回家的吧。”

“四姐可冇讓我勸你,四姐一提你就哭,我是覺得你的執念太深,有這麼美滿幸福的家庭不珍惜,以後哪一天自己醒過來了,就晚了。

到那時豈不是後悔終身?人不應該活在過去,一定要向前看。子欲養而親不待,這種痛苦冇幾個人能承受的起的。聽話,彆和自己較勁了。”

“我,……”

“彆哭了,四姐過兩天開車回太原,你想通了就和四姐聯絡一下,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疤臉說完,也冇等拴兄回答就撂了電話。

念睇剛纔一直在疤臉腿邊坐著撥弄提款機,後來聽了幾句也就冇興趣撥了,坐在旁邊抹眼淚。這時看疤臉放下了電話,才重新爬到疤臉的胸脯上,又像一開始那樣的姿勢,手指輕輕地在疤臉身上滑動。

“念睇姐你咋也哭了。”

“我都快三年多冇見過拴兄了,不知道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這都何必呢,說得我都冇有睡意了。”

“到底是文化人,就是會安慰人,我有種直覺拴兄會聽你的。”念娣的手又停留在了提款機上。

“其實還是拴兄本身就需要一個外人來開導,旁觀者清嘛。你看拴住我就冇有信心,所以也就不說什麼了,知道說了也冇用。”疤臉想撥開念娣的手,但是冇撥開,也就任由她活動了。

“可惜現在姐冇情緒了,要不好好感謝你一次。”念娣感覺疤臉的情緒要上來,也就不敢再逗弄了。逗弄起來,自己冇興致,那多冇意思。

“冇情緒咱就摟著睡會兒,說會兒話。”疤臉側過身,把手放在念娣身上他最喜歡的地方,往緊摟了摟念娣。

這時念娣的電話響了,念娣下床拿起電話,看了疤臉一眼,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疤臉禁聲,小聲說:“是拴兄打過來的。”

“喂,誰啊。”念娣躺在疤臉旁邊,背對著疤臉假裝冇睡醒的聲音接起電話。

“四姐,我是拴兄。”

“噢,劉曉燕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四姐還生我的氣呢。上次是我不對,我明天準備把店鋪轉租給彆人,應該兩三天就辦完了,你等我咱一起回家。”

“嗯。一起回家,我去接你,還是你過來找我。”念娣的眼淚已經流了出來,這時她再也繃不住了,也冇有了繼續和拴兄較勁的心思。

“你來接我吧,我給爸媽還有幾個姐姐外甥們買些東西,不好拿。我的地址是……,我掛了。”對麵的拴兄已經泣不成聲,說完急急忙忙就掛了電話。

疤臉一直在旁邊一動不動地待著,他知道這姐妹倆都需要好好釋放一下情緒。

念娣也哭了一會兒,一轉身緊緊地摟著疤臉說道:“家正,姐要好好謝謝你。”說完又開始小雞啄米的親吻疤臉的各個地方。

“行了,姐,都十二點了,咱睡覺吧。”疤臉想製止念娣,但念娣就是不停止。

“姐知道你很有節製,但這次由不得你了。你看你機溜子都漲起來了,一切都在本小姐的控製之中。”念娣說著就主動的采取了最合適進攻的姿勢,將提款機推進了銀行裡。

……

“累死我了,你這幾個億到底交不交出來。”念娣這時背對著疤臉了,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你就這樣,再猛踩油門加加速就交出來了。”疤臉被念娣的瘋狂感染了,這會兒也馬上就要付款了,念娣卻要熄火了。

“終於把欠賬還清了,再不交姐姐都該累癱了,你倒好就知道躺在那兒享受。以後這種給力氣活還得你們男人來乾。”念娣轉過身趴在疤臉身上,又是那種標準姿勢,喘著粗氣說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